🏡
PTT小說網
x
    雲澈同修光明和黑暗玄力,已是讓劫淵都爲之驚然。

    而他此刻隨手一個動作,卻是光明玄力與黑暗玄力同時釋放!

    不但兼修,還能同時釋放!?

    劫淵的眼珠子在那一剎那狠狠的跳動了一下……可惜雲澈自己正在疑惑迷茫中,並未看到。

    他以前從來沒覺得光明玄力和黑暗玄力同時在身有什麼不對,知曉這一點的沐玄音也同樣沒覺得有什麼不對。

    畢竟,元素創世神的玄脈,自該有着最極致,也最全面的元素駕馭能力。

    但卻是撕裂了一個上古魔帝的認知!讓一個上古魔帝爲之震驚失色。

    看着雲澈同持光明與黑暗,而且只是隨手爲之,劫淵心中如駭浪翻騰,震驚莫名。

    身爲劫天魔帝,她此時看着雲澈的目光……居然如在看一個不可理解的怪物!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他的力量被凡靈所繼承後,發生了某種異變?

    不對!就算再怎麼異變,也斷無可能打破最基本的法則。光暗相悖,不可共存,這是最最基本,絕不可能……也從來沒有被打破過的創世法則。

    他怎麼會……

    等等……打破創世法則!?

    短短几個瞬間,劫淵的目光連變數十次。哪怕在上古年代,她也極少如此心驚過。

    劫淵越驚,雲澈越懵……劫淵的反應不像假的,而身爲劫天魔帝,她也絕不可能故意做出這種反應逗他玩。

    回想自己得到黑暗玄力和光明玄力的過程……前者是幽兒給他黑暗種子後便可完美駕馭,後者是把神曦睡了之後忽然就有了,然後隨便練練也就駕輕就熟了。

    什麼排斥相剋,在他身上完全沒有!

    邪神有些畏懼光明玄力……而他身負黑暗玄力時,面對神曦的光明玄力也沒有任何的不適和懼怕感。

    “你父母是誰?”

    劫淵忽然沉聲問道。

    雲澈馬上回答:“晚輩的父母都是普通的人類……”

    “不必多言。”不等雲澈解釋,劫淵已伸手抓住他:“你身上的‘東西’絕對不正常!我必須親眼一見!”

    劫淵如此說,雲澈自然半點拒絕的可能性都沒有,只能點頭:“好。”

    很快,他帶着劫淵,來到了幻妖界妖皇城。

    雲氏一族,雲輕鴻和慕雨柔剛結束了忙碌,正坐在同一張石桌上悠然品茶。幻妖界和雲家的狀態早已遠不同於曾經,難再有煩憂之事,他們的氣色也自然一天好過一天。

    劫淵默默的看着兩人,隨之靈覺又掃過了雲家的每一個人,之後,又隨雲澈去往了他外公所引領的慕家……

    卻沒有發現任何的異樣。

    無論他的父親、母親、族人、外公、舅父……在劫淵眼中,都是毫無異處的凡靈。雖然他們的實力立於這個星球的頂點,但以劫淵的高度,全都是普通而卑微的凡靈。

    劫淵失望之餘,心中更是疑惑不解:“你便是在這個城裏長大?”

    “並不是。”雲澈搖頭,簡單解釋了一下自己出生後的遭遇:“雖然我是雲家之子,但出生和生長的地方,都是天玄大陸,二十歲之後才認祖歸宗。”

    劫淵目光一凝……難道是後天所致?

    她又忽然問道:“帶我去你成長的地方看看!”

    很顯然,劫淵對這件事出奇的重視,雲澈又帶着她來到了流雲城所在……能讓劫淵如此反應,他自己也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上究竟有什麼異狀。

    來到流雲城,劫淵的眉頭頓時一皺……這個地方的氣息層面無比之稀薄低等,怕是在這個小星球,都難以找出更低等的地方。

    靈覺一掃,毫無意外,這裏的人玄道修爲都低的可憐,玄獸也同樣都是一羣低等玄獸。

    “你就是在這裏長大?”劫淵更是失望。

    “是。”雲澈點頭道:“這裏名爲流雲城,我在這裏一直成長到十六歲,十六歲前從未離開過。這些年,我也經常會回來這裏。”

    “……”劫淵皺眉,靈覺一次次掃過,忽然問道:“近你身邊最長的人是誰?”

    答案毫無疑問是蕭泠汐。他們在蕭烈的膝下一起長大,在雲澈十六歲前從未分開過一天,尤其十歲前連睡覺都一直在同一張牀上,真正的日夜不離。

    劫淵過分慎重的樣子讓雲澈短暫猶豫,最後還是如實說道:“是泠汐,她以前是我的小姑媽,比我小一歲,是陪伴我一起長大的人。”

    隨着雲澈的指引,劫淵鎖定了蕭泠汐的身影,很快,便再次露出失望之色。

    這是一個過分清新恬靜的女子,雖然有着初入神道的玄力氣息,但她一眼就看出,她的修爲是外力所催成,根基極其不穩,而她自己也毫不在意,幾乎找不到稍加穩固的跡象,分明對玄道並無太大的興致和追求。

    一個再純粹不過的人類女子。

    “罷了。”劫淵終是放棄,自語道:“或許是這些年混沌的演變,讓一些法則也出現了變化。”

    “……”這話別說劫淵,連雲澈都不信。隨着神魔兩族的覆滅,混沌的氣息和法則一直在向低層次“退化”,又怎麼會出現連魔帝都理解不了的法則變更。

    劫淵轉身,已是消失在了雲澈的眼前,唯餘魔音在他耳邊飄蕩:“這個星球的獸亂人亂與秩序崩壞,我自會控制,你無需再管。”

    “主人,”心間傳來禾菱的聲音:“劫天魔帝的樣子好奇怪,她好像……真的被主人嚇到了?”

    “大概……她覺得我更加奇怪吧。”雲澈撓了撓鼻尖,心中也就此種下了一個深深的疑惑。

    沒有再多想,看着下方的蕭泠汐,雲澈脣角一勾,從天而降,在她的一聲嬌呼聲中,將她直接撲倒在地,緊抱着翻滾到了花圃之中……

    …………

    魔帝歸世的消息並沒有大規模傳開,也沒有人敢肆意傳開,但該知道的人都已暗中知道。不該知道的人,也都隱隱感覺到神界的氣氛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尤其在各大星界的界王宗門,宗中弟子都發覺“吟雪界”三個字被提到的次數空前增多。

    而最爲奇怪的,當屬吟雪界的人。從半個月前開始,每一天,都會有大量的玄艦到來吟雪界,這些玄艦的名號每一個都如雷貫耳,赫然都是來自上位星界的界王宗門。

    以往,這等位面的玄艦,幾百幾千年都見不到一個,這些天卻是扎堆出現。而從這些玄艦中走出的人物,一個接一個的竟都是足以讓整個吟雪界跪迎的上位界王,但他們到來之後,卻又一個比一個溫和有禮,甚至帶着些許恭謹,還全部帶着恨不能塞滿整個玄艦的重禮。

    簡直像是在拜訪至高無上的王界!

    一次又一次,一波又一波……吟雪界,尤其是冰凰神宗上下,都早已驚到麻木,卻無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冰凰聖殿。

    “明日會有三十七個上位星界前來拜訪。另外,今日收到的拜帖極多,足有一千多張。”

    沐冰雲向沐玄音平和的講述着。

    “爲何會這麼多?”沐玄音微一皺眉。

    沐冰雲道:“昨日之前的拜帖皆是上位星界。今日收到的拜帖卻大量來自中位星界。其他中位星界應該無從得知魔帝臨世這件事,我想,應該是上位界王這些天的連番拜訪,引得衆中位星界心中驚疑,故而如此。”

    沐玄音冰眉凝寒,道:“上位星界那邊,依然是你和渙之接待,記得不要失了禮數,凡禮可收,並等價反贈,重禮一律拒收!若問及雲澈,便告知他正陪劫天魔帝遨遊混沌,不知歸期。”

    “中位星界那邊,便讓坦之接待,叮囑他不得透露任何不該透露的事。”

    “我明白了。”沐冰雲想了想,又道:“至今爲止,已有上百個上位界王着重提及聯姻一事,姐姐或許可以多加考慮。那些都是久負盛名的界王之女,出身姿容無可挑剔,且明示甘願爲妾。這對雲澈的將來而言,有着諸多好處。”

    “全部拒之,不得再提!”沐玄音斷然道,聲音寒了數分。

    “好吧,一切皆依姐姐之意。”沐冰雲輕柔應聲,想着這些天吟雪界的變化,她感嘆道:“吟雪界本是清靜極寒之地,從未有哪個時代如此熱鬧過。縱是新立王界,怕是都不至於如此。”

    “哼!就算真的再出一個王界,也只會讓他們敬畏。但劫天魔帝,卻可以一言一行決定他們的生死存亡。而能給他們保命符的只有雲澈,而要得雲澈的好感,自然要從我們吟雪界開始。”沐玄音語氣淡漠,一夜之間被無數上位星界所巴結,爭相拜訪討好,她也似乎並無太多的激動與傲凌之姿:“他們此舉,再正常不過。”

    沐玄音說的沒錯,劫天魔帝所帶來的威懾,別說一個王界,就是百個、千個都無法相比。

    這半個月來,衆多知道真相的上位星界,他們對吟雪界爭先恐後的巴結討好,絕對要遠遠勝過對王界的敬畏。

    而他們自己,也絕沒想到身爲上位界王的自己會有這樣的一天。

    “姐姐,你說……歸世的劫天魔帝,真的會就此成爲混沌之主,而不會禍世嗎?”沐冰雲問道。

    這也是所有知道真相的人,最爲關切擔憂的事。

    沐玄音閉目,輕聲道:“我覺得會。我所看到的劫天魔帝,她的力量強大的無法想象,但她的性情,卻遠遠沒有預想的那麼可怕。”

    “以她的層面,就算沒有那些年的怨恨,也根本不會去在意萬靈的生死。但那一天,她即使信手殺死三梵神時,也分明有所控制,否則單單是餘力便足以抹殺在場所有人,那之後,又只因雲澈幾句話,便將所有人饒恕。”

    “半個月過去,她再未出現,神界和下界之中也毫無她造下災難的跡象。我想,這場‘災難’應該不會再爆發了。”

    “但不同的是,這個世上多了一個真正的混沌之主!以後,萬物萬靈,都要順從她制定的規則。”

    沐冰雲接口道:“那麼繼承邪神神力的雲澈將獨得混沌新主的青睞,從此可以橫行無忌了,”她微微而笑:“倒也不錯。”

    說完這句話,沐冰雲本以爲以沐玄音的性情,定然會不屑雲澈仰仗他人狐假虎威的狀態,卻聽沐玄音幽幽道:“這樣也好。至少再沒有人敢再覬覦欺凌他了,就算他因此囂張跋扈,胡作非爲,也總好過以前……”

    沐冰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