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地宮深的驚人,在濃烈的濁氣中前行了很久,通道依舊如最初般狹窄,雲澈一直保持著匿影和雷隱狀態,小心翼翼的跟在三人後方,始終都無法繞前,心中雖愈加不安,但也並未急躁。

    「怎麼還沒到底?這裡到底有多深?」

    「濁氣越來越重……通道變得平整了,應該快到出口了。」

    「等等……這是什麼味道?」

    「是劇毒!快後退!!」

    前方傳來的聲音忽然劇變,三大界王的氣息猛然向雲澈所在的方向逼近,雲澈心中一驚,腳步停止,卻沒有失措後退,而是死死定在原地,屏住呼吸……好在,三大界王的氣息也馬上停止,然後停滯在了那裡,並沒有因為距離的忽然拉近而發現他的存在。

    劇毒?雲澈緩步後退,眉頭一動。

    三大界王的前方,濃烈的灰暗濁氣中,多了一層厚重的暗綠色,這些暗綠色充斥了前方的通道,煙霧般緩緩飄動,卻像是被鎖死在那片區域,並不向外逸散。

    木白眉、南烈大帝、韓寬三人站在毒霧之前,神色都很不好看,他們快速運氣驅毒,過了好一會兒,臉色才總算正常了一些。

    「好厲害的毒!要是反應再慢點,怕是要交代在這裡了。」韓寬心有餘悸道。

    「畢竟是上古時代遺留下的東西。」南烈大帝又稍稍後退了半步。距離諸神時代已過去無數年,這裡的毒霧自然也應該已經消散稀釋了無數倍,但依然不是凡人所能輕易承受。

    「這裡的濁氣本就壓制玄力,再遇到這樣的毒……怕是有些難辦了。」木白眉眉頭大皺。

    「要不要試試直接闖過去。」韓寬忽然道。

    「韓宗主若是嫌命長的話,倒是可以試試。」南烈大帝幽聲道:「這片毒霧不知蔓延到何處,若是連綿數里,怕是有命進去,沒命出來。」

    雲澈默然聽著他們的聲音,也明了了他們遭遇到了什麼……通道的盡頭,赫然是一片毒霧區。而且這片毒霧之可怕,讓這三大界王都深感畏懼,無法繼續向前。

    轟!!

    一陣爆鳴聲從前方傳來,地宮通道微微一顫,隨之響起南烈大帝失望的聲音:「不行,根本無法震散。」

    「如此厲害的毒,想要安然無恙的穿過去,至少要神君才能做到。難不成我們只能把皇仙草拱手讓給中位星界的人?」

    「要不要嘗試尋找一下其他入口?」

    「就算真的還有其他入口,也根本來不及了。消息已經傳開那麼久,最多不出六個時辰,就會有中位甚至上位星界的人到來。我們單單破開這個入口的封印就用了整整一天,再找其他入口,還不如拱手讓人!」

    「那還是試著強闖如何?說不定這片毒霧沒有我們想的那麼廣闊。」

    「很好。那就請韓宗主先吧。皇仙草雖好,但如果要拿命來賭,本王是絕對不幹的。」

    三大界王,在三大星界隻手遮天的人物,卻被一片毒霧死死的阻住。他們都感覺到皇仙草已近在咫尺,但再無法前進半步。強大無匹的神王之力,在這片毒霧面前毫無用武之地。

    但他們卻又絕不甘心就此轉頭離開,拋開皇仙草的巨大誘惑,他們為了轟開這個地宮入口,已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豈能甘心功敗垂成。

    雲澈心念急轉,腦中湧現出數種可能性,在足足半刻鐘的反覆權衡中,他無聲後退,一直退出很遠,忽然解除隱匿狀態,以頗為小心的腳步緩慢向前。

    解除匿影,縱然有濁氣的壓制,雲澈的氣息還是瞬間被三大界王發覺,一聲厲害從深處傳來:「什麼人!」

    「神魂境?真是奇了……要麼死,要麼滾過來!」

    三股強大的壓迫力牢牢鎖定雲澈,雲澈暗吸一口氣,腳步加快,穿過層層濁氣,快步來到了三大界王的身前。

    一看到雲澈,三人都是一愣:「是你?」

    「你是怎麼進來的?入口不是有人看守嗎?」韓寬沉聲道。把守入口的是三大星界的長老,他們當然不會相信神魂境玄力的雲澈會有能力強闖進來。

    雲澈滿臉的惶恐不安,連忙道:「晚輩在古境中找尋機緣,誤被捲入一個空間玄陣,然後就到了這裡,沒想到居然是三位界王大人所入的地宮,絕非……有意闖入。」

    「空間玄陣?」三大界王依然滿臉懷疑,但也不是完全不信,因為總不可能是從入口硬闖進來的。南烈大帝冷笑一聲:「本王記得,你是叫……凌雲是吧?空間玄陣誤入?呵,是嗎?」

    木白眉卻是一抬手:「的確很有可能。古境之中還有無數秘密,就如這地宮入口的封印玄陣,我們也是直到昨日才發現。凌雲,既然是誤入,那你便向上返回入口吧。出去的時候報上本王之名,不會有人為難你。」

    「那就快滾吧。」南烈大帝不再看他一眼。

    雲澈卻沒有如他們所想的馬上轉身離開,而且抬首道:「三位界王大人,晚輩方才走來時,無意聽到你們似乎被毒霧所阻,無法深入地宮,就是指這片幽綠毒霧嗎?」

    木白眉看他一眼:「不錯,不過這與你無關,速速離去吧。」

    「如果只是這片毒霧的話,晚輩倒是有辦法將它們驅散。」雲澈道。

    他的這句話,無疑讓三界王同時側目,南烈大帝哈哈大笑:「就憑你?哈哈哈哈!」

    木白眉搖頭,正色道:「小兄弟,你能說出這句話,或許你在毒術上有所造詣。但這絕非一般的毒,否則也不至於難住我們三人。」

    「那晚輩與三位界王打一個賭如何?」

    「哦?」木白眉眉頭動了動,露出一個似笑非笑,頗感興趣的表情。

    雲澈抬手,指向前方如遊魂般緩慢飄動的幽綠毒霧:「若是晚輩能將這片毒霧驅散,讓三位界王大人得以進入地宮,那麼,就請允許晚輩跟隨你們一起進入地宮,共尋皇仙草,如何?」

    他有天毒珠在身,無論通過這片毒霧區,還是將它們驅散,都易如反掌。

    在繞路無門的狀況之下,三大界王被毒霧所阻,對雲澈而言無疑是一個機會。只是,他雖不懼毒霧,但要從三大界王身邊強闖進去,無疑是找死。他想過以相同的方法主動現身,再放鬆他們的警惕,然後找個諸如為他們捨身試探毒霧深度的理由進入其中,然後獨入地宮……但如此做,極易引發疑心戒心,只要自己的氣息在毒霧中即將脫離他們的靈覺時,他們隨便誰一出手,他都是必死無疑。

    畢竟,這三個人可都是一界之王,絕不是什麼傻子。

    最終,他選擇了這種「共利」,會引發他們戒心疑心,但最不會引發殺心的方式。

    「哈哈哈哈!」南烈大帝斜過眼來,臉上是不屑的狂笑,眼中是嘲諷和蔑然:「區區神魂境小輩,居然夢想同我們一起染指皇仙草?木老頭,你這救命恩人不但無知狂妄,還是個野心勃勃的癩蛤蟆啊,哈哈哈。」

    韓寬也是冷哼一聲,滿臉的不信和不屑。

    「南烈老賊,話可不要說的太早。」木白眉卻是輕哼,面向雲澈時卻臉色肅重,毫無嘲笑之意:「凌雲,這毒霧厲害無比,要驅散絕非易事。你若真的能做到,那便是幫了我們大忙,當然有資格共入地宮。本王絕無異議,他們兩人也不會有什麼意見。」

    「哼,那他要是做不到呢?」南烈大帝冷笑一聲。

    「做不到又如何?」木白眉反諷道:「做到了便是天助,做不到你也不會少根頭髮。你這老賊真是越活越倒回去了。」

    南烈大帝沉了下眼眉,笑眯眯的道:「木老頭就是木老頭啊,嘖嘖嘖。」

    這句話意味深長,但他也沒再說下去。

    雲澈面露感激,道:「謝三位界王大人成全,晚輩有自信不會讓你們失望。不過,若是晚輩成功,共入地宮,然後當先找到皇仙草的話……」

    「呵呵,那當然歸你所有。」出乎雲澈的預料,他未說完,木白眉已是笑呵呵的應允:「進入地宮之前,我們三人有過協定,誰先找到皇仙草,皇仙草便歸誰所有,絕不可強搶。若你真能驅散這毒霧,讓我們得以進入地宮,那當然也該如此。畢竟,本王可不願當那背信之人,這兩位,估計也不願當沒臉沒皮的小人吧。」

    「看來,木老頭是真的相信這小子能把這毒霧驅散,那本王可要大開眼界了。」南烈大帝皮笑肉不笑,他自始至終,都不相信雲澈的話。

    「好……晚輩當然不敢懷疑三位界王大人。」雲澈點頭,然後不再多言,穿過三人向前,站在了毒霧前方,緩緩抬起左手,手中抓起了一塊閃爍著碧綠光芒的玄石。

    玄石半個拳頭大小,碧光粼粼,釋放著頗為純凈,但並不強烈的氣息,南烈大帝嗤之以鼻:「就憑這個?嘿嘿嘿,簡直是天大的笑……」

    輕蔑的聲音忽然戛然而止。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