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衆傲世大佬在自己面前極盡誇讚討好,雖心知是狐假虎威而來,但沒有人會不享受這種感覺。

    而這種連神帝都躬身拜謝的尊崇,怕是從沒有人有過。

    雲澈在這時道:“衆位不必如此,我話還沒有說完。”

    殿中總算安靜了下來,所有目光都集中在雲澈身上,雲澈面色肅重,道:“魔帝前輩的確親口說過不會無故枉殺生靈,更不會因恨禍世,但,這絕不意味着劫難結束,你們似乎忘了一件事。”

    雲澈的神色和話語讓所有人陡生不安,沐玄音冰眉微沉:“此話何意?馬上說清!”

    “是。”雲澈連忙應了一聲,徐徐說道:“衆位應該都知道,當年,被放逐到混沌之外的,並非只有劫天魔帝一人,還有隨行的九百劫天魔族的魔神!”

    這句話讓空氣陡然一凝,夏傾月沉眉道:“難道說,那九百魔神……也依然安在!?”

    集中在雲澈身上的目光頓時變得沉重,雲澈的話音也不自覺的同樣沉重了數分:“魔帝前輩告知,此次雖只有她一人歸來,但當年的九百魔神並未如我們所以爲的那樣在外混沌全部殞命,而是依然有……近一成,也就是近百個魔神一直存活至今。”

    “這……”所有人如被重錘渾身,身魂劇震。

    “他們之所以未和魔帝前輩一起歸來,是怕被有備的神族所剿,復仇不成全軍覆沒,同時也受外混沌空間所限,短時間內無法靠近乾坤刺在混沌之壁上打開的空間通道。”

    “但,只是‘短時間’。”雲澈聲音再重幾分:“魔帝前輩說,雖然乾坤刺的力量在如今的混沌空間無法快速恢復,但憑那些魔神自己的力量,同樣可以在外混沌臨時打開靠近混沌之壁的空間通道,然後再從混沌之壁上的那個緋紅通道進入混沌世界……且最短,只需幾個月的時間!”

    “什……麼?!”

    方纔的驚喜和激動一下子被全部被澆滅,所有人大驚之餘,無不全身泛冷。

    如今的混沌世界,一個魔神便足以覆世,近百個魔神……若是齊入混沌,根本無法想象會發生什麼。

    “竟有此事!”宙天神帝臉上再無溫和欣慰之色,雙眉如劍一般斜起。

    劫天魔帝當年雖相信第一神帝末厄不可能暗算她,但依舊有所堤防,並非隻身赴約,而是帶着九百魔神一起,也因此,那九百個隨行魔神也一起被放逐,各類記載中都寫得清清楚楚。那日劫天魔帝一人出現,他們都想當然的認爲那些魔神都已殞命,畢竟,魔神和魔帝還差着一個位面,魔帝能在外混沌存活至今,並不代表魔神也能。

    沒想到,魔帝之後,還有近百魔神即將歸世。

    而那個如緋紅水晶一般的空間通道,也的確一直“鑲嵌”在混沌之壁上,近一個月來,絲毫沒有消失的跡象,幾乎連一點變化都沒有。

    這時,火破雲忽然開口:“衆位不必如此惶然,這些魔神縱然全部歸世,也都會聽從劫天魔帝的號令。劫天魔帝既已承諾不會禍世,自然也會約束這些魔神。”

    火破雲的話讓衆人頓時心中一定,雲澈看了火破雲一眼,道:“我先前也是如此之想,但,事實卻要殘酷的多。”

    “魔帝前輩的確不會禍世。但……她用很重,不容置疑的語氣告訴我,她會約束的只有自己,而那些在幾個月後就會歸世的魔神,她絕對不會管束。”

    嗡……

    一下子變得混亂的氣息,讓空間劇烈顫蕩,大殿險險崩碎。

    他們先是欣喜心安,之後大驚失色,又因火破雲幾語稍稍心安,此刻又再一次驚駭……這種事關生死,又近在咫尺的劫難,讓這些神主的心緒如萬丈波濤般大起大落。

    “雖然很殘酷,但,這卻又是再正常不過的結果。”雲澈嘆息道:“這些魔神在外混沌這些年所受的痛苦折磨,所積累的仇恨怨恨,遠非任何人所能想象,而他們是和魔帝前輩共患難的族人,且他們還是因魔帝前輩而被放逐……魔帝前輩本性再善,又豈會阻止他們發泄。”

    “就算,他們仇恨泄盡,以後再怎麼對如今的混沌爲所欲爲,魔帝前輩同樣不會有任何管束。畢竟,萬億凡靈,也不可能及的上她爲數不多族人中的任何一個。”

    “另外……”雲澈的話一句比一句殘酷,但他必須言明:“這些魔神沒有魔帝前輩那般強大,他們的心性,也早已在外混沌的這些年發生扭曲。同樣是魔帝前輩親口告訴我,如今的他們,都已在長久的仇恨、憤怒、掙扎、折磨、痛苦、死亡中,變成了真正的惡魔。這樣的惡魔歸世之後會做什麼……不堪設想。”

    大殿之中安靜如鬼域,吟雪界的寒氣明明無法侵體,但他們卻感覺全身上下一片直入骨髓的冰寒。

    “幾個月……究竟是幾個月?”宙天神帝問道,他面色還算冷靜,但語調完全的變了。

    雲澈搖頭:“魔帝前輩並未言明。她原本打算等乾坤刺力量恢復足夠後折返將衆魔神接入,到來後才發現混沌氣息已是異變,導致乾坤刺力量極難恢復。而混沌之外的魔神並不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們應該會等待上一段時間後,纔會自行開闢通道……所以,最好的狀況,是比‘幾個月’要再長上一些。”

    “不,”夏傾月忽然開口,平靜的道:“那些魔神苦苦支撐了數百萬年才得如今之果,在知曉混沌之壁成功打通後……就人性而言,我不認爲他們會就此安定的等待劫天魔帝回去接他們,而是可能第一時間便開始強鋪空間通道。”

    WWW☢ttkan☢C O

    “所以,要論最短的時間,做最壞的打算。”

    夏傾月的話無人反駁,的確,數百年的折磨,盈恨的魔神……怕是連半息都不會等待。

    “是早是晚,又有何區別?”一個上位界王無力的坐下,重重嘆息。

    近百個魔神,還是盈恨的魔神啊……

    “乾坤刺的力量無法快速恢復,也就意味着不可能再打開第二個空間通道。”聖宇界王低聲道:“那有沒有辦法……摧毀混沌之壁上的那個通道?”

    “不可!”宙天神帝立刻否決:“乾坤刺用那麼多年纔打開的空間通道,又豈是當世的力量所能破壞與干涉。此舉非但不可能成功,反而極有可能會觸怒劫天魔帝。”

    “的確如此。”夏傾月微微頷首,面露沉思。

    “宙天神帝可有應對之策。”千葉梵天道。

    宙天神帝搖頭:“當世力量的極限,你最爲清楚,魔神那個層面,縱是隻有一個,也基本沒有應對的可能,何況百個。我們所能想到和施展的‘對策’,又有哪一個,能干涉到魔神的層面。”

    千葉梵天重重一嘆。

    “唯一的希望,依然在雲神子身上。”宙天神帝此時對雲澈的稱呼,已徹底轉爲雲神子,他聲音沉重,目帶深深的請求期盼:“雲神子,真的只有你了……”

    除了雲澈,他們就連向劫天魔帝說一句話的機會都基本不可能有。

    “宙天神帝不必多言,我明白。”雲澈長長呼了一口氣:“雖然希望很小,但我會竭盡全力。就算不能成功,也至少……希望儘可能得到一個相對最好的結果吧。”

    宙天神帝深深點頭,感懷道:“你能如此說,是萬靈之幸。哎……我等本自以爲擁有着當世至高之力,但在此劫難面前,卻是如此卑微無力,救世的重擔,皆壓在你一人之身,感激之餘,更是深以爲愧。”

    雲澈道:“宙天神帝不必如此。畢竟,我也是當世之人,救世便是救己。另外,邪神當年之所以留下神力傳承,便是爲了今日之劫,我既得邪神之力,承邪神之恩,也自該完成他的遺願。”

    “身爲創世神,卻爲後世凡靈留下如此恩澤……邪神竟是如此偉大的神靈。”宙天神帝深深感嘆:“雲神子,若早知一切,老朽必傾盡一切護你周全,也不至讓你前些年險些遭遇隕落之劫。”

    雲澈淡淡一笑:“若提早說出,非但不會有人相信,還會引來無數的覬覦。這一點,相信衆位都極爲明白。”

    “嗯,的確如此。”千葉梵天站前一步,面沉目冷,掃視衆人:“所謂懷璧其罪,這世上最不缺少的,便是貪婪之人。且不說邪神留下的神力能不能被奪舍,以後,無論是誰,膽敢覬覦雲神子者,便是與我梵帝神界爲敵,絕不饒恕!”

    雲澈:“……”

    “梵天神帝說的沒錯!”

    “別說覬覦,以後誰敢犯雲神子,便是犯我折星界!”

    ……

    衆界王齊聲附和,各個面色剛硬,隱帶慍怒,彷彿再敢招惹雲澈者,便是他們不共戴天之敵。

    “雲神子,你能讓劫天魔帝放下怨憤,那麼,也一定有可能在那些魔神歸世前博得希望。”宙天神帝向前幾步,字字沉重:“哪怕只是稍有轉機,你也將拯救無數無辜生靈,更有可能保當世久安。到時,你便是真正的救世之主,世間萬靈都會極敬於你,誰再敢犯你傷你,不僅我等,天下萬靈都會怒而攻之。”

    一邊說着,宙天神帝已再次躬身深拜:“無論未來如何,這段時間雲神子若有所需所求,儘可提出,老朽定無不遵從。雲神子若可成功救世,那麼,整個宙天界皆願由你驅使號令!”

    宙天神帝這番話可謂字字驚世,但他的神色卻是無比肅重,且非是獨面雲澈,而是當衆說出,字字源自肺腑,鏗鏘震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