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碧光所至,原本緩緩滾動的毒霧忽然躁動起來,然後層層消散,消融,不過數息之間,雲澈前方半丈區域,碧綠的霧氣便完全消散不見,只余灰暗的濁氣。

    雲澈抬步向前,腳步並不緩慢,但每向前一步,暗綠毒霧也會後散一步,一層又一層,簡直像是不斷的在被看不見的空間裂痕吞噬殆盡。

    南烈大帝的不屑神情僵在了臉上,三大界王無不是面露驚容,目光,也都死死落在雲澈手中的碧綠玄石上。

    這片毒霧之可怕,他們先前可是親身領教過。雲澈說他有辦法驅散,三人都並不相信,包括木白眉,只是他的處世之道,讓他從不會輕易放過任何可能性,沒想過,竟會看到如此不可思議的一幕。

    「這……」三人互相對視一眼,都是滿臉驚容。

    「小兄弟,你手中的神石是何物?竟有此等奇效!」木白眉驚聲道。身為一界之王,尋常的寶物決不至於讓他如此震驚。

    南烈大帝已是笑不出來,和韓寬同樣直盯雲澈。

    雲澈一臉喜色,連忙道:「回木島主,這是晚輩外出歷練之時師尊所賜予。說此物內蘊很強的凈化之力,除了南神域的魔毒,天下萬毒都可凈化,當然也包括毒瘴。方才三位界王大人言此毒極其厲害,晚輩還心有所悸,果然師尊從無虛言,太好了。」

    「你師尊?他是何等人物?你先前說你出身黑琊界,但本王可從未聽說黑琊界有哪位大能精通毒道。」南烈大帝沉著臉道。

    「哦……晚輩的確是出身黑琊界,但從小師承他處,師尊並非黑琊界之人。而他的身份……因涉及諸多恩怨,晚輩歷練之前,師尊一再叮囑,不得透露他的名諱,師尊之名,弟子不得不從,還請三位界王大人見諒。」雲澈一本正經,誠誠懇懇的胡謅道。

    「原來如此。」木白眉並未提出疑問或追問,而是緩緩點頭:「單單能擁有如此神物,就足以證明你師尊定然是個奇人。」

    雲澈腳下的速度在加快,前方的毒霧層層消弭:「謝木島主之言。不過這枚凈化玄石倒也稱不上什麼奇物,師尊說過,它只可使用一次,待凈化之力釋放殆盡,就會化作一塊無用的凡石。」

    「哦,那真是可惜了。」木白眉應道,也不知信還是不信。

    一直前行了五六里,雲澈手中的「凈化石」光芒開始明顯暗淡起來,而這時,前方的毒霧忽然開始變得稀薄,而隨著雲澈前行數步,眼前的暗綠霧氣一下子完全消失,視線的前方也不再是一直看不到盡頭的昏暗通道,而是一扇厚重的石門。

    「成功了!」雲澈驚喜的呼道:「還好這片毒瘴也不是太長。眼前這道石門應該就是出口……啊不,入口。」

    數里區域,對神道玄者而言只是很短的距離,但對這道可怕的毒霧區而言,卻是這三大神王都無法穿過的天塹。

    就這麼如天降奇迹般的依靠一個只有神魂境的年輕玄者穿過了毒霧區,三大界王臉上不動聲色,但眼中同時閃過一抹異芒。前方的石門之後,極有可能……就是皇仙草的所在!

    費了這麼大的周折,終於要到了收穫的時刻。

    但他們卻都沒有激動向前,反而停了下來。三道目光同時從雲澈手中已經失去光芒的「凈化石」上掠過。

    「小兄弟,可否把你手中神石給本王一觀,呵呵,如此神石,本王著實是耐不住好奇。」木白眉滿臉溫和,話語間絕無強迫之意。

    雲澈聽聞,連忙道:「當然沒問題。」

    一邊說著,他將手中玄石毫不猶豫的交到木白眉手中,神色卻是有些黯然:「雖然成功凈化了毒瘴,但它的凈化之力似乎也剛好完全耗盡了。畢竟是師尊親賜之物……」

    木白眉接過玄石,龐大的玄力和靈覺快速掃過,一抹失望在瞳孔深處晃過……因為他手中的,的的確確就是一塊再普通不過的玄石,殘餘的些許純凈異力也在快速的消散,而雲澈也絕無可能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將它調換。

    木白眉相信了雲澈的話,將它交還到了雲澈手中:「的確有些可惜。不過這地宮之中既然能育生出皇仙草,那必定還存在著諸多其他機緣,收穫定可超過這塊奇石。」

    雲澈點頭道:「晚輩也是如此之想。」

    他剛要把玄石收起,一個霸道的聲音忽然響起:「給本王看看!」

    未等雲澈有所回應,那塊玄石已從他手中瞬間消失,出現在了南烈大帝的手上,看了一眼,失望的一聲冷哼,又將它丟回給了雲澈:「雖然已經廢了,但好歹是你師尊賜的,那還是收著吧。」

    說完,他大步流星的走向石門。

    看兩人的反應,韓寬也自然對「神石」沒了興趣,快速跟到南烈大帝之側。

    石門有數丈之高,釋放著古樸厚重的氣息。雖存在已久,但並無灰塵,其上縱橫著一些毫無章法可循的奇異紋路,但並無玄陣氣息。

    也或許曾經有,但在悠久的歲月中完全散盡。

    「看來並沒有封印。」觀望了好一會兒,南烈大帝忽然出手,一道玄氣直衝石門。

    轟隆!!

    沒有遇到任何預想中可能出現的各種阻滯或異象,在南烈大帝試探性的一掌之下,厚重石門竟是應聲崩碎,伴隨著四散的碎石,眼前豁然開朗,明亮的光線射入了陰暗的通道之中,讓四人同時為之一愣。

    這裡,是深到極點的地下,本該昏暗無光,但眼前光線卻如外界般明媚。石門之後,不是古老破敗,濁氣重重的上古宮殿或秘壇,而竟是一片廣闊無比的幽綠之地,歡快的流水之聲,清脆的鳥語,甚至泌人的青草氣息都鋪面而來,清新的和風也讓浸在濁氣中許久的四人都是精神一振。

    「這是……秘境中的秘境!?」三大神王也怔了好一會兒,木白眉才低聲道。

    幻海古境本就是一個從諸神時代遺留至此的獨立世界,而眼前的景象,根本不是什麼預想中的地宮,而分明就是一個獨立世界!

    在獨立世界中開闢出來的獨立世界!

    也就是第三重小世界!

    「不錯……但它又並不完全獨立,氣息應該在某種法則層面上和幻海古境相連,否則我們也不至於能探知到皇仙草的存在。」韓寬緩緩說道。

    「哈哈哈哈,妙得很!」南烈大地長笑一聲,大步跨過石門,木白眉和韓寬自然不會落後於他,馬上跟上。

    雲澈剛要抬步跟在他們身後,忽然眉頭一動,猛的轉身,看向了幽暗的後方。

    他的異常舉動頓時引起了木白眉的注意,回身道:「小兄弟,怎麼了?」

    雲澈回過頭,搖頭道:「沒什麼,大概是氣流的原因,有點神經質了,還以為後面有人。」

    木白眉的目光和靈覺同時掃了一眼後方,笑呵呵的道:「這裡除了我們四人,不可能還有他人存在,進來吧。」

    這是一片廣闊無比的青綠世界,縱然是以神王的目力,也無法看到邊際,氣息純凈無垢,和先前的濁氣形成了極大的反差。植被繁茂之極,奇花異草無數。

    一眼望去,宛若世外仙境,讓人根本無法相信它竟是存在於深暗的地下。

    大千世界果然有著太多神奇。秘境中的秘境,這讓雲澈又一次大開了眼界。而他的身前,三大界王都已浮空而起,他們無心欣賞這裡的風景,靈覺已全力釋放,籠向四周。

    「嘿,嘿嘿,果然沒錯!這極高層面的氣息,必定就是皇仙草無疑了!」南烈大帝興奮的吼道。

    「氣息的確無錯,但別高興的太早,作為萬草之皇,皇仙草的氣息可引至每一株草木,要找到它,一來沒那麼容易,二來,你這老賊怕是沒這麼好的命。」木白眉毫不客氣的道。

    南烈大帝懶得反唇相譏,嗤笑一聲,身影一轉,已向一個方向疾飛而去。

    韓寬不發一言,向另一個方向飛去。

    木白眉並沒有馬上飛離,面向雲澈,微笑道:「凌雲,我們能進入此地,都是你的功勞。既已有約在先,我們自然不會食言而肥。皇仙草的氣息在外面只有稀薄一縷,這裡卻是濃郁無比,顯然就在此處無疑,若你有幸尋到皇仙草,那便歸你所有,本王絕不會仗勢搶奪,他們兩人若是違背,本王也絕不會允許,所以你儘管放心找尋吧。」

    雲澈面露感激,激動的行禮道:「是。木島主仁義無雙,晚輩萬分欽佩,謝木島主成全。」

    木白眉卻是笑著搖頭:「哪裡的話,要不是你,我們三個連進都進不來,要謝的話,也該是我們謝你才對。不過,皇仙草這件事,你畢竟還年輕,在找尋能力上,怕是比不了我們三個老傢伙,也不要忘了多留意其他機緣。」

    「謝木島主提點。」雲澈欣然道。

    「嗯。」木白眉點頭,然後轉身飛起,去向了和南烈大帝與韓寬皆不同的方向。

    三大界王的身影都在視線中遠去,雲澈臉上的表情逐漸消失,他抬起左手,看向掌心……一抹淡綠色的光芒在無聲的閃爍。

    循著天毒珠的反應,他抬起頭來,目光直直的看向了自己的正前方。隨之嘴角緩緩斜起:「距離很近,皇仙草……是我的了!」

    雲澈飛身而起,直衝前方。木白眉說得沒錯,這裡既然能育生出皇仙草,那必定存在著諸多其他的高等天地靈寶,但云澈卻毫不分心,直線沖向天毒珠所指引的方向,因為晚上一分,自然就會多一分被那三大神王搶先發現的風險。

    他必須拿到皇仙草!

    而只要自己碰觸到皇仙草,就已是大功告成!哪怕……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