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著禾霖給予的神奇力量,雲澈所到之處,所有的花草樹木都像是從睡夢中醒來,釋放出更加清新濃郁的自然氣息。雖然很多都是第一次見到,但云澈卻能清楚無比的喊出它們的名字,以及它們的特性、靈性、藥性……無一例外。

    雲澈的目光不斷看著四周,細數著那些自己明明第一次見的各種靈花,但身體卻從未有半刻停滯,來自天毒珠的感應越來越強烈,一如他越來越強烈的心跳。

    很近了……越來越近了……

    只要再拿到皇仙草,就可以淬鍊出「乾坤五瓊丹」,自己將其成功煉化之後,就能直接突破至神劫境。

    雖然沐玄音曾說過,就算真的得到乾坤五瓊丹,也絕不是他這個層次能夠煉化的,需要她在側輔助。但,雲澈已是多次自己強行煉化過同等級其他玄者不可能煉化的丹藥,對自己的特殊玄脈和體質有著足夠的信心。

    雖然神道大幅度的玄力跨越所帶來的巨大弊端他已經親身領會……

    但成就神劫,他就有資格參加玄神大會,就可以進入宙天神界……就可以見到茉莉!

    只差這最後一步……而且是近在咫尺的一小步!

    雲澈思緒在不受控制的泛動著。茉莉是他不惜拋下一切來到神界的唯一理由,帶著希望前來,但馬上迎接他的卻是失望乃至絕望,最終,沐玄音所說的「乾坤五瓊丹」,又為了點燃起了可以說是唯一的希望。

    近在眼前,他豈能不激動。

    天毒珠的反應越來越強烈,終於,隨著綠光一閃,雲澈的身體也停了下來,目光緩緩的看向下方。

    一棵粗壯的古樹,不到二十丈之高,卻足足十丈之粗,枝葉稀疏細長。

    古樹之頂,釋放著厚重古樸氣息的枝葉之間,一抹奇異的流光在輕輕曳動,如傾灑在風中綠葉的無暇月光。

    這一刻,雲澈的心跳停止,遺忘了呼吸。

    來自禾霖的木靈魂力中,又豈會沒有被稱作萬木之皇,百草之仙的皇仙草的信息。

    生長於古木之上,翠綠細長,片片草葉不過數寸長,迎風輕舞,如果不是籠罩著一層綺麗的流光,它看上去就是一株凡草,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而它,卻是在整個神界,連上位星界都夢寐以求的天材地寶——皇仙草!

    深吸一口氣,雲澈從空中降下,動作輕緩的落到古木之上。

    皇仙草這個層面的存在,已是具備了相當之高的靈性,懂得自我保護。它的氣息會蔓延至周圍所有花草,縱然感知到它的氣息,也難以鎖定它的位置,而察覺到危險生靈靠近,它還會斂下身上的光華,變得和一株凡草無異。

    甚至還能遁木而走。

    但,雲澈靠近之時,它非但沒有自我隱匿或遁走,反而光華更盛,草葉亦緩緩張開,傾向了雲澈所在的方位。

    雲澈身上有著王族木靈之力,對皇仙草這等存在而言,亦是有著極強的親和與吸引力。

    雲澈伸出左手,小心翼翼的碰觸在皇仙草上。來自天毒珠的碧綠光芒頓時將其包裹。

    他人採摘皇仙草,必須小心到極致,但天毒珠何等存在,綠光閃現的那一剎那,便已覆至其每一絲根須,將其完美無瑕的採下,不會有哪怕半點的損傷。

    皇仙草……這是皇仙草……到手了!

    雲澈的手在顫抖,心中奮力的呼喊著。

    麒麟角、古龍心、木靈珠、九星佛神玉……皇仙草!

    要煉成乾坤五瓊丹這等可引發奇迹的奇物,所需的五種材料,無不是尋其一都無比艱難的異寶。

    吟雪界冰風帝國,輕鬆取到麒麟角。

    炎神界葬神火獄,和師尊一起,以命博來遠古虯龍之心。

    木靈所贈予的木靈珠……

    如天上掉餡餅般的九星佛神玉……

    而今,皇仙草也已在手中。

    才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居然真的集齊了煉製乾坤五瓊丹的所有材料!

    「茉莉,果然……老天都想讓我再見到你。」

    雲澈低念著,感受著手中奇異的溫潤感,到來神界后所經歷的一切波瀾、危險、傷痛、驚懼、無助彷徨,彷彿全都變得不堪一提。

    被天毒珠光芒包裹住的皇仙草依舊皎光瑩瑩,釋放著絲毫沒有減弱的高等生命氣息。雲澈的手稍稍收緊,又連忙鬆開,緩緩壓下心中不斷起伏的波瀾……這時,他的眼神忽然一變,猛然轉過身來,皇仙草也被他是瞬間收入天毒珠中。

    一個身影從天而降,全身金衣,華貴的有些刺眼。他笑眯眯的看著雲澈:「唷,居然能察覺到我,你這個小子果然不簡單啊。」

    「原來是南烈大帝,」雲澈目光稍稍沉下:「你在跟蹤我!?」

    「沒錯。」南烈大帝直接承認:「你身上的怪異之處太多了。潛入屬於我們三星界的幻海古境,本該是老老實實躲著,你卻為了救一個不相干的人而主動暴露在所有人面前,好像除了趁機讓木老頭欠你人情,沒有更好的解釋了。」

    雲澈:「……」

    「你自稱是被某個空間玄陣傳至地宮通道本就怪異,之後又以那塊石頭驅散連我們三人合力都無法通過的毒瘴。那片毒瘴之可怕,怕是至少神君境的力量才能破開,你卻靠一塊小小的石頭就輕易化解,那塊石頭的價值怕是無法估量,你卻是主動拿出。你的種種行為告訴了本王兩件事,一則你是專為皇仙草而來,二則,你似乎有相當大的把握可以找到它。」

    「所以本王想著,跟著你的話,說不定會有驚喜的收穫。嘖嘖,看來果真如此啊。」南烈大帝向雲澈伸出手來:「你是自己乖乖交出來,還是本王多費點吹灰之力,從你的屍體上拿走呢。」

    雲澈卻沒有任何驚恐之色,反而一臉從容:「南烈大帝,我的確是為了皇仙草而來,畢竟這等神物,任何玄者都會夢寐以求。不過,你好像忘了一件事,在進入這裡之前,我們可是有過協定,誰先找到皇仙草,皇仙草便屬於誰,其他人絕不可強搶。你南烈大帝不但是一國之君,還是一界之王,總不會是個言而無信的無恥之徒吧?」

    「嘿!」南烈大帝笑了起來:「本王原本以為你能頂著我們三人做到如此地步,必然是個極其聰明的人,沒想到,原來也不過是個沒腦子的蠢貨。嘖嘖,畢竟還是太年輕了啊。」

    聲音落下,笑意未減,身形卻忽然俯空而下,直取雲澈。

    「南烈老賊,住手!!」

    同一時間,一聲驚雷般的厲喝忽然當空傳來,一道碧藍玄氣也猛然轟至,在空中化作無數水箭,罩向南烈大帝全身。

    南烈大帝重哼一聲,金袖一拂,將所有水箭全身震散,人也在反震力下遠遠退開,眯眼看向忽然出現的人影,冷笑道:「木老頭,來的真是巧啊。」

    木白眉帶著一股巨大的氣浪,從空中「呼」的落下,怒目看向南烈大帝:「南烈老賊,你這是做什麼?身為一個堂堂神王,居然對一個年齡百倍小於你的後輩下如此毒手,也不怕丟盡自己的老臉!」

    「嘿嘿。」南烈大帝冷笑:「你木老頭這麼聰明,本王為什麼會出手,你會想不到嗎?」他努了努嘴:「這小子還真是妖的很,我們三個靈覺直覆百里,毫無所獲,他卻一上來就直接找到皇仙草。皇仙草現在就在他的手裡,你木老頭準備怎麼做呢?」

    「哦!?」木白眉看向雲澈:「凌雲,此話當真?你真的已經拿到……」

    話未說完,他忽然一轉頭,冷目直瞪南烈大帝:「既然凌雲已拿到皇仙草,那麼按照先前協定,皇仙草便已屬他所有,誰都不可強搶!南烈老賊,你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為了一株皇仙草,居然做出如此下作之舉!」

    「哼!」南烈大帝笑的頗為嘲諷:「協定是我們三人之事,至於這小子,不過是你答應了而已,本王可沒答應。」

    「沒有凌雲,我們三人連進入此地都不能。」木白眉怒聲道:「你是否答應並不重要,既然本王已經應允,那就絕不會允許你強搶。你若再敢對凌雲動手,別怪本王不客氣!之後出了此地,事情傳開,讓世人都知道你為了皇仙草做出如此卑鄙無恥之舉,怕是整個星界都要因你蒙羞!」

    「哈哈哈哈!」南烈大帝狂笑起來:「說的好,說的真是好啊。不愧是木老頭,這番話當真是正氣凜然,感人肺腑,再說下去,本王怕是要被感動的痛哭流涕,羞愧欲死啊。」

    「出了什麼事!?皇仙草的氣息怎麼不見了!」

    沉重的聲音傳至,韓寬也聞聲而來,落在了南烈大帝之側。

    「皇仙草已經找到了,就在那小子手裡。」南烈大帝笑吟吟的道:「韓宗主準備怎麼做呢?」

    「……」韓寬眼神一變,目視雲澈和他身側的木白眉,沒有說話,臉色一陣變幻。

    「方才南烈老賊居然背信毀約,對凌雲驟下毒手,要不是本王剛好趕至,怕是凌雲已經遭了他的毒手。」木白眉肅聲道:「凌雲不但是本王兒子的救命恩人,能進入此境,也都是受他所助,他第一個找到皇仙草,那也是天命所定,依照協定,我們三個誰也不可搶奪。韓宗主,你總不至於做出和這南烈老賊一樣的無恥之舉吧。」

    「……」韓寬笑了笑,但臉色卻頗為難看:「還是木島主高明,韓某自愧不如。」

    「那就好。」木白眉點了點頭,然後走向雲澈,一臉溫和:「凌雲,你能拿到皇仙草,那就是你的命數。拋開你對本王兒子的救命大恩,本王也絕不會允許有人強搶你手中的皇仙草。為了避免某些小人賊心不死,本王還是先帶你離開此地,到了外面,就不會有人再敢對你動手,畢竟好歹也是要點臉的。」

    雲澈感激的點頭:「是,木島主。」

    「走吧。」木白眉走到雲澈身前,對他伸出手來,似是準備以自己的玄力帶他速離。

    而就在雲澈也伸出手臂之時,木白眉忽然變掌為抓,本是溫和的手掌在猝然涌動的玄力下化作蘇醒的毒蛇,直取雲澈喉嚨……

    分明是毫不留情,毫無餘地的死手!

    伴隨著的,是在木白眉臉上浮起的醜惡獰笑。

    嘶啦!!

    碧綠的大地被粗暴的撕裂,破碎的花草混著漫天泥沙瘋狂四散,但木白眉臉上的獰笑剛剛浮現便已僵住。

    因為他手中抓到的不是雲澈破碎的喉骨,而是一抹破碎的冰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