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劫天魔帝的確是你現在最強大的護身符。”夏傾月沒有否認雲澈之言:“她的存在,給世人造成了無與倫比的威懾。但除了威懾之外,還有什麼?她的力量,能爲你所用嗎?”

    雲澈:“……”

    “你不必回答。”不等雲澈開口,夏傾月已是平淡而不容質疑的道:“我確定不可能會。身爲上古魔帝,又怎麼可能由一個人類驅使!另外,身爲邪神力量的傳承者,若是要靠他人之力來逞威,她只會失望、鄙夷,甚至惱怒。”

    夏傾月的話,一個字都沒有錯……就在不久前,劫淵還如此警告過他,要他永遠別妄想借助她的力量。

    “我會如此確信,其他人也同樣如此。”夏傾月繼續說道:“而這一點,尚屬次要。你有沒有想過,若有一天,劫天魔帝這個護身符消失了,會有什麼後果?”

    “她可是劫天魔帝,誰能讓她消失?”雲澈道。

    “我說的消失,並非是她的消失,而是她對你‘恩寵’的消失。因爲你畢竟只是邪神神力的繼承者,本質上是一個凡靈,而絕非邪神本人。”

    “……”雲澈沒有反駁,但心中卻是不以爲然。因爲邪神神力之外,他還有紅兒,還有幽兒,夏傾月的擔心,其實並不會出現。

    夏傾月似乎看出了雲澈的不以爲然,心中輕嘆一聲,道:“也說不定哪一天,劫天魔帝真的會從這個世上以某種形式離開或消失。”

    “我知道你一定想說不可能,那麼,我問你幾個問題……”

    夏傾月纖眉微傾,緩緩說道:“你當年死在星神界時,有想過自己還會活過來嗎?”

    雲澈:“……”

    “當年,你初至神界,知曉王界的概念時,若有人告訴你我在幾年後會成爲月神界的神帝,你會覺得可能嗎?”

    雲澈:“………”

    “當年在流雲城,你可有半點想過,自己有一天可以拯救整個混沌的命運?”

    雲澈:“…………”

    “這個世界上的很多事,不是你認爲不可能,就真的不會發生。尤其……劫天魔帝想要做什麼,善還是惡,對你好還是不好,都完全是由她而定,而不是你。主動權自始至終都在她的手上!”

    “所以,她現在的確是你的護身符,但卻是一個隨時可能消失的護身符。而這個護身符若是消失,隨之而來的會是無比巨大的副作用。”

    夏傾月聲音微微沉下,字字沉重:“當你沒有了劫天魔帝這個護身符時,你便只是雲澈,而今日在吟雪界,那些爲你而至,向你各種卑躬的都是何許人物?有上位星界的界王,有王界的神帝!若哪一天,你又變成了純粹的雲澈,那麼,向一個下界出身的小輩玄者的討好卑躬,便會成爲他們一生之恥!”

    “……”雲澈清晰的記得,茉莉當年和他說過類似的話:“這就是你說的,我的處境很危險?”

    “遠不止如此。”夏傾月的美眸下意識的瞥了一眼西方,幽幽道:“你要明白,你的修爲在同輩之中的確難有人及,但你接觸的層面實在太高。若是有怨恨你的人不計後果向你出手……誰都來不及護你之命。”

    “這個不至於吧?”雲澈皺了皺眉:“要說神界最怨恨我的人,也就是洛孤邪那個瘋女人,但再怎麼也不至於頂着劫淵前輩的憤怒來殺我吧?”

    “人性一旦因某種極端的原因扭曲,有時候會可怕的超乎想象。”夏傾月輕聲道:“而最可怕的,從來不是那些獠牙外露的人,反而往往是那些向來溫文良善,讓人不會設防的人。”

    “這個我一直都懂,戒備心這種東西,我自認比任何人都敏銳。”雲澈雙手負在腦後,嘟囔道:“傾月,我們可是同年同月出生的人!怎麼感覺你像是在訓導後輩一樣。”

    “你可以不聽不信,但接下來的事,你必須聽我的話。”夏傾月道:“你可以放心,若是失敗,你並不會有什麼損失,而若是成功,你將多一個……真正的護身符。”

    “呃?”

    夏傾月的眸光微凝,瞳孔深處如有一輪寒月在閃爍:“一個可以完全爲你所控,即使神帝這等強者想要殺你都可阻下的護身符!”

    雲澈驚愕,夏傾月的這句話,絕對足以讓神界的任何人驚疑未名。

    這世上還有這樣的護身符!?

    “你說的究竟是什麼?”雲澈問道。

    “我現在不能告訴你,否則會露出破綻。”夏傾月看向南方,感知着那個越來越近的氣息:“你很快就知道了。”

    “好吧。”雲澈也不追問,忽然笑眯眯起來:“就算成了月神帝,也沒忘了爲自己的夫君操碎心。不愧是我明媒正娶的大老婆。”

    “你想多了。”夏傾月漠然道:“我不過是利用你的特有能力,做一件我自己無法做到的事,至於那個‘護身符’,算是我利用你達成目的的回報,僅此而已。”

    “好好好。”雲澈一臉無奈的翻了個白眼。

    ————

    東神域,梵帝神界。

    從吟雪界離開的千葉梵天心事重重,因而回程的速度並不快,返回梵帝神界,剛入中心神域,他便察覺到一個不該出現的氣息。

    眉頭皺起,他緩緩落下,不緊不慢的走向梵天神殿,一入殿中,他的眉頭便已舒開,臉上也露出淡淡的笑意。

    “哈哈哈哈,”一陣大笑聲在殿中響起。這個梵帝神界最神聖,最核心的梵王神殿,卻已有人立於其中,他轉過身來,笑呵呵的看着走入的千葉梵天:“梵天神帝,你可是讓本王好等啊。”

    一身銀衣,面孔俊美白淨,微浮虛態,乍看之下似乎是個縱慾過度的世家公子,但他臉上的笑意卻分外的邪異,目光觸之,會不由自主的心中發寒。

    赫然是南神域第一神帝……南溟神帝南萬生!

    千葉梵天臉上堆笑,腳步加快,擡手道:“原來是貴客到來,千葉因事離開少許,卻是讓貴客久候,千葉甚愧。”

    “南溟神帝此番再次親赴東神域,莫非也是爲了向雲澈問詢劫天魔帝的事?”千葉梵天問道。

    “不不,這件事,由你們東神域出面最合適不過,南溟不過是適會而已。”南溟神帝一臉淡笑,也不問雲澈和劫淵的事,似乎對這關乎混沌未來命運的大事竟是毫無關心:“南溟此來,當然還是爲了影兒。只可惜,影兒卻似乎並不在界中,南溟甚是心傷啊。”

    “呵呵,”千葉梵天笑了笑道:“影兒一向遊歷在外,極少回界,連我亦很少能見到她。南溟神帝若想見到影兒,怕是又要煞費一番心思了。”

    “不不,南溟此來,是爲了影兒沒錯,但並非是爲了見她,而是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千葉梵天:“哦?”

    南溟臉上笑意收斂,一股無形帝威釋放:“南溟身居神帝之位已兩萬年之久,卻從未立後,本以爲這天下女子無一人配爲南溟之後,直到當年得見影兒,便知這南溟之後,除了影兒,再無可能是他人。”

    千葉梵天眉頭微動,笑意不變。

    “如今魔帝歸世,混沌異變,人人惶恐不安,南溟若是繼續躊躇猶豫下去,哪天劫難忽降,便今生都再無機會了,那豈不是成了畢生大憾。所以……”南溟神帝臉上笑意重現,向千葉梵天恭謹一禮:“南溟今日此來,是與梵天神帝商議兩界結姻之事,還請梵天神帝將影兒嫁於南溟,以了卻南溟畢生心願。”

    “呵呵,”千葉梵天毫無動容:“南溟神帝又說笑了。”

    “這次,並沒有。”南溟神帝腰身直起,臉上的笑意逐漸變得有些刺目:“以往我們兩界平起平坐,你梵天神帝若是不願,本王也無可奈何。但如今,沒有了三梵神的梵帝神界,本王再提此言,底氣可足的很啊。”

    上一息恭謹而禮,笑意風聲,下一息忽然變臉……且是一張從未在千葉梵天面前出現過的面孔,千葉梵天的眉頭驟沉,隨之微笑:“南溟神帝,你這話本王可就聽不懂了,有沒有三梵神,我梵帝神界都是梵帝神界,誰也不可能撼動,與你的底氣又有何關呢?”

    “梵天神帝說笑了,”南溟神帝笑眯眯道:“折的是三個梵王也就罷了,三梵神全部橫死,嘖嘖,就算你梵帝神界三頭六臂,也吃不消啊。一下子斷了三隻手臂的梵帝神界,至少在這個時代,已經沒有與我南溟神界平起平坐的資格了,梵天神帝覺得呢?”

    千葉梵天:“……”

    “哦對了,”南溟神帝繼續道:“聽聞月神帝的新帝與影兒有着舊怨,對你們梵帝神界也甚不友好,而如今得劫天魔帝專寵的雲澈……南溟隱有所知,當年他遁走龍神界,連宙天神境都沒能進入,似乎也是和你們梵帝神界有關……這些綜合之下,讓人想不爲你們擔憂都難啊。”

    “而這種時候,若是再有人因不高興使些小釘子的話,”南溟神帝晃了晃頭,一副爲梵帝心憂之態:“怕是這東域第一王界往後的日子會越來越不好過啊,搞不好,都再沒有機會出現下一個梵神。”

    千葉梵天雙目猛的一眯:“南溟,你在威脅我?”

    南溟神帝沒有否認,反而大笑一聲:“哈哈哈哈,只要能迎娶影兒爲後,南溟可以不惜任何代價,任何手段。若是惹梵天神帝不快,待將來娶了影兒,梵天神帝便是南溟的岳父,岳父大人想要如何懲責怪罪,南溟自然要全然受之,絕不敢有任何反抗。”

    “哼!”千葉梵天重重一哼:“影兒的性子,你該比任何人都清楚。她若要嫁你,誰也阻止不了,她若不想嫁誰,誰也不可能強迫。”

    “不,正因南溟對影兒萬分瞭解,所以竊以爲,梵天神帝定可勸得影兒。”南溟神帝笑呵呵道:“或許以前不能,但現在嘛,只要梵天神帝願意,一定可以做到。”

    “梵天神帝先不要急着拒絕。”不等千葉梵天迴應,南溟神帝已是擡手道:“你我兩界若是聯姻,影兒便是我南溟之後,兩界自此同氣連枝,縱是龍神界亦可不懼。而更有一點,相信梵天神帝不會不明白……”

    “如今之境,若我南溟不願,梵帝神界想要再出現下一個梵神,怕是難得很。而若我南溟願意,並鼎力相助,下一個梵神的降生,將並不遙遠。”

    南溟神帝字字溫和淡雅,又字字如淬劇毒,巨大的威脅混着巨大的利誘。

    更可怕的是,他的威脅是真,但他的利誘,你根本不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南溟想說的話都已說完,相信梵天神帝近期定繁忙的緊,便不再叨擾,這便回南域靜候佳音。”

    南溟神帝淡笑一聲,擡步走離。千葉梵天並未阻攔和出言,但雙手無聲攥起。

    “哦對了,”南溟神帝腳步稍停,半轉過蒼白的面孔:“梵天神帝應該很清楚,我南溟的耐性一向差得很,一旦耐心沒了生起氣來,有時連我自己都怕得很。”

    嘴角微勾,南溟神帝腳步再擡,不緊不慢的走出梵王神殿,隨之氣息快速遠去,很快消失在千葉梵天的靈覺之中。

    砰!!!

    千葉梵天一拳轟下,將大殿崩出一道數百丈的裂痕。

    “混賬東西!”千葉梵天切齒咬牙,渾身發抖。

    梵帝神界的三梵神被劫淵彈指抹滅,千葉梵天在人前的表現很是平淡,臉上的微笑絲毫不減,任誰都看不出半點的痛惜之色,彷彿失去的只是三個無關緊要的小嘍囉。

    但,這一個月來,千葉梵天暗中不知嚥了多少口逆血。

    南溟神帝說的其實半點都沒有錯,失去了三梵神,等同於折斷了梵帝神界的三隻手臂!

    雖只是三個人,卻是三個十級神主,三個神帝層面的強者!導致的後果,是梵帝神界與南溟神界的實力一下子出現了錯層!

    原本,神界之中,龍神界之下,以南溟神界和梵帝神界最強,兩者誰也不可能撼動誰,誰也不可能真的壓制過誰。

    但梵帝神界一下子失了三梵神,那麼南溟神界絕對就有了壓制梵帝神界的能力,且只要其願意,可以壓的梵帝神界長久再難擡頭。

    雖然這會讓南溟神界自傷八百,但千葉梵天清楚,南溟神帝這個可怕的瘋子一定做得出來!

    這就是失了三梵神,導致核心力量暴跌的後果……而且,千葉梵天明白,這還只是剛開始!神界殘酷的生存法則一向如此,且越是頂端,往往越是殘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