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雪衣女子緩緩轉過身來,一張冰玉所雕,美若仙幻的容顏出現在雲澈的視線之中,只是卻覆著讓人如墜冰獄的冰冷威凌,唇間之語,更是字字刺骨冰心:「你還有臉喊我師尊!」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能讓雲澈願意主動完全斂下所有的傲氣和尊嚴,唯有沐玄音。他怔怔的,緩緩的跪下,垂下的頭顱再不敢去看那雙凝聚著世間所有寒冷的冰眸:「師尊對弟子……恩重如山……弟子未能有一絲報答……卻犯下不可挽回的大錯……弟子……無顏再見師尊……」

    「犯下大錯便一走了之,我有這麼教過你嗎!」無盡的寒氣、怒氣、失望在那雙冰眸中凝聚,沐玄音聲音放緩,卻更加錐心:「我從未想過,你竟是如此懦弱與沒有擔當之人,根本不配為我沐玄音的弟子!」

    雲澈無法反駁,更無顏為自己爭辯哪怕半句。緩緩的,他竟是抬起頭來,目光主動直視向了沐玄音的眼眸,輕輕道:「離開師尊的這段時間,弟子一直心掛師尊傷勢,今天見到師尊已經安然無恙,弟子終於可以心安。弟子自知罪無可恕,師尊無論如何懲處,弟子都心甘情願。」

    「……」雪顏毫無動容,沐玄音緩緩抬起玉手,冰白的掌心直罩雲澈的額頭:「你讓我失望透頂……不可饒恕!」

    叮!

    一聲輕響,如冰晶破碎,雲澈眼前的世界頓時分崩離析,從灰白化作一片昏暗,身體緩緩癱下,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無聲的冰寒之中,沐玄音緩緩轉過身來,眸光掃向了木白眉三人。

    自沐玄音出現,木白眉、南烈大帝、韓寬三人都是一動不動,他們不是站在那裡,而分明感覺是被一股恐怖到無法形容的冰寒從身體到靈魂釘在那裡,不能動,也不敢動。

    這是一股他們今生今世,都從未感受過的威壓,而「沐玄音」三個字,讓他們在驚恐之中幾乎魂飛魄散。

    讓天地失色的風華帶給他們的不是驚艷,而是極度的恐懼,當那雙冰眸出現在他們瞳孔中時,他們的身體連同靈魂都似乎一下子跌落入了萬劫不復的冰冷深淵。

    「吟……吟雪……界王……」三人之中,也唯有玄力最高的木白眉還能勉強說出話來,只是聲音哆嗦的像是被毒蛇咬住了喉嚨:「恭……恭喜……師徒……重逢……我們……就……就……就不打擾了……告……告辭……」

    木白眉的意識完全處在一種朦朧狀態,連他自己都沒有聽清說了什麼,又說了多久,他想要離開,但他拼盡全力,卻根本無法邁動腳步,直至連身體的存在都變得越來越薄弱。

    呼!

    死寂之中,一陣寒風突然呼嘯,寒風拂過的剎那,木白眉三人直接化作三具冰雕,然後無聲而碎,化作漫天飛散的冰晶粉末。

    三大神王,一瞬之間,沒有慘叫,沒有掙扎,亦沒有沐玄音的半點猶豫或憐憫,從統領一屆的大界王,在冰寒中化作了虛無,輕易的像是抹去了三枚微小的沙塵。

    玉臂抬起,雪袖飛舞間,一道藍光從天而降,化做一隻冰翼遮天的寒冰巨龍。沐玄音手掌一抓,將雲澈丟入了寒冰巨龍的口中,寒聲道:「你去吧。」

    寒冰巨龍一聲低吼,震翼而起,很快消失於天際,不知所去。

    沐玄音立於原處,久久沒有動作。直到寒冰巨龍的氣息遠去,她才忽然轉身,一道寒光直轟前方空間:「滾出來!」

    咔咔咔!

    空間被瞬間凍結,然後轟然破碎,萬千草木被完全消弭,前方的世界出現了一片看不到邊際的空白。

    而就在這個空白的世界中,一個嬌小玲瓏,彩光瑩瑩的少女緩步走出,伴隨著悅耳空靈的嬉笑:「大姐姐,你明明長得這麼好看,卻好凶哦。」

    如果此時雲澈還在此處且是清醒狀態,一定會驚掉下巴。因為這個綵衣女孩,赫然就是小茉莉!

    所有的威壓和冰冷都凝聚在了小茉莉的身上,面對這個雲澈認知中只有王玄境的少女,沐玄音的神情和眼神卻都呈現著雲澈從未見過的凝重:「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暗中跟著他!」

    小茉莉唇瓣一翹,面對沐玄音的氣勢竟是毫不想讓:「這個問題明明應該是我先問,你是誰,為什麼要偷偷跟著他!」

    「我是他師尊,」沐玄音冷聲道:「你該聽得足夠清楚。」

    「哼,又凶又罵還把他打暈,哪有你這樣的師尊。」小茉莉手兒抱胸,滿臉忿忿。

    「這是我們師徒之事,與你無關!」

    「怎麼沒有關係!他可是我……」話到一半,小茉莉話音陡轉,一指沐玄音的右手:「那枚空幻石是我送給他的,你憑什麼搶過去!要麼還給我,要麼還給他!」

    將空幻石拿起,沐玄音冰眸之中閃過一道異芒:「你送給他的?你為什麼要送給他這種東西,你究竟是什麼人,對他了解多少,有何圖謀?」

    她先前便在疑惑,為什麼雲澈身上會有空幻石這等神物,這絕非他的實力可以拿到的東西。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呀,我報答他還不行啊,愛送什麼關你什麼事!」

    「救命恩人?」沐玄音冰眸稍沉,一道冰凰之影在她身後緩緩浮現,手中,多了一把冰白的劍:「看來,你是不會老老實實的說實話了,那就不要怪我了!」

    劍身細長,最寬之處都不過寸,無光無澤,如雪堆徹。

    一雙白白的手兒背到了身後,面對著陡然暴增的寒氣和忽然間變得蒼白的世界,她卻是依舊是一臉嬉笑:「就怕大姐姐做不到唷。」

    嘩!!

    冰凰長吟,雪姬劍一閃而現,凝聚起世間最奪目的一線光華,霎時,這個位於幻海古境中的獨立小世界風翻雲變。

    晴空萬里,變成了雪漫長空!

    冰雪之中,一道冰凰從天而降,帶著覆世之威,卷向柔若溪水的綵衣少女。

    「哇,好漂亮。」

    這一道冰凰之影所蘊天威,足以在瞬息葬滅一個王朝。小茉莉的第一反應,卻是眸中星光閃閃,一聲嬌呼,然後身影一晃,已遠遠消失。

    但一抹星芒卻在天際微閃,雪姬劍穿開空間,直點少女,那道冰凰之影也如影隨形,冰翼招展間,已完全覆下了小茉莉所在的空間。

    「嘻,既然這樣的話,大姐姐要讓我玩的開心一點哦。」小茉莉依然巧笑嫣然,但她的瞳眸之中,卻已綻放起湛藍的光芒。明明嬌脆的話語,卻是覆過了冰凰的威鳴。

    嗡————

    空間劇烈顫盪,頃刻間雪霧瀰漫,伸手不見五指。整個世界所存在的一切,草木、飛獸、山川、大地,全部飛空而起,一瞬間,蒼穹之上出現了一道冰霧朦朦的天幕。

    這縱然在神界,都是無數人一生都不曾見過的奇景。

    天幕之中,除了閃動的冰藍光芒,多出了一道道蒼白劍芒。小茉莉的嬌小的身影在冰影寒芒中不斷閃動游移,每次手兒舞動,都出飛出一道蒼白劍芒,將來自沐玄音的劍影和寒光全部摧開。

    叮!

    叮!

    轟——

    叮!

    力量碰撞的聲音很是輕緩,但,爆發在天幕中的,卻是神主層面的力量。充斥著整個世界的冰霧沒有剎那的平息,每一次力量的爆發,伴隨的都是空間的大範圍炸裂。

    兩人的身影,每一瞬間都會偏移數十里。蒼穹在顫盪,一道道漆黑的空間裂痕從蒼穹直蔓大地,尚未來得及封合,更多的裂痕便已瘋狂劈下。

    轟隆……

    轟隆隆隆——

    沐玄音身影微轉,千里空間瞬間凝固,將小茉莉封死在冰封世界的中心。但不過瞬息,被凝固的空間便直接炸裂,飛出萬千劍芒,又在瞬間凝成一束,直射沐玄音。

    叮!!

    蒼白劍影如雪姬劍相撞,一聲錚鳴,天幕崩潰,蒼穹與大地如同罩向了一層細密的蛛網……

    這次炸裂的不再是千里空間,在兩股可怕如天災的力量之下,這個沉寂了百萬年的小世界終於崩塌……

    幻海古境,各處遊走著三大星界的人,尤其是三大主宰宗門之外的玄者,在小心翼翼同時,無不是心中興奮異常。

    古境的中心,地宮入口之側,數個神靈長老依然守在那裡。沒有人知道地宮通道之下發生了什麼。

    更不知道,他們三大界的界王都已葬身。

    轟!!!!!!!!

    一聲九天玄雷般的巨響,毫無預兆。

    幻海古境的中心區域忽然炸裂,整整千里區域,所有生靈,上至三大星界的神靈強者,下至微小玄獸,都在一瞬間被毀滅成灰燼。

    他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甚至都來不及感受自己的死亡。

    而那些僥倖未受波及的玄者也全部被空間的震蕩震翻在地,驚得魂飛魄散。

    漫天沙塵之中,兩個身影衝天而起,直至萬丈高空。兩道彷彿來自無上天闕的威壓也遮天而下,讓整個幻海古境所有生物死物在死寂中戰慄。

    沐玄音一身雪衣無塵,手中雪姬劍冰影琉璃,折射著她美眸中的寒光。

    一個存在了至少百年萬都依然完好,還育出皇仙草的小世界,卻在她們兩人的力量之下完全崩塌,小茉莉臉兒泛紅,卻依舊一副笑嘻嘻的樣子:「我是有聽說過,有一個叫吟雪界的中位星界,它的界王很厲害,都可以和很多上位星界的界王相比,本來還有一點點不信,原來不但是真的,而且比傳聞中還要厲害很多呢。」

    「亮出你的兵刃。」沐玄音目若寒箭:「否則,你就沒有機會了。」

    「才不要。」小茉莉卻是直接把手兒背在頸后:「雖然你很厲害,但想要讓我使出全力,還是不夠資格的唷。」

    如月纖眉稍稍沉下,櫻色唇瓣純美無暇,卻字字冰心:「若是半年前,我的確不是你的對手,可惜……」

    呼……

    輕風拂過的聲音。

    但卻在這一剎那間,本就冰冷刺骨的世界,溫度忽然以一個恐怖絕倫的幅度驟降,就像忽然間瘋狂墮向了千萬層之下的冰寒地獄。

    沐玄音的美眸之中,瞳孔緩緩消失,隨之竟忽然耀起一抹冰藍霞光,她的髮絲飄揚而起,幾近雪白,隨著她手臂的輕舞,一隻冰凰在她的身上緩緩的展開了冰晶羽翼。

    「咦……?」小茉莉歪了歪頭,隨之唇瓣微微張開,須臾,忽然瞳眸圓瞪,唇瓣也一下子張成了大大的「〇」形:「咦咦咦咦咦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