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瀰漫天際的冰寒與沐玄音的玄氣如瘋了一般的暴漲,當過於恐怖的寒氣強盛到了某個臨界點,竟化作似有形的氣場,重重衝擊扭曲著小茉莉身前的玄氣領域。

    逐漸的,她開始感覺到了快速逼近的冰冷。

    小茉莉驚呼聲中,一直嬉笑自若的她終於臉兒肅起,玄氣領域數倍膨脹,將周圍的寒氣全部排開,迫近中的冰寒感也隨之消弭。

    叮!

    藍光輕閃,如黎明前的北極霞光。沐玄音雪衣飄起,玉臂輕舞,雪姬劍在數息之間劃出數百道劍影,整個世界的氣機都彷彿被牽引而至,化作來自九幽之下的寒獄風暴。

    幻海古境的氣候大變,縱然千里之外,殘存的生靈都在寒風中絕望哭嚎。而冰寒與風暴的中心,凝聚的是常人縱然十生十世都絕對無法理解的恐怖冰獄。

    小茉莉身影快速後退,她的玄氣領域被層層扭曲和壓制,但馬上又會恢復完好,無論寒冷還是毀滅,自始至終都未曾碰觸到她看似嬌弱無比的身體。但她的一張臉兒卻是浮起著越來越深的驚訝和難以置信,到最後,逐漸變成了不可理解。

    雖然只是一個中位星界的界王,但沐玄音之名,在上位星界和王界廣為人知。因為她畢竟是一個強大的神主。

    一個擁有神主的星界,任何其他星界都絕不會輕易招惹。

    但,沐玄音所表現出的實力,完全脫離了她的預想,更遠遠不符關於她的所有資料與傳聞。

    千道冰影之下,依舊沒有破開小茉莉的玄氣領域。這對小茉莉而言,是理所當然之事。因為以她的身份和所在的高度,縱然沐玄音的實力遠超預料,也斷然不可能對她造成威脅——即使她只使用了不到三成的力量。

    冰寒依舊,但風暴和寒光稍歇,似乎是極限狀態下后力難繼。小茉莉臉兒一抬,剛要說話,忽而,一聲冰凰鳴空,隨著冰凰之翼的招展,一道蔚藍冰環從天而降,直罩小茉莉。霎時間,整個世界都變得湛藍一片。

    本以為已經達到極致的冰寒竟又在一瞬間數倍暴增。

    「哎哎!?」小茉莉的玄氣被一下子壓制,隨之竟被緩緩封結,失去了控制。從未有過的酷寒忽如萬千無形冰刃,直接刺穿她的玄氣領域,覆蔓全身,再刺入心魂,引得她一聲驚叫。

    蔚藍冰環在下落中收縮,頂著小茉莉的玄氣持續壓下,逐漸已近到不足十丈之距,小茉莉繃緊的臉上出現了些許痛苦的神色,終於,她眼神稍變,瞳眸之中,閃過一抹異常燦目的藍光。

    轟!!!!!!

    幻海古境劇烈顫盪,一聲轟鳴,勝過了這個遠古秘境有史以來所有的驚雷,所有古境中的生靈在一瞬間全部失去了聽覺。

    蔚藍冰環炸裂,整整百里區域,所有的寒氣被一瞬間排空,像是被一隻無形之手從天地之間直接抹去。

    取而代之的,是無數道嘶鳴閃動,如雷電一般的蒼藍玄光。

    沐玄音如遭天擎之錘,身影直直倒射百里,停住之時,雪顏之上卻是毫無變化。

    冰藍與蒼藍,本是兩種相近的顏色,卻涇渭分明,將整個古境世界一分為二。

    小茉莉依舊處在先前的位置,但她已完全沒有了之前信步閑庭的隨意模樣,只能稱之為小巧的雙手之中,握著一把大得出奇的蒼藍巨劍。

    劍體比女孩的身軀還要寬大,劍長更是兩倍於少女的身長,粗大的劍柄女孩即使是雙手都無法合握。

    如此大劍,縱然九尺巨漢都難以相襯,更不要說一個玲瓏少女。但,被女孩持於手中,呈現的竟是一種無比奇異的和諧感,彷彿有一個不可抗拒、不容置疑的聲音在靈魂飄蕩:它本就該為她所駕馭,也唯有她,才配將它駕馭。

    劍身似鋼鐵,又似琉璃,上一瞬蒼藍耀目,下一瞬又會暗沉無光。劍柄一尺,劍身無刃無尖,通體蒼藍的劍身前端,卻閃動著兩枚猩紅血光,如喋血之狼狂暴的嗜血之目。

    巨劍現身,小茉莉的氣場徹徹底底的變了。先前的她,就像是一個無憂無慮,天真中帶著狡黠的精靈少女,哪怕她表現著足以壓倒沐玄音的力量,依然很難給人以畏懼感。

    但此時,她的臉兒卻一片淡漠,氣息再沒有了半點的輕靈溫和,而是完完全全的另一個極致——

    無與倫比的凶煞與殘暴!

    如一頭上古魔神,以她嬌小的身軀為載體忽然蘇醒。

    天空碎雲翻滾,大地震顫,滄海怒哮,萬靈俯首,這一刻,彷彿天地的主宰降世,一切生靈死靈都在恐懼中臣服戰慄。

    「天——狼——聖——劍!」沐玄音的冰眸之中,釋放出璀璨的異光。

    小茉莉沒有言語,纖細的雙臂緩緩抬起,蒼藍巨劍擎空而立……她的身上沒有怒意,沒有殺意,但卻翻騰著怒海驚濤般的戰意,彷彿她的劍,她的力量便是為戰而生,不出則已,一出必撼天駭世。

    巨劍擎起之時,那無數道閃動中的蒼藍光華也在緩慢游移,劍身指空的那一刻,凝成了一個身長百里之巨的蒼狼之影。

    「那……那……那……那是什麼!!」

    幻海古境之中,殘存的玄者已無一人能站立,他們全部癱地望空,在極度的驚駭中看著蒼穹之上那隻巨大蒼狼,放大的瞳孔幾乎撐滿了整個眼眶。

    冰眉稍沉,在沐玄音的雪顏上傾起一抹凝重。素手輕擺,雪姬劍划動著奇異的軌跡,轉眼之間,數個小型玄陣已在身前凝成。

    百里蒼狼的中心,小茉莉終於動了,蒼藍巨劍輕描淡寫的斬下,粉嫩的唇瓣間,聲音依舊空靈,卻帶著顫魂的冷漠與威嚴:

    「天——狼——斬!」

    「嗷嗚——」

    蒼狼嘯空,直撲沐玄音,在震蕩的蒼穹之上,劃出了一道龐大的蒼藍軌跡,久久不散。

    如果此時雲澈在側,定然會大吃一驚。

    因為這一劍,赫然就是他承自茉莉,平時頗為依仗的「天狼獄神典」第一劍——天狼斬!

    但,雖同為天狼斬,其威勢、其神韻,其意境,要勝過雲澈何止千萬倍。

    如果說雲澈極限狀態的天狼斬是螢燭之力,那麼小茉莉這一劍,便如浩瀚銀河。

    沐玄音身影疾退,每一次斷月拂影的閃現,都會留下一枚純凈冰蓮。

    百里天狼撕空而至,遮天狼影之下,沐玄音的身影便如沙塵般微小,而在這時,她的身前已點綴起九十九朵冰蓮,雪姬劍一指,所有冰蓮同時綻放,釋放出漫天冰華。

    「九絕蓮心陣!」

    世界霎時無聲,唯有冰藍光華濃郁了數倍。九九冰蓮在藍光中如星辰般游移,鋪起一個龐大星陣,將百里蒼狼禁錮其中,轉眼之間,蒼狼之影便停止了咆哮,被死死冰封,定格在空中。

    咔!!

    剎那沉寂后,冰蓮與狼影同時炸裂,藍光漫天,天狼之威雖威勢大減,但餘威依舊駭人,沐玄音身影不動,雪姬劍輕輕刺出,天狼餘威頓時被一分為二,從她身體兩側呼嘯而過,半息之後,後方的世界傳來天翻地覆般的毀滅音潮。

    「……?」小茉莉冷漠的臉上再次浮現出了驚訝。沐玄音逼她現出天狼聖劍,已是讓她極為震驚。但她現出天狼聖劍后的一劍,居然也被她接下,而且看上去並不費力。

    這對她而言,已近乎不可理解。

    天狼聖劍再次舉起,第二劍橫斬而出。

    「蠻——荒——牙!!」

    轟隆隆隆隆隆——

    世界的戰慄更加強烈,幻海古境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生靈,都眼睜睜的看到,一隻大如蒼穹的蒼藍巨狼帶著毀天威勢向著自己撲來——

    轟——————

    咔嚓!!

    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痕如雷電般劈開,橫亘了三分之一個幻海古境,持續了數息卻絲毫沒有癒合。幻海古境已不再是單純的戰慄,而是完全沸騰。

    蒼穹和大地直接翻轉過來,所有山嶽崩塌,滄海翻覆,無數生靈的絕望嘶吼被完全覆沒,然後連同生命都埋葬在逐漸崩壞的世界之中。

    無論是進入幻化古境的玄者,還是本就生存於古境中的無數玄獸。他們至死,都不知道自己是因何而死。

    天災?世上,怎麼可能有如此恐怖的天災?

    人禍?那怎麼可能是屬於生靈的力量!

    隔著差點將古境一分為二的空間裂痕,兩團藍光依舊灼目和涇渭分明。小茉莉的神識橫穿數百里,清晰鎖定著沐玄音的存在。

    比之第一劍更加強大的「蠻荒牙」,卻依舊沒有擊潰沐玄音,僅僅是將其逼退兩百里。

    「……」小茉莉的瞳眸中閃過一抹異色,隨之,她的戰意隨著聖劍上怒睜的血色狼瞳而更加狂暴。

    哧啦!

    哧啦!

    空間被粗暴撕裂,數次穿梭,數百里空間轉瞬拉近,兩道藍影當空而撞,彈指間便交錯數十次,冰凰之影與蒼狼之影也終於碰撞到了一起,在天地翻覆,法則崩潰的世界之中,兩人所在的區域,快速締造出一個足有數百里的毀滅真空,任何存在碰觸,都會瞬間消失於無形。

    ——————————

    【這段時間被瑪雅星人抓走了,但由於我長得太帥怕被我搶光他們全球的女性,又把我放回來了……是的,就是這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