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影兒,你暫且隱下,不得出面。”千葉梵天眉頭微擰。

    千葉影兒金眸一斜,冷然道:“向來俯目看世界的父王,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畏首畏尾?”

    “這是命令!”千葉梵天聲音陡然冷下。

    千葉影兒微微皺眉,自從她修成神主後,千葉梵天還是第一次對她如此說話。

    “既然是父王之命,影兒豈敢不從。”她漠然道:“不過,要不要現身,還是我說了算!”

    隨着聲音的落下,她的身影已如飄散的薄霧,無聲消失在空氣之中。

    千葉梵天沉眉短思,然後傳音道:“第九,你親自去迎雲澈和月神帝,帶他們直接入神殿。記得,斷不可失了禮數。”

    …………

    星神界星光瀰漫,月神界月芒當空,宙天神界雲煙繚繞,雲澈初入這東神域的三大王界時,都如身臨天闕仙境。

    而踏入梵帝神界,這個東域的第一王界,眼前的景象卻沒有絲毫的花哨,亦沒有其他三王界那標誌性的獨有玄光,所有的建築古樸蒼蒼,菱角分明,外在盡是不斷折射着寒光的金屬色,哪怕是再普通不過的一個居房,都釋放着一種逼人的侵略感。

    而這裏的氣息,雲澈每走一步,每一次呼吸,感受到的都是一種說不出的猛烈與狂躁感,尤其這裏的元素氣息,比其他三王界都要活躍、暴躁的多。

    雲澈一路走來,靈覺碰觸到的每一個人,無論老幼婦孺,身上釋放的氣息,無不讓他暗中心驚。

    沐玄音很早就和他說過“梵帝無庸者”,親眼所見,依然心中震撼。

    “梵帝無庸者。”身邊的夏傾月開口:“這句話你一定聽說過。梵帝神界的玄者都視玄道爲生命,他們從一出生,便會被灌輸、培養問鼎玄道致境的野心。在這裏,弱者會被鄙夷,而慵惰,則是恥辱。在這樣的環境之中,每一個人都會變成瘋子。”

    “千葉影兒就是個瘋子。”雲澈冷目道。

    “你說的沒錯,她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爲了更高的玄道之境,她可以不惜一切。”夏傾月道:“這種信念和野心,在你看來或許會覺得癲狂,但在梵帝神界,卻是再尋常不過。”

    “當年的千葉梵天,比之如今的千葉影兒更是過之而無不及!”

    說起千葉影兒時,夏傾月的臉上並無動容,但提及千葉梵天,她目中不受控制的閃過紫芒。

    承載了月無涯的記憶,她對千葉梵天的忌憚,要勝過千葉影兒數倍!

    第一神帝……能得如此稱號者,哪一個不是帝王中的帝王,魔鬼中的魔鬼!

    “傾月,梵帝神界折損了三梵神之後,和宙天神界孰強孰弱?”雲澈問道。

    “毫無疑問,依然是梵帝神界。”夏傾月沒有半息的思索:“梵帝神界單單是表現出來的勢力就無比可怕,何況……從來沒有人能夠看清梵帝神界的全貌。”

    折損了僅次於神帝的三梵神,梵帝神界的實力居然依舊在宙天神界之上……當真可怕。

    這時,一個淡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視線之中,並快速臨近。

    這是一個身材五短,其貌不揚,一臉笑眯眯的中年人,他擡手施禮:“第九恭迎月神帝、雲神子蒞臨。”

    他言語溫和,毫無銳氣,臉上甚至還帶着些許憨態……但,那雙眯成兩道縫的狹長眼眸裏折射的微光,告訴着雲澈這絕對是個極其可怕的人物。

    “原來是第九梵王,倒是與傳說中的別無二致。”夏傾月看他一眼,微微點了點頭。

    第九……梵王!?

    此人竟是梵帝神界的梵王之一!

    雲澈目光微變,將這個人的特徵牢牢記下。

    “能親見月神新帝,與從歸世魔帝手下拯救萬靈的雲神子,是第九之幸。”第九梵王又行了一禮,頗是憨態可掬:“神帝已在神殿等候兩位,請。”

    兩人隨着第九梵王直入梵天神殿,千葉梵天已是主動迎出,滿面堆笑:“雲神子與月神帝,能臨其一已是舉界生輝,今日竟是雙至,千葉榮幸之至。”

    他的問候“雲神子”在前,“月神帝”在後……雲澈眉梢動了動,嗯,夫前婦後,很合理!

    “梵天神帝不必客套。”雲澈直接先於夏傾月開口:“既是承諾爲你淨化魔氣,自然不能失信。而且此番終於能一窺東域第一王界之貌,也是收穫頗豐。”

    “傾月未提前告知,冒昧來訪,還望梵天神帝不要見怪。”夏傾月微微一禮。

    “呵呵,月神帝哪裏的話,兩位快請。”千葉梵天伸手示意,一臉笑呵呵。同時目光一側:“第九,你退下吧,吩咐任何人不得來擾。”

    “是。”第九梵王不多問一個字,利落的離開。

    入座殿中,千葉梵天又是一番溫文客套,盡顯敬爲上賓之姿,他向雲澈道:“雲神子,難得來我梵帝神界,便先讓本王帶你四處遊玩一番如何?此處風景雖不及星月宙天,但亦有獨特風姿。”

    “不必勞煩了。”雲澈也是彬彬有禮道:“晚輩此來,首要之事便是爲梵天神帝化解魔氣。哦對了……”

    “不知神女殿下可在?”他似是隨意的說道。

    “甚是不巧。”千葉梵天憾道:“影兒常年在外,極少歸界,如今也不知身在何處。不過,若是雲神子有意,千葉這就喚她即刻歸界。”

    “哦,不必了。晚輩只是隨口一問。”雲澈微微一笑,站起身來:“梵天神帝,你時間寶貴的緊,晚輩不敢多加叨擾,這便爲你化解魔氣。”

    “好,那就有勞雲神子。”千葉梵天也不推辭,同樣起身:“對了,還不知月神帝此次親身到訪,可有何指教之事?”

    “指教不敢當。”比之雲澈,夏傾月的言語冷漠中帶着刺耳:“如今雲澈的性命安危關乎當世命運,自然要保護周全。”

    Www¤ttκΛ n¤CΟ

    千葉梵天笑了起來:“世間萬靈皆承雲神子之恩,如今又有敢冒犯雲神子,那豈不是觸天下之怒。”

    “這世上,膽子大的人多的是,尤其是在你們梵帝神界。梵天神帝以爲呢?”夏傾月漠然道。

    “哈哈哈哈,”千葉梵天大笑一聲:“月神帝之贊,千葉便坦然受之了。既如此,便有勞月神帝爲雲神子護法。”

    當下,雲澈便釋放光明玄力,開始再次爲千葉梵天淨化邪嬰魔氣。他沒有忘記夏傾月的話,釋放的光明玄力比上次稍弱了那麼幾分,且淨化過程中,有過數次的走神。

    這些微小的變化,常人幾乎不可能察覺,但千葉梵天一定察覺的到。

    數個時辰之後,雲澈已是滿頭大汗,呈力竭之狀。他當即結束了淨化,睜開眼睛,向千葉梵天道:“晚輩修爲太淺,定是讓梵天神帝笑話了。晚輩隔日再來爲前輩淨化一次,之後便要‘處置’魔神歸世一事,怕是難有機會爲梵天神帝將魔氣全部淨化。”

    “無妨無妨,當然是大事爲重。”千葉梵天連忙道:“雲神子連續施恩,千葉已是感激不盡。想到小女當年曾對雲神子行下冒犯之舉,更是惶恐愧疚之極。”

    雲澈笑了笑,道:“既是恩怨,自然要早些解決的好,否則芥蒂只會越來越難以解開。希望晚輩下次拜訪時,能有~幸~見到神女殿下。”

    “好!”千葉梵天毫無猶疑的點頭:“雲神子說的不錯。既然雲神子有此之願,千葉這便傳音,命她後日前歸界,讓她爲當年之過向雲神子賠罪。”

    “嗯,那邊有勞梵天神帝了。”雲澈貌似隨意的點頭。

    “雲神子已是勞累,這兩日便在我梵帝神界好好休息,若有何需,儘管開口,千萬不要客氣。”

    “不用了。”雲澈剛要答應下來,夏傾月已是先於他開口:“這兩日,傾月會帶他前往月神界,就不勞梵天神帝招待了。”

    “這……”千葉梵天面露急色:“如無雲神子之恩,千葉這些時日要不知遭受多少次噬心噬魂的折磨。龍後閉關,求助無門,雲神子之恩便如天賜,千葉至今不知何以爲報,至少這地主之誼……”

    “我說不必便是不必。”夏傾月聲音透着寒意,毫不客氣的道:“梵帝神界的氣息果然名不虛傳,本王甚是不習慣。若是獨留雲澈在此,本王無法放心,還是回月神界爲好!”

    “雲澈,我們走吧。”夏傾月說完,帶起雲澈,便要直接離開。

    “既如此,便依月神帝之意。”千葉梵天絲毫不怒,也不再挽留,起身相送。

    送雲澈和夏傾月離開,千葉梵天臉上的笑意逐漸消失,眉宇間凝起一抹難見的不解之色。

    千葉影兒在他身側現出身影,許久不語。

    “雲澈爲我淨化魔氣時,明顯有所他顧,淨化魔氣根本就是個幌子。但似乎又不是爲了你而來。雲澈雖然提及你兩次,而且語氣頗重,但……提及的也太刻意了。”

    “再加上月神帝……他們到底要做什麼?”千葉梵天凝眉思索。

    這時,千葉影兒的眉梢猛的一沉,脣間發出無比低沉的五個字:“鴻蒙生死印!”

    “?”千葉梵天猛的側目。

    “夏傾月……她不從何處,知道了鴻蒙生死印的事。就在一個多月前,還以此來威脅過我。”想到那一日夏傾月的言語,她的眼中閃過無比危險的瞳光。

    “你說什麼!?”千葉梵天臉色驟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