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獨立秘境自然崩潰,本不會影響到外面的世界。但幻海古井的崩壞太過慘烈,在毀滅的剎那激起一陣無比狂暴的空間亂流,撕開千百道空間裂痕,將幻海島一瞬吞沒。

    留守幻海島的三星界弟子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便被吞噬入空間裂痕中,同幻海島一同消失在世間。

    原本平靜的海面在空間亂流的牽引下瘋狂涌向消失的幻海島,周圍數百里海域無故捲起混亂渦流,無風掀起滔天巨浪。

    幻海島出現皇仙草氣息的消息早已傳開,到了此刻,已有大量附近星界的強者正從四面八方踏海而至,其中不乏來自中位星界的人。

    無端捲起的巨浪讓所有人一驚,但他們還未來及探尋究竟,便全部臉色驚變,本是全速飛行的身軀死死的停在了那裡,再不敢前進一步。

    因爲前方的世界,正覆着一層恐怖絕倫的威壓,如蒼穹般浩瀚,如大地般蒼茫,他們敢來此地,都是傲世一方,甚至統領一界的強者,但在這股氣息面前,他們感覺自己竟卑微如蚊蟻,從身軀到靈魂,唯有恐懼的戰慄。

    不敢前進,甚至不敢後退。

    “這……這是……什麼力量?”一個玄力已達到神王境的老者顫聲道。

    “難道……是某個……神主降臨?”

    相同的念想閃過在每個人的腦海中閃過,讓他們頓時臉色慘白,再生萬倍驚恐。

    神主,立於神道的巔峰,混沌之中真正封神的至高存在。神界無數玄者都聽過神主那如神話般的傳說,仰望和嚮往着神主的存在,但窮其一生,也不曾奢望能目睹其存在,更不要說親身承受其蓋世威凌。

    而此時他們所感知到的氣息之恐怖,無數倍的超出了他們對玄道的認知,那似乎是一種連天地的存在都覆沒的可怕力量,在這樣的力量面前,他們拼盡半生修煉,引以爲傲的力量無盡卑微。“神主”兩個字,浮現在他們顫蕩的心魂中。

    空間裂痕全部癒合,幻海島完完全全的消失,沒有留下一粒沙塵。渦流怒濤混亂的肆虐之後,也終於緩緩平息下來。

    然後,那股幾乎驚破無數強者心臟與靈魂的威壓也忽然消失。

    臨近的所有人全身一鬆,如萬丈山嶽忽然離體。但他們眼中驚懼未減,紛紛轉身,向來時的方向快速遁去,無一人再敢靠近半步。

    消失的幻海島上空,沐玄音與小茉莉遙遙對視。周圍海浪翻騰,但她們身下的海域卻平整的如鏡子一般,毫無波瀾。

    玄氣依舊外放,但兩人都不約而同的隱下了玄光,亦沒有再交手。短暫的沉默,沐玄音冷冷開口:“彩脂公主,星神界王最小的女兒,本天生體弱,在星神界王所有兒女中最爲平庸,又因生母早亡而備受冷落,卻在五年前完美繼承天狼星神之力,傳聞亦是星神界有史以來唯一一個完美契合者。”

    “倒是沒想到,我竟會有一天與天狼星神交手!”

    天狼聖劍上的血色狼瞳閉合,隨着藍光一閃,天狼聖劍消失在了小茉莉的手中。

    收起了天狼聖劍,小茉莉的氣場頓時變化,眼神也恢復了清澈靈動。對於沐玄音準確無誤的說穿她的身份和名字,她一點都不奇怪,脣兒一翹,雙手抱胸,小聲嘟囔道:“你不但有幸和本公主交手,還沒有被打敗,你心裡一定得意死了。”

    沐玄音:“……”

    “可是……可是!!”小茉莉的聲音忽然大了起來,她圓瞪着雙眼看着沐玄音:“你……你爲什麼會這麼厲害?你你你你真的只是一箇中位星界的界王?所有上位星界的界王本公主都見過,但和你一樣厲害的人,十根手指頭都數的過來。”

    “可是關於你的信息,你明明應該只是一個四級神主,爲什麼會……而且你這麼厲害,就算你所在的星界都是小貓小狗,就憑你一個人,也該躋身上位星界纔對,爲什麼吟雪界纔是中位星界呢?難道是你一直都在隱藏實力?”

    “如果被人知道吟雪界居然有一個這麼厲害的人,就算是我父王,都會嚇一大跳的,估計整個東神域都會驚動,上位星界也一定會多一個的。”

    “與你無關!”沐玄音眸光冷漠,她雪姬劍並未收起,依然指向小茉莉……雖然對方是足以讓萬界俯首的彩脂公主:“回答我之前的問題!你爲什麼要偷偷跟着他!”

    彩脂公主腦袋一歪:“哼,纔不要!我就是願意跟着他,你管不着。哈!你好大的膽子,知道了本公主的身份,居然還敢這麼無禮,你就不怕本公主生氣嗎!”

    沐玄音冰眸一冷:“莫非……你知道他和你姐姐的關係?”

    沐玄音的一句試探,讓彩脂公主的眉毛猛的一跳,臉兒一下子轉了過來:“你……你怎麼會知道?”

    “果然!”沐玄音纖眉一沉:“對於他……你還知道什麼!”

    彩脂公主嘴脣半張,然後索性道:“我知道他叫雲澈,來自一個遙遠的下界,來到神界是爲了找我姐姐,我還知道他來這裡找尋皇仙草,也是爲了能見到我姐姐。”

    彩脂公主每說一句,沐玄音的眼眸就會冰冷一分:“這些你是怎麼知道的!這件事,他絕不會告訴別人纔對!”

    “那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我是他的師尊!”沐玄音冷冷道:“他所有的一切,我當然都一清二楚。”

    叮!!

    雪姬劍綻放冰芒,將彩脂公主罩入劍芒之中:“現在該你回答我的問題了。他絕不可能主動告訴你,你究竟是怎麼知道的……他的身上,究竟還有什麼破綻!”

    破綻?

    看着沐玄音凝重的神色,感知着她劍芒中的寒意,彩脂公主終於明白了什麼,神情頓時一鬆,笑了起來:“你好像很關心他呢。”

    “我是他的師尊,當然要關心他!”

    “那你剛纔爲什麼要對他那麼兇,還把他……”

    “回答我的問題!”沐玄音音調更冷。

    “嘻嘻,好吧。”彩脂公主的警惕和緊張頓去,笑吟吟的道:“你好像真的很關心他,而且他肯和你說關於姐姐的事,肯定是很相信你纔對。”

    沐玄音:“……”

    彩脂公主道:“其實,也並不算是什麼破綻,有一點點巧合而已。”

    “巧合?”

    “好像是半年前?本公主偷偷跑出來玩,遇到一個壞叔叔,本公主本來想把那個壞叔叔丟着玩,但他卻忽然衝過來,幫本公主把壞叔叔打跑了。”彩脂公主挺了挺鼻子:“他打跑壞叔叔,用的是天狼獄神典的第一劍哦。”

    “……”沐玄音眸光一凝。

    “那一劍有形有勢卻無神,他還融入了火焰,其他人肯定看不出來的。但本公主可是天狼星神,最最最最熟悉天狼獄神典的人。哥哥死後,能夠施展天狼獄神典的人,本該只有本公主一個人纔對,但姐姐告訴我,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他不借助天狼星神的力量和血脈,也修成了天狼獄神典,不過只有第一劍。”

    “竟然……會有這種事!?”雪姬劍緩緩垂下,沐玄音身上的氣息也逐漸收斂。她並不知道雲澈的身上還有天狼星神的神訣……脫離天狼星神的力量和血脈卻強行修成了天狼獄神典的第一劍,普天之下,的確也唯有身具邪神玄脈的雲澈能夠做到。

    她確信雲澈定然不會將與茉莉的聯繫告知他人,否則一旦傳至星神界,後果將無比嚴重。所以,她必須知道他身上究竟還有什麼破綻竟讓彩脂公主盯上了他……原來,竟然會是如此奇異的巧合。

    他竟然出手去救天狼星神……還是用的天狼獄神典……

    “本來還不敢確信他就是姐姐說的那個人,本公主就悄悄跟着他,然後就發現,他和姐姐所說的越來越像,沒過多久,本公主就知道他一定就是姐姐說的那個人了。”

    “爲了找姐姐,他跑到神界來,本公主還是有一點點感動的,所以就跟在他後面保護他,免得他在見到姐姐之前就死掉了,不過呢,他既然有你這麼厲害的師尊,本公主好像不需要再怕他死掉的樣子……還是回去陪姐姐好了。”

    “關於他的事,你姐姐說了多少?除你之外,她還告訴了誰?”沐玄音追問道。

    “姐姐說了很多很多,一定比你想象的的還要多。但只告訴了我一個人。”彩脂公主微笑起來:“我有父王,有很多的叔叔伯伯哥哥姐姐,但姐姐,卻是我唯一的親人。對於姐姐來說,我也是她唯一的親人哦。”

    她在嫣然淺笑,但怪異的話音背後,沐玄音卻感受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淒涼。

    “姐姐會經常忽然發呆,會一次次主動說起關於他的事,姐姐什麼都願意給我,唯獨那一件紅色的裙子,她會經常抱在懷中,卻從不允許我碰觸一次。”

    “只要是關於他,姐姐都會變得完全不一樣。我一直都很想知道,究竟是怎樣一個人,會讓姐姐發生那麼大的變化。姐姐還說過,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再見到他,但我知道,如果可以再見到的話,她一定會很開心的。雖然她……”

    後面的話,彩脂公主忽然停住,沒有說下去。

    沐玄音的氣息完全收回,眸光迴歸平靜,只有深處蕩動着些許複雜:“你沒有把他來到神界的是告訴你姐姐吧?”

    “當然沒有!”彩脂公主毫不猶豫的道:“你也不許和任何人說!”

    “不用你提醒!”沐玄音一聲冷語,她心中疑惑和警戒消除,不再停留,也不再多言,直接轉身飛離,不過心中卻存下了一分深深的震撼。

    彩脂公主,按照傳聞,她在五年前才完成了天狼神力的傳承,成爲新的天狼星神。短短五年時間,神力應該只是初步融合,實力便已強大到如此地步,再過五年……十年……百年……待她完全融合天狼神力,又會強大到何等境界,簡直不可想象。

    傳說她將來很有可能會成爲星神界史上最強星神……看來並非妄言。

    “啊……等等!”

    沐玄音的身前彩影一晃,彩脂公主已俏生生的擋在了她的身前:“大姐姐,本公主剛纔可是很認真的回答你的問題了,你也……很認真的回答本公主一個問題好不好!”

    “……什麼問題?”

    “那個……”彩脂公主忽然變得扭捏起來,臉兒稍垂,還微微泛紅,欲言又止,她看了一眼沐玄音高聳欲裂的雪衣,又瞄了一眼自己只堪堪微隆的胸脯,終於鼓起了莫大的勇氣:“要……怎麼辦,長大後纔可以變得和你一樣前凸後翹?”

    沐玄音:“……”

    ————————————————————

    【馬上要開啓玄神大會了,開局和過程應該和你們任何人想得都不一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