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冰凰聖殿,寒淬仙池,整整萬年間,這裡只曾有兩人被允許進入,一為沐玄音,一為沐冰雲。

    仙池寒如冰獄,卻亘古不凝,池面上鋪面著各色美輪美奐的冰蓮,一道窈窕絕美的胴.體在氤氳的冰寒霧氣之中若隱若現,冰窗之外,輕風拂進,水波輕漾,搖曳的水光與晶瑩的清澈的冰芒將露出水面的半截粉腿映得冰瑩如玉,滿池冰蓮盡皆失色。

    冰門被推開,沐冰雲緩步而進,一眼看到沐玄音抬著臉兒仰於水面,幾滴水珠從她完美的仙顏上緩緩流落,被她膚光映得宛若珍珠一般。

    玄者可以玄力潔凈自身,更不要說神道玄者。但沐玄音卻極愛洗浴,這一點沐冰雲最為知曉。或許,這樣會讓她的內心平和空明。

    「姐姐,你喚我來何事?」沐冰雲柔聲輕語道。

    玉臂輕攏,沐玄音稍稍起身,冰霧瀰漫的水面頓時浮起天成美玉般的肩鎖:「冰雲,你的玄力恢復的如何?」

    「九成。」沐冰雲回答:「再有數月,便可恢復完全。」

    「那就好。」沐玄音的聲音慵懶軟綿:「接下來一段時間,我準備全心調教雲澈,畢竟以他現在的狀態,想要靠自己參加玄神大會是根本不可能的。宗中和宗外之事,便交給你了,這千年你命魂遊離,如今新生,也該重新熟悉宗門了。至於參加玄神大會的弟子一事,便交給渙之全權處置,無需請示。」

    沐冰雲微微點頭,輕聲道:「姐姐,你真的……就這麼原諒雲澈了嗎?」

    「否則還能如何?」沐玄音媚眼稍眯:「他畢竟冒死衝進葬神火獄救我性命,我還能一掌把他拍死嗎。」

    沐冰雲沉默了許久,才徐徐說道:「這樣當然最好。我只是沒想到,以姐姐的性情……」

    她聲音頓住,忽然幽幽道:「姐姐,你準備把雲澈培養成下一任宗主嗎?」

    「……」沐玄音輕輕搖頭:「他的心完全不在這裡,當初我收他為弟子時,就知道這一點。」

    「那你……」

    「我不知道。」沐玄音輕吁了一口氣,眸光出現短暫的朦朧,但馬上又神態一轉,抬起手來,拈起一片冰晶蓮瓣輕輕擦拭著光潔圓潤的雪肩,唇瓣微傾,一抹淺笑,卻是讓滿室冰晶都黯然無光:「冰雲,你說我要不要和那小鬼頭雙修呢,不然姐姐那麼寶貴的冰凰元陰,可會浪費掉很多呢。」

    「……姐姐你又淘氣。」沐冰雲面色毫無變化:「既然你已決定原諒雲澈,就徹底原諒吧,再不要提及那件事。更不要在將來的某個時刻反悔。你的話,我會轉告渙之。」

    「順便,讓他派出三百神殿弟子前往極地冰海,在三個月內取回至少一千塊冰吟寒晶。」沐玄音道。

    沐冰雲微愕,然後想到什麼,微微頷首:「看來姐姐是準備親自煉製乾坤五瓊丹了。」

    離開冰凰聖殿,沐冰雲的腳步卻停了下來,她抬起頭來,目光多了些許複雜,迎著飄雪,自言自語道:「姐姐變了……」

    「她的神魂會忽然那麼猛烈的覺醒……是和雲澈有關嗎……」

    冰凰神宗一如既往的安靜,整個吟雪界都是如此。但有一件事,卻始終在所有玄者心魂中不住的徘徊:玄神大會,已經越來越近了。

    這是東神域最高層次,最高規格的玄道盛事。將會有無數的年輕玄者揚名,向世人宣告東神域的未來主宰,而這一次,還是歷史上首次引入宙天珠之力。

    而這絕對不止是年輕玄者的盛宴,整個東神域都在翹首以盼,四大王界聯手舉辦,舉世皆矚。而那些出身斐然,天資絕世,有望列入前一千名的年輕玄者,心中已是無時無刻不在燃燒著熱烈和瘋狂。

    龐大的東神域都變得安靜了許多。不惜代價,不惜精力的培養那些有資格參加玄神大會的頂尖弟子,似乎成為了所有星界,所有宗門的頭等大事。

    吟雪界亦是如此。

    冰凰神宗所有有資格參加玄神大會的神殿弟子全部閉關修鍊,由各大長老親自指導,宗中資源更是大量取用,毫不吝嗇。而這段時間,宗門之中卻是無一人見到雲澈,宗主亦毫無音訊。

    ————————————

    天玄大陸,蒼風國。

    距離雲澈跟隨沐冰雲前去吟雪界,已過去了三年。

    三年很短,尤其對一個國家的發展而言。但由於雲澈擊殺軒轅問天,四大聖地俯首,現任蒼風國主又是雲澈之妻,因而本是大陸最弱的蒼風國在這短短三年之間強勢崛起,逐漸的無可撼動。

    蒼風國中心,新月城北。

    這裡雖是官道,但由於偶爾會有危險玄獸出沒,一般都要玄者相護,所以少有人跡。此時,一對少男少女並肩走在道路上,背對著落日餘暉,他們的瞳眸中依然亮爍著興奮的閃光。

    「新月玄府,恩人哥哥待過的地方,終於接觸到和恩人哥哥有關的東西了,好興奮!」

    少女看上去還不足雙十年華,雖只是一身素衣,卻嬌美可人,柳腰纖纖,酥胸高聳,尤其一雙美眸,比天邊晚霞還要明媚。她雙手放在胸口,臉色泛色酥粉,雖已離開新月城很遠,卻依舊難以平復激動。

    「據說幾年前神凰帝國入侵蒼風國,新月城遭到鳳凰炎焚燒,新月玄府更是被完全焚毀,我們看到的,應該是重建之後的。」

    少年和少女年紀相仿,相貌上都有著六分相似。體格並不高大粗壯,但看上去頗為沉穩。

    聽到少年的話,少女唇瓣一撅,不滿的嗔道:「又說這些掃興的話,我才不要聽,總之那就是恩人哥哥曾經留過的地方!有那麼多恩人哥哥的雕像,只是那些雕像做的好難看,恩人哥哥要好看一百倍。」

    少年一聲感嘆:「沒想到,恩人哥哥竟然成為了那麼厲害的人,到處都是關於他的傳說,我本來還以為自己已經變得足夠厲害,可以報恩……」

    「你說,恩人哥哥還記不記得我們?」少女忽然問道,嬌美的臉頰上泛起了緊張和期待。

    「應該不記得了吧。」少年笑著道:「他成為了那樣的大人物,這些年一定經歷過無數的人,無數的事,我們那時候年紀小,還那麼弱小,一定是他幫過的人中最最不起眼的那一些,又隔了十幾年,他怎麼可能還記得呢。」

    「……」少女美眸中的光芒一下子暗淡了下去,她小聲的念道:「不管他還記不記得我們,我好想再見到他。我這些年這麼努力,就是為了能早點見到恩人哥哥……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

    「我也想,但他們都說恩人哥哥有好幾年沒有出現了。有的說他在遙遠的幻妖界,有的說他在到處雲遊修鍊,還有傳說他飛升到了更高層次的世界……」少年晃了晃頭:「也不知道該去哪裡找他,就算真的找到了……會不會反而打擾到了他。」

    如果此時有一個強者路過,感知到兩人的玄氣,一定會大吃一驚。

    因為這兩個看上去勉強雙十年華的少年少女,玄力赫然達到了王玄境!

    在蒼風國,王玄可謂至高的存在,而如此年少的王座,足以狠狠驚動整個蒼風玄界。

    但他們似乎是不想引起他人注意,並未飛行,就連行走的速度亦不是很快。

    這時,兩人似有所覺,同時抬起頭來。

    天空之上,正緩慢飛過一道紅影。在蒼風國,能玄渡虛空的玄者極少,因而很是讓人注目。以兩人的目力,更是一眼看清了紅影的全貌。

    頓時,兩人腳步同時頓住,靈魂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重擊,怔在了那裡。

    他們看到了一個如九天神女般的仙影,和一張美如夢幻,讓人縱然目睹,都不敢相信其真實的容顏。

    「仙……女……」

    少年完全看呆,而那兩個字,完全是不由自主的從少女唇瓣間喊出。

    或許是因為聽到了少女的聲音,空中的仙影居然停了下來,她看著兩人,一雙宛若凝聚著世間所有風華的眼眸亮起燦然的星芒:「你們是……鳳祖兒,鳳仙兒?」

    「咦?」

    少女和少年愣住,少女喃喃的道:「仙女姐姐……你為什麼會知道我們的名字……難道你真的是仙女嗎?」

    紅衣女子淺笑嫣然,她仙影一晃,已落在了兩人身前:「原來真的是你們,你們終於可以自由離開那裡了,太好了。」

    鳳祖兒回過神來,心中湧起強烈的警惕:「你……你是誰?為什麼你會知道我們的名字,還好像知道我們的事?」

    女子抬起雪玉般的手掌,赤紅的鳳凰炎在她掌心中燃起:「我叫鳳雪児,出身自神凰帝國的鳳凰神宗,你們肯定知道那裡的。」

    「鳳……鳳凰神宗!?」

    這個名字讓鳳祖兒和鳳仙兒同時嚇了一大跳,鳳祖兒瞬間向前一步,將鳳仙兒擋在身後:「你是鳳凰神宗的人!你……你到底什麼企圖!」

    他們的反應讓鳳雪児莞爾:「你們不用擔心,我們同屬鳳凰一脈,鳳凰神宗一定不會傷害你們的。而且……」

    「啊!!」鳳仙兒忽然一聲驚叫,從鳳祖兒身後探出腦袋,支支吾吾的道:「你……你……你叫……鳳雪児!?難道……你就是那個……鳳凰神女!」

    鳳祖兒也反應過來什麼,完全呆在了那裡,一雙眼睛更是瞪到了最大。

    鳳凰神女,曾經神凰帝國的雪公主,天玄大陸第一美女。

    在兩年前,成為天玄大陸歷史上第一個達到傳說中神玄之境的人,取代.銷聲匿跡許久的雲澈,成為天玄大陸玄道當世第一人,亦是千古第一人。

    她還有一個人盡皆知的身份,是雲澈的未婚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