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蒼白的世界,天地一色。唯有一個不知何時刻印其中的次元玄陣在緩慢旋轉,雖然沒有釋放強烈的玄光,但依舊格外醒目。

    雲澈隨著沐冰雲等人落在玄陣前方,環視四周,疑惑道:「師尊說過,臨近星界都會通過這個次元玄陣前方宙天神界,為什麼會沒有人?」

    「當然是因為他們早早就去了。」沐渙之苦笑了一聲:「再有短短三天便是玄神大會召開之期,如此大事,無論是參加玄神大會的年輕玄者,還是受邀星界,再怎麼也不會到現在才出發。」

    「這個次元玄陣在三個月前便已設下,其他星界必定早已前往,提前一個月都並不算早。吟雪界其他宗門有參戰資格的玄者也都早早的前往了宙天界,如我們這般此刻才出發,在下位和中位星界中,怕是最遲的了。」沐坦之也笑呵呵的道。

    「原來如此。」之所以拖到現在才走,當然是因為雲澈。

    「不必擔心。」沐冰雲向雲澈低語道:「畢竟你的目的也並非真的是……哦?」

    話未說完,沐冰雲忽然眉頭一動,轉過身去。沐渙之等人也有所感應,幾乎同時轉身,看向後方的天空。

    「這個氣息,莫非……」

    很快,遙遠的高空之上,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赤影,赤影在視線中快速放大,現出一艘頗為巨大的赤紅玄舟,隨著它的臨近。竟在吟雪界的極致酷寒中捲起一股越來越猛烈的熱浪。

    「炎神界鳳凰宗的鳳翼神舟!」

    赤紅玄舟直飛至次元玄陣上空,盤旋一周后逆向飛去,與此同時,數千個人影從天而落,這些人大多為紅衣,每個人身上都帶著無比精純強烈的火焰氣息,隨著他們的降下,飄雪都淡了許多,冰寒更是被層層驅開。

    而當先落下的為首二人,赫然是鳳凰宗主炎絕海,以及金烏宗主火如烈!

    「炎宗主,火宗主?你們……」看到炎絕海與火如烈,以及後方炎神三宗的人,沐渙之等人俱是一愣。

    炎絕海和火如烈也都是面帶驚詫,雙方見禮,炎絕海掃了冰凰神宗的人一眼,疑道:「貴宗居然現在才出發前往玄神大會?次元玄陣就設在吟雪界,我還以為你們必定早已前往。」

    「如此,還真是巧啊。」沐渙之道。他同樣疑惑,炎神界為什麼也會拖到現在?

    「雲小子!?」火如烈卻是一眼看到了雲澈,臉上頓時露出激動的神色,大笑一聲,直接無視冰凰神宗其他所有人,大步直直向雲澈走去:「之前聽說你被你師尊給抓……帶回來了,我還擔心了一場,要不是被破雲的事所絆,我早就跑來找你了。嗯,看你一根頭髮都沒有少,還很精神,我也就放心了。」

    「火宗主。」雲澈微笑著打招呼。

    「話說你小子在這裡幹什麼?你難不成也要……」火如烈聲音忽然一頓,盯著雲澈的一雙眼睛也一下子大了數分:「神劫境!?」

    「哦?」炎絕海也是目光一定。

    炎神界的眾長老、核心弟子的注意力也早都或明或暗的落在雲澈身上,當年經歷過葬神火獄一戰的人,這輩子都不可能忘卻雲澈為救沐玄音,隻身沖向遠古虯龍,一劍將其震翻的畫面。

    所有人都清楚的記得,那時的雲澈玄力只是初入神元境,而這才短短兩年多的時間,居然已是神劫境!?

    「你小子,不得了,真是不得了啊。」火如烈驚嘆道。

    雲澈倒是很淡然:「一切都是師尊所賜,晚輩也是剛剛才完成突破,總算勉強有了進入宙天界的資格,也連累宗門此時才出發。火宗主,炎宗主,為何你們也拖到現在?」

    炎絕海笑而不語,火如烈卻是禁不住大笑出聲,臉上湧起深深的驕傲:「哈哈哈,當然是因為破雲這個小子,巧得很,他也剛剛才完成最後的突破。」

    「雲兄弟!」

    火如烈大笑間,火破雲也已是邁步而出,來到雲澈身前,他看上去絲毫未變,唯有眼眸似乎在隱隱折射著赤金瞳光,臉上帶著發自內心的喜悅與激動:「能再見到你,並且同往玄神大會,實在太好了。」

    雲澈上下打量了火破雲一眼,剛要說話,忽然感覺到氣氛不太對,他快速側目,赫然看到,冰凰神宗的眾長老、宮主,包括沐渙之和沐冰雲在內,無不是面色驚變,眼中的震驚濃重到了如見鬼神——比火如烈和炎絕海察覺到他成就神劫時的驚色要重上十倍不止。

    而他們的目光所指,全部是火破雲。

    雲澈心中猛烈一動,深深看了火破雲一眼。他感知不到火破雲的修為強弱,但那隱隱約約的氣息,比之上次相見時根本全然不同,判若兩人:「我勉強初入神劫境,在玄神大會也是墊底,預選都不可能過得了。但破雲兄……一定會大放異彩。」

    「嘿嘿嘿,」火破雲沒有自謙,而是笑了起來:「我能有今日成就,都是拜雲兄弟之恩,若不是這段時間無法離開宗門,我必早已拜訪吟雪界,向你和你師尊道謝。」

    火如烈的大笑,沐冰雲等人的反應,以及火破雲的言語,無比表明火破雲必定進境極大。很顯然,炎神三宗主當年所說的那個方法成功了,而且可能比預想的還要成功。而成功的前提,是獵殺遠古虯龍。

    雲澈卻是搖了搖頭:「恩情什麼的,火宗主早已還了。當年要不是火宗主捨命相助,我也不可能救下師尊,更不要說遠古虯龍的龍軀,所以破雲兄完全不必放在心上。」

    火破雲感嘆道:「雲兄弟的胸襟,破雲欽佩萬分。雲兄弟所給予的,是再造之恩,我萬分希望能有一日可以報答雲兄弟,否則會一直心中難安。」

    這一點上,火破雲和火如烈很像。

    沐冰雲的目光從火破雲身上收回,淡淡的道:「恭喜火宗主,看來炎神界的歷史即將改寫了。」

    「不,是已經改寫了。」沐渙之道,目中驚色未褪。

    「哈哈哈哈,」火如烈再次大笑:「你們吟雪界可是出了個雲小子,用不著羨慕我們。次元陣尚未開啟,這裡終究是你們吟雪界的地盤,又是你們先到,自然是你們先。」

    「炎神弟子聽令,全部退後!」

    炎神三宗主來了火如烈和炎絕海,卻不見朱雀宗主焱萬蒼。而他之所以未到,雲澈也能猜出個大概……怕是無顏再踏入吟雪界,更無顏見到沐玄音。

    畢竟,當年是他的自私執拗,無視雲澈的苦苦哀求,終讓沐玄音落入絕地,而後,雲澈卻依然將他們師徒二人拚命得來的虯龍屍身分了一半給炎神界,這讓焱萬蒼感激之餘,也必定萬分羞愧。

    弟子之中除了火破雲,炎絕海之孫炎明軒,焱萬蒼之子焱卓也都赫然在列,再向後,一眼望去,一同前往宙天界參加玄神大會的炎神弟子竟足有六千多人。

    數量上,近乎是冰凰神宗的十倍!

    這還僅僅是朱雀、鳳凰、金烏三宗,炎神界除了這三個主宰宗門,還有很多據說絲毫不弱於冰凰神宗的勢力,若全部加起來,怕不僅僅是吟雪界的十倍之數了。

    吟雪界與炎神界的綜合實力差距,一目了然。

    「若不是師尊的強大,吟雪界怕是連和炎神界平等對話的資格都沒有。」雲澈在心中嘆道。

    炎神界的眾弟子全部退後,整齊的列在了冰凰神宗之後。

    雲澈看了一眼次元玄陣,若有所思道:「難道這個玄陣並不是隨時開啟的?」

    「當然。」沐冰雲道:「這些王界設下的次元玄陣連接了整個東神域,消耗之大可想而知,若持續開啟,其消耗就算是四大王界也難以負荷。因而它是每隔一個時辰開啟一次,每次開啟持續百息。待玄神大會結束,其力量也會耗盡,自行消失。」

    「為這次玄神大會而設置的所有次元玄陣都是如此。」

    「原來如此。」

    再次默默對比了一下炎神三宗和冰凰神宗參戰弟子的規模,雲澈問道:「冰雲宮主,這屆玄神大會,整個東神域大概會有多少人有資格參加?」

    沐冰雲道:「玄神大會對年齡的限制歷來都是一甲子以下,但往屆對玄力的限制是神魂境,這次限制為神劫境,雖只有一個境界之差,規模上,卻將縮減近乎萬倍。」

    「以往每屆玄神大會,都會有數千億年輕玄者參加,而此次,最多不會超過五千萬。」

    「……」雲澈久久無言。

    「尤其這個玄力限制,對下位星界的年輕玄者而言是極其殘酷,甚至可以說是致命的。東神域所有下位星界,能選出百名以上有資格者的星界屈指可數,而很多弱小星界甚至一個都不會有。」

    「至於中位星界,如炎神界這般,符合資格者全界或許可達足萬之數,但能達此規模的中位星界並不多,至於我們吟雪界……」沐冰雲聲音一頓,隨之微微感嘆:「在中位星界中則是偏下規模。」

    「那上位星界呢?」雲澈問道。

    「神域四萬星界,東神域獨佔九千,這九千星界中,上位星界只有勉強五百之數,但此次玄神大會的參戰者,卻至少會有七成是來自這隻有五百的上位星界!」

    「而來自八千五百中位和下位星界的玄者,不會超過三成!」

    「差距竟然會這麼大?」雲澈面露震驚。

    「或許還要遠比你預想的大。」沐冰雲輕聲道:「以往玄神大會都是三千年一屆,而這一次比之上屆才過去七百年,籌備時間很短,規模大幅度壓縮,舉辦地點亦完全不同,任誰都很清楚,這次玄神大會的主要目的和以往不同,至少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挑選那一千個送入宙天神境的年輕玄者。」

    「所以,若不是為了給中位星界和下位星界留一些顏面,宙天界完全可以把資格限定在更高的神靈境,那樣的話,基本就是獨屬上位星界的舞台了,和我們毫無關係。」

    雲澈:「……」

    「雲澈,你到來神界的時間畢竟太短,亦從未接觸過上位星界。而這次宙天界之行,至少可以讓你開闊眼界,重新認識神界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