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於認知真正的神界,雲澈其實並無太大興趣。他參加玄神大會,本就不是為了爭強揚名,而以他的實力,就算稱不上墊底也差不多,根本不可能在這場東神域所有年輕天才強者的角逐中翻起什麼浪花。畢竟,這不是屬於他的地方,也從未想過要久留此地。

    他一直如此想,只是到了今天,對於神界,他的內心深處已經有了一份或許他自己都沒有發覺的眷戀……

    因為沐玄音。

    「冰雲宮主,火破雲如今的修為已經到了什麼境界?你們剛才似乎很驚訝。」雲澈輕聲問道。

    「神靈境……七級。」

    「啊!?」沐冰雲先前的反應讓他早有心理準備,但沐冰雲的回答,依舊狠狠超過雲澈的預想,讓他大吃一驚。

    「不到半個甲子之齡的神靈境,無論炎神界,還是我們吟雪界,都從未出現過。包括你的師尊。而火破雲,不僅已踏入神靈境,而且還是後期。」沐冰雲的表情帶著些許的複雜:「如今的火破雲,已堪稱驚世駭俗,哪怕到了上位星界,都算得上是最頂級的級別。看來,當年獵殺遠古虯龍的成功,成就了炎神界的一個奇迹。」

    雲澈:「……」

    「此次有資格進入宙天神境的一千年輕玄者中,極有可能會有火破雲一席之地。待三年後宙天神境歸來,炎神界會出現一個神主……絕非不可能之事!」

    「極有可能?」沐冰雲話語中的四個字讓雲澈訝然抬頭:「難道不是必然?」

    「你小看上位星界了。」沐冰雲徐徐道:「火破雲雖然是一個讓人難以置信的奇迹,在炎神界可謂空前甚至可能絕後,但,東神域之中,四大王界之外,眾上位星界也有著諸多相近年齡,但不弱於火破雲,甚至遠勝他的驚世奇才。火破雲縱然已是神靈境七級的驚人修為,但想要在東神域所有年輕玄者中闖入前一千名,也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還有……能夠遠勝如今火破雲的人?」雲澈心中再次劇烈一動。

    雖然沒有接觸過上位星界,但云澈至少知道,在中位星界,神靈境後期絕對是名動一方的人物,在下位星界更是可以橫著走,他所面對過的黑魂神宗,宗主雷千峰之下,最強的長老也才神靈境中期。

    而這些強者,俱都是修鍊了千年甚至數千年,而火破雲,根本還不到三十歲之齡。這完全是打破了雲澈認知的成就,連沐冰雲都用「奇迹」來形容……難以置信,上位星界中,居然還存在能「遠勝」他的人……

    「你師尊可曾向你提及過『東域四神子』之名?」沐冰雲忽然問道。

    「東域四神子?」雲澈搖頭:「並沒有。」

    沐冰雲並不驚訝,講述道:「東域四神子,是我東神域王界之外,年輕一輩中天資最高,玄力最強的四個神之驕子,這四人之名,在東神域可謂無人不知,單論名聲之盛,甚至要超過很多上位星界的大界王。」

    「而這四個有『神子』之稱的年輕玄者,據說如今玄力都已達到了神靈境十級。」

    雲澈:「……!!」

    「火破雲雖然驚人,但與這四人相比,依然相差甚遠。這屆玄神大會,四大神子,便是當之無愧的主角。此屆最強者,也必將從這四人中產生。」

    雲澈沉默許久,自嘲的笑了一笑,感嘆道:「茫茫神界,果然難以想象。」

    沐冰雲看了雲澈一眼,安慰道:「你不必介懷,你有如今修為,已是極為了不起,在我吟雪界可以說無人可及,無需去和上位星界相比。」

    雲澈搖了搖頭,笑著道:「我並不是沮喪或自慚形穢,只是單純的感嘆,畢竟,無論是他們,還是神界,距離我都太遙遠了。對我而言,神界有師尊,有吟雪界,就足夠了。」

    時間緩緩流過,風雪沒有瞬間停歇,半個時辰過去,次元玄陣的光依舊沒有亮起。

    而這時,雲澈忽然靈覺一動,莫名的感覺到天地似乎出現了什麼微妙的變化。他的身前,沐冰雲已是微微側目,看向南方上空,眸光起初疑惑,隨之變得逐漸凝重。

    炎神界火如烈、炎絕海等人亦是紛紛轉目。

    氣息起初若有若無,但又在無形中隱約越來越近。沐冰雲、火如烈等人的目光越來越凝重,他們面面相覷間,忽然同時臉色驟變。

    「這個劍氣……難道……」

    雲澈在這時似有所覺,猛的抬頭。

    遙遠的上空,不知何時多了兩個身影,又或者兩人一直都存在於那裡。

    前方長者一身青衣,面孔白凈溫和,但發須卻是蒼白如雪,一雙眼眸平和的像是靜寂了萬年的老井,彷彿百世滄桑,都無法讓其泛起絲微的波瀾。

    他雙手負后,發須飛揚,衣袂飄飄,如踏入塵世的古境仙人。

    一個玄者縱然不刻意釋放玄氣,自然流動的氣息與氣場也無疑會影響輕渺的風雪。但他的身邊,寒風輕嘯,毫無偏移,冰雪沾身而不融,彷彿他的身上毫無氣息,又或者,他對於玄氣的駕馭已到了登峰造極,返璞歸真之境。

    他的身後,安靜的站立著一個如從畫中走出的少女。她容顏絕美,卻同樣淡若清潭,一身白衣似比寒雪猶勝三分。她的背上,斜負著一把大劍。古銅色的劍柄,古銅色的劍鞘,毫無氣息,但所有人目光觸及,都會莫名感覺到一股彷彿來自遠古的古樸與滄桑。

    「冰雲宮主,這兩個人是……」

    雲澈剛剛出口,卻看到沐冰雲已是騰空而起,沐渙之、沐坦之等人緊隨其後,炎神界那邊,火如烈、炎絕海等人更是早已騰空,雲澈清楚的看到,火如烈臉上的神情,赫然是震驚,還有……惶恐!?

    沐冰雲移身到青衣老者身前,但停下的位置,竟是比之老者低了半個身位,沐渙之、火如烈等人皆是如此,無一敢與老者平齊。

    「吟雪界冰凰神宗沐冰雲,拜見劍君前輩!」

    「冰凰神宗沐渙之,拜見劍君前輩。劍君蒞臨,吟雪不剩榮光。」

    「炎神界鳳凰宗主炎絕海,拜見劍君前輩,能在此處得見前輩仙姿,絕海三生有幸。」

    …………

    沐冰雲,吟雪界僅次於沐玄音的人物,火如烈和炎絕海更是炎神界三大主宰之二,但在這個青衣老者面前,竟是俯首俯身,恭敬無比。尤其火如烈何等脾性,當年面對沐玄音,還是在吟雪地界,都敢破口大罵,但在這個老者面前,竟是滿臉惶恐,恭敬到了可謂極點。

    這一幕驚得所有炎神和冰凰弟子瞠目結舌,但聽到那清楚無比的「劍君」二字,更是瞬間驚掉一地下巴。

    「劍……劍君?」

    「真的假的……劍君怎麼會來這裡……」

    「我的天啊……」

    「跟在劍君身邊的那個人,難道就是……」

    …………

    震驚呈現在每個人臉上,他們獃滯的樣子就像是被這裡的寒氣冰封了一般,那顫動的目光,就像是在仰望九天之上的神明。唯有雲澈一頭霧水,他從未聽過「劍君」之名。

    但毫無疑問,沐冰雲等人的姿態,所有人震驚到極點的反應,這個青衣老者,絕對是個恐怖絕倫的人物。

    青衣老者全身未動,他淡淡一笑,卻是目無波瀾:「老朽帶徒遠修,路經吟雪貴地,便藉此陣前往宙天,多有叨擾。」

    「哪裡哪裡,」沐渙之半惶然半激動道:「劍君前輩蒞臨,是吟雪舉界之幸,何來叨擾。」

    沐渙之一邊說著,目光謹慎的轉向他身側的白衣少女:「這位,莫非就是……」

    「呵呵,」青衣老者淡笑,目中閃過一抹寵溺:「正是小徒。淚兒。」

    負劍少女微微頷首:「惜淚見過幾位。」

    少女神情、言語冷淡之極,但這些位於吟雪、炎神最高層面的人物卻無一人心中不滿,而是全部匆匆還禮,無論目光、神識都悄然在少女身上停留了許久。

    雖然,她只是這個青衣老者的弟子,生命氣息也只有二十來歲。但,論在神界的地位,神界的名望,甚至輩分,都要遠超他們所有人。

    劍君傳人——東域四神子之一——君惜淚!

    青衣老者目光掃過眾人,忽微露疑色:「哦?為何不見玄音界王?」

    「回劍君前輩,宗主她有要事所絆,故而不參加這屆玄神大會。」沐渙之轉首道:「冰雲,速稟告宗主劍君前輩蒞臨吟雪。」

    「無需如此。」青衣老者淡聲道。

    「不,前輩到來,吟雪蓬蓽生輝,宗主她絕不願失了此禮。且宗主對前輩素來萬分敬仰,能在吟雪見到前輩,宗主她定會萬分欣喜。」

    沐冰雲說完,手掌已握住冰凰銘玉,冰芒閃動。

    「呵呵。」青衣老者微微而笑,卻也不再阻攔。他靜立當空,未釋放半點玄氣,但世間卻彷彿只剩下了他的存在,連天地都成為了他存在的陪襯。

    「玄陣未啟,看來要等上一陣了。」青衣老者輕語道,他目光掃向下方,忽然停駐在了火破雲身上,一直古井無波的瞳孔終於出現了明顯的波動。隨之,他微笑了起來:「火宗主,你的這個弟子可要勝你良多,看來,此次玄神大會,炎神必定大放異彩。」

    火如烈滿臉激動,連忙行禮道:「能得劍君前輩如此誇讚,劣徒三生有幸。但在前輩傳人面前,劣徒實在無顏當此誇讚。」

    青衣老者的目光隨之晃過眾冰凰弟子,並未說話。他的身邊,白衣少女的目光亦是隨著青衣老者而動,落在火破雲身上時,一抹詫色一閃而過,但也僅僅是一閃而過,但掃過冰凰眾弟子,她的纖眉明顯皺了皺,隨之恢復冷然,再無神情。

    「淚兒,我們暫候片刻。」

    聲音飄渺,青色的身影也已落下,身後少女亦步亦趨,背負古劍傲立風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