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梵帝神界,神女殿。

    一個瘦小乾枯的灰衣老者曲身立於千葉影兒身前,發出晦澀嘶啞的聲音:“小姐,不知喚老奴來有何吩咐?”

    “古伯,”以往,千葉影兒與古燭說話時,或者背對於他,或者側對於他,今日,卻是直面而對:“你是我的半個僕人,更是我的半個恩師,在這個世上,父王之外,你亦是我最爲親近和信賴之人。”

    千葉影兒的話語,讓古燭氣息稍動:“看來,小姐今日是有大事要交代。小姐請說,老奴之命,縱然萬死,亦不過小姐一言。”

    千葉影兒伸手,指間伴隨着一陣輕鳴和耀眼的金芒。

    過於異樣的氣息讓古燭仰首:“梵魂鈴?”

    “神帝,竟已將梵魂鈴賜予小姐……呵呵,太好了,恭喜小姐提早完成畢生之願。”古燭平和的聲音裏帶着淡淡的喜悅和欣然。

    但,千葉影兒接下來的舉動,卻是讓古燭幽譚般的老目猛的一跳。

    千葉影兒纖指一彈,那梵魂鈴頓時從她手中離開,飛向了古燭。

    古燭乾枯的身體一晃,非但沒有去碰觸,反而一瞬間閃至數十丈之外,讓這梵帝神界的核心神器就這麼砸落在地,發出震心的輕吟。

    “小姐,你這……”千葉影兒的舉動,讓古燭震驚之餘,無法理解。

    千葉影兒沒有去收回墜地的梵魂鈴,反而轉過目光,淡淡道:“古伯,我便將這梵魂鈴交給你了,勞煩你在三個時辰後將它交還給父王……記得,一定要在三個時辰後。這期間,不要被任何人知道它在你的身上。”

    “這……萬萬不可!”古燭搖頭,沒有靠近一步:“梵魂鈴只可在歷屆梵天神帝之手,豈可爲外人所觸!”

    “我如此做,自有我的理由。”千葉影兒道:“古伯你並無梵神之力,無法使用梵魂鈴,而且你跟在我身邊這麼多年,是我最爲信賴之人。換個有些諷刺的理由,你身上一直有着父王當年種下的梵魂求死印,是最不可能忤逆他的人,我根本無需擔心什麼。”

    “另外,這是命令!”

    空氣長久凝固,終於,古燭輕嘆一聲,終是向前,灰袍之下伸出一隻乾枯的手掌,一股無形玄氣將梵魂鈴帶起,封入他的隨身空間之中……而自始至終,他還是沒讓自己的身體與之碰觸半分。

    “小姐,老奴可否知曉緣由?”古燭問道。以往,千葉影兒不說,他絕不會多問。

    “你很快就會知道。”千葉影兒沒有解釋什麼,手掌再次一推:“這些梵帝祕典,還有父王當年賜予的玄器,你暫替我保管好,在我重新取回之前,不得有半分損傷。”

    古燭無言,全部收起。

    “這枚,是當年父王賜予我的【空幻石】,也暫存你這裏。”

    而這一次,古燭卻沒有接過,道:“小姐,無論你準備去做什麼,你的安危勝過一切。以小姐之能,天下無可懼之事。但,若無空幻石在身,老奴心中難安。”

    “……也罷。”千葉影兒微微一想,又將空幻石收回,然後,又拿出了一塊灰白色的石板。

    這塊石板形狀還算平整,但毫無氣息可言,連最低等的靈石都算不上,似只是一塊再普通不過得凡石,上面均勻的分佈着一些大小不一的孔洞。

    她默然的看着,許久一言不發……一塊毫無靈氣的凡石,被拿在東域第一神女的手中,這幅畫面說不出的違和。

    “這份‘殘片’,小姐也要放在老奴這裏嗎?”古燭道。

    千葉影兒的眸光一陣變幻,最終,卻是緩緩將這塊石板收起,沒有留給古燭,她的眼神,也在這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聲音變得格外冰寒:“古伯,做好準備,我需要你‘囚禁’我的一部分記憶。”

    “這……無論何種緣由,都絕對不可!”古燭緩緩搖頭:“此舉稍有不慎,會重損小姐的靈魂,還有可能導致那部分記憶永遠消失。”

    “我意已決,不必多言。”千葉影兒不但對他人狠絕,對自己同樣如此:“我接下來的話,你要好好聽着,好好記住,不許遺漏和淡忘任何一個字!”

    …………

    …………

    月神界,神帝寢殿。

    雲澈一直都在靜默苦思,他最近要想的東西實在太多。不知過了多久,殿門終於打開,夏傾月腳步無聲的走入,站在了雲澈身前,頓時,本是冷寂的寢殿如浮起一輪皎月,每個角落都熠熠生輝。

    雲澈睜開眼睛,伸了個懶腰,不滿的嘟囔道:“你這半天干嘛去了!就算拋開夫君這個身份,還我還你的貴客啊!居然就直接將我扔在這裏不管不顧!”

    夏傾月斜他一眼,道:“你這裏不是有瑤月相陪麼?有瑤月這等美人在側,你居然會覺得無趣?而且似乎……你並沒有對她下手?這好像並不符你的本性。”

    “呵呵呵……”雲澈齜牙而笑:“她可是月神!我能對她下什麼手!”

    “月神你就不敢嗎?”夏傾月似笑非笑:“這世上,還有你不敢碰的女人?”

    夏傾月似乎只是隨口刺他一句,卻是讓雲澈不由得有些心虛,他撇嘴道:“你現在可是月神帝,再說瑤月小妹妹還在,你說話可不要失了神帝威儀!"

    瑤月:“???”

    “話說,你到底在做什麼?梵帝神界那邊有消息沒?可不要白忙活一場。”雲澈道。

    “剛剛接待了一個貴客。”夏傾月似是隨意的道。

    “貴客?”以夏傾月如今的身份,能讓她說出“貴客”二字的,世上寥寥無幾。

    “你很快便會見到。”夏傾月側過身去:“至於梵帝神界那邊,進行的相當順利,而且要比預想的最好結果還要順利。看來我……包括你自己在內,都低估了天毒珠毒力的可怕。”

    “這樣啊……”雲澈算了算毒發後的時間,微微皺眉:“天毒珠的毒力目前只能‘存活’二十個時辰,現在差不多已經過去十六個時辰了。”

    “不必着急,畢竟慌亂、恐懼、猶豫、潰心、抉擇……以及從梵帝神界趕過來,都是需要時間的。”夏傾月美眸輕微眯了眯:“不過這個時間,應該也差不多了。”

    “看來你是相當有信心啊。”雲澈看着她:“如果成功的話,你準備如何藉此報復千葉?”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夏傾月面色漠然,雖似已勝券在握,但看不出絲毫喜色:“此番,我完全是在借你之力。天毒珠的毒力,邪嬰魔氣的干涉,劫天魔帝的威懾,全都是來自於你。所以,‘事成’之時,我會同時給予你足夠的好處。”

    “不用急着拒絕。”打斷雲澈的開口,夏傾月悠悠道:“我確信,你一定喜歡的很!”

    雲澈想了想,隨意道:“算了,隨你便吧,反正你現在性子忽然變得這麼強硬,估計我就算不想要也拒絕不了。比起這個,我更希望你告訴我另外一件事?”

    “哦?”

    “她……在哪裏?”雲澈面色稍沉,聲音變得有些輕渺:“別人無法知道。但你……應該會知道一些吧?”

    “……”夏傾月知道他問的人是誰,在他詢問之時,從他的眼睛中,夏傾月看到了太多在先前從未有過的色彩,就連話語中,也帶着些許或許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顫音。

    讓雲澈萬般失望的是,夏傾月輕輕搖了搖頭。

    “她是邪嬰,更是天殺星神所化的邪嬰。”夏傾月道:“天殺星神的逃逸和隱匿能力,本就是天下無雙,如今又有了邪嬰之力,只要她不主動暴露,這世上,沒有人能找得到她。”

    雲澈輕輕吐了一口氣。

    “她的所在,可以確信的唯有一點……太初神境!”

    提及這“四個字”,夏傾月的月眉不自覺的沉了一下,當年便是在那裏,她和雲澈被千葉影兒逼入死境,若非天殺和天狼的從天而降,她和雲澈都不可能還有今時今日:“那是唯一出現過她痕跡的地方,雖然有段時間懷疑過太初神境的痕跡是她刻意營造的假象。但這些年針對邪嬰所得的一切,最終還是都指向太初神境。”

    “同時,那也的確是最適合她的地方。”

    “太初神境。”雲澈輕念一聲,隨之道:“也就是說,她這些年,都再未出現過?”

    “對。”夏傾月道:“以她當年所表現的可怕力量,她若想要禍世,神界早已大亂。和邪嬰交手過的義父當年離去前曾說過,邪嬰之力,縱是龍皇,也絕非對手,需傾一方神域之力方可滅之。而以她的可怕,傾三方神域之力也並不誇張。”

    “倒是自當年之後,她就再未出現過,着實讓人意外。莫非是邪嬰之力恢復太慢,又或者……其他的原因?”

    “太初神境……太初神境……”似乎沒有在聽夏傾月說着什麼,雲澈連番低念,隨之目光逐漸凝實:“好……在離開這裏之後,我便再去一趟太初神境!”

    “天真!”夏傾月冷淡道:“且不說以你之力,去往那裏與送死無異。太初神境之龐大,絕非你所能想象。據傳,太初神境的世界,比整個混沌還要龐大,將其視爲另一個混沌世界亦無不可!”

    “如此龐大的世界,三方神域都束手無策,你如何能尋到她?”

    “我可以!”出乎夏傾月的預料,聽了她的言語,雲澈非但沒有失望,目光反而愈加堅定:“別人找不到,但我……一定可以!”

    夏傾月看他一眼,若有所思,隨之輕語道:“看來,你和她的關係,有着別人無法理解的微妙。若你當真能找到她,對你而言,倒是一件天大的好事。相比於我爲你找的護身符,她……纔是你在這個世界上,最大,最可靠的護身符。”

    “畢竟,魔帝之力雖可爲你所依,卻不可爲你所控。而她,卻可以爲你付諸一切!”

    “另外,魔帝臨世,魔神將歸,這對本爲萬靈所不容的她而言,又何嘗不是一個莫大的契機。”

    夏傾月的話語格外平靜,只是在無比淡然的陳述着一件事,感覺不到任何情緒的變化和情感的動盪。

    雲澈看着她,皺了皺眉,忽然道:“你……不恨她?”

    “恨她?”夏傾月反問:“我爲何要恨她?”

    “她畢竟殺了月無涯……你的義父,更是對你恩重如山的人。”雲澈神情複雜。

    夏傾月明眸如星,淡淡而語:“當年,義父他錯認爲我母親是爲星神界所害,憤怒失智之下,逼死了她的生母,也將她逼成了天殺星神。她爲母復仇,天經地義!我義父死在她手上,也算死得其所,仇怨兩清,我又憑何去恨她?”

    “……”雲澈立於那裏,久久無言。

    “是不是覺得,我有些過於理性?”她忽然問。

    “不……”雲澈搖頭:“你理智的……有些可怕。”

    對於雲澈的這個評價,夏傾月付之冷淡一笑:“我再說一次。如今的我,不僅是夏傾月,更是月神帝!”

    這時,夏傾月的身前月芒一閃,一個藍衣少女盈盈拜下:“主人,梵帝神女求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