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我靠!」火如烈驚得差點跳起來:「這這這……這次真完了!」

    「……」炎絕海亦是瞳孔一縮,但和火如烈不同,他眼瞳中顫盪的不是驚嚇,而是驚恐。

    君惜淚在雪中起身,兀自有些發懵,她做夢都不可能想到,自己身為劍君傳人,竟會被一個中位星界的界王當著劍君和眾人之面狠扇一個耳光。

    「混賬東西!本王名諱,又豈是你配叫的!」沐玄音冷冷道。

    「你……」

    「噗!」她剛要出聲,便又是一口濃血噴出,站起的身體一下子跪了下去,全身在一股無法抗拒的冰寒中瑟縮,臉色逐漸變得慘白。

    沐玄音的耳光,又豈是那麼好受的。如果她不是君無名的弟子,就算是一萬條命也已經死透了。

    君無名向前,將君惜淚扶起,一道無形玄氣籠向她的全身。君惜淚的臉色這才好了很多,她顫聲道:「師尊……」

    「好了,不要說話。」君無名輕嘆一聲,聲音里卻是帶著一股君惜淚從未聽到過的無力感。

    「玄音界王。」君無名沒有怒,亦沒有玄氣涌動,依舊淡然如初:「淚兒的確有過在先,事已至此,她已受懲戒,你氣也出了,老朽無話可說,就此別過吧。」

    君無名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愣住。

    火如烈的下巴「咣當」砸在地上,愣了半晌,才喃喃道:「劍君這這心性涵養……這忍耐……也太好了……吧?不對啊!這……這都忍了?」

    而且,真論輩分的話,君惜淚絕對在沐玄音之上,直呼其名雖有不妥,但確有資格如此。

    「火宗主,你難道就不疑惑一件事?」炎絕海胸口起伏,用極低的聲音道:「沐玄音距離劍君弟子百步,劍君距離弟子僅有兩步,但剛才那一耳光,劍君卻沒能阻下!」

    「……!!」火如烈起初一愣,隨之整個身軀都猛的震了一下,許久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你當然無話可說!但想走,還有點太早了。」

    最初對君無名的敬重,此刻已完全化作冰冷無情:「方才,不過是對她直呼本王之名的懲戒,本王沒要了她的命,已是給你留了十萬分的餘地,你自該心知肚明。」

    「但她犯我冰凰,傷我弟子,還未跪地謝罪,就想這麼一走了之么!」

    「你……」這次,任誰都能清楚的看到君無名的眼眉在輕微的搐動,眉宇間一股怒意和煞氣凝聚。

    就當所有人在心驚膽戰中以為劍君這次毫無疑問會徹底暴怒時,卻又眼睜睜的看到,這股剛剛湧起的怒意和煞氣,竟又在幾個呼吸間,被死死的壓了下去。

    「唉。」君無名一聲長嘆:「終歸是咎由自取。淚兒,雖是無意,但你的確冒犯冰凰宗門,傷了玄音界王弟子,怨不得玄音界王如此震怒,便依玄音界王之語,去謝罪吧。」

    「師尊!?」君惜淚抬起頭來,滿臉的無法理解,無法相信。

    她的師尊是劍君,大千世界神話一般的人物。她是年紀輕輕便名滿神界,位列「東域四神子」的劍君傳人,無論在神界何地,無人不敬,無人不仰。而吟雪界不過一區區中位星界,他們到來吟雪,在她看來完全就是吟雪界的榮光。

    吟雪界和炎神界對劍君畢恭畢敬,敬若神明,她早已見慣,毫無動容。吟雪界王橫穿半個吟雪界來拜見,在她認知中亦是再正常不過。她以劍罡阻攔吟雪弟子,讓師尊與自己先行,更是再理所應當不過的事……區區冰凰神宗,豈配走在他們師徒前方。

    怎麼也想不到會是這般結果。

    君無名對她寵溺有加,無論到哪裡修行,所見之人對她都是唯恐有半點冒犯不敬。而她今日竟被當眾打了一個奇重無比的耳光,她從小到大,都從未受過如此之辱。

    更讓她無法相信的,是她的師尊非但沒有為她怒而出手,反而……要她向對方跪地謝罪。

    她如何能接受。

    「去吧。」面對她顫動的眸光,君無名卻是緩緩閉上了眼睛:「這是師命,也是你人生的重要一課。」

    君惜淚心境、認知本就瀕臨崩塌,而君無名的話,無疑成為了最後一根稻草,她徹底愣在了那裡,眼瞳失色,就連臉上的劇痛,都已完全感覺不到。

    「沒聽到為師的話嗎!」君無名聲音忽然厲下。

    「……」一雙失色的瞳孔終於恢復了些許焦距,但神采卻再無先前明光,唯有一片黯淡。君惜淚從未如此混亂、不解、迷茫,更是平生第一次真正知道何為屈辱。

    師命不可違,她腦中響起君無名那句嘆息之語:「這是師命,也是你人生的重要一課。」

    人生的重要一課……師尊這是在磨練我的心性嗎?

    心裡終於多了一分支撐,她深吸一口氣,緩步走向沐玄音,然後在她身前緩緩跪下,只是,她的眼神冷淡堅毅,縱然單膝觸地,那股屬於無淚劍姬的尊嚴、屬於劍君傳人的驕傲依舊凌然。

    「哼!你跪錯人了。」君惜淚還未開口,沐玄音已是冷然出聲,將雲澈直推身前:「你藐視我冰凰神宗,剛才那一耳光,再加上本王好歹要給你師尊留三分薄面,便不再追究。但你還傷了本王弟子,那就乖乖的向他賠罪吧。」

    「……」君惜淚又一次定在那裡,剛剛竭力平靜下來的氣息再次崩亂。

    沐玄音好歹是吟雪界王,還是一個如她師尊一般的至高神主,當眾下跪謝罪,她雖屈辱,但還不至於完全喪盡尊嚴。

    但此刻被沐玄音推到她身前的男子……與她年輕相近,但玄力卻只有區區神劫境一級,這樣的人,她隨君無名遊歷諸界時,見過太多太多。在很多星界,這般年紀,這般修為,已堪稱天才,但這樣的人在她眼中,平日里根本連讓她正視一眼的資格都沒有。

    現在,卻讓她向這樣一個人屈膝謝罪!?

    如果真的這麼做了,何止是屈辱。她有生以來所有的尊嚴和驕傲,都無疑是被狠狠踩踏腳下,碾得粉碎,成為她一生一世都不可能抹去與擺脫的恥辱印記。

    但她的身後,卻久久未傳來君無名的聲音。

    時間彷彿變得很慢,每一個瞬間都無比漫長。心海也從混亂直至空白,空白到已幾乎失去了所有思考能力,如機械般的屈膝在地:

    「惜淚無禮冒犯……請恕罪……」

    短短几個字說完,她緊咬起的嘴唇已毫無半點血色。

    「……」雲澈站在那裡不動,亦無法回應。

    「這才有點樣子。」沐玄音冷語著,但目光卻看也不看她一眼:「別覺得自己受了多大委屈,這都是你咎由自取!不要天真的以為被冠以所謂『東域四神子』之名就可以孤高自傲,目中無人,在本王眼裡,你連給本王弟子當暖床丫鬟的資格都沒有!」

    君惜淚:「……」

    雲澈:(⊙﹏⊙)b

    「淚兒,劍君傳人亦會犯錯,劍君傳人犯錯,亦要知錯謝罪。為師很早就想給你上這一課,如此也好,好好記住這一天,當你完全坦然的那一刻,你便會離『劍心』更近一步……我們走吧。」

    君惜淚站起身來,沒有表情,沒有言語,如一個忽然失了靈魂的軀殼,默然跟在君無名的身後,無聲沒入風雪之中,消失於所有人的視線。

    「走……走了?」火如烈愣愣的道:「這難道真的是……劍君給弟子的『劍心』修行?」

    「不過是強行給自己一個台階罷了。」炎絕海低聲道。

    「沐玄音……難道竟然真的……」

    「……」炎絕海默然不語。

    整個雪域久久落針可聞。

    每個人心中的震撼無以復加,許久都無法平復。

    君無名最初的退讓,他們的感觸皆是劍君心博如海,亦或者不屑出手。但沐玄音步步緊逼,而君無名在弟子被當眾狠扇一個耳光后依舊步步退讓……

    他們都不是傻子,就算再天真,也該察覺到了異樣……只是那個可能性太過匪夷所思,讓他們在連番的震駭之下,卻依然無法相信,甚至不敢去想。

    看著獃滯中的冰凰弟子,沐玄音冰眉一蹙,冷斥道:「都愣著幹什麼!等玄陣閉鎖嗎!」

    一聲呵斥,如暮鼓晨鐘,沐渙之這才如夢方醒,慌忙從地上爬起,大聲道:「眾冰凰弟子速隨我入陣,再有不到二十息,玄陣就要閉合了!」

    冰凰眾弟子聽命,井然而迅速的沖入玄陣之中。

    沐冰雲來到沐玄音身側,眸光複雜,輕聲道:「我會時刻照看著雲澈,姐姐放心。」

    沐玄音眸光轉來,看著雲澈,卻毫無先前的冰冷無情,而是一種雲澈看不懂的幽然:「天性使然,說再多,其實也毫無用處。」

    沐冰云:「……」

    「師尊?」雲澈稍愣。

    「不要闖禍,做任何帶有風險的決定之前,記得反覆想想為師告誡你的話……另外,為師只教過你不得不自量力肆意妄為,但從未教過你要任人欺凌!」

    「……是,師尊。」雲澈認真聽命。

    「去吧。」

    去往宙天界的冰凰弟子畢竟數量不多,很快,所有弟子皆已進入陣中,雲澈也被沐冰雲帶起,踏入玄陣,消失在白光之中。

    次元玄陣的旋轉緩慢了下來,玄光也在逐漸變得微弱,這是即將關閉的前兆。

    炎神三宗數千弟子,想要全部進入已是根本不可能。炎絕海迅速道:「火宗主,帶破雲先行。」

    「也好!」來不及考慮,火如烈一把抓起火破雲,直入玄陣之中,身影幾乎與最後的玄光一同閃滅消失。

    次元玄陣關閉,火如烈與剩下的一眾炎神長老弟子,便要再等上一個時辰。

    玄陣沉寂,雪域之中只余炎神弟子,但依舊鴉雀無聲,因為沐玄音依然在側。

    這個讓堂堂劍君退走吟雪的吟雪界王,僅僅是存在於那裡,便帶給他們一種沉重到無法形容的重壓,無人言語,連呼吸都是小心翼翼。

    包括炎絕海。

    這時,沐玄音終於轉過身來,目視北方,淡然道:「還未恭喜炎宗主,看來不出意外,三年之後,東神域將再添一上位星界。」

    炎絕海露出有些發僵的笑容,抬臂道:「先謝吟雪界王吉言。縱然一切成真,也是拜吟雪界王恩賜,這一點,炎絕海不敢忘,炎神界亦絕不會忘。」

    以往,因修為壓制,炎絕海在沐玄音面前都會客氣中帶著謹慎,不敢將其觸怒。

    而此刻,他無論言語還是身體動作,都隱隱帶上了幾分……或許是下意識,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到的恭敬謙卑。

    「那倒不必!」

    沐玄音雪袖一拂,眾人直覺眼前一花,沐玄音的身影便已消失,似乎融入了無盡飛雪之中。

    炎絕海沉默了許久,兀自心緒難平,他深吸一口氣,轉過身來,目視眾人,徐徐的道:「剛才發生的事,一句話,一個字都不許泄露出去……明白了么!」

    聲音很淡,很緩慢,卻是讓所有人心中猛的一凜。

    根本不需要炎絕海警醒,在場之人,就算再給他們三個膽子,也定然不敢亂說什麼。畢竟,這可是事關劍君尊嚴之事,吟雪界惹得起劍君,炎神界可惹不起!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