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眼前的世界無比廣闊,視線的極處似乎蒙著一層煙霧,灰濛濛一片。雲澈等人跟著沐渙之和沐冰雲走了許久,依舊不見盡頭。

    「看來我們的確來的過晚了,大多數人都已入宙天界中。猶記得上屆玄神大會,到來之時可謂天地喧囂,人如星河。」沐渙之嘆道。

    「這只是原因之一,將參戰限制在神劫境,極大幅度壓縮規模是更主要的原因。」沐冰雲道。

    隨著他們的前行,雲澈忽然看到,極遠的正前方,模模糊糊的出現了一道黑影。這道黑影衝天而起,直穿天際,不見盡頭。

    「冰雲宮主,那是?」雲澈問道。

    「那是宙天塔。」沐冰雲道:「是神界最高的塔,直入蒼穹三萬里。」

    「三……萬里??」聽到此言的冰凰弟子無不驚得倒吸冷氣。

    哪怕對神道玄者,三萬里都是一個很長的距離。而這個數字用在高度上,只能用匪夷所思來形容。

    「哈哈哈,」火如烈一聲大笑,大步走過來道:「宙天塔並非是一個『真實』的塔,而是來自宙天珠的一個特殊投影,據說其真身是在宙天珠內部的『宙天神境』中。你們所能看到的這個宙天塔,它的正下方,就是宙天珠的所在。」

    說完,火如烈側目大聲道:「破雲,此次玄神大會,你若能獲得進入宙天神境的資格,最有可能,便是在這宙天塔中修鍊三年……哦不不,塵世三年,宙天三千年。而能在這宙天神塔中修鍊三千年,絕對要遠勝在外修鍊萬年,明白了嗎?」

    火破雲臉色一肅:「師尊放心,破雲定不負師願,不負已身。」

    「那就好,哈哈哈哈。」火如烈大笑一聲,繼續大步向前。

    後方一眾冰凰弟子聽得又羨又妒,沐渙之也是搖了搖頭,一臉鬱悶,他瞥了一眼火破雲,心中頓然生出一種若能得此傳人,此生萬死無憾的感觸,隨之而來的自然唯有嘆息和悵然。

    倒是火破雲面現窘促,他偷偷看了眾人臉色一眼,湊到雲澈身側道:「雲兄弟,我師尊他絕對沒有要炫耀示威的意思,只是……只是隨口……」

    「哈哈,」雲澈卻是輕笑一聲:「破雲兄不必如此,你到了任何星界,都有著被炫耀的絕對資本。」

    他側過臉來,忽然壓低聲音:「破雲兄,你們金烏宗的始祖神靈,應該是近些年才消逝的吧?」

    「……」火破雲腳步出現了剎那的停頓,臉色也明顯一僵,怔然看著雲澈。

    他的反應已經告訴了雲澈答案……果然,火破雲如此異常的金烏炎力,是和鳳雪児一樣,得到了金烏神靈以徹底消散為代價的完整賦予。

    初至神界的時候,沐冰雲就說過,神界早已沒有了神之魂靈的存在,炎神界亦是如此。但很顯然,事實並非如此。

    當初在幻妖界,是金烏雷炎谷的金烏魂靈親口告訴他若五年之內見不到茉莉,今生將再無可能見到。而相同魂靈之間可以互通魂音,它會知道神界的事,顯然是通過神界的金烏魂靈……也就意味著至少在那不久前,神界的金烏魂靈依然在世。

    在第一次見到火破雲時,他展露金烏炎的那一刻,就給了雲澈一種類似鳳雪児的感覺。

    如今看來,一切皆如他所想。火破雲如此驚人的火焰能力,果然是來自金烏魂靈的「神賜」。

    「雲兄弟……何出此言?」火破雲表情有些僵硬。

    「哦,只是前段時間從宗門前輩那裡聽了一些關於炎神界的傳說,所以隨口一問。」雲澈一臉隨意道,心中卻一陣沉思:以神的尊嚴,絕不會隕滅自己而成全人類。但太古蒼龍把最後的龍血、龍髓、龍魂都給了自己,然後是鳳雪児,現在還有一個火破雲……

    很顯然,這是某個重大原因下的孤注一擲。

    它們所感應到的東西,還有天機界的「預言」,究竟是什麼……

    「這個……」

    嗡!!

    火破雲支支吾吾,不知作何回應時,天空忽然沒來由的一暗,一股龐大的威勢也從上空傾覆而下。

    雲澈下意識的轉頭,後方的遙遠天空之上,一個巨大玄舟……準確的說,是一個巨大宮殿正在緩慢飛過,一眼望去,足有百里之巨。臨近宙天神界,這個巨大宮殿飛行的很慢,但其威壓卻如浩日臨空,讓人心悸魂驚。

    「神武天宮!」

    雲澈的耳邊,同時響起沐渙之和火如烈的低呼聲。

    「神武天宮?是師尊曾說過的……神武界的主玄艦?」火破雲低喊道。

    神武界?雲澈心中一動。

    「不錯。」火如烈緩緩點頭:「神武界會在這個時間到,倒是讓人毫不意外。能被允許將玄艦落入宙天神界的上位星界並不多,神武界當然不會放過這個逞威的機會。」

    「聽聞神武界王的年輕子女中,出了一個名為武歸克的奇才,這場玄神大會的巔峰之戰,必有神武界一席之地。」沐冰雲緩聲道。

    雲澈動了動眉頭……神武界武歸克,這個名字他在兩年前不僅聽過,還差點碰面。

    而且嘛……

    神武天宮緩緩駛過,飛向宙天神界,但其神威猶在,又是一股威壓忽然從天而降,竟是瞬間覆過了神武天宮的氣勢,驚得所有人駐步。

    「那……那是什麼?」幾乎所有冰凰弟子都驚吼出聲。

    無際蒼穹之上,一個巨大黑影在徐徐遨動,定眼看去,那赫然是一頭通體漆黑的巨鯨!鯨身足有四五百里之巨,如一頭隨時可能吞噬大地的滅世巨獸,俯視著下方卑微的土地與生靈。

    「覆天鯊!覆天界也來了……等等那是!」

    巨鯨之後,一個小上幾分,卻迅疾數倍的影子從巨鯨之側橫掠而過,赫然是一頭足有三四百里的青黑巨鷹。

    巨鷹剛剛掠過,又一個巨影緩緩臨近,那是一艘龐大無比的玄舟,橫空千里,遮天蔽日,徐徐而動,每行進一分,都會引得風雲變動。

    「琉光界的混沌鷹!」

    「聖宇界的摧星艦!」

    火如烈、沐渙之等人已是徹底停住了腳步,仰望上空,滿臉震撼之色。那些冰凰弟子自然更是不堪,一個個瞠目結舌,如臨幻鏡。

    「那是……玄獸?」雲澈驚疑道。數百里之巨的飛天巨鯊和巨鷹,他都是見過未見,聞所未聞。

    「那自然是玄獸。」沐冰雲輕語道:「那隻巨鯨名為覆天鯊,是覆天界的守護神獸和主玄艦,那隻巨鷹名為『混沌鷹』,為琉光界大界王的專屬坐騎。它們是玄獸,卻和你所知的玄獸有所不同,準確來說,它們是『太初玄獸』。」

    「太初……玄獸?」雲澈一臉茫然。

    「因為它們是從一個叫『太初神境』的地方帶出來的,所以才有『太初玄獸』之名。」火如烈大咧咧的插口道,然後一晃手:「不過你也不用知道太多,太初神境那種地方,連我都不怎麼敢進去,你小子還遠沒必要了解。」

    「不過說起這混沌鷹,我在大概一個月前好像聽到消息,」火如烈有些猶疑的道:「琉光界王已經把它送給了她的小女兒,作為十五歲生辰的禮物,也不知道真假。」

    火如烈很平常的幾句話,讓雲澈沒想到的是,沐冰雲和沐渙之竟同時轉身,眼神也出現了很大的變化。沐冰雲道:「混沌鷹是琉光界王親自從太初神境帶回,從不讓任何人染指。但如果是『小女兒』……卻也並不讓人驚訝。」

    沐渙之也緩緩點頭。

    「琉光界……東域四神子之一『映月仙子』所在的琉光界?」火破雲想到什麼,低呼一聲:「師尊所說的就是她?」

    「不……」火如烈卻是搖了搖頭,他眼神複雜,欲言又止,最終還是道:「玄神大會在前,不要徒增雜念。」

    「是,師尊。」火破雲馬上不再詢問。

    與其說火如烈是不想讓火破雲徒增雜念,倒不如說不想讓他徒增壓力……因為那個女孩,是一個足以讓神界所有天縱奇才自卑的異種存在。

    「聖宇界的摧星艦,琉光界的混沌鷹,覆天界的覆天鯊,這三大界居然同時到來,簡直像是商量好的一樣。」沐渙之道。

    「三大界那個層面的事,非我等所能觸及,走吧。」沐冰雲收回目光,淡然道。

    「這三個星界的實力很強嗎?」雲澈問道。

    「呵呵,豈止是強大。」沐渙之笑道:「聖宇界、琉光界、覆天界,這是東神域眾上位星界中,最強的三大星界。換言之,東神域王界之下,以這三大星界為尊。」

    「……原來如此。」雲澈點頭,終於明白他們剛才為什麼會是那般強烈的反應。

    「我先前和你提過的『東域四神子』,除了劍君傳人君惜淚,其他三神子,便是分別來自這三大界。」沐冰雲道:「聖宇界的洛長生,琉光界的水映月,覆天界的陸冷川……這屆玄神大陸,核心依舊是這三大界。其他縱然同為上位星界,也只能屈於他們的光華之下。」

    「依舊」兩個字,無疑說明這種狀況已經持續了很多年,很多代,這三大星界如東神域三座大山,巍然不可撼動。

    足足行進了一個多時辰,最初能看到的「宙天塔」依舊只有一個模糊的影子,似乎沒有半分的靠近。但前方終於不再空曠,無數道光幕衝天而起,遮蔽著視線,卻也鋪成了一個夢幻迷離的奇異世界。

    每道光幕之下,都站著一個人影,或為少年,或為少女。沐冰雲和沐渙之帶著眾冰凰弟子來到最近的一道光幕前,沐冰雲向前施禮道:「吟雪界冰凰神宗,受邀前來拜會宙天神界,並攜門下弟子參加玄神大會。」

    光幕前的少女接過請柬,盈盈而禮:「原來是吟雪貴客。貴客暫候,馬上會來人將幾位引入。參加玄神大會預選者請將手臂碰觸光幕,滿足資格者即可入內。」

    沐冰雲頷首回禮,沐渙之則已開始安排冰凰弟子。

    「雲澈,接下來我們暫且分開。」沐冰雲專程向雲澈道:「我與大長老等人先入宙天界,你與其他宗門弟子將被送入玄神大會的預選賽場之中,至於賽場如何,唯有你進入之後才能知曉。」

    「將手觸在光幕上,資格足夠,就可進入。」

    雲澈點頭,然後伸出手,碰觸在身前的光幕之上。

    一抹微不可察的藍光頓時覆在雲澈的手掌,然後直蔓全身,一閃而逝。

    眼前的光幕,頓時出現了清晰的文字:

    壽元:二十七。

    修為:神劫境一級。

    與此同時,雲澈的腦海中響起一個清晰的魂音:請印下你的名字和出身。

    「雲澈,吟雪界。」雲澈直接回應。

    須臾,雲澈睜開眼睛,向沐冰雲道:「冰雲宮主,我已經可以進入了。」

    「在參加玄神大會的眾多玄者中,你的修為畢竟處於底層,因而你的比賽應該很快就會結束。」沐冰雲說的很直白,她也知道雲澈的心也根本不在玄神大會,玄神大會對他而言,只是一個進入宙天界的媒介:「結束之後,記得第一時間向我傳音,之後你在宙天界的行動,必須在我的視線之下……這是你師尊的命令。」

    「是,冰雲宮主放心。」雲澈遵命。

    「破雲,你也去吧。」火如烈將火破雲推到了光幕前,微微泛紅的臉上,盪動的是他這一生最大的期望。

    這不僅僅是火破雲一個人的玄神大會,更是決定炎神界未來的大事。

    道道藍光纏繞在雲澈、火破雲和一眾冰凰弟子身上。光幕前的少女輕語道:「進入會場之後,預選賽結束之前將無法脫出。玄神大會開始之前,任何人不得私鬥,否則直接取消資格,並隔離至預選結束,請務必牢記。」

    少女的話很柔和,但字字皆攜著不容抗拒的威嚴。

    終於站在了玄神大會的大門之前,所有人的臉上都浮動著緊張和激動,相比之下,雲澈卻是最為平靜,因而他根本無所謂於玄神大會的成績。

    意念輕動,身體頓時被藍光包裹,眼前的世界也急劇變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