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媚音,那個叫雲澈的人,有什麼特別之處?」

    飛離沒有多遠,藍衣少女向身邊的女孩問道,語氣慎重,因為她很清楚,被自己牽在手中的女孩不會做無理由之事,而她主動靠近一個人,更是極少極少。

    「叫雲澈的大哥哥,他很厲害,而且,有一點點奇怪。」小女孩回答。

    「很厲害?奇怪?」

    「應該這樣說,他比姐姐看上去要厲害……而且厲害好多。」小女孩螓首稍歪,呈思索狀,但話語卻是很肯定的語氣。

    少女之言,不但莫名其妙,而且說得很是不符常理,本是只會讓人一笑而過,但藍衣女子卻是月眉稍蹙,毫無懷疑:「看來要麼是他天賦異常,要麼是他修鍊的玄功特殊。」

    「嗯……不過倒是不用在意,他的玄力畢竟好弱,雖然實力應該很強的樣子,但也不可能威脅到神靈境,更不可能威脅到姐姐的。只是他奇怪的地方……有些說不上來,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覺得很奇怪。」

    小女孩想了想,忽然說道:「對了!他剛才一直盯著我的眼睛看,而且看了好久。」

    「他敢直視你的眼睛?」

    這次,藍衣女子的臉上露出數倍於方才的驚色:「難道是精神力異人?雲澈……姑且還是注意一下吧。」

    「不對!」小女孩卻是搖頭:「姐姐更需要注意的,是那個叫火破雲的人。」

    「他?為何?」

    「因為他的血脈、玄脈,還有靈魂都很奇怪,強度上雖然是神靈境七級,但層面上卻要高很多,肯定不是一般的神血繼承,應該是被賦予過很多的神靈『成分』,另外還混雜了一些龍的『成分』,所以也要比姐姐看到的厲害很多,說不定,可以對姐姐造成一些些的威脅呢。」小女孩很認真的說道。

    神靈境七級與神靈境十級,在任何人看來,即使算不上天壤之別,也絕對是不可逾越的巨大差距,尤其這話還是出自一個十五歲女孩之口,只會被當成戲言。

    但藍衣女子卻是沉默下去,然後微微頷首:「我知道了。看來這一屆的玄神大會,果然是卧虎藏龍。」

    小女孩的這些話,若是落在火破雲、火如烈、焱萬蒼等人的耳中,定會駭然失色。

    火破雲身上的東西,都是他,乃至整個炎神界最大的秘密,卻在這個小女孩的瞳眸之下,如直接刻印在臉上般清晰無遺。

    時間緩緩流逝,步步臨近著玄神大會之期。東神域也越來越安靜,九千星界,無數玄者都在翹首以盼。因為那是東神域最高規格、最高層次的玄道盛會,而這次又是史上最特殊的一屆,單單能有資格參加,對絕大多數玄者和宗門而言都是一種榮耀,而若能取得一個不錯的名次,哪怕只是預選賽的好名次,都是足以閃耀一生的無上榮光。

    甚至榮耀所在的星界,改變星界在所在層面的地位。

    這一日,終於到來。

    隨著蒼穹的顫動,宙天之音震空響起,響徹預選戰場,以及東神域的每一個角落。

    「時隔短短七百載,又至玄神大會之期。此屆玄神大會異於以往,不僅可展現東神域當今年輕一代的風姿,亦有可能決定東神域的未來。」

    「此屆玄神大會以神劫境為限,入預選戰場者共有五千一百三十二萬人,聚集王界之外,東神域年輕一輩所有優秀玄者。」

    五千多萬,這個數字聽似龐大,但相比東神域九千界千萬億玄者,實則是個極小的比例。而這五千萬有資格入玄神大會的玄者,任何一個都是不折不扣的天才,尤其在下位和中位星界,足以名動一方。

    比如在吟雪界,不到一甲子之齡成就神劫境,可是有資格入層面最高的冰凰神殿。

    「此屆玄神大會規模異於以往,賽制亦不相同。預選戰將以宙天珠為戰場……」

    「以宙天珠為戰場」雖然三年前便已知曉,此時再次聽聞,所有參戰玄者依舊難掩激動。而這也毫無疑問是無數玄者在這三年間拚命修鍊,不惜代價成就神劫境也要來參加玄神大會的重要原因之一,他們不求名次,只求能沾染宙天珠的氣息和法則,因為這可是萬世難求的巨大機緣。

    畢竟,宙天珠在上古時代,可是神之層面……甚至超出真神層面的東西。

    但,接下來的宙天之音,卻如一盆涼水猛烈澆下。

    「……所有參戰玄者,將被投影至宙天珠的世界之中,所攜一切,都將完整投影,除了不會真正死亡,與真身毫無差異。」

    參戰玄者都是目瞪口呆,「以宙天珠為戰場」,原來指的是投影至宙天珠的內部世界,而不是身體進入……而既然是投影,那還感知個屁的氣息法則。

    而接下來的話,更是讓無數玄者心中一涼。

    「預選戰第一輪,所有參戰玄者將被隨時投影至一千個預選戰場,所有戰場人數均等,且每個戰場,最終唯有十人可勝出,其餘盡皆淘汰!」

    嘩————

    如驚雷劈下,東神域一片激動。

    一千個預選戰區,每個戰區只會勝出十人,其餘全部淘汰……也就意味著這場預選戰,平均每五千個人,才會勝出一人!

    最終十個戰區,只有一萬玄者勝出,其餘五千多萬,全部淘汰!

    這淘汰比例何止是誇張,簡直慘無人道。

    往屆玄神大會第一輪預選的淘汰比例也是很大,但最多也只是百中選一,遠遠沒有如此誇張。

    「這屆玄神大會因為神劫境的限制,只有五千萬玄者有資格參加,個個都是天才……居然第一輪就五千選一?這也太殘酷了吧?」

    「一輪直接刷到只剩一萬,這這這……」

    「這場玄神大會,果然為的不是強者,而是這整個東神域最巔峰的那群年輕人啊,其餘雖然都是不折不扣的天才,卻也只能論為陪襯。」一個經歷過數屆玄神大會的老者嘆道。

    「看來,我們第一場預選,就要全部被淘汰下去了。」沐含玉看著一眾師弟妹,唏噓道。

    非是他妄自菲薄,冰凰神宗此次參戰的弟子中,以他和沐妃雪玄力最高,但也只有神劫境八級,這樣的修為在吟雪界是頂尖,但在這玄神大會,別說前一萬名,前十萬名都幾無可能。

    「這玄神大會真是怪,和傳聞中的往屆完全不一樣,一輪只勝一萬人……我感覺我們完全是來湊數的一樣。」一個冰凰弟子苦笑道。

    「不要多想了。玄神大會以往要三千年一屆,我們能有幸參加,已是極大的機緣,就將這當成有生以來最高規格的試煉,雖然註定第一輪就被淘汰,但即使被淘汰也會有排名……不要給自己和宗門丟臉!全力以赴!」沐含玉肅然道。

    「好!師兄說得對!」冰凰弟子齊齊響應,戰意熊熊燃起,等待著近在眼前的殘酷預選戰。

    「終於要開始了。」火破雲仰望天空,雙目燃火,戰意昂揚。他的目標,是前一千名,預選淘汰的比例對別人而言極為殘酷,對他而言,卻遠不及目標。

    「破雲兄,加油吧。」雲澈由衷的道。至於他,戰場在哪,什麼賽制,都毫無所謂。別說五千選一,就是五中選一,他都會在第一輪次被淘汰。

    東神域動蕩之餘,宙天之音稍停,無數道白光從天而降,覆在眾參戰玄者的身上。

    周圍的世界變得蒼白一片,很快,白光又完全散去,來自周圍的氣息出現了微妙的變化,顯然是已經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而且到來的不是真身,而是完整的投影。

    腦海中,自行出現了一道意念:

    「第九戰區」。

    雲澈睜開眼睛,看向周圍,這裡,看上去同樣是個古城,四處斷壁頹垣,蒼穹灰白,大地亦是乾枯一片,是個廢棄的死城,和他先前所在的地方並不相同,但卻很像。

    目光看向遠方,十幾里之外,明顯存在著一層巨大的結界,這個結界似乎覆蓋了整個廢棄古城,讓所有人無法離開這個區域。

    這裡,就是宙天珠的內部世界……一千個預選戰場中的第九號戰場!

    而既然到了這裡,那麼自己就不再是真身,而是一個投影。

    雲澈感知了一下身體和玄力運轉,毫無異樣,甚至絲毫感知不出自己如今只是投影的狀態。他伸出左手,清楚感知到了天毒珠和劫天劍的存在,就連天毒珠內的東西,也可自由取出。

    不愧是宙天珠的投影,果然完美的不可思議。

    雲澈的周圍,一片接一片的人影在消散的白光中出現,他們也都打量著四周和自己接下來的對手,或面色凝重,或滿臉疑惑,或自信滿滿,但無人輕舉妄動。

    雲澈掃了一眼周圍,都是陌生的面孔。一千個戰區,皆是隨機傳送,他認識的人本就很少,要見到熟悉的面孔的確不是容易的事。

    而且,也沒有找到任何一道比自己弱的氣息。

    畢竟,神劫境一級,參戰資格的底線……在全部五千萬參戰玄者的最底層都是墊底。

    所以,毫無疑問,那些掃視周圍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時,全部轉為不屑和輕蔑,有的連笑意都多了幾分。

    沒過多久,浩渺的宙天之音便從上空傳來:

    「你們如今所在的區域,為每個預選戰區的『主城』,亦是絕對的安全區域。這裡不會有玄獸出沒和侵入,所有人玄力亦將被禁錮體內,無法釋放攻擊他人。」

    「而一旦出了主城區域,便是你們的戰場。」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