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月神界,神帝寢殿。

    雲澈由瑾月相送,已在返回吟雪界的途中。

    當初在宙天神界,夏傾月猜到了雲澈可能身負黑暗玄力,後魔帝歸世,雲澈身負天毒珠的事也在同一時間暴露……從那時候起,報復千葉影兒的特殊方法便在她心海中成型。

    在雲澈回來後,她便直接將他帶走。

    如今,一切皆如她之願,那個無比強大,又無比陰毒的千葉影兒,成爲了雲澈的千年之奴。

    只要她願意且不計後果,這千年之中,她隨時可以要了千葉影兒的命,徹底的復仇雪恨。

    但顯然,她並未打算如此做。

    雖然一切都是由她佈局謀劃,但無論天毒珠的毒力,黑暗玄力的操控,劫天魔帝的威懾,都是來自於雲澈。所以,此次更多的是爲雲澈報復了當年的“梵魂求死印”之仇,兼爲他找了一個極其強大的護身符,而她自己,頂多是泄恨而已。

    寢宮之中,只餘夏傾月一人。明明一切順利,但不知爲何,她卻有些心神不寧。

    安靜之中,她緩慢踱步,臨近殿門之時,她忽然停步,短暫沉默後,緩緩的轉過身來。

    一個漆黑的身影無聲的立於她剛剛踏過的地面上,高大的身軀,滿是刻痕的面孔,一雙眼睛泛動着黑光,如能吞噬萬物的無盡黑夜。

    劫天魔帝!

    夏傾月緩緩俯身拜下:“月神界夏傾月,拜見魔帝前輩。”

    “……”劫淵面孔冷然,她的存在,讓整個寢宮空間變得無比陰森沉寂,她看着身前女子,冷冷道:“假本尊的威懾算計他人,如今見了本尊,你居然不怕?”

    劫淵何等靈覺,她感覺出身前的女子並非是在強忍強裝,而是真的毫無懼意,漠然的驚人。

    “最多不過一死,又有何可懼。”夏傾月輕輕說道。

    劫淵眼睛微眯,黑芒冷凝,雲澈之外,她第一次對一個人類產生了興趣:“九玄玲瓏體和冰雪琉璃心同現一人之身,這樣的怪胎,在本尊的那個時代都從未出現過,在這個氣息渾濁淡薄的現世,卻出現在一個凡人女子的身上,倒是讓本尊都開了眼界。”

    夏傾月:“……”

    向着夏傾月,她緩緩的伸出手臂,口中發出冰冷刺心的聲音:“雖然你身上的月神神力讓本尊很是厭惡。但對你這個人……本尊現在很感興趣!”

    她的掌心黑芒驟閃,一團黑氣從天而降,罩在了夏傾月的身上。

    夏傾月頓時如墜冰獄,身軀在顫慄中掙扎,但她的心中,卻響起劫淵的聲音:“想讓靈魂受創,你就盡情掙扎吧!”

    “……”夏傾月的掙扎緩下,然後認命的閉上了眼睛。

    她的靈魂,被一股黑暗氣息快速掃過……但馬上,這股直侵入她靈魂最深處的黑暗氣息猛的冷凝,然後又一瞬間潰散無蹤。

    “你……”劫淵的手掌依舊停在半空,但她的面孔發生了劇變,漆黑的魔瞳更是出現了長久的定格。

    “?”夏傾月無力的後退一步,急促喘息。

    她清楚劫天魔帝是在讀取她的記憶,卻不明白她爲何會露出這樣的反應。

    “夏傾月,”劫淵喊出她的名字:“你算是本尊這一生見過的,命運最悲哀的人……連經歷過外混沌劫難的本尊,都替你悲哀!”

    夏傾月:“……”

    “更悲哀的是,你在終於有所察覺之後,居然選擇了順從?”劫淵魔瞳中光芒更黯:“是覺得自己根本不可能抗拒,還是……”

    她沒有繼續說下去,夏傾月站直身體,低聲道:“前輩在說什麼?傾月無法聽懂。”

    “呵,你是真的不懂,還是不想懂?”劫淵淡笑一聲:“不過拜你所賜,本尊倒是知道了一個不應該知道的祕密……呵呵,命運這種東西,還真是奇妙,真是奇妙啊。”

    夏傾月:“??”

    不應該知道的祕密?劫淵的這句話,夏傾月完全茫然。

    劫淵轉過身去,就在夏傾月以爲她要離開時,卻聽到她發出一聲意味莫名的嘆息,聲音也輕緩了下來:“你隨我去一個地方。”

    …………

    返回吟雪界,瑾月送雲澈下了玄舟,看着眼前無盡雪白的世界,她一時怔住,久久沒有瞬目。

    “瑾月,你應該是第一次來吟雪界吧?”雲澈笑眯眯道:“不如留下來多玩幾天如何?反正傾月也沒說要你多久後回去。”

    瑾月收回目光,柔柔搖頭:“婢女謝公子好意,但長久不在主人身邊,婢女會心中不安。”

    “婢女告辭……願雲公子萬安。”

    瑾月有些留戀,卻毫不猶豫的離開,雲澈心中頗有些吃味……才離開這麼一會兒就心中不安,夏傾月是怎麼調教的這些侍女?

    好在我身邊有個仙兒,哼,不需要羨慕!

    想着百依百順,嬌俏可人,對他總是無盡崇拜的鳳仙兒,雲澈不自禁的咧嘴笑了笑,雖然才離開藍極星沒多少天,但已是萬般的想要回去。

    且如今的局面,他往返藍極星也不需要像以前那樣謹慎到極點了。

    回到冰凰神宗,直入聖殿。

    殿中只有沐妃雪,沒有看到沐玄音的身影。

    沐妃雪靜坐殿中,如一朵傲然綻放的雪蓮,美的窒息,又冷的刺骨。對於雲澈的歸來,她的反應很淡,只是稍稍瞥了他一眼,便又將目光收回。

    “妃雪,”雲澈看了眼周圍,問道:“師尊呢?”

    “師尊在修煉,”沐妃雪道:“你要後日才能見到她。”

    “哦。”雲澈應了一聲,然後隨意坐了下來,默默消化着這些天發生的一切,太多的念想一起涌上,讓他腦中一時混亂一片,許久才稍稍平息。

    魔帝歸世……

    身在太初神境的茉莉和彩脂……

    該如何面對化爲邪嬰的茉莉,以及如何讓她被世人所接受……

    神曦那邊到底出了什麼狀況……總不會是龍皇知曉那個“祕密”了吧?但神曦若不主動說,龍皇沒可能知道的。

    還有眼下,該怎麼向師尊解釋千葉影兒的事……

    …………

    除了這些,還有另外一件似乎更大的事……

    到底該給無心準備什麼禮物!

    她上次那深深失望失落的樣子,雲澈是再也不想看到了。

    而且那種對她失信的感覺,比以往任何一次失信都要難受的多……簡直就像是犯了自己都無法饒恕的大錯。

    所以到底要送什麼好呢……

    神界的靈玉、寶器或者神晶?

    但這都是能買到的東西,也忒俗……

    空幻石?

    一邊想着,雲澈無意識的把空幻石拿了出來,然後又默默的收了回去……雖然是保命之物,最適合送給無心,但這枚空幻石是彩脂給的,把它送給無心,彩脂知道了還不錘死他。

    送她一把武器?

    靈覺掃了一番天毒珠……那些珍奇的,好看的劍,早就被紅兒吃的精光,剩下的不但外觀不適合女孩,而且也大都非如今的無心可以駕馭。

    要不改天再去趟月神界,那邊總該有一些奇妙的東西吧?

    或者從千葉影兒身上淘點什麼?嗯……不現實!千葉影兒在去月神界之前,鐵定把身上的好東西都留在了梵帝神界,很大可能連涉及禁忌祕密的記憶都給“囚禁”了。

    沐妃雪雖然一直沉靜無聲,但她的目光卻不時悄然瞥向雲澈的方向,看着他時而皺眉,時而齜牙咧嘴,時而搖頭晃腦,說不出的怪異,似乎是在深深糾結着什麼。

    “你在想什麼?”她的話語幾乎是先於意識出口,縱想收回,都已來不及。

    雲澈轉目,回答道:“我之前重回這裏時,向我女兒保證過回去的時候一定給她帶一件神界的禮物。但,上次因劫天魔帝而提早回去,也把這件事給徹底忘了。”

    沐妃雪:“……”

    “這次再回去,無論如何都不能忘記了,只是……”雲澈抓了抓頭:“到底該送她什麼好呢?”

    “我也是第一次當父親,實在想不出她這個年齡的女孩會喜歡什麼。”雲澈糾結之中,忽然眼睛一亮,看着沐妃雪:“對了,妃雪,你對神界比我瞭解的多,你有沒有什麼好主意?”

    沐妃雪玉顏微側,不去正對他的目光,道:“你聽說過恆影石嗎?”

    “恆影石?”雲澈搖頭:“沒有。”

    “恆影石,是玄影石的一種,可以用來刻印影像。”沐妃雪美眸中冰芒流轉,清冷而語:“普通的玄影石壽命有限,最高等的玄影石,所刻印的玄影,最久也只可存在千年,除非在崩壞之前反覆刻印,否則影像會在千年之後崩散。另外,即使在沒有外力的狀況下,普通的玄影石也有少許忽然崩壞的可能,導致刻印的影像就此消散。”

    聽着沐妃雪的講述,雲澈若有所思:“你說的恆影石,從名字上看,難道可以實現永久刻印?”

    沐妃雪微微點頭:“人每一天都在變,尤其她那個年齡的女孩,一旦成長,便再無法回去。你們父女關係如此之好,若能永遠留下你與她每一天的樣子……對她來說,會是一件很美好的禮物吧。”

    “……”雲澈意動,稍稍一想,眼睛頓時猛的一亮,問道:“那在哪裏可以買到或找到這種恆影石?”

    “恆影石是一種遠古之物,非現世所能凝成,所以,它存世的數量極少,難以找尋。”沐妃雪看他一眼。

    以恆影石的特性,入手者也幾乎不可能再將之轉給他人,所以要拿到一枚的確無比之難。雲澈想了想:“那我去一趟天機界。”

    “不必。”沐妃雪道:“我這裏,剛好就有一枚。”

    她玉手伸出,雪白的掌心之中,是一枚圓潤小巧的瑩白玉石,和普通的玄影石不同,它呈現着奇異的冰白之色,並隱覆冰芒,又如沐妃雪手心的雪肌一般瑩潤剔透。

    目光觸及,雲澈便感受到了一種很是特殊的氣息,那是一種朦朧的“永恆”感,陌生、特殊,卻又真實的存在着。

    雲澈剛要發問,沐妃雪已是玉指輕彈,頓時,一道瑩白的弧線劃過,恆影石已輕飄飄的落在了雲澈的手中。

    “送你了。”說完,她已是凝神閉目,似只是做了一件不足爲道的小事。

    特殊的觸感,神祕的氣息,還隱約帶着沐妃雪身體的溫度……雲澈下意識的垂目:這就是可以刻印永久影像的恆影石……

    “妃雪,恆影石既然那麼珍貴,我怎能……”

    “它對我無用。”沐妃雪道:“你先前救過我的命,這算是回報。”

    雲澈想了一想,將恆影石收起,微笑道:“好,那我就收下了。我相信無心她一定會很喜歡的。”

    沐妃雪沒有迴應,再次歸於冷寂無聲。

    ——————

    【獲得重要道具:不會損壞的攝像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