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位兄弟,看來,你我都是同道中人啊。」蕭墨轉過身來,目光灼灼的看著雲澈,似乎因遇到一個「同道中人」而頗為興奮:「你也是來摸魚的嗎?」

    摸……魚?

    雲澈眉頭大皺……這人什麼意思?

    「咳咳,」察覺到自己說了對方應該聽不懂的話,蕭墨連忙更正道:「我是說,你該不會……也沒打算入戰場吧?」

    「沒興趣。」雲澈很平淡的回答。

    「理解理解,非常理解!」探知了一下雲澈的玄力,蕭墨兩眼放光,深為理解的點頭:「像咱倆修為這麼渣渣的人,進了戰場也是挨虐的份,而修玄之道本就該是為了強身延壽,修魂煉心,打個拼死拼活就太沒意思了。還不如在這裡看看風景吟吟詩,甚是美哉!」

    雲澈:「……??」

    「啊哈哈哈!」蕭墨一聲大笑:「我都沒想到這裡居然還有玄力比我還渣渣……呃不是,我是說沒想到在這裡居然能遇到同道中人,真是太有緣了。對了,在下姓蕭名墨,不知兄弟如何稱呼。」

    「雲澈。」隱隱感覺這人心智似乎有點不太正常,雲澈的回答透著些許冷淡。

    「原來是雲兄弟!」蕭墨卻反而主動湊上來,上下打量:「雲澈……嗯,好名字啊!雲——悠然淡泊,澈——清瑩透心,單單念起這兩個字,都感覺心靈有一種被凈化的感覺,讓我不禁想起了一首美妙的詩詞……」

    「~!@#¥%……」雲澈頭皮一麻,沒等他念出所謂的美妙詩詞,冷冷道:「你既然說修玄只為強身延壽,修魂煉心,不該用來拼個你死我活,那為什麼還要來參加這場玄神大會?」

    顯然,雲澈對他方才的話完全不信。

    「唉,說起來也是個悲傷的故事。」蕭墨輕輕一嘆,一臉幽怨的道:「三年前聽聞這屆玄神大會將在宙天珠內舉行,於是心生嚮往,想著能沾沾傳說中玄天至寶的仙氣,才費了好大力氣才來到這裡,誰想到居然只是投影……真是嗶了我媳婦她二大爺家的牧羊犬!」

    「……」這個理由,倒還勉強讓人相信。

    「雲兄弟莫非也是這個想法?」看雲澈一時沒說話,蕭墨連忙問道。

    雲澈搖頭:「我對宙天珠沒興趣,我來這裡,是想去一趟宙天界。」

    「啊對的對的!還有宙天界!我也是這麼想的。」蕭墨馬上深以為然的點頭:「宙天珠是沒戲了,但還能進宙天界逛一逛,這一行也完全不虧啊。其他的,什麼玄神大會,什麼排名,都是浮雲,讓我跟這幫傢伙沒日沒夜的廝殺一個月,我還不如去睡一個月的大覺。」

    「……」雲澈深深看了蕭墨一眼,他開始感覺到,這個人雖然有些輕浮,但似乎並沒有在信口胡謅……好像他本來就是這麼想的。

    但……都修鍊到神道的神劫境了,居然真的只是為了強身延壽?

    常理而言,若無對玄道的追求,單單隻憑天賦的話,幾乎不可能在不到一甲子之齡便修成神劫境。

    「既然我們倆是同道中人,連目標都是一樣的,那不如這場勞什子預選戰結束后,咱倆結伴在宙天界轉轉?哦對了!」

    忽然想到了什麼,蕭墨眼中開始放光:「據說宙天界里有達到至境神主的大人物!神主啊!那可是天地的主宰,聽說一個神主可以隨隨便便毀掉一片大陸,簡直就是神啊!要是能見到這種傳說中的大人物,簡直死而無憾了,你說是不是!」

    雲澈動了動嘴角:神主……我不但見過,我還上過!

    算了,反正說出來他也不信。

    「嗯,的確是很令人期待。」雲澈回答道。

    口中說著「期待」,但言語間毫無感興趣的樣子,蕭墨也不是傻人,訕笑一聲道:「噢,我差點忘了,雲兄弟是神界出身,肯定對神主之名不陌生,說不定還曾經見到過。」

    雲澈能看到蕭墨的信息,蕭墨自然也能看到他的,雲澈在進入戰場前,刻印下的出身是吟雪界。

    「不,」雲澈搖頭:「我並不是神界出身,而是來自遙遠的下界,一個無人知曉的小星球。」

    聽到這話,蕭墨兩眼一閃,忽然激動了起來:「真的?我也是,我也是啊!我來自一個叫地球的地方,也是一個很小很遠的星球,神界絕對沒有一個人聽說過。」

    神界為巔,之下是普通星界和星域,再往下才是星球,可以說是位於混沌最底層的存在,但數量龐大無比,以萬億計。

    「……正常的星球,連修成神道都是幾乎不可能的事,為什麼你的玄力會這麼高?」雲澈問道。

    「這個……說起來你可能不信。」蕭墨倒是不隱瞞,很是大氣的道:「我所出生的星球,根本就沒有『玄道』一說,更沒有什麼玄者,就連平均壽元都很低,還不到百歲。」

    「不過在我七歲那年,我遇到了一個怪人。」蕭墨抬起頭,臉色有些複雜:「他說他是我三十五代之上的祖宗,說我骨骼清奇,是個千年難遇的奇才,強行在我腦子裡灌入了很多玄道修鍊之法,然後就走了。」

    雲澈:「……?」

    「我本來以為遇到個奇怪的瘋子,但我試著按照他留下的方法修鍊,就覺得自己一天比一天強大,於是不知不覺就修鍊了三十多年,然後就是今天這個樣子了。」

    雲澈劇烈動容:「只是單純留下了修鍊之法,短短三十年,你就修鍊到如今的境界……看來當年你遇到的那個人,必定是個奇人。」

    「現在想來,那肯定是個奇人無疑,連他說的是我『三十五代之上的祖宗』都很可能是真的,可惜我當初年少無知。」蕭墨唏噓道:「他當年說自己姓蕭,還自稱『追星劍聖』,但我後來到了神界打聽了很久,也沒聽過這個名號。」

    蕭墨似乎並沒有足夠重的防人之心,對雲澈這個初見之人都絮絮叨叨的說了很多。

    「如果不是修鍊玄道,我也不知道原來外面的世界竟然如此龐大,而且玄道才是這個龐大世界的主基調,尤其在神界,玄力的高低直接決定地位。」蕭墨搖了搖頭:「其實我並不喜歡這樣。所以這次玄神大會結束,逛完宙天界后,我應該就會回我出身的地球,大概也不會再離開了。」

    「哪怕再低微,也終究是出身之地,無可取代。」雲澈頗有感觸的道。離開藍極星的這些年,他亦是日夜挂念。

    「那是當然。而且我所出生的地球雖然不修玄道,但卻有很高的科技,絕對遠超你的想象。」

    「科技?」

    蕭墨一臉驕傲,洋洋洒洒的道:「比如說,在這裡想要刻印影像,需要用到很貴重的玄影石,但在我們地球,一枚小小的針孔攝像機就能做到,而且絕對不需要擔心玄氣外溢而被發現。」

    「據說這次的玄神大會,是通過一種叫『星辰之碑』的東西來向各大星界傳達訊息,但在我們地球,可以很容易的進行全球直播,方便百倍。還有傳音什麼的根本不需要傳音玉,一個手機……呃,好吧,手機有信號限制還要隨時充電,的確沒有傳音玉好用。」

    「……」雲澈靜靜的聽著,心中卻在暗念:這貨特喵的在說啥?不會真的精神不正常吧?

    看雲澈那毫無反應的樣子,蕭墨翻了半個白眼,無奈道:「就知道說了你也不會相信。要不,你跟我說說你所出生的那個星球的事?」

    「那只是個很普通的星界,至少遠沒有你所說的什麼『科技』,不提也罷。」雲澈回絕道。有了沐玄音的點醒,他會坦然自己是出身下界,但絕不會再提「藍極星」這個名字。

    兩人一冷一熱的交談間,主城之外的戰場已是愈發激烈,各種玄獸的咆哮聲、慘吼聲遙遙傳來,此起彼伏,直震得空間持續震蕩,沒有半刻休止。

    主城之中,開始有道道白光從天而降,這些,都是橫死在戰場,被傳送會主城復生的玄者,這些人復生之後大都一陣發泄狂吼,卻不敢稍作停留,咬著牙再次狂沖戰場之中。

    因為留在主城區域,身上魂珠會快速損失。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傳送白光越來越多,不到一天的時間,至少閃爍了萬次。

    而這,才只是第一天,毫無疑問應該是最為「平和」的一天,便已如此慘烈,後面會如何,可謂難以想象。

    而雲澈和蕭墨,顯然成為了這個殘酷世界不該存在的兩個閑人。

    蕭墨手掌一拂,意念一動,一個光幕便具現在身前,光幕之上呈現著細密的文字,赫然是一個榜單。

    榜單之上,第一個名字自然最為醒目。

    洛長生:出身:聖宇界,魂珠:21600,戰區排名:1,總排名:1。

    「我靠!兩萬多魂珠!」蕭墨一聲誇張的驚叫:「這才不到一天的時間啊,不愧是洛長生……果然是第一啊!」

    「洛長生……」雲澈目光盯了一會兒這個名字,這個目前位列總排位第一的人,他記得沐冰雲當初說起「東域四神子」時,曾有提到過這個名字:「我記得,他是東域四神子之一。」

    「不不不!他不是之一,是之首!」蕭墨重重的更正道。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