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與天狼溪蘇共同破開了結界,並如願拿到了逆世天書殘片。由於他在前,結界破碎時遭受重創,在回到星神界不久便命絕。”千葉影兒道。

    這一點,雲澈知道,這也是茉莉恨極千葉影兒的原因:“那天狼溪蘇死前,有沒有告知他人你拿到了逆世天書?”

    “沒有。”千葉影兒漠然回答。

    “!”雲澈猛的站起,雙手緊攥,看着千葉影兒那無比冷漠的面孔,卻是一肚子火氣發不出來,只能在心中一陣狂罵:天狼溪蘇你特麼是個白癡嗎!!你只要稍微長點腦子,都該知道千葉影兒是在利用你,甚至巴不得你死,你特麼不但給她賣命,被害死了居然還替她保密!!

    什麼天狼星神!就是個色迷心竅無可救藥爲了女人連命都不顧的渣渣!說不定死了都無怨無悔……你這樣的渣渣死就死了,但你知道你害的茉莉與彩脂多傷心嗎!!

    雲澈心中一陣痛罵,緩過氣來後……忽然莫名覺得自己暗罵天狼溪蘇的話有些耳熟??

    呸!

    雲澈猛一甩頭,若是爲了茉莉,爲了師尊她們……我的確也可以不顧命,但我不會蠢到爲了一個明着利用自己的女人而無悔賣命。

    但……雲澈的腦海之中,在這時映現出千葉影兒摘下面罩後的真顏……

    他默默的呼了一口氣。

    神曦和千葉影兒,神界無人不知的“龍後神女”。

    世間風華十分,龍後神女獨佔六分,天下共四分。

    雖然是誇張之言,但,見到她們的真顏,任誰都不會懷疑,她們的存在,對當世男子而言是莫大的幸運,亦是莫大的災難。

    世人皆知神曦爲龍後,但云澈卻是他們之外,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身爲龍族之帝,混沌至尊,他在明知神曦沒有,也永遠不可能傾心他的狀況下,卻從不擇後納妃,哪怕沒有子嗣,哪怕註定是空無,也數十萬年無悔無怨。

    相比於龍皇,天狼溪蘇甘願爲千葉而死,卻反而不再那麼難以接受。

    或許,在天狼溪蘇的世界裏,被千葉利用,他反而甘之如飴,至少,千葉影兒主動向他求助,主動多看他幾眼,至少在祕境之中,哪怕是以死亡爲代價,至少有了那麼短暫的獨處。

    神曦和千葉,他都有近距離,甚至負距離的接觸。

    神曦的仙顏,美若仙幻。

    而千葉的真顏,如果一定要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雲澈第一個想到的,便是“深淵”。

    她會讓人甘願爲她千死萬死,哪怕扭曲自己的意志和靈魂。

    雲澈側目看向她,也唯有她帶着面罩時,他纔敢與她直視:“影奴,你聽着,你該明白茉莉最恨的人是誰。我找到她之後,若是她要傷你,辱你,哪怕要殺你,你都不許躲逃,更不能還手,明白嗎?”

    “……是。”千葉影兒的反應很平靜,對於雲澈的這個命令,她一點都不驚訝和意外。

    她知曉雲澈和茉莉的關係,更知道茉莉有多恨她。

    “你回答我一個問題。”雲澈忽然問道:“逆世天書,究竟是什麼東西?”

    千葉影兒平靜的回答道:“根據遠古記載和上古傳說,混沌的起源生靈爲始祖神,因其身集中和連接混沌世界的所有生命氣息,若其存在,混沌將永無可能衍生其他生靈,因而,始祖神隕己而化萬生,消散前,將自己的部分記憶留在八枚生命碎片上,而這八枚生命碎片分別落入混沌之南和混沌之北,孕育出了引領神族的四大創世神和引領魔族的四大魔帝。”

    雲澈皺了皺眉,這些,當年他在下界時,便聽金烏魂靈講述過,但他沒有打斷,默然聽下去,心中,已經想到了那個奇異的可能。

    “始祖神在消散之前,留下了一部特殊的神訣。”

    “萬靈因始祖神而始,世之玄道,亦是始祖神所創。據傳,始祖神所留下的神訣,便是玄道的起源。但,或許是因其他太過強大,又或者不適合爲世人所修,始祖神雖不忍將其毀去,但並未將其完整留傳,而是分成了三份,分散於混沌空間。”

    “而這部來自始祖神的特殊神訣,就是世稱的始祖神決。”

    “這些我都知道。”雲澈追問道:“這和我所問的逆世天書,究竟是什麼關係?”

    千葉影兒解釋道:“始祖神決是以一種特殊的‘太初神文’所載,能看懂‘太初神文’的,只有繼承部分始祖神記憶的四創世神與四魔帝,所以,始祖神決的真實名字,除了創世神和魔帝,一直都無人知曉,在上古時代,應該同樣也幾乎無人知道。”

    “我是在碰觸到誅天神帝的記憶碎片,才知道,原來傳說中的始祖神決,其名爲‘逆世天書’。”

    “……”雲澈定在那裏,許久沒有說話。

    始祖神決,雲澈在到來神界之前,便從金烏魂靈那裏知道了這個名字,始祖神決共分三份,在遠古時代,有兩份,分別在誅天神帝末厄和劫天魔帝劫淵的手中。

    當初末厄放逐劫淵時,便是以參閱彼此的始祖神決爲由。

    顯然,始祖神決的誘惑,連劫淵都無法抗拒……

    另外,雲澈很確信,從遠古到現在,絕對沒有任何一人見過完整的始祖神決……因爲劫淵身上的那一部分,隨着她被放逐到了混沌之外,在那之前,始祖神決從未完整過,在那之後,始祖神決便只餘其二。

    如今劫淵歸來,她身上的那份始祖神決,尚不知是否依然在。

    而逆世天書……

    當年在弒月魔窟拼盡一切滅殺不知爲何能殘存下來的弒月魔君,留下了一枚神祕黑玉,那枚黑玉,連茉莉都不知爲何物,任何氣息探知其中都毫無反應,卻因蕭泠汐的臨近而產生奇異的感應,並隨之釋放出一片浮於空中的奇異銘文。

    而這些奇異銘文,蕭泠汐明明從未見過,卻可以毫無阻礙的解讀。

    她所解讀出的名字,便是……逆世天書!

    怎麼回事?

    那部我從弒月魔君身上偶然得來的“逆世天書”,真的就是始祖神決?

    雲澈忽然擡頭,問道:“影奴,你手裏的‘逆世天書’,有沒有破譯出來?”

    千葉影兒毫無猶豫的搖頭:“沒有。刻印逆世天書的‘太初神文’,唯有四創世神和四魔帝識得,其他任何神魔都不可能看懂,遑論現世凡靈。”

    太初神文……只有魔帝和創世神能看懂……

    爲什麼泠汐卻……

    更詭異的是她說自己從未見過這樣的文字,卻一眼就能看懂。

    雲澈眉頭收緊,心魂一陣混亂的動盪。

    “我想盡一切辦法,搜尋了各種古籍和大量研究古物的智者,也只勉強譯出了‘九玄玲瓏’四字,還因此稍稍走漏風聲,引來一些我不願聽到的猜測傳言。”

    雲澈深吸一口氣,側目道:“這就是……你當年要對傾月下手的原因?”

    “是。”千葉影兒道。

    “哼!毫無所解,也根本不可能看懂的銘文,還只是個碎片,你卻依然因此對傾月下手……你還真是個瘋子。”

    千葉影兒平淡道:“我的玄道追求與人生信條便是如此。”

    雲澈冷哼一聲道:“你得到的逆世天書殘片,現在在你父王那裏吧?”

    他用腳趾頭都能想到,如此重要的東西,她在抱着覺悟前往月神界前,定會特意留給最信任之人……逆世天書,如果它真的就是始祖神決,那可是在創世神、魔帝眼中都無比崇高重要的東西。

    但,讓他頓時懵逼的是,千葉影兒卻是說道:“不,那部逆世天書的殘片,我並沒有將它交給任何人,現在就在我的身上。”

    “……”雲澈雙目瞠直了數息,一下子站起身來,伸手道:“給我看看。”

    “是。”

    無論多麼重要,多麼禁忌的東西,千葉影兒都不會抗命。在雲澈很是熱切的視線之中,千葉影兒手臂伸出,掌心之中,是一枚灰白色的方形石板。

    這枚石板毫無靈氣,看上去就是一塊再普通不過的凡石,形狀也算方正,上面佈滿了一些大小相近的孔洞……僅此而已。

    “這就是你拿到的逆世天書殘片?”雲澈有些難以相信。

    千葉影兒手掌一翻,一道金芒閃耀,一股極爲強橫的梵帝神力無聲灌入石板之中。

    霎時,灰白色的石頭陡然閃耀起一抹強烈的銀色光華,這道銀色光華只持續了剎那,便忽然爆開,然後潰散於無蹤。

    而云澈在這時忽有所覺,猛的擡頭,隨之視線久久定格。

    就在他和千葉影兒的正上方,一大片灼目的銀色光華卻在快速的鋪開,然後徐徐擴散、分離、扭曲,直至形成數百個大小近似,但各不相同的奇異形狀。

    分明是一排排奇形文字!

    映着灰白色的蒼穹,這些銀色的奇形文字卻是無比的清晰,目光落在上面,灰色蒼穹便如消失了一般,視線之中,除了這些奇形文字,再無其他任何的色彩。

    盯着這些奇形文字,他的視線定格了很久……很久。

    這些奇形文字出現的方式,和那塊神祕黑玉映出文字的方式,幾乎一模一樣。

    雖然,這些奇形文字他一個都不認識。但相比神祕黑玉所映出的文字,那種“同源”感分外的清晰強烈。

    這是千葉影兒所得的逆世天書殘片,亦是始祖神決的殘片!

    那麼,那塊神祕黑玉……真的也是始祖神決的殘片!?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千葉手上的,是末厄的殘片,劫淵身上有一殘片,那麼自己得到的,是第三個,也是最後一個殘片!?

    始祖神決這般神物之上的神物,爲何會在弒月魔君的身上?

    他在魔族中的地位似乎很高,但斷然不可能是魔帝的層面。

    還有,他能逃過滅世之劫存活到現世,本就無比詭異……難道是與此有關嗎?

    雲澈的腦中閃過無數的念想,而讓他們無法釋下的,無疑是……

    爲什麼泠汐可以看懂始祖神決!?

    “這個東西,我要了。”雲澈伸手,將石板抓過,直接收起。

    “是。”千葉影兒毫無抗拒,然後建言道:“主人若想參閱,或可請教劫天魔帝。她是世上唯一可看懂太初神文的生靈。”

    “原來如此。”雲澈似笑非笑:“這就是你將它帶在身上的原因。”

    千葉影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