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兄弟……你怎麼了?」察覺到了不對勁,蕭墨連忙轉到雲澈身前,卻看到他臉色泛白,嘴唇哆嗦,如忽患重病。

    淘汰之後……真身斥出宙天神界……不得踏入……

    宙天之音中那殘酷的幾個字,對雲澈而言無異于晴天霹靂。

    到來神界的這三年,他每時每刻,都在以進入宙天神界為目標而拚命,他在最後的時刻奇迹般成就了神劫境,順利的進入玄神大會,本以為與茉莉已近在咫尺,想好了無數種可能尋到她的方法,又無數次的憧憬著與她的重逢……

    命運卻忽然和他開了一個殘酷無比的玩笑。

    被斥出宙天界,意味著他這三年的執著和努力,將徹底化作泡影。今後,或許將再無踏足宙天神界的機會,也將再無見到茉莉的可能……

    以他如今的實力,再怎麼拚命,也斷然不可能闖入戰場前十而不被淘汰,更不要說,整整一個月,他連戰場都沒踏入過。排名整個東神域倒數第一……

    「怎麼……會……這樣……」雲澈失魂的叨念著,從身到魂,一片冰冷,如墮深淵。

    ————————————

    宙天界內,冰凰神宗住處,聽到同樣的宙天之音,沐冰雲亦是冰顏劇變:「淘汰者全部斥出宙天界……糟了!」

    旁邊的沐渙之不明所以,還以為她是在為冰凰弟子的安全擔心,道:「放心吧,無人敢在宙天界域造次,含玉妃雪雲澈他們在戰後可以通過來時的傳送玄陣直接回到吟雪界,完全不必擔心。」

    「不,不是這件事。」沐冰雲身上冰息紊亂,來回踱步,忽然道:「大長老,受邀觀戰的中位星界共可進入五百人,只要玄力不下於神劫境便可,我們名額未滿,可否再引他人進入。比如雲澈妃雪他們?」

    「當然不能!」沐渙之沒有任何猶豫:「宙天神界可是王界啊,傲然於萬界之尊,規則亦極為嚴苛,又豈會允許『遲到者』。自預選開始的第一天,宙天神界便已相當於閉界。」

    「而且方才的宙天之音說的清清楚楚,淘汰者全部斥出,不得踏入。宙天之言,如天道聖旨,豈會收回。」

    「……」沐冰雲靜立許久,嘆然道:「難道,真的完全沒有通融的可能?」

    「若是其他王界,當然沒有問題。上位星界或許也有可能,但我們中位星界……位微言輕,再怎麼也不可能的。」沐渙之搖了搖頭,皺眉道:「冰雲,你一向心若冰雪,為何忽然如此焦躁?到底出了什麼事。」

    「……」沐冰雲酥胸起伏,無法言明。她閉上眼睛,無奈輕語道:「這或許,就是他的命數吧。」

    沐冰雲心中哀嘆,而住處相鄰的炎神界,卻持續爆發著陣陣驚天動地的高呼,與她此時心境呈現著巨大的反差。

    ————————————

    「喂?喂喂!雲兄弟,不就去不了宙天界嘛,大不了就是白來一趟,又沒有虧什麼,不至於……這樣吧?」

    宙天之音之後,雲澈整個人就像是忽然遭了雷劈掉了魂魄,反應的極度怪異,讓蕭墨不解之餘,都開始有些膽戰心驚。

    「你……不懂……」雲澈苦澀的道。

    「呃,我可能……真的不懂。」蕭墨小心翼翼的道,想到雲澈之前一直心事重重的樣子,再加上此刻異常的反應,他自然而然的將兩者聯繫起來:「是不是……你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要去宙天界?這個這個,先別灰心,說不定還有其他辦法的,我想想我想想……」

    蕭墨狂抓頭髮……想個屁啊!那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之地,而是宙天神界,是王界啊!就算是上位星界的界王到了都要規規矩矩,絕對不敢,也不能違逆宙天神界的規則。

    而他們在宙天神界這等立於混沌之巔的存在面前,連只小螞蟻都算不上,能有個屁辦法。

    「其他辦法……」雲澈胸口如同壓了一座山嶽,他牙齒緊咬,心跳狂亂,內心卻一片冷醒:不行……一定還有其他辦法的……一定會有的……

    我離開父母,離開綵衣她們,三年沒有半刻鬆懈,無數次差點命喪神界……而且,這還是我能見到茉莉的唯一機會……

    我不能讓這一切成為泡影……

    絕不能……

    嚓!!

    一道白光在這時如霹靂般從上空射下,白光之中,一個人影滾落出來,位置距離雲澈和蕭墨不足五十步之遙。

    這樣的白光和人影他們早已見慣,都是被玄獸或其他玄者擊殺後傳送回主城復生的。那個人落地之後,一聲嘶吼,重拳砸地,恨聲道:「真是倒霉,居然遇到了武歸克……這下起碼要掉上百萬個名次,可惡!」

    雲澈全身一震,如遭電擊,忽然轉身,向蕭墨吼道:「蕭墨!讓我看看戰區榜單,快!!」

    「啊……好!」蕭墨被他野獸般的吼叫聲嚇了一跳,連忙以意念具現出他們明明剛剛才看過的戰區榜單。

    榜單第一名,是六百多萬魂珠。

    而從第二名開始,雖只差一個名次,但魂珠數量便呈斷崖式下落。

    第二名魂珠是三百多萬。

    第三名則只剩兩百萬。

    第四名……第五名……第六名……

    第十名,魂珠數量為九十萬。

    雲澈原本昏暗的瞳眸陡放奇光,隨之又轉為極深的凝重,忽然向一個方向狂奔而去。

    「喂,你去哪……嗯?」蕭墨呆愣,不明所以的看著雲澈沖向那個剛剛被傳回主城復生的人。

    雲澈衝到那人身邊,雙手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吼叫道:「武歸克在哪!說!」

    那人明顯沒反應過來,愣在哪裡。

    「武歸克在哪!快說!快說!!」

    雖然在主城之內,無法釋放玄力,但云澈的身上卻是纏繞著駭人的煞氣,簡直如一頭暴走的野獸,就連一雙眼瞳也呈現著輕微的赤紅色,將那人直接驚住,下意識的伸手指向一個方向:「就……就在那裡……」

    一把將他放開,雲澈向著他所指的方向狂奔而去。

    一踏出主城區域,雲澈玄力全開,腳踏幻光雷極,如雷霆閃電,直射北方,那恐怖絕倫的速度直驚得蕭墨目瞪口呆。

    「我滴個乖乖……」蕭墨呆立當場,嘴巴大張。

    雲澈根本顧不得那人說的是真是假,預選馬上就要結束,他就連思考的時間都已沒有。

    只知大致方向,而不知真正方位和距離,能否找到武歸克,基本全靠運氣。

    進入了第一輪預選的尾聲,雲澈才第一次真正踏入戰場。

    一眼望去,四處都是崩裂的大地和塌陷的山嶽,力量碰撞引發的轟鳴聲從各個方向傳至。進入倒計時的戰場非但沒有讓人們懈怠,反而徹底引燃了他們最後的熱血和瘋狂。

    雲澈一路狂奔,不可避免的遇到其他玄者,但一道道氣息掃過他后,卻又全部移開,沒有一個人上來將他當成獵物攻擊他……

    因為他的魂珠數居然是零!在剎那必爭的最後時刻,殺他簡直是浪費時間浪費精力浪費感情!

    雲澈一路躲避著隨處可見的激烈廝殺,一邊全速飛行,一邊全力釋放靈覺掃動四周,一路基本算是暢通無阻。

    武歸克!在哪裡……到底在哪裡……

    必須要找到他!

    精神集中,雙目如鷹,剩餘的每一息都無比珍貴,心神完全緊繃之下,雲澈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飛出多遠,又過了多久。

    這時,在他靈覺的邊緣,一股遠超尋常的壓迫感一閃而逝。

    那是……

    雲澈內心一動,目光大盛,方向稍轉,直衝而去,很快,在一個大地崩出的大坑之中,三個人影出現在視野內,其中一人,那讓人窒息的壓迫力和一身光芒熠熠,幾乎閃瞎狗眼的金衣清晰顯出了他的身份。

    武歸克!

    武歸克站在大坑中心,單手背在身後,面無表情,如一個高高在上的審判者,傲然俯視著他身前的兩人。

    他身前的兩個玄者都是雙膝跪地,但這絕非他們自行如此,而是被一股他們根本無法抗衡的龐大玄力強壓在身,這兩個玄者一個是神劫境後期,另一個赫然已是神靈境,卻在武歸克的玄力壓制下一動不能動,臉色扭曲,全身大汗淋淋。

    「武……武公子。」右側的神靈境玄者痛苦的道:「在下紫靈界寒乾島謝九坤,久仰武公子之名……我寒乾島與貴宗也素有交情……還請放過……日後……定有報答!」

    「武公子,你先前已殺過我們……再殺……對你也毫無好處,還請……放過我們……我們二人定不會忘記公子恩情。」另一玄者也近乎哀求道。

    兩人都曾被武歸克殺過一次,再殺一次他也無法再掠奪其魂珠,的確毫無好處。但兩人的魂珠卻依然會損失三成,必然導致排名大跌,他們豈能接受,唯有哀求。

    「呵呵呵,」武歸克漠然淡笑,目光傾斜,他很享受這種可以掌控他人命運的感覺,從小便是如此:「垃圾也配有求饒的資格?死吧!」

    「等等!武公子……啊!!」

    武歸克手掌一抓,一道玄光當空爆開,將兩人遠遠震飛,當空灑血,直接橫死。屍體尚未來得及落下,便已在白光中消失。

    神武宗的玄道以剛猛霸道為主調,每一次出手都可摧山裂地。剛才那一剎那的玄力釋放,周圍百里空間都為之震蕩,正全力飛來的雲澈陡生警覺,迅速撐起邪神屏障,但依然被狠狠的撞翻回去,竭盡全力才堪堪穩住,心中一片驚駭。

    僅僅只是他隨手之力的餘波,便已如此可怕……這就是神靈境後期的恐怖。

    「哼,一群廢物。」武歸克甩了下手,一聲不屑的冷笑。然後忽而眼睛一眯,目光轉向雲澈飛來的方向,悠然自語道:「哦?這裡怎麼會有蚊子飛進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