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可還記得,我們剛剛相遇時你和我說過的話……你說,你是‘血染的茉莉’,你殺過無數的人,染過無數的血,更有無數必須要殺的人。而那個時候,你不經意釋放的殺意,總是讓我感覺到震驚和恐懼。”

    “我到來神界後,也聽聞過,你在成爲天殺星神後,曾爲了泄恨,屠戮過月神界的一個附屬星界,一夜之間,屠了數十萬人。”

    茉莉:“……”

    “可是,後來迴歸神界的天殺星神,明明更加的強大,卻再未將殺意和恨意釋放到無辜之人的身上。後來,你被父親所欺騙傷害,被星神界所遺棄獻祭,又因我的死,喚醒了體內的邪嬰……被如此傷害、背叛的你,有資格憤世和傾瀉所有的怨恨。”

    “但,你卻依然沒有。明明有着足以壓倒一切的力量,但這三年,你卻再未出現在世人面前,似乎也再未殺過一個人。”

    “爲什麼你最初可以毫無顧忌的與四王界爲戰,殺了月神帝,重創了其他三神帝,之後卻忽然逃脫,再無現身過,更沒有因怨恨而以邪嬰的力量製造任何的災難?因爲……那個時候,你以爲我死了,而之後,你想起我擁有鳳凰神靈給予的涅槃之炎,知道我可以復生,這是唯一的原因。”

    茉莉眸光顫動,沒有回首,也沒有言語。

    “我的茉莉變了,”雲澈面露微笑,輕輕而語:“她不再是那個滿腔殺念與恨意,視生靈如草芥的天殺星神,而是變得仁慈、猶豫、甚至有些迷茫和軟弱,而這些,並非是性情上的改變,而是你在強行的,無比努力的剋制……因爲我。”

    “你將我,放在了比你的怨憤、仇恨、殺念更高的位置上,潛意識裏,你怕自己的殺孽會影響到我,因爲你知道,無論你做了什麼,我都一定會和你一起揹負。”

    當年他們相遇時,茉莉滿腔怨恨與殺意……母親的恨,哥哥的恨,自己險被毒殺的恨。

    初成天殺星神的她無法殺月無涯,無法殺千葉影兒,但她可以毫無顧忌和憐憫的向月神界與梵帝神界的附屬星界泄恨,染了無數的鮮血,造成了無數的恐慌和陰影……但,和雲澈相處八年之後,再回星神界的茉莉,卻再未向那些附屬星界下手。

    她誓殺月無涯和千葉影兒,卻不會再向與他們相關的無辜之人泄恨。

    被冠以“天殺”二字的星神,本是最淡漠和嗜好殺戮,但,她卻變得仁慈了……

    因爲,在那個時候,在她的生命裏,復仇和殺戮,已不再是最重要的東西。

    後來,她體內的邪嬰覺醒,她有了強大到她自己都恐懼的力量,也自然,有了報仇的能力與資格……是比她以往的夢寐以求還要強大的力量。

    她可以殺千葉……殺南溟……盡滅星神。

    但,這三年,擁有這般力量,同時被徹底激發負面情緒的她,卻是再未現身。

    因爲,她怕自己無法控制自己的力量和情緒,在神界造成巨大的災難……而她怕的,不是災難本身,更不是自己會遭受的後果,而是她知道,無論她做了什麼,雲澈一定會和她一起揹負……

    就如雲澈所言,在不知不覺中,茉莉的潛意識世界裏,雲澈的存在,已經超越了……甚至是遠遠超越了她的恨,超越了她自身的意念,無論她自己是否承認。

    尤其,當年雲澈隻身趕赴星神界,最終死在她眼前的一幕,讓她再無法接受和承受雲澈受到任何傷害……尤其是自己對他的傷害。

    以天殺爲名的星神,承載了最惡邪嬰之力的茉莉,卻選擇了沉寂。

    茉莉的變化,都是在潛移默化之中。

    當年,東、西、南三神域各大王界傾巢而出,龍皇親自爲首,甚至不惜號令上、中、下三位星界,不惜一切也要在最短時間內找到茉莉,因爲他們恐懼着一旦茉莉的傷勢和力量恢復,神界必遭大難。

    而整整三年,他們沒有找到茉莉,更沒有發生他們懼怕的那個結果。

    就連夏傾月和他講述邪嬰三年從未出現時,都明顯帶着些許的疑惑不解。

    這三天,茉莉始終沒有出現,雲澈也沉靜了三天,他回想着自己和茉莉經歷的一切,也在不經意間,想清了很多自己以往忽視的東西……以及她一直不肯出現的原因。

    “……”茉莉脣瓣越咬越緊,卻倔強的不肯轉身回首。

    “現在,所有人都叫你‘邪嬰’,所有人都畏懼你……沒有關係,”雲澈用力的搖頭,將自己的五指與她的手指緊緊纏在一起:“你的力量,你的外表,你的名字,你的性情……就算全部都變了都沒有關係,在我的世界裏,你永遠都是我最重要,最不可以失去的茉莉……無論發生什麼,這一點都永遠不會變。”

    茉莉臉頰別過,微微咬齒,終於發出輕顫的聲音:“你不懂……你不明白邪嬰……意味着什麼……你不明白……如果你與我相近,會同樣成爲世所不容的異端……”

    “不,我明白。但,無論世人怎麼看你,於我們之間而言,又有什麼關係?”雲澈伸出另一隻手,輕輕的道:“如果,擁有黑暗玄力就是魔的話,那麼,我也是魔,而且,你是世上第一個知道我是‘魔’的人,但你從來都沒有厭棄過我。”

    “不一樣。”茉莉搖頭:“邪嬰之力,是負面力量的極致,是黑暗玄力的極致,曾真正的終結了一個時代,也是當世之人恐懼、排斥黑暗玄力的最大原因。如今,邪嬰再次問世,只要我存世一天,他們就絕無安寧之時。

    “我……不是在逃避你,我更知道,不要說我承載了邪嬰的力量,哪怕是完全失了心智,變成了徹底的魔鬼,你也一定會來找我。但是,以你如今的狀態,現在的我,真的不適合與你相近,否則,你的‘救世神子’之名,便會因而蒙上灰暗。”

    顯然,茉莉雖然一直都在太初神境之中,但她暗中知道了很多很多。

    邪嬰之力覺醒後,邪嬰之靈的記憶也隨之逐漸復甦,很多遠古的真相,她知道的比雲澈還要早,還要多。

    “我不怕,我也不在乎!”雲澈毫無猶疑的道:“我的茉莉那麼聰明,一定很明白一件事,我寧願真的爲世所敵,也不願你從此避而不見。你真的忍心,讓我承受那麼殘忍的酷刑嗎?”

    “你必須在乎!”茉莉語氣努力變得生硬:“你如今在神界的名望和地位來之不易,而且這一切必定還有着其他很多人的努力,而你的現狀和未來,關係到的也絕不只你一個人,別忘了你的女人,你的家人。你難道要爲了我一個人,將這一切都扭曲嗎……”

    雲澈:“……”

    “當年我們相遇時,你只有十六歲,那時的你還是個孩子,可以任性。但現在,無論什麼事,你都必須做最理智的選擇。尤其是……三年前,你爲我任性那一次,已經足夠了……十生十世都足夠了……你絕不能再爲我而任性……否則,我寧願死在這裏,讓你永遠都再見到我!”

    茉莉的肩膀在輕輕的顫抖,許久都無法停止。

    她逃避的不是雲澈,而是逃避着自己對雲澈的人生造成的傷害。

    曾經冷血絕情,無所畏懼的她,有着更強大的力量之後,卻反而變得“怯懦”。

    “茉莉,”雲澈輕輕的道:“你說的這一切,我都明白。但我同樣知道,事情,其實並沒有你想到的那麼絕對和悲觀。因爲現在,混沌的真正主宰已經不是各大王界,而是劫天魔帝!是一個魔!”

    “他們在面對歸世的劫天魔帝時,都是俯首躬身,別說厭斥反抗,連一丁點的不敬都不敢有。”

    “那是因爲,他們自知毫無抗爭劫天魔帝的可能,唯有臣服這一個選擇。”茉莉閉眸道:“我,又怎能與劫天魔帝相較。”

    “那麼,如果劫天魔帝容許你的存在呢?”說這句話時,雲澈臉上帶笑,極具信心:“他們也自然只會老老實實的接受,任何人都不會有什麼異議。”

    “邪嬰萬劫輪當年本就是魔族之器,劫天魔帝沒有任何理由不會容你。而且……”

    雲澈話還沒有說完,他的耳邊忽然響起一個尖細的聲音:“哼,主人說的一點都沒錯,你果然是個大笨蛋!”

    雲澈的聲音戛然而止,目光迅速橫掃四周:“誰?誰在說話!?”

    茉莉的身邊,在這時忽然凝起一團濃郁的黑光,黑光之中是一個無比嬌小,大概只有兩尺來長的影子,只是這個影子太過模糊,無法看清全貌,清晰映出的唯有一雙如深淵般深邃的狹長眼睛:“主人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劫天魔帝,你個大笨蛋!”

    “呃……?”雲澈盯着黑芒中的模糊影子,愣了好一會兒,傳至耳邊的聲音亦是如嬰童一般的稚嫩尖細,還似乎帶着只屬於嬰孩的天真無邪。

    “誰讓你出來的!”茉莉終於轉身,雙眉微沉。

    “嗚……主人又兇我。”稚嫩的聲音有些委屈的道。

    “他……”雲澈總算回神,一臉難以置信道:“難道是……”

    “它就是邪嬰!”茉莉道。

    “……”茉莉的回答,讓雲澈臉上的難以置信之色更深了數分。

    邪嬰萬劫輪,世間負面力量的極致,曾終結了一個時代的滅世魔輪。它的器靈,在任何人想來,都該是無比的凶煞、恐怖、殘暴。

    但這個忽然現身,得茉莉親口承認的“邪嬰”,它的氣息雖然詭異,但並無凶煞之感,而它的聲音,無論用詞還是音調,更無壓迫、駭人之類的感覺,反而……有些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