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劫境一級的玄力,整個戰場的下下限,魂珠居然是零,武歸克簡直都有些想笑,手上卻完全沒有要出手的打算,因為殺了這個人都沒有魂珠可掉,毫無損失,而且簡直掉自己的身價。

    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他眼中的「蚊子」居然直衝他飛了過來,看到他后非但不逃,反而在他身前的位置從天而落,還未落地,便是一聲低喝:「武歸克!」

    武歸克眼睛一眯,笑的有些玩味起來:「你是從哪鑽出來的耗子,居然敢直呼本公子的名字……活的不耐煩了嗎!」

    在黑琊界,他只知道「凌雲」,完全不知雲澈就是「凌雲」,更沒有見到……因為在那之前就被「小茉莉」給嚇走了,還賠了一塊千辛萬苦得來的九星佛神玉,以及他父王親賜的空幻石。

    之前有過兩次照面,雲澈注意到他,但他對雲澈卻是毫無印象。畢竟,這個驕傲到極點的神武界王之子,註定在這場玄神大會揚名東神域的人,又豈會正眼看一個玄氣氣息才神劫境一級的「垃圾」。

    武歸克的聲音陡含陰森,換做他人必定駭得膽戰心驚。但云澈的臉色卻似乎比他還要陰沉,時間緊迫無比,他又豈會和武歸克多半句廢話,直接吼道:「武歸克,我來跟你做一筆交易!」

    「交易?就憑你?」武歸克像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別廢話!自己看這個!」

    雲澈手臂一抓一甩,一枚很小的石塊狀東西橫飛向武歸克。

    「哦?」武歸克頗感好笑的隨手一捏,心中一陣呵呵噠:這傢伙該不會是個傻子吧?不但垃圾成堆,連傻子都能參加,這玄神大會果然也不過如此。

    手指一抬,武歸克卻是馬上變了臉色,內心劇烈一咯噔……因為夾在他指間的,赫然是一枚玄影石。

    他的心驚當然不是因為雲澈,而是……兩年前在黑琊界,他被「小茉莉」,也就是天狼星神彩脂公主用兩枚玄影石狠狠的坑了一道,不僅讓他賠了夫人又折兵,還連番受到了這輩子最大的驚嚇。

    從那之後,他的心魂就對玄影石產生了很大的陰影,每次看到都會心驚肉跳,直到現在都沒完全擺脫。

    「你好好看看裡面是什麼!」雲澈沉聲道,縱然面對武歸克,亦是絲毫不落氣勢。

    武歸克眉頭稍沉,對玄影石的陰影和雲澈異樣的態度讓他感覺到了些許的不安和不對勁,他沒有不屑的把玄影石直接捏碎,而是將玄氣注入,靈覺一掃。

    數息沉寂,武歸克的臉色陡然大變,身體猛地一晃,驟縮的瞳孔直盯雲澈:「你……你是從哪裡得到的這個東西!」

    這枚玄影石,便是當年雲澈從黑琊界王雷千峰屍身上撿到的兩枚玄影石之一,裡面刻印的影像,涉及神武宗獵殺木靈,圖謀王族木靈,搜羅下界女子為練功爐鼎……而且大部分都是武歸克自己說出,影像中他的臉、身形、聲音、神態……要多清晰有多清晰。

    武歸克叫吼間,他手中的玄影石也被他失控的玄氣崩成粉末,但他變得猙獰的臉色沒有半點鬆弛,因為這裡是預選戰場,這裡的一切都是投影!

    只有真實存在才會投影進來,而投影就算毀得渣都不剩,也絕不會對真身和實物有半點影響。

    自當年被彩脂嚇掉半條命,他足足做了好幾個月的噩夢……而現在,比那些噩夢還要可怕的噩夢活生生的擺到了他的面前,這個方才還如裁決者般控制他人生死玩弄他人尊嚴,盡顯狂傲的武歸克臉色一片煞白,嘴唇都在不受控制的哆嗦。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枚玄影石中的影像泄露出去的後果。

    「這我可沒義務向你解釋。」雲澈沉聲道,他估計自己直接說出是偶然撿來的武歸克也不會相信:「這枚玄影石里的東西,相信你武大公子一定不想它泄露出去。而我的要求很簡單,你輕易就能做到。」

    壓低聲音,雲澈直盯臉色變幻的武歸克:「讓我殺你一次!我要進第二輪預選!」

    這是他在聽到那個殘酷的宙天之音后,忽然想到的最後希望。

    想要不被斥出宙天神界,就必須闖入戰區前十。

    以他現在的狀態,做夢都不可能做到。

    但,如果能殺一次武歸克……

    武歸克如今的魂珠數量是六百五十萬,位列他們所在戰區第一,而殺他一次,可直接掠奪其三成魂珠,也就是近兩百萬魂珠!

    將一步跨到前十……不,是前五!

    單就實力而言,哪怕底牌全開,一百個他也不可能是武歸克的對手。但,他的手上,偏偏握著武歸克的大把柄——那兩枚在雷千峰屍身撿到的玄影石。

    當初偶然撿到這兩枚玄影石時,雲澈更多的反應是驚奇,倒是從未想過會有用到它的時候,卻在忽然降臨的「絕境」之下,成為了最後的救命稻草。

    神劫境一級……想進第二輪預選!?

    武歸克想笑,但卻又完全笑不出來,他嘴角抽搐:「就憑你這種廢物……也配!?」

    「呵,我配還是不配,就不勞你關心了,你還是多關心關心自己吧。」雲澈絲毫不怒,反而笑了起來:「武歸克,神武界大界王之子,何等高貴的身份。玄道修為更是不必說,在這集聚了東神域所有頂尖年輕一輩的玄神大會,都能排位進前二十名,多麼傲人的戰績,你武歸克馬上就會名震天下,無人不知,風光無限啊,更有可能成為神武界這一代的驕傲,受盡全界仰慕,父王恩寵,萬載之後,繼承大界王之位,都不是沒有可能。」

    「但,如果這玄影石里的東西忽然泄漏出去,天下皆知,你猜,會發生什麼呢?」

    一番言語,前面細緻描繪著他已觸手可及的風光和無限美好的未來,然後又忽然一腳將他踹入冰冷的地獄——雲澈嘴角傾斜,勾起著只有在最狡詐的惡人臉上才會出現的笑。

    「你……你敢!!」武歸克臉上的每一塊肌肉都在顫抖。上次被「小茉莉」威脅,他只能認了,因為那可是天狼星神,他父王都要恭敬的超然存在。

    但眼前,不過一個平時他都不會正眼多看的「垃圾」,居然也在威脅著他……比之當年,無疑更憤怒屈辱千萬倍。

    「那你大可以試試我敢不敢!」雲澈氣勢、眼神絲毫不弱。

    「你……」武歸克胸口起伏,怒極反笑:「呵……呵呵呵……真是可笑,居然連一個廢物也敢威脅我……雲澈,嘿!你信不信我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殺你全家,滅你全族,將你碎屍萬段,生不如死。」

    「信!當然信,你武大公子當然有這樣的能力。」雲澈同樣在笑:「但在那之前,怕是你神武界要受千夫所指,被王界制裁,而作為將神武界陷入這一境地的罪魁禍首,怕是你要自顧不暇,被你全界唾罵,被你父王扒層皮、打斷腿、廢掉玄功都是輕的……」

    「你!!閉嘴!!」

    雲澈的話語就像最惡毒的詛咒,讓武歸克全身冰冷……因為他無比清楚,如果玄影石中的影像真的暴露,這些「惡毒詛咒」絕對有可能成真!

    他雙手緊攥,玄氣纏繞,恨不能將雲澈碎屍萬段……但,這裡卻偏偏是戰場,是投影!他就是把雲澈殺個一千次一萬次也屁用沒有。

    連魂珠都不會有損失!

    「唉。」雲澈一聲嘆,搖了搖頭,不緊不慢的:「看來武大公子對這個交易很不爽利啊。這可就奇怪了,不就被我殺一次而已嘛,你六百五十多萬的魂珠,就算損失三成,也依舊是這個戰場的第一,頂多掉個總排名而已,又不會耽誤你進第二輪預選。而這一輪的排名也只是個預選排名,和後面真正的巔峰排位毫無關係。」

    「也就是說你壓根就沒有任何損失,還能拯救神武界的名望和自己的未來,多麼划算的交易!這由我主動提出來,簡直就是白送你一個天大的便宜,你居然還不願答應?」

    雲澈目光傾斜,一臉憐憫:「堂堂神武界的界王之子,我還以為就算不怎麼聰明,也起碼不該是個蠢貨,沒想到……嘖嘖嘖。」

    「放……屁!」武歸克從肝到肺都快要被氣炸,全身血液

    直竄頭頂:「你……你這等垃圾……廢物……也配……」

    「呵!」雲澈冷笑一聲,懶得再聽他說話,忽然轉身:「很好,既然如此,那就如你武大公子所願。嘿……我保證三天……哦不,三個時辰之內,你武大公子的名聲會再上一層樓,哈哈哈哈。」

    大笑一聲,雲澈再不理會武歸克,騰空而起,飛速遠去。

    「站住!!」

    一聲厲吼,一股強橫氣浪猛然從天而降,瞬間如萬丈山嶽壓身,將雲澈牢牢的鎖在空中,而武歸克身影一晃,驟閃至雲澈前方,雙眼陰戾如惡鬼。

    雲澈卻是絲毫不懼,施施然的張開雙臂,滿臉嘲諷的道:「要是想殺我的話,武大公子你隨便殺,我絕~~對~~不反抗,嘿!」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