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武歸克既然是將雲澈禁錮,就當然不是要殺他。他狠喘一口氣,總算平靜了那麼一點,拚命壓制著將雲澈碎屍萬段的衝動,字字陰沉的道:「我若是答應你的條件……你怎麼保證那枚玄影石永遠不會再出現在世上!」

    事到如今,縱然怒到極限,萬分憋屈,他也只能認栽。

    的確如雲澈所言,被他殺一次,雖然是一種天大的恥辱,但毫不影響他進第二輪預選,也不會影響後面的比賽,結果上毫無損失。

    但,若是雲澈真的把玄影石泄露出去,後果是他絕對承受不起的。

    為什麼又出現一枚和當年一樣的玄影石,難道我當年用九星佛神玉換來的那顆其實是被天狼星神在某一個瞬間掉包?不對!我在拿到玄影石后,還特意探查了一下。那就只剩下一個可能……

    當年天狼星神同時刻印了兩枚一樣的玄影石!

    至於它為什麼會落在雲澈手上,武歸克心思大亂之下,已根本無暇去想。

    「我不能保證。」雲澈毫不猶豫的道。

    「你……」

    「武大公子,」雲澈笑吟吟的道:「如果我說交易完成之後,我會馬上毀掉那枚玄影石,你會相信嗎?我更不會蠢到將它交到你手裡,因為那是在送我自己的命。相反,我還要將它牢牢的保存好,以免哪一天不小心落在別人,或者你武大公子的手上。」

    「不過你大可放心。」雲澈慢條斯理的道:「我雲澈與你武大公子往日無怨,近日無仇,更沒什麼深仇大恨。今日無奈才會出此下策,只要武大公子以後不找我麻煩,我再怎麼也不至於拿命來和你拼個魚死網破。說不定,我比你武大公子還要怕它泄露出去,難道不是么?」

    咔嚓。

    一聲脆響,武歸克竟是硬生生的把自己右手指骨給攥斷。

    雲澈的話換種說法就是:你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你這邊要辦事,我卻不會交出籌碼。不但讓你沒辦法秋後算賬,以後說不定還能再拿出來脅迫一波。

    這是何等的卧槽!

    時間不會有停歇之時,第一輪預選戰隨時都有可能宣告結束。內心之焦急焦躁,雲澈甚至還要超過武歸克,但他面色、眼神卻是一片平靜,言語時剛時緩,時軟時硬,步步緊逼,又適時淡然示弱……

    為促成和武歸克的這場交易,他已是用盡了心力。

    「武大公子,你最好快點做決定。」雲澈慢吞吞,似乎滿不在乎的道:「預選戰說不定下一息就會結束,到時候,可就沒機會了!」

    最後一句話,字音陡然加重,直撞武歸克心魂。

    「好……好!」武歸克一張臉猩紅如血,頭皮狂亂鼓動,他這輩子的憤怒憋屈加起來,估計都比不上這一刻:「老子認栽!」

    「不過,雲澈……你給我記住,你最好把那枚玄影石當成親爹一樣看好,若是有一天它泄露出去……你就是逃到混沌邊緣,我也必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恭喜武大公子做了正確的選擇。」雲澈淡淡而笑:「那就開始吧。」

    咔嚓!

    又是一根手指被武歸克硬生生捏斷,但他卻絲毫感覺不到疼痛。他再次大喘幾口氣,用盡自己的理智,生生吞下了那無盡的不甘和屈辱。

    砰!

    隨著一聲輕微的氣爆聲,封鎖雲澈的氣場頓時潰散,隨之,武歸克雖一言不發,但身上的玄氣也開始快速收斂,直至最後的護身玄氣也完全收回。

    但整個身體卻在不住的顫抖,每一根青筋都高高鼓起。

    武歸克的認栽和他此時的狀態,也點燃著雲澈內心的狂喜,手掌亦在輕微的發顫,他平靜的來到武歸克身後,玄氣凝聚,猛然出手,狠狠轟在武歸克的后心處。

    轟!!

    正常狀態,雲澈根本不可能傷的了武歸克。但斂下所有玄力防禦,僅憑肉身,又豈能撐得住雲澈全力一擊。巨大的轟鳴聲中,武歸克從后心到前胸直接炸穿,血肉內臟橫飛,整個身體在半空斷成兩截,飛出極遠,才滾落在地。

    「不要……再讓我……看到……你……」

    武歸克前半截身體發出怨恨艱澀的聲音,然後在白光中消散無蹤。

    與此同時,另一道白光忽然從天而降,落在雲澈的身上,讓他的魂珠數飛速增長,一直增長到一百九十五萬,才終於停住。

    而雲澈在第九戰場的名次,也從全戰場最末位置如坐火箭飆升,一步登至第四名……比之第三名也只差了不到十萬魂珠。

    武歸克的魂珠數則暴跌一百九十五萬,但依舊位列第九戰場第一。

    用意念具現出第九戰場的排位榜單,看著榜單上自己的名字,雲澈滿足的笑了起來,先前灌滿胸腔的冰冷與沉重徹底煙消雲散。

    命運和他開了一個殘酷的玩笑,他卻又找到了另一扇門。

    「總算是天無絕人之路。」雲澈微笑著輕念。

    武歸克雖然身份高貴,天賦極高,修為驚人,但傲慢無度,品行惡劣,還和自己親舅母亂搞,雲澈對他很是鄙夷。

    但現在,雲澈眼中的武歸克,簡直就是上天派來拯救他的天使!

    彩脂公主也是不可能想過,自己當年出於惡作劇心理扔給雲澈玩的兩枚玄影石,居然會在這種時候將他從絕地拯救出來。

    甚至在蝴蝶效應下,改變了雲澈的人生軌跡,以及……整個神界的命運。

    ——————————

    宙天珠內,神武宗所在。

    「宗主,發生了怪事。」

    一個老者佝下身子,拜在一個中年男子的身後,向他彙報道:「方才歸克公子的排位忽然大跌,魂珠數也是直損三成。」

    「哦?」中年男子轉過身來,他一身耀金長袍,眉若星月,氣勢斐然,極易讓人心生敬崇。而他的身份若是揭出,足以驚得無數神界玄者魂飛魄散。

    神武界大界王,武歸克的生父——武三尊!

    「這麼說,克兒居然栽了一次?呵呵,也是有趣。」武三尊不驚不怒,反而饒有興趣。

    「歸克公子所在戰場,應該無人是他的對手,連勉強匹敵者都並不存在。老奴想來,定然是公子不慎落入致命天災,或是遭遇了極其高等的玄獸。」老者平靜的分析道。

    「這樣也好。」武三尊淡淡而語:「克兒雖然天賦有餘,但一生太順,傲氣過盛,受個挫對他而言百利而無一害。區區預選排位,第一與第一萬毫無區別,不必介意。」

    「老奴也是如此之想。」老者佝身再拜:「既如此,宗主請安歇,老奴告退。」

    武歸克排位和魂珠驟降,自然引發了極多人的注意,畢竟,武歸克之前可是位列前二十的人物,名字忽然消失,讓人想不注意到都難。

    但也僅僅是注意到而已,任誰都想得到他必定是栽了一次,至於如何載的……連神武宗都不去關心,何況他人。

    畢竟,這只是第一輪預選而已。如武三尊所言,第一名和第一萬名本質上毫無區別。

    但,第九戰場的所有玄者,卻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名字忽如天降般落在了第四位,而他的魂珠總數,無比巧合的與武歸克減少的魂珠數完全相等。

    第九戰場主城,蕭墨目瞪口呆的看著榜單上忽然出現的「雲澈」,還未等他回過神來,身前不遠處,一道白光驟落,很快一個金色的人影被甩了出來,意念一掃,清楚的現出「武歸克」之名。

    「雲……澈……」武歸克怨恨的地念著,一張臉時而猩紅,時而陰暗,體內氣息混亂的如沸騰了一般。

    蕭墨愣愣的看了一會兒武歸克,聽到了他喊出「雲澈」兩個字,又盯了一會榜單上雲澈的名字,以及兩人同時變化的魂珠數……

    許久,他抬起頭來,吶吶的道:「看來,一定發生了某種骯髒的PY交易。」

    轟隆——

    空間震蕩,雲浪翻滾,宣告第一輪預選終結的宙天之音終於響起:「年輕的強者們,屬於你們的戰場將暫告一段落。第一輪預選至此刻終結,各戰場排位前十者將繼續留於戰場,其他人將就此離開戰場,你們的真身將出現在宙天界外各大傳送陣前,望這場傾注你們全部玄力與意志的激戰,可以成為利於你們一生的財富。」

    錚!!

    隨著磅礴的宙天之音,遮天蔽日的白光從蒼穹落下,罩在了每一個人的身上。

    白光之中,分佈戰場的投影,無論是人,還是玄獸,都如被溶解一般快速消失,持續了一個整月的惡戰,在這一刻終於落下帷幕……但,並非是對所有人。

    因為,依然有一萬個玄者的投影沒有消失,完整存在於戰場之上,等待著下一場惡戰的到來。

    這是從整整五千多萬東神域頂尖玄者中脫出的勝者,其中的每一個人,都毫無疑問的是足以讓天下矚目的曠世奇才。而陪襯這一萬個人勝出的,是五千多萬玄者的慘遭淘汰。

    投影消失,他們蘇醒時,已身在宙天界之外,腳下,是接近宙天界時所踩的光幕,不遠處,就是可以返回他們星界的傳送玄陣。

    而淘汰者自然不會得到世人太多的關注,所有的目光都牢牢聚焦在接下來註定會更加激烈的新戰場。

    激烈的交戰聲消失,就連玄獸的吼叫也完全消逝,整個戰場一片安靜。確認自己依然身在戰場之中,雲澈徹底的安下心來,他剛才還有過些許擔憂,這畢竟是宙天珠完成的投影,說不定有著極其嚴密公正的規則,自己的行為或許會有被判定作弊,而取消資格的可能……

    看來完全是杞人憂天了。

    「總算可以進宙天界了。整個東神域前一萬名啊……」雲澈有些自嘲的笑笑,畢竟,這是他用堪稱卑鄙的手法得來:「再怎麼也有資格進入宙天神界了吧。」

    他剛自語完,上空便再次響起宙天之音:

    「依然留在戰場的年輕強者們,你們用實力和意志證明了自己。毫無疑問,你們是東神域的驕傲,亦是東神域的未來。但,能進入宙天珠,獲得宙天神境歷練三千年資格的,唯有千人。」

    「而接下來,就是決定這一千人的戰場!」

    在這個宙天之音下,依然留在戰場的玄者,無一不是熱血沸騰。戰場之外,那些被淘汰,以及無資格參加玄神大會的玄者,也都在心底瘋狂的羨慕、嫉妒、渴望著。

    在宙天珠內修鍊三千年,整個東神域歷史首次,能讓一個玄者從「幼年期」一步登天的奇迹之地!是但凡對玄道有丁點追求的玄者都斷然不可能抗拒的恩賜!

    為能得到這樣的機會,他們會毫不猶豫的頭破血流、不惜代價,哪怕壽元折半都在所不惜!

    「接下來,你們將被送入同一個戰場。這個戰場沒有天災,沒有玄獸,沒有任何其他干擾你們的東西,只有唯一的安全主城和只屬於你們的戰場。規則會重置,但和與之前的戰場完全一樣,你們所持魂珠,也會完整帶入新的戰場。」

    雲澈在安靜的聽著,但絕對沒有像其他人一樣精神緊繃,相反還是一種許久都未有的輕鬆。

    但,接下來的宙天之音,卻是讓他臉色驟僵,差點沒罵出聲來。

    「在新的戰場,只有一千人可以勝出。這一千個天選之子將被送入宙天神界,進行最後的決戰,決戰之後,便可進入在接下來三年改變你們命運的宙天神境。而其他九千人則將被淘汰出戰場,真身亦將斥出宙天神界。」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