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的心中起碼有十億頭羊駝在狂奔呼嘯。

    宙天之音說的清清楚楚,只有在這馬上開始的第二輪預選中勝出的一千玄者,才能被送給宙天神界。

    其餘被淘汰的九千人,就和之前第一輪被淘汰的五千萬玄者一樣,全部斥出!

    他剛剛才險而又險,不惜用卑鄙無恥,完全可稱之為作弊的方法通過第一輪預選,本以為終於可以松一口,沒想過這宙天之音又送來當頭一棒。

    這對雲澈而言,是何等的卧槽!

    五千多萬玄者不讓進宙天界也就罷了……畢竟是高高在上的王界,不是那麼容易進的。

    但,都闖入前一萬名,連宙天之音都親口直呼是「東神域的驕傲」和「東神域的未來」,居然也不讓進!

    此時,若是有個宙天神界的人在跟前,哪怕是宙天神帝,雲澈說不定都會忍不住糊他一臉狗屎。

    老早就宣布戰場是在宙天珠之中,但結果進去的卻不是真身,而是投影……為什麼不再說!

    第一輪預選被淘汰后居然要斥出宙天界……為什麼不早說!!

    第二輪預選被淘汰居然也要被扔出去……

    為什麼不早說!!!

    早知道這些他就會直接乾乾脆脆的無視掉玄神大會,跟著沐冰雲大大方方的走入宙天界,哪還有這麼多破事!

    雲澈心中大罵間,一道光束從天而降,他眼前頓時一白,然後便出現在了另外一個全新的世界。

    這裡大地平整乾枯,放眼空曠,只有遠處隱約可見一些矮山。空氣平和無風,無論近處遠處,都絲毫沒有玄獸的氣息和吼叫聲。

    「年輕的強者們,歡迎來到第二戰場。」讓雲澈恨得牙痒痒的宙天之音徐徐響起:「再述一遍,這裡的規則,與第一戰場完全相同,你們的初始魂珠,便是你們在第一戰場的成果。」

    「但是,你們在這裡,只有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後的最終魂珠數量,便決定著你們在第二戰場的排名。」

    「三天」這個時間,讓眾玄者或者眉頭大皺,或者心弦一緊。這個時間太短,毫無疑問也會導致惡戰慘烈到極點。短短三十六個時辰,幾乎剎那必爭,瞬息必奪。

    「戰場已經開啟,承載著東神域未來的年輕強者們,用你們所擁有的一切,來決定你們的最終命運吧!」

    聲音浩渺,在蒼穹飄蕩許久才逐漸散去。

    而第二輪預選,也從這一刻正式開啟。

    相比於第一輪預選的五千萬規模,這個只有一萬人的戰場似乎顯得格外之小,但,任誰都不會懷疑,這個戰場的格局,絕非任何一個第一戰場可比。

    和第一戰場所有參戰玄者初始出現在安全主城不同,這裡的玄者似乎都被隨機傳送到了戰場的不同位置。

    宣讀戰場開啟的剎那,無數道玄氣便在戰場中爆發,在第一個剎那便開始尋找和鎖定獵物。唯有雲澈,愣愣的站在那裡,許久一動不動。

    因為在這裡,他是最最底層的存在,更準確的說,他壓根是個沒有資格出現在這裡的人。他在這個戰場也絕對不可能有獵物。

    但任何人,卻都可以把他當成獵物,獵殺起來還毫不費力。

    「這次又該怎麼辦……」雲澈咬牙切齒。都已到了這裡,他又豈會甘心落得一場空幻。

    但正常正規的方法,他又絕對沒有可能在這個屬於頂尖強者的戰場闖入前一千名。

    除非還用剛才的方法!

    但武歸克……按照規則,對同一人只有殺第一次時才可掠奪魂珠,就算還能脅迫他就範一次,也已無用。

    這時,雲澈忽然眼睛一亮,他想到了另外一個人……

    火破雲!

    火破雲在第一輪預選的排位,達到了前一百的驚人高度。若他在這個戰場依然能保持這個戰績,那麼到了戰場末期,他魂珠最多的時候,讓他被自己殺一次……損失三成,不會影響他在千名之內,還很有可能把自己也拔到千名之內。

    但馬上,他又搖了搖頭,眼中光芒頓去。

    火破雲雖然表面性情平和,很好說話的樣子。但云澈深知,他骨子裡埋著極重的尊嚴和驕傲,尤其是在玄道之上。

    自己若有什麼事找他幫忙,他會毫不猶豫的全力以赴。

    但若是涉及這種無恥的作弊,他絕對不會接受。

    尤其他還將自己視為朋友,也更不會允許自己為了勝出而用這種手段,只會失望痛心斥責。

    而自己又偏偏無法對他言明真正緣由。

    等等!

    雲澈再次眼睛一亮……

    他忽然想到,這是第二戰場,和他之前殺武歸克的戰場,已是不同的兩個世界!若再殺一次武歸克,是屬於這個世界的第一次!

    之前的宙天之音,還特意的提到過,這個世界的規則和先前一樣,但經過了「重置」!

    也就意味著他在上個戰場殺過武歸克一次的「既成事實」,再這個新的戰場根本不存在!

    那麼,在這個戰場再殺武歸克一次,沒有理由得不到魂珠!

    武歸克的玄力、排名都在火破雲之上,雖然被自己扒了三成魂珠,但以他的絕對實力,在這個戰場必定能很快重新升至前列,到了後期,若能再奪他三成魂珠,絕對很大可能闖入千名。

    「好!」目標確定,雲澈終於動作起來。

    在這個戰場之中,雲澈遇到任何一個人,都無疑是死局,身上現有的近兩百萬魂珠很快就會損失殆盡,躲進主城也會很快流失。但他卻完全不擔心。

    「斷月拂影!」

    隨著雲澈不緊不慢的前行,他的身影無聲消失在空氣之中,就連氣息也完全消散。

    雖然他現在玄力只有神劫境一級,但他無比自信,只要不是作死湊到臉前,哪怕神靈境後期,也極難搜尋到自己的存在。

    「雖然匿影狀態下行動很慢,但這個戰場只有一萬人,為了方便廝殺應該不是太大,三天時間……定然可以找到。」

    然而,實際狀況,卻比他預想的還要幸運的多。

    因為才過了三個時辰,他就一眼看到了武歸克的身影。

    他那一身金光閃閃的華貴衣裝,隔著十幾里都分外閃耀。

    雲澈都有些懷疑武歸克穿著這麼一身玄衣是不是專門為了吸引嘲諷。

    轟!!轟隆!!

    心中無盡的憤怒怨恨隨著他釋放的玄力而狠狠的發泄著,揮手之間大地崩裂,山嶽平移,三個臨時結伴的神靈強者被他同時殘忍轟殺,大量白光從天而降,化作武歸克的魂珠。

    魂珠大漲,武歸克的臉卻依舊一片陰沉,心中的憋恨,估計讓他在這個戰場肆意屠殺個十年八載都不一定發泄的完。

    常說大霉之後往往會有大運,但不知為何,武歸克自踏進了第二戰場之後,就總感覺自己的眼皮一直在狂跳。

    這時,他忽然察覺到後方似乎有視線的注視,閃電般的回身,隨著他瞳孔的輕微放大和眼角的沉下,他一眼看到了那個他恨不能親手抽筋斷骨,撕成碎片的人。

    雲澈!

    「是……你!」

    「武大公子,我們又見面了。」雲澈依然開門見山:「既然如此有緣,那就再來做個交易如何。」

    武歸克不是傻子,用屁股都能猜到雲澈所說的「交易」是什麼,他先是怒意橫生,隨之又忽然冷笑起來:「雲澈,我已經給了你一次臉了,你若識相,完全可以相安無事,你卻偏要……」

    「武大公子話先不要說的太早。」雲澈打斷他的話,淡笑道:「用同一個東西威脅……咳,用同一個東西和武大公子交易兩次,這麼沒有原則的事我是萬萬做不出來的。這一次,當然是一個全新的交易。」

    雲澈說完,手指一甩。

    武歸克伸手一抓,手心,赫然又是一枚玄影石。

    武歸克心中猛一「咯噔」,驟生極其不好的預感。他感覺到這枚玄影石和之前那枚並不是同一個,快速用靈覺一掃,臉色瞬間像是被人按進了鍋底,漆黑一片。

    這的確不是雲澈之前丟給武歸克的那枚玄影石,而是當年在雷千峰撿到的兩枚玄影石中的另外一個。

    裡面刻印的影像,可要遠比之前那顆勁爆的多。

    堂堂神武界大界王之子,居然和自己的親舅母通姦,還被人全程刻印了下來,那影像,那角度,那聲音,雲澈絕對相信,刻印這個影像的人定是玄影界的大師級人物。

    (彩脂:哈啾!)

    這個影像傳播出去,武歸克絕對名聲大噪,成為神武界的恥辱,東神域的笑柄,有生以來所有的光環都會變成永遠洗刷不去的恥辱烙印。

    尤其那堪堪兩寸的小蟲,哪怕是最最下位星球的男性看到都會陡生作為男人的強烈優越感。

    「神武界王之子,黑琊界王之妻,嘿嘿嘿,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讓人羨慕啊。」雲澈笑眯眯的道。

    「……」武歸克全身抖的像篩子,之前起碼還能怒罵冷笑出聲,現在卻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緊咬的牙縫涔涔滲血。

    「相信我要交易的是什麼,你武大公子這麼聰明的人一定猜得到。」

    若用同一枚玄影石脅迫,必定會極度觸怒武歸克,很可能無法如願,甚至還有可能出現反效果。

    但這第二枚玄影石,卻要比之第一枚,更加兇狠的點中了武歸克的死穴。

    「那麼,三天之後,戰場關閉前的一個時辰,就在這個地方,」雲澈伸手指了指腳下:「我到時會靜候武大公子的到來。當然,如何選擇,皆在武大公子自己,我一個小人物,又豈有能耐逼迫你武大公子呢。」

    說完,雲澈淡淡一笑,轉身飛離。

    「哦對了。」飛出沒多久,雲澈又忽然停住,轉過臉來慢悠悠的道:「忘了提醒武大公子,這三天可要多加努力,千萬別懈怠,否則三日之後,若是武大公子三成的魂珠卻無法讓我名列千名之內,那豈不是太可惜了。」

    聲音落下,雲澈遠遠飛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

    轟——

    他的身後,傳來了武歸克聲嘶力竭的咆哮,以及大地被狠狠掀翻的聲音。

    ————————————

    【接下來會有一堆星神啦月神啦守護者啦出場,為提前混眼熟,在微信公眾號上貼了十二星神的大概資料。有興趣的可以去看一下——雖然其實並不重要,不看也毫無關係。】

    【或直接公眾號搜索「火星引力」】。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