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著第二輪預選戰的開始,宙天界也終於不再平靜。

    所有受邀觀戰的東神域強者也都離開住處,飛向了同一處。

    這裡是宙天神界的中心——宙天城,是宙天神帝和「守護者」的所在之地,世人皆知的聖地中的聖地。

    那座直徹蒼穹三萬里的宙天神塔,便位於宙天城的正中心,其下方,便是整個東神域的最神聖之物——宙天珠的所在。

    宙天塔之側,是一個徑長三百里的「封神台」,因為能在其上奪魁者,絕對有「封神」之資格。

    而這「封神台」,也是歷屆玄神大會的最終戰場。此次玄神大會,同樣會在三輪預選之後,決出「封神三十二子」,然後在這封神台上進行最終的「封神之戰」。

    封神台周圍,是一圈龐大無比的觀戰席。觀戰席雖然龐大,卻向來空曠。因為能有榮幸在其中觀戰者,整個東神域億中無一。

    這一天,已安靜了許久的封神台,迎來了幾百年來最熱鬧的一天。

    大量的身影從不同方向飛來,這些人的修為一個比一個驚人,但在這宙天城之中,卻都是收斂玄氣,連飛行都格外緩慢。

    來到封神台的觀戰席,這些人都是小心的落下,入座坐席之中。當然,他們的入座絕非隨意,反而分外嚴苛。每一片坐席,都映著醒目的玄光,玄光之中刻印著不同星界的名字,同一星界來客的坐席都是集中一處,絕無混雜。

    而上位星界、中位星界、下位星界的坐席更是各自分離,涇渭分明。

    玄神大會接受邀觀戰的星界,上位星界最多可攜三千人,中位星界最多可攜五百人,而下位星界則最多只能帶百人。

    至於王界,自然是想帶多少便可帶多少。

    北為上位星界之席,南為中位星界之席,西為下位星界之席。

    而正東之席,則為四大王界獨屬。

    眾玄者到來之時,全都小心翼翼繞過東席,別說從其上空掠過,連靠近都不敢。

    這無疑彰顯著王界的絕對強大和絕對威懾。

    越來越的人飛至,三處坐席也都不再完全空曠。宙天界的邀請,向來都格外的「小氣」,此次受邀觀戰者,所有上位星界加起來最多只能一百四十萬人。

    中位星界數量是上位星界的數倍,但人數卻堪堪不足百萬。

    下位星界最多,但受邀人數卻是最少,只有幾十萬而已。

    但有一點毫無疑問,能到來此處者,無不是所在星界最高層面的人物,或界王,或霸者,或身份尊崇,或地位極高。

    不過,這些在自己星界傲視天下的人物,到了宙天界卻都是謹言慎行,氣勢盡斂。封神台強者雲集,卻是安靜一片,王界還未到來,依舊無人聒噪。

    半晌而過,所有刻印玄光的坐席已是坐滿,各大星界按時皆至,才終於開始有些熱鬧起來,彼此互相招呼,或互相試探,互相吹捧,有嫌隙者雖絕不敢在這裡發難,也免不了冷眼以對或互相嘲諷。

    王界未至,自然是上位星界稱尊。位於北席的上位星界目光投向南席和西席時都是傲然之姿,而位於底層的下位星界無疑是最為小心翼翼,但他們不會有任何怨恨不滿,反而覺得理所當然,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面對上位星界和中位星界,他們下位星界出身的唯有謙卑。

    「妃雪他們現在應該已經回吟雪界了。」吟雪界坐席,沐渙之隨口道。看的出來,他的心情並不壞,沐妃雪預選賽的最終排名依舊在五十萬附近,這已大大的超出了他的預期,自然欣喜非常。

    「怕是雲澈……或許會留下來。」沐冰雲憂心的道。

    「嗯?為何?」沐渙之皺眉。

    「他一直希望能入宙天神界一觀,這才是他參加玄神大會的主要目的,沒想到淘汰後會被直接斥出,他應該不會甘心。」沐冰雲道,懊悔未選擇將他做為受邀觀戰者帶入宙天界已是徹底晚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宙天神界的規則又有誰敢忤逆。」沐渙之道,然後面露疑色:「你一直焦躁不安,就是因為這件事?」

    沐冰雲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她確信以雲澈的性情,絕對不會輕易甘心,擔心他會在衝動之下作出什麼不智的舉動。

    希望他能暫且接受,總會有辦法的……沐冰雲心中嘆道。

    雲澈是在最後時刻殺了武歸克,名次飆升,而之前一個月,他的魂珠一直是零,明顯連戰場都不入,所以沐冰雲等人當然不會再去查詢他的戰績,自然而然的以為他已被淘汰。

    「第二輪預選戰已進行不短的時間了,為了那一千個『天選之子』的名額,怕是會慘烈非常啊。」沐渙之道:「可惜這裡沒有星辰之碑,也看不到什麼戰況。」

    「呵呵,反正和我們已經無關了。」沐坦之稍帶自嘲的笑道。

    「火宗主,宙天界傳音說事關東神域未來的大事要議,你可有聽到什麼動靜。」沐渙之向不遠處的火如烈問道。

    吟雪界和炎神界的坐席相鄰,但與吟雪界坐席的平和瓶頸不同,炎神界上至兩大宗主和長老,下至隨行弟子,無不是面色紅潤,目綻異光,就連性情最為沉穩的炎絕海也始終笑態可掬。

    至於火如烈,那張嘴大大的咧開著,自始至終就沒合上過。此時若是有路人看到,打死也不會相信這居然會是一個中位星界的宗門之主——不把他當成精神病就不錯了。

    沐渙之問話,他也完全沒聽到耳中,依然在那傻笑著。目光觸及到對面上位星界的人,非但不會退讓避開,反而昂然以對——老子的徒兒可是預選戰進了全東神域前一百名啊!吊打你們起碼八成的上位星界!老子還會怵你們!?

    炎絕海看了火如烈一眼,笑著替他回答道:「我們也並無消息,不過應該馬上就會知曉了。」

    沐渙之點頭,向炎絕海拱手道:「再次恭喜了。」

    這場不同以往的玄神大會,宙天界的種種異動,再加上很久之前就開始有的一些傳聞,宙天神界所說的「大事」,在場之人都隱隱有所猜測。

    過了許久,天邊忽然出現了三個人影向封神台飛來。隨著他們的靠近,頓時響起數個低呼聲。

    「是天機三老!」

    這是三個年紀頗大的老者,皆是白髮白須,一身完全一樣的玉色長袍。

    而這三名老者,便是在東神域名聲赫赫,在天機界最位高言重的天機三老。

    莫語、莫問、莫知。

    「天機界終於來了,而且好像……就來了三人?」沐坦之道。

    「呵呵,天機三老齊至,這還不夠么。」沐渙之笑道。

    天機三老來到封神台上空,向眾人微微頷首示意,然後在所有人驚詫的目光下,落座東席之中。

    「東席?居然是東席?這……」眾界強者皆是面面相覷,震驚不解。

    天機界雖然在上位星界中有著特殊的地位,尤其天機三老,四大王界界王也都頗為敬重,但,封神台的東席歷來是王界專屬,從無破例,這次,竟是允許天機界入座。

    「看來,這次的『大事』,必定和天機界有關啊。」炎絕海道。想到多年前那個似虛似實的傳聞,他陷入了沉思之中。

    火如烈在這時忽然道:「前段時間偶然聽聞,天機三老因這些年違背祖訓,過度窺視天機,在天譴之下壽元重損,三人所剩壽元都已不足短短百年了。」

    「之前還覺得是謬傳,現在看他們的狀態……」遠遠感受著天機三老明顯不正常的生命氣息,火如烈緩緩點頭道:「似乎像是真的啊。」

    天機三老到來后,全部閉目靜坐,不發一語,如三尊枯樹。

    半個時辰過去,封神台的風,忽然停了。

    天空原本隨風而動的雲彩也全部靜止,隨之竟如水紋一般緩緩波動,而一股平淡溫和,如柔風拂身的氣場徐徐傳來,由遠而近。

    霎時,整個封神台變得安靜一片,所有的聲音像是被吞沒於空間夾縫,而下一個瞬間,四方坐席,八方星界,所有人都齊刷刷的站起,而那些發愣中的年輕玄者也被長輩以最快的速度帶起。

    「呵呵,老朽來遲,眾位久候。」

    捲動的雲霧之中,幻出一個老者的身影,他一身再簡單不過的灰色素衣,面目慈和,淡笑如風,從空中緩緩而落。

    而就是這個看上去格外普通溫和的老者,卻讓東神域眾界霸主目映仰慕,腰身躬下,齊齊而禮。

    「拜見宙天神帝!」

    呼聲齊整無比,未帶玄力,卻是直震蒼穹,更是震得那些隨同而來的年輕玄者心駭魂顫。

    宙…天…神…帝!?

    他就是四大王界界王之一,宙天神界的最高主宰,如神話一般的宙天神帝!?

    他們期待這一日已久,但當這個神話真的出現在自己的視野之中,他們感受到的,是一種太過強烈的虛幻感……竟是一時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親眼見到了這個只存在於神話中的人物。

    宙天神帝身後千人相隨,而這千人氣場之盛,縱然是那些上位星界的界王都不敢直視。

    因為,他們是宙天神界的「守護者」和「裁決者」。

    裁決者,是宙天神界用來制裁那些犯下大惡重錯的人或星界的特殊存在。

    而守護者,雖數量遠少於裁決者,但其在宙天界和東神域的地位,等同星神界的星神和月神界的月神,其中任何一人,都是上位星界的界王都要俯首的恐怖強者,是宙天神界除宙天珠外,最強大的力量和最重要的基石。

    「眾位遠道而來,又久等一月,甚是辛苦,還請入座,不必如此客套。」宙天神帝輕輕落於東席主座,微笑抬手,姿態言語間沒有絲毫的凌人之氣,一雙開始顯現蒼老的眼瞳也如一汪凈水,深邃而清澈。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