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宙天神帝到來,眾守護者、裁決者隨後,封神台氣氛也徹底凝結,無人再發出一絲聲音,所有目光牢牢聚焦在宙天神帝的身上。

    作為東神域四大神帝之一,立於混沌最頂尖層面的人物,本該是威凌寰宇,氣勢如神天降。但,宙天神帝無論怎麼看,都只是一個已近年邁,面相和善,無論氣質、長相都再普通不過的人。任何人若是在大街上看到他,都絕不會多看第二眼,長相也會過目就忘。

    何為洗盡鉛華,返璞歸真。或許,在宙天神帝的身上,便是最好的詮釋。

    而東神域四大神帝中,宙天神帝雖非最強,但最為受人敬重。宙天先祖被宙天珠認主,仙去后宙天珠依然世代守護宙天神界,宙天神界始終秉承正道自然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宙天界存在的無數年間,裁決者制裁了無數的神界惡徒,拯救了無數星界,不知為多少生靈世世代代感恩朝拜。如果在眾生靈眼中,東神域只有一個聖地,那必定是宙天神帝無疑。

    若是其他三王界——梵帝神界、星神界、月神界為人所敵,東神域眾生基本都只會看熱鬧,盡量避而遠之。但若是誰敢敵對宙天神界,那必定引發眾怒,其性質,不啻於違逆天道。

    因而,封神台的靜寂,所有人的肅然,並不是出自對宙天神帝的畏,而更多的是敬。

    宙天神帝抬起頭來,微笑道:「貴客既至,還請現身相見。」

    「哈哈哈哈!」

    宙天神帝聲音剛落,一聲大笑震空傳來,大笑聲中,空中風雲激蕩,一道灼目之極的星芒燦世而耀,如星辰降世。

    「哼!」

    而另一邊,卻是同時響起了一聲冷哼,蒼穹分開,一輪並不耀目,但茭白聖潔的光芒當空灑下,如皓月當空。

    一星一月,瞬間吞噬所有光輝,讓世間一切都在這星月交錯的光芒下一片黯淡。

    「這是……」

    「星神界和月神界到了!!」

    星月之芒中,分別有一個人影緩慢走出。星芒中走出的人身材頎長,中年之態,臉上微微帶笑,卻目若寒星,讓人不敢有剎那直視。

    星神界主宰,東神域四大神帝之一——星神帝!

    月芒中走出的人看上去要年輕得多,相貌英俊非常,那似與天道平齊的神姿讓人無盡敬畏,卻又不失些許溫和。

    月神界主宰,東神域四大神帝之一——月神帝!

    兩大神帝在同一個剎那出現,顯然有著針鋒相對之意。

    而星神界與月神界素來不和,卻也是東神域無人不知。

    尤其三十幾年前月神界那場天大丑聞,以及星神界的天狼隕落,更是讓兩界的關係激化。若不是此次有著「關係東神域未來的大事」,事關重大再加上宙天界從中調和,兩界都定不願出現在同一場合,更不要說還要居於同席。

    在場之人見到月神帝,敬畏之餘,自然不免會想起那場「醜聞」。當年,他與擁有「無垢神體」的月無垢的大婚聲勢極大,連東神域之外都是舉界皆知,但這場面越大,後面的「醜聞」便也越是慘烈。

    月無垢消失,再到她失去元陰歸來,堂堂月神帝,卻蒙受了再普通的男人都無法忍受的羞辱,成為了整個東神域的笑話……

    如今才過去短短三十幾年,自然無人淡忘。而也才過去短短三十幾年,各大星界卻居然又收到他即將大婚的請柬,而且他邀請的星界範圍之大,還要遠勝當年,一時間引發了無數的驚疑猜測。

    而請柬上寫的清清楚楚,月神帝的新婚之期。便是在玄神大會之後。

    距離現在,只剩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卻至今無人知曉他的這個「新婚」妻子究竟是何許人物。

    星神帝與月神帝,又是兩大神帝降臨。封神台氣氛更是冷凝,人人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歷年玄神大會雖然都是東神域最大的玄道盛事,但由於四大王界不被允許參加,因而除了主辦玄神大會的宙天界,其他三王界都頂多由一些長老、宮主級人物帶一眾年輕弟子到來,如星神、月神這等存在都很少出現,更不要說三神帝。

    而今日,四神帝已連至其三,四神帝之首的梵天神帝也極有可能到來——今天之事,必定重大無比。這場玄神大會的意義,也毫無疑問遠非他們預想。

    每個人的心都開始凝重加興奮起來。能參與這等大事,能親見四神帝齊聚,這是何等的榮耀!

    星神帝和月神帝同時向宙天神帝打過招呼,飄然落座,但彼此之間卻無言語,連剎那的眼神碰撞都沒有,完全當對方不存在。

    但,上空的星月之芒卻並未就此散去,大量身影從中而現,分別無聲落座。而這些人就如宙天神界的守護者與裁決者,每一個人氣場之恐怖,讓他們哪怕剎那盯視,都會全身冰冷。

    那些從未真正見過王界之人的玄者,也是在今天真正的知曉王界是何等恐怖的存在。不僅僅是四大神帝,似乎但凡和「王界」二字相關之人,都是無法理解的怪物。

    「坐於星神帝身邊和身後的那幾人……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星神?」一個年長的冰凰弟子問道,他說話時帶著哆嗦。因為他剛才只是隨便瞄了那邊幾眼,心中便陡生一種如墮深淵的感覺,讓他幾乎全身血液倒流,不住的顫抖。

    「不錯。」沐渙之頷首,將聲音壓到極低:「十二星神和十二月神居然分別來了四人,前所未有啊。」

    「不,算星神帝之內,是來了五大星神。」沐冰雲道。

    星神帝,同樣是星神界十二星神之一,承【天魁星神】之力,而他既為星神大帝,自然毫無疑問是十二星神中最強存在。

    星神界十二星神,在東神域絕對等同於「真神」的無上存在,東神域各個角落都有著關於他們的傳說,而每一段傳說,都是真正的神話。

    而這等存在真正在前,這些各星界的頂級玄者也都是心中顫慄驚懼,沒有幾人敢長久直視。但,沐冰雲的一雙美目卻是定定看了許久,才收回眸光,一聲輕嘆:「天殺星神未至。」

    不過,已經不重要了。畢竟雲澈已經……

    「哦?莫非冰雲想見見那傳說中的茉莉公主?」沐渙之不疑有他,笑呵呵的道:「天殺星神未至,但天毒星神卻是來了。不愧是最可怕的兩大星神之一,遠遠一眼,都是讓人心中生懼。」

    沐冰雲遠遠的看了沐渙之所言的天毒星神一眼,卻又馬上移開目光。

    星神帝的後方坐席,傲立著一個身段高挑的女子,一身碧綠羅裙,卻近乎半透,嬌媚玉體若隱若現。手臂與雙肩的絲袖更是完全透明,膚光緻緻,藕臂如玉。

    胸前雙乳碩然高聳,只有下緣一層薄紗稍裹,一大半顫巍巍的露出,白生生的夾著一道深深溝壑,讓人垂涎欲滴。

    下身是浮動幽光的碧綠羅裙,卻是短的驚人,裙擺直堪堪到大腿上緣,兩條修長美腿幾乎完全裸露在外,修長滑膩,膚光如雪,讓人忍不住想要衝上去抱住舐舔。

    不知有多少的目光落在女子身上時,都如被磁石吸引,無法移開,全身血液更是被一瞬點燃,在沸騰中瘋狂沖頂,在目光獃滯間甚至口中流涎,幾乎忘卻了這裡是封神台,瘋狂滋生著不顧一切衝上去,將她壓在身上狠狠蹂躪的衝動。

    那女子卻是毫無異色,任由自己大肆裸露的玉體被一雙雙怔痴的目光注視,微抿的紅唇似笑非笑,宛若沐水芙蓉,一張花容儘是嬌媚。

    吟雪界、炎神界的隨行弟子但凡目光碰觸到她,全部痴在那裡,臉色泛紅,如失心魂。但馬上,他們的心中陡然響起一聲爆喝:「不要看她!」

    封神台上,無數年輕玄者如遭雷擊,猛然轉開目光,心中駭然,再不敢多看那個綠裙女子一眼。

    「師……師尊,她……她是?」一個鳳凰宗弟子滿頭大汗淋淋,心有餘悸道。

    「她就是天毒星神。」一個鳳凰長老低聲道。

    「什……什麼?她……她竟然是……」炎神眾弟子都是心中驚顫,狠吸涼氣。

    這個衣著比風塵女子還要暴露,比魔鬼還要妖媚勾人的妖姬,居然是十二星神中最為可怕的兩大星神之一。

    那個傳說能在一顰一笑間毒殺一個星界,被稱作「地獄曼陀羅」的天毒惡魔——獄蘿!

    「那……天毒星神身邊的那個……仙女,也是星神?」那個鳳凰弟子又小聲問道。

    獄蘿螓首低垂,悠然把玩著自己的玉指,似乎對一切都毫不關心,但她並沒有奪去身邊所有的風華。

    就在她的右側,是一個如天上神女的絕色女子,她沒有獄蘿那般嫵媚勾心,但容顏絕美無暇,遠勝獄蘿,只是這張精緻無比的仙顏上卻滿是清冷,一雙美眸毫無感情。

    她的身材如獄蘿般高挑修長,一頭黑髮及腰,靜若處子。尤其她又是一身粉色長裙,更添靈氣之餘又多了一分……可愛?和身邊的獄蘿可謂一仙一妖,讓不少玄者如見仙女下凡,驚艷之餘,心中又不免自慚形穢,遐思非非。

    「能與天毒星神臨席,自然是星神。」那鳳凰長老忽然淡淡的一笑:「不過,他可不是仙女,他可是……天妖星神!」

    「啊……」眾鳳凰弟子目瞪口呆,喉嚨鼓動,久久無聲。

    天妖星神……

    而只要是聽過十二星神傳說的都知道,天妖星神「薔薇」,是個……男人!

    「天妖星神是十二星神中精神力最強者,只要他願意,一眼便可將你們變成白痴,不要亂看觸霉頭。」

    「是。」眾鳳凰弟子都深深低頭,連其他星神都不敢再看一眼。他們已經越發的明白,那是他們根本不可理解的存在。

    「天毒星神左側,那個看上去瘦巴巴的人,他卻是十二星神中軀體力量最為強大的【天罡星神】神虎。」

    「而,坐於星神帝身側的那個老者,他是【天元星神】荼蘼,在十二星神中年紀最長,已四萬載。他是星神界的智者,當年星神帝未承載星神之力時,他還是星神帝的玄道之師,因而星神帝也一直對他極為敬重。他也是唯一一個能資格與星神帝平坐的星神。」

    封神台中,眾長輩或傳音、或低聲向後輩介紹著。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