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離開絕雲深淵,雲澈向天玄大陸飛去,速度不快,眉頭緊鎖,似乎心事重重。

    千葉影兒保持着均勻距離跟在後面,靈覺掃動着這個在她認知中格外低等卑微的世界。

    “主人,你在想什麼?”禾菱關切的問道。

    雲澈目光回神,道:“這幾次接觸,你覺得劫天魔帝是個怎樣的人?”

    禾菱很認真的想了一會兒,回答道:“第一次見到她時,我很害怕,無法控制的害怕。但,通過主人與她的幾次相近,我反而再也不覺得害怕,反而……因爲她,也因爲主人,改變了以往對‘魔’和‘黑暗玄力’的認知。”

    “而且,我覺得她很……很孤獨,一種說不上來的孤獨。而且每一次見到她,這種感覺都會更加強烈。”

    “……原來,不是我一個人這麼覺得。”雲澈神色複雜:“這個世上,有太多的人窮盡一生都在追求無上的權利、地位和力量,越是站在高處的人越是如此。”

    “而劫天魔帝,她的力量無人可逆,她的存在遠遠凌駕於當世的一切,她可以號令、驅使任何生靈,可以任意做什麼想要做的事,想要的東西,只要存在便可隨手而得,可以決定任何生靈的命運存亡,甚至,可以輕易改變所有的規則、法則、格局。”

    “這種絕對的高度和權利,就算是混沌至尊龍皇,哪怕十個龍皇,都不可能擁有。即使是那些傾盡一生追求更高位面的至尊強者,他們也斷不敢奢望如此。”

    “但是,擁有這一切的劫天魔帝,她歸世的這段時間,卻淡漠的驚人。看不到怒恨,看不到俯瞰萬生的傲凌,更沒有任何的號令、驅使、索取,亦感覺不到喜怒哀樂,甚至,從未公開,也不許有限知道真相的人向世人公開她的存在。”

    “不僅如此,她對邪嬰萬劫輪,對始祖神決,竟都毫無興致。”雲澈晃了晃頭:“難解啊……”

    “劫天魔帝存在的時間無比久遠,她這一生的經歷,也非當世任何生靈可比。所以,她的心境和所思所想,我們難以理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禾菱輕輕的道。

    就如……她陪在神曦身邊好幾年,卻從來無法真正明白她在想什麼,尤其無法理解她對雲澈做的事。

    雲澈想了想,點頭道:“嗯,你說得對。我唯一可以確定的感覺與你相同。她很孤獨,而且是一種我們可能一輩子都無法理解的孤獨。”

    “她讓我一個月之後再去找她,然後會告訴我‘答案’……”雲澈的雙眉沉下,目中閃過異芒:“我有種感覺,她一個月後告訴我的‘答案’,很可能,會直接決定混沌今後的命運!”

    …………

    回到天玄大陸,雲澈靈覺一掃……雲無心果然又在冰雲仙宮。

    直接來到冰雲仙宮,雲無心並沒有在修煉,而是在跟着楚月嬋學習寫字,她學的很是認真,白嫩的手兒如在紙捲上輕靈起舞,力度不輕不重,字跡分外娟秀,且毫無稚嫩感。

    雲澈默默的看着,最初是不想打擾,到了後面,他的視線和精神都不自覺沉浸入她的字跡之中,不願移開。

    又寫完了滿滿的一篇,擡眸看着自己的成果,她很是開心得意的笑了起來,剛要向母親討要誇獎,卻一眼看到了不知何時出現在那裏,正微笑看着她的雲澈。

    “爹爹!”雲無心眼眸一亮,嬌呼一聲就飛撲了過去。楚月嬋也是在這時才發現了雲澈的存在,仙軀輕轉:“你回來了。”

    她看到了雲澈身後的金衣女子,美眸頓時一凝。

    千葉影兒身上毫無玄氣釋放,但,那種在神界層面都威凌萬生的無形氣場,帶給楚月嬋的,是一種超越她認知無數倍的可怕壓迫感。

    “哈哈,”雲澈把女兒一把抱起……只是,十四歲半的雲無心身軀纖長了很多,身高都已稍稍越過了他的肩膀,已無法像幾年前那樣直接單臂抄在胸前,讓他有一種怪怪的遺憾感,口中也脫口道:“才半個多月不見,怎麼好像又長高了?”

    不知不覺,再有兩年就到了嫁人的年齡。夏傾月就是剛滿十六歲那年嫁給他的。

    時間真是殘酷啊……

    雲無心在他身上嬉笑撲騰了好一會兒,注意力忽然轉向安靜立於那裏,身姿好到連懵懂的雲無心都覺得美的不像話的千葉影兒身上:“爹爹,這位姐姐是誰呀?該不會……”

    “她是我的……隨從!”雲澈以最快的速度打斷她即將出口的話,然後用純淨的、堅定的眼神看向楚月嬋。

    楚月嬋:“……”

    “隨從?”雲無心明顯有些懷疑:“真的不是什麼奇奇怪怪的關係?而且這位姐姐爲什麼帶着面罩呢?不過,這個面罩好漂亮。”

    “當然是因爲她長得不好看,所以要把臉遮起來啊。”雲澈面不紅心不跳的道。

    “……”千葉影兒臉頰稍稍別過去一點,似乎很不喜歡雲澈的這個評價。

    “咦?”雲無心很認真的看了千葉影兒好一會兒,面罩之下的小半張容顏,每一寸都如美玉雕琢,精緻、完美到了讓人無法不驚歎的程度,她小聲道:“可是,她看起來應該很好看的樣子。”

    “嗯,其實,她的樣子在別人眼睛裏可能是很好看的。不過比起你孃親來,要差很遠很遠很遠,所以在爹爹眼睛裏當然就屬於比較難看的哪一種了。”雲澈笑眯眯的道。

    “……”千葉影兒很是認真的看了楚月嬋一眼,然後把整張面孔都別了過去。

    “唔。”雲無心好像懂了。

    “影……”話剛出口,雲澈忽然意識到“影奴”的稱號在女兒面前似乎並不合適提及,迅速改口:“千葉,這是我的女兒。今後,她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在她身邊時,要不惜一切護好她的周全。”

    “是。”千葉影兒應聲。

    “千……葉?”雲無心輕念一聲:“好奇怪的名字。”

    “不說她啦。”雲澈身體微微俯下,笑着道:“無心,你猜我給你帶了什麼禮物!”

    “唉?”雲無心露出的不是驚喜和好奇,反而很是狐疑的樣子:“爹爹這一次居然沒有忘記?”

    雲澈眼角抽搐了一下,鬱悶道:“上一次真的只是因爲意外突然回來,絕對沒有忘。我答應無心的事,一定每一件都會做到的。”

    “嘻嘻嘻嘻,”女孩月眉一彎,嫣然而笑,伸出白生生的手兒:“禮物禮物!”

    雲無心眉宇之間,盡是再也無法遮掩,強烈到滿溢出來的興奮與期待。

    雲澈身前光芒一閃,手中已多了一件淺白絲衣,上面流溢着純淨而神祕的微光,似輕煙,又似月芒。

    “哇!好漂亮的衣裳。”雲無心的目光被頃刻吸引。

    “它呢,叫‘月寰神衣’,來自東神域的月神界。”雲澈將它放在雲無心手中,微笑道:“不但好看,而且可以很好的保護你,將它穿在身上,這個星球上,沒有任何人可以傷害到你。”

    月寰神衣不僅是月神界所有,而且珍貴無比,在月神界至少要月神使這等層面纔有入手的資格……

    雲澈在夏傾月的寢宮中隨手順來……還不止一件,夏傾月找他要了幾次,他都厚着臉皮不還,最終只好無奈作罷。

    “哇!”雲無心一聲嬌嘆,將月寰神衣捧在手中,只感輕若無物,一種分外神祕醉心的氣息也在悄然間籠罩全身:“我第一次見到這麼好看的衣裳,不過,如果孃親穿的話,一定會更加好看。”

    “放心啦,你孃親也有。”雲澈手掌再次伸出,掌心多了一枚瑩白色的玉石,玉石小巧玲瓏,卻釋放着比月寰神衣更加神祕的氣息:“還有這個!”

    那特殊的氣息讓千葉影兒目光轉過,在雲澈的手心短暫停留。

    恆影石?千葉影兒心中輕念。

    她自然知道恆影石的稀少與珍貴。

    “這個是什麼?”雲無心將玉石拿起,很是好奇的看着。

    “這是一枚玄影石。”

    “哎?玄影石?”雲無心明顯一訝。

    “嗯,不過,它可不是普通的玄影石,”雲澈微笑着解釋道:“它所刻印的影像,可以永久存在,永遠不需要擔心消失或崩壞。也就是說,有它的話,以後你想留下怎樣的影像,一輩子,任何時候都可以隨時看到它。”

    “因而,它有一個特殊的名字,叫恆影石。”

    雲澈關於恆影石的描述,讓性情極淡的楚月嬋都稍有動容。

    “哇!”雲無心顯然對“永恆刻印”這個概念不是那麼明瞭,但依然爲之發出興奮的呼聲,她很細緻的把玩了好一會兒,閃爍着星眸問道:“那……這個要怎麼用呢?”

    “呃……因爲是送給無心的禮物,我並沒有過多試探,不過我想使用方法應該和普通的玄影石相似。”雲澈想了想道。

    “我試一下。”雲無心拿起恆影石,朝向雲澈,玄氣注入,很快,恆影石上閃過一抹神祕的微光。

    雲無心的靈覺探入恆影石,然後開心的笑了起來:“這是爹爹的樣子……真的可以永遠永遠都不會消失嗎?”

    “嗯!”雲澈很肯定的點頭。

    “那我要把孃親,把師父,把爺爺奶奶……好多人,好多地方都刻印下來。”雲無心興奮的喊着,她握着恆影石的小手在這時忽然一滯,臉上露出了有些微妙的神情。

    “嗯?怎麼了?”雲澈問道。

    沉入恆影石的玄力和靈覺連忙收回,雙手也不知爲何“嗖”的收到身後,雲無心笑吟吟道:“我很喜歡這個禮物,謝謝爹爹!”

    “嗯,你喜歡就好。”

    雲無心開心的模樣,總會讓他無比的欣然滿足……同時心中也想着總該找個方式感謝沐妃雪。

    “不過,我給爹爹準備的禮物,還是沒有做完。”雲無心有些小忐忑的道:“爹爹可以再等一段時間嗎?”

    上一次歸來時,楚月嬋就告訴他雲無心正在給他準備一個神祕的禮物,爲之還親自跑了天玄大陸與幻妖界的很多地方……只是不肯告訴他那個禮物究竟是什麼。

    “好。”雲澈微笑回答。

    “那爹爹,你要做的事情完成了沒有?”雲無心問。

    “還沒有……”

    “那……這一次,爹爹會什麼時候離開?”

    “嗯……大概半個月之後吧。”雲澈道。

    “半個月……”雲無心輕吟一聲,很認真的想了一會兒,然後目光堅定的道:“爹爹這次離開前,我一定會把禮物做完的……唔!我現在就去!爹爹不可以偷看!”

    “好,絕對不偷看。”雲澈笑着道。

    說完,雲無心已是急急的跑開,剛離開沒多遠,又忽然轉過身來,小臉上滿是嚴肅:“爹爹!今天晚上不可以去其他地方,只可以陪孃親!就連師父都不可以!”

    雲澈:“……”

    女兒自然總會偏向親生母親,雲澈搖頭而笑,向千葉影兒道:“這段時間,你不用跟着我,去護着無心,她的任何話,你都必須聽從。”

    “是。”千葉影兒應聲,轉瞬跟隨雲無心而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