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恭--迎--龍--皇!”

    封神臺上,衆人全部躬身而禮。四神帝齊聚之後,竟又親見龍皇,他們震駭、激動之餘,幾乎有了一種死而無憾之感。

    “不必多禮。”龍皇微笑,袖袍下的手掌輕輕往下一壓。

    頓時,所有人感覺到一道輕風拂身,而在這道輕風之下,他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被緩緩按下,重回坐席之中。

    衆強者心中再生無盡駭然……這比用絕對力量強行壓下,要難上何止千百倍。

    龍皇入席,居於東席正中,宙天神帝之側。而這在任何人看來,自是理所當然。

    “龍皇蒞臨,我們衆人都是萬分驚喜。不知龍後孃娘可安好?”宙天神帝道。

    “安好如初,謝宙天神帝掛懷。”提及“龍後”,那張彷彿斂盡了世間所有威凌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發自心魂的柔軟。

    “距上次得見龍後孃娘,已是萬載有餘。若此番能得龍皇龍後雙至,畢生餘願可了其一。”宙天神帝由衷的道。

    龍皇微笑:“宙天老弟若有閒暇,歡迎隨時來我龍神界爲客,龍某與內子定全心禮待。”

    宙天神帝欣然道:“能得龍皇此言,宙天不勝榮幸。”

    “看來,龍皇也對這次的‘大事’頗有興趣。主動赴我東神域,若沒有記錯,尚是首次。”梵天神帝一邊說着,淡淡側了釋天神帝一眼。

    龍皇面色微肅,徐徐道:“龍某雖早聽傳聞,但一直未曾盡信。直至乍聞這屆東神域的玄神大會,將擇出一千個年輕強者送入宙天珠,逆世修煉三千年。”

    龍皇深深的看了宙天神帝一眼:“宙天珠之力,固然龐大無垠。但將三年流轉爲三千年,同時還要保持‘宙天神境’的靈力,怕是強如宙天珠,也會力量枯竭……甚至透支。想要恢復,不知要何年何月。”

    宙天神帝沒有否認,緩緩點頭:“龍皇果然見聞廣博,的確如此。”

    “宙天神界不惜以宙天珠的力量孤注一擲,且賜予的還是他族之人,若非有天大緣由,絕不至此,因而龍某又豈可淡視。想來,釋天神帝會來此,也是此因。”

    蒼釋天頷首,瞳眸閃過蒼金色的異芒:“正是如此。宙天神帝,還請解惑。”

    “二位能來,自然再好不過。”宙天神帝忽然一聲輕嘆:“畢竟,此事若真的發生,不僅是我東神域之難,若是失控,亦有可能禍及西神域和南神域。”

    “哦?”龍皇和釋天神帝都是面露異色。

    封神臺衆人也都是凝神注目。

    宙天神帝側目,向坐於坐席邊緣,一直安靜如三顆老木的天機三老道:“莫語大師,莫問大師,莫知大師,便有勞你們三位了。”

    天機三老這才睜開眼睛,目光如一片混沌。

    他們同時頷首,飛身而起,一直來到了封神臺中心,呈三角之勢,浮立於封神臺上空。

    “老朽莫語,感謝衆位能遠道而來,共議大事。”

    莫語大師白髮飄飄,眼神渾濁,雖仙風道骨,但聲音中分明透着乾枯與無力,生命氣息亦如將熄之火。讓人動容。

    天機三老因近些年過度窺視天機,壽元將近的傳聞,已成爲人人看在眼中的事實。而他們之所以不惜忤逆天道,壽元大減也要強窺天機,毫無疑問是與眼下的“大事”有關。

    玄神大會前的天機閉界,也很可能就是爲了這一天。

    “若無天大之事,又豈敢驚動諸界,勞師動衆,咳……咳咳……”

    莫語一陣痛苦的乾咳。

    “大師,究竟爲何事?”聖宇界王起身,沉眉問道。到了此刻,他們都已越發感覺到了事態的不同尋常。

    莫語大師轉身,微微點頭。

    莫問和莫知也同時點頭,兩人身體一轉,手臂揮舞,一個玄陣快速形成,然後在空中鋪開一個巨大的光幕。

    “玄影陣?會是什麼東西?”不少人低念道。

    光幕之中,影像乍現,卻是一片黑暗。而這種黑暗只是對凡人而言,在場強者無數,都從這股黑暗之中,察覺到了一種極度的虛無。

    所有的目光都牢牢的聚焦在光幕上,縱然只有一片黑暗,目光也不敢瞬離。

    虛無的黑暗一直持續了很久,忽然,黑暗的盡頭,出現了一抹紅色的光星。

    這抹光星出現的剎那,所有人的心臟居然狠狠的抽搐了一下。這是一抹極其深邃的紅光,比鮮血還要濃郁,比耀日還要刺目,而盯視着這唯有渺小一點的紅色光星,他們竟有了一種越來越重的刺心感。

    像是有着什麼東西在狠狠扎刺着他們的靈魂。

    “這是?”龍皇明顯沉了沉眉頭。

    “如諸位所見,”莫語立於光幕之前,聲沉如鍾:“此處,是混沌的盡頭,亦可稱之爲混沌的邊緣。”

    “什麼!?混……混沌邊緣?”

    此言一出,封神臺盡皆驚駭。龍皇與蒼釋天也劇烈動容。

    在常人的認知之中,混沌是沒有邊際的,而縱然再給他們萬生萬世,也斷然不可能碰觸到混沌邊緣。

    但在神界這個層次,混沌有盡頭,卻是常識……因爲很多來自諸神時代的古書記載,都提到過混沌邊緣。

    亦提到過混沌邊緣,是名爲“混沌之壁”的存在。

    只是,混沌太過龐大,無以計數的星域星界,無法想象的空間。若真要碰觸到混沌邊緣,縱然在神界,至少也要上位星界才能才能做到……或者說,負擔得起。

    “若是混沌邊緣,那道紅光是怎麼回事?”蒼釋天道。

    光幕中的畫面並不是靜止的,而是在快速的拉近。黑暗在無限的放大,但那點紅光的變化幅度卻微乎其微,過了好一會兒,纔有人隱約察覺到,那似乎不是一個紅色的光點。

    而是一道極細極小的線狀紅光。

    莫語徐徐的道:“二十年前,我們三人便莫名常感不安,且與日俱增,其強烈前所未有。我們三人便深感不同尋常,便合力共窺天機,看到的,便是此幕。”

    “只是當時我們對此幕渾然無解,但不安之感依舊與日俱增。於是我們三人不惜違背祖訓,透支壽元和天道之力,連續強窺天機,終於獲知,幕中所示,爲混沌之邊緣。”

    “且是混沌極東,臨近東神域的邊緣。”

    “而這道紅光,便是出現在混沌邊緣的混沌之壁上。”莫語淡然的聲音中透着深深的沉重:“而且看上去,似乎是一道……裂痕。”

    “這不可能!”釋天神帝斷然道:“混沌之壁是何許存在,便是龍皇……不,莫說龍皇,縱然是上古真神傾盡神力。也不可能傷及一分一毫,又怎麼可能會出現所謂裂痕。”

    “的確如此。”龍皇也深以爲然的頷首:“混沌之壁是上古真神都無法破開的次元壁障。若一定要說有什麼可以傷及混沌之壁……那唯有那三件玄天至寶。”

    “誅天始祖劍,邪嬰萬劫輪,以及乾坤刺。”

    釋天神帝接口道:“但這三玄天至寶在諸神覆滅後便銷聲匿跡,很可能已不復存在。總不能,是這三至寶現世了吧?那可的確是大事呀。”

    “只不過,如今並不是諸神時代,混沌之中的鴻蒙之氣早就所剩無幾,即使真的有始祖劍這等玄天至寶現世,力量也斷然不能和當年相比,還能不能傷及混沌之壁都是未知。就如現在的宙天珠,存在於現在的混沌世界,神力也不過……”蒼釋天聲音一頓,似覺不妥,迅速向宙天神帝道:“釋天絕無冒犯宙天珠之意。”

    “無妨,釋天神帝所言不過事實而已。而若當真是這三至寶之一現世,那隻會是天大的幸事,我們又會有何憂?”宙天神帝輕嘆一聲:“你們難道忘了一件事,混沌之壁是極高層面的次元壁障,縱然真的被始祖劍、萬劫輪這等存在擊破,也會和被撕開的普通空間一樣,快速癒合……”

    宙天神帝話未說完,衆人已是齊齊眉頭沉下。

    “然而這道紅痕,卻始終刻印於混沌之壁,無法理解。也正因如此,讓人極度不安。”

    釋天神帝臉上笑容消失,龍皇面色肅起,許久道:“你們當真確信,那裡就是混沌之壁?”

    “若非確信,豈會如此興師動衆。”梵天神帝道:“當年三位天機大師告知此事後,十數年前,我與宙天神帝二人花費極大代價,親身前往了混沌邊緣。”

    龍皇終於再次動容:“這麼說,你們是親眼所見?”

    親眼所見,與天機三老“所窺天機”,根本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因爲後者,完全可能只是臆想。但前者……兩大神帝親眼所見,絕無可能虛假。

    “不錯!”宙天神帝緩緩點頭,聲音沉重:“天機三位大師之言太過匪夷所思,若不能親見,我們也絕難相信。我與梵天神帝到達混沌極東,遠隔百萬裡,便感紅芒刺心。一直臨近混沌之壁前,一切所見,皆如天機三大師所言。”

    “不,是更加的讓人不安。”梵天神帝道:“那道印在混沌之壁上的紅色裂痕,其光芒之詭異,吾平生未見。短短一線,竟可遠射千萬裡。”

    “這便是當初吾與宙天神帝在混沌之壁前刻下的玄影。”

    說話間,焚天神帝忽然手臂一推,頓時,封神臺上空的光幕影像變幻,一道一人多長的紅痕陡然印在了光幕之中。

    霎時間,整個封神臺變得緋紅一片,像是下了一場極濃的血雨。衆人怔然看着那道明明是在玄影之中,卻彷彿印在蒼穹之巔的紅痕,一種無名的恐懼在心底瘋狂滋生,靈魂像是被掐住七寸的毒蛇,狂亂的戰慄痙攣。

    “這這這……這是什麼?”沐渙之失聲叫道。

    “這……真的是在混沌之壁上?”

    “兩大神帝之言,豈會有假。”炎絕海瞳孔瑟縮着道。

    而這,還只是刻印下來的玄影!

    梵天神帝手臂收回,玄影消失,世界終於褪去了可怕的血色。每個人也都是心神一鬆,恍然間竟有一種從血海煉獄邊緣脫出的奇異感覺,心中久久駭然。

    “既然你們已親赴混沌邊緣,臨近這道奇異紅痕,那可有發現這道紅痕究竟如何而來?”龍皇眉頭大皺。

    宙天神帝搖頭:“並無發現。不過……爲查明緣由,我與梵天神帝二人在混沌之壁前停留了一年之久,除了普通的空間風暴,從未有任何外力靠近,但,那道紅痕,卻在逐漸擴大。”

    龍皇:“……”

    “我與宙天神帝初至時,紅痕不過七尺多長。”梵天神帝道:“一年之後,已是長至一丈。因而,我與宙天神帝不得不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可能性……”

    “這道紅痕,非是混沌的某種力量而生。而是來自混沌之壁自身,或……混沌之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