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蒼風國,流雲城,蕭門。

    今日的流雲城一如平日,平靜安寧中透着幾分熱鬧。

    流雲城,這個蒼風國最小的城,如今,卻成爲了天玄大陸最爲特殊的地方,玄道之中,早已無人不知這是雲真人的成長之地。

    但,流雲城卻並沒有因此而有什麼顯眼的變化,依然如以往那般偏僻平靜。每天,都會有大量天玄大陸,甚至幻妖界的玄者來親身目睹、朝拜這雲真人的生身之地,但都是遠遠而觀,絕不敢對這個安靜的小城有半點的叨擾和褻瀆。

    而流雲城的人,因層面所限,他們極少有人真正理解“雲真人”三個字在當世是何等概念。

    而更少有人知,今日的蕭門,正聚集着天玄大陸,乃至整個星球最頂尖的人物。

    “祝太爺爺富康永安,壽比南山……請太爺爺喝茶。”

    蕭烈堂中正坐,膝前,蕭永安端正的跪在那裏,向他認真的敬茶。

    “好,好孩子。”蕭烈笑呵呵的接過,一飲而盡,臉上帶着溫和的微笑。

    曾經,年僅五十多歲,且有靈玄境修爲的他早早的顯出蒼老之態,後因雲澈死訊更是幾乎一夜白髮,如今,七十壽辰的他卻是黑髮黑鬚,面色紅潤,看上去不過四十來歲,比之當年何止判若兩人。

    這裏是蕭門,是蕭烈最爲眷戀,哪怕被傷害辜負也從不願久離的地方。雲澈帶着女兒和衆女,蕭雲帶着妻子和兒子,都是早早的到來,爲他賀壽敬茶。

    “……無心敬太爺爺喝茶。”

    蕭永安之後,雲無心跪拜膝下,恭敬敬茶。

    蕭烈接過茶盞,微笑着感嘆道:“不知不覺,澈兒的女兒都這麼大了。時間真是不待人啊。”

    "但太爺爺卻越來越年輕了啊,"雲無心撲閃着眼睫,笑吟吟的道:“所以,時間根本追不上太爺爺,太爺爺將來,還有好多好多個七十歲。”

    “哈哈哈哈。”蕭烈開懷大笑:“有心兒這麼乖的太孫女,太爺爺可不捨得老得太快。”

    大笑聲中,手中之茶一飲而盡,茶中暖意卻未停肺腑,而是蔓延全身。

    兩個小小輩敬完茶,雲澈看向蕭雲,蕭雲也看向了他,微笑道:“大哥先請。”

    雲澈雖不姓蕭,但在蕭雲眼中,雲澈無疑和親生兄弟毫無異處。

    “好!”

    雲澈也不推辭,大步向前,斟茶擡盞,跪於蕭烈身前:“孫兒雲澈,請爺爺喝茶,望爺爺福幸齊天,萬壽無疆。”

    簡單樸實的祝壽言語,字字鏗鏘。這個世上,有幾人能讓他這般心甘情願、規規矩矩的屈膝?

    除了父母,便唯有蕭烈。

    蕭烈接過茶盞,卻沒有飲下,而是看着雲澈,忽然嘆道:“澈兒……當年,鷹兒過世後,我其實曾對你有過怨,甚至曾有過恨。而今……得來的卻是萬倍的回報與福澤。能有你這樣一個孫兒,是我一生之幸。”

    雲澈卻是搖頭,輕語道:“蕭叔叔、蕭嬸嬸、還有奶奶都是因我而過世,爺爺當該怨我、恨我,卻從未有一天、一刻將我遺棄和輕視,而是撫養我平安長大,待我更勝泠汐,縱是做了錯事,也不捨得重言責罰,爲我受盡冷眼,爲我忍氣吞聲,更爲了我的玄脈……曾以‘烈’而聲名在外的爺爺不知向多少人俯首乞求。”

    “如今一切,非是回報福澤,而只是身爲已長大的後輩,對爺爺天經地義的盡孝……尚遠不及爺爺撫育天恩之萬一。”

    “此生能遇爺爺,是我雲澈的一生之幸。”

    蕭烈微笑……當年,那個柔柔弱弱,總要被他護在羽翼下的身影依舊近在眼前,恍如昨日,而如今,短短十幾年的時間,他卻已站在了一個神話般的高度,俯視大陸萬靈。

    但他又從來沒有變過,跪在膝前,一如少年時。

    雲澈的身邊,蒼月款款而拜:“孫媳蒼月,請爺爺喝茶。”

    雲澈與夏傾月最先完婚,蒼月居後,但,在任何人眼中,蒼月纔是雲澈的正妻。連小妖后都要對她以“姐姐”相稱。

    在位多年,蒼月早已非當年稚嫩之時,舉手投足,盡是帝王之儀。而“雲澈正妻”之名,更是讓她絕非“蒼風女帝”那般簡單,地位之崇高,絕非天玄大陸任何帝皇可比。

    “月兒,”蕭烈看着蒼月,笑呵呵的道:“雖然國事爲重,但你與澈兒畢竟也已成婚十幾年,是該要個孩子了,這也是延續蒼風皇室的血脈啊。”

    “……是,月兒記下了。”蒼月螓首輕垂,美目悄然側了雲澈一眼。

    “呃……我和月兒一定努力,努力。”雲澈連忙道,心中卻頗有些愁苦。

    在得到了龍神血脈,尤其是龍神之髓後,他的本質雖然是人類,但軀體卻也一直在越來越趨向於龍……更確切的說,是龍神,在上古時代都是龍族中的至高存在。

    龍性本淫,因而云澈絕對是個勤奮的男人。但同時,龍族極難有後……越是高等的龍族,越是如此。

    從很多年前開始,雲澈就隱隱發覺了這一點。

    蒼月爲蒼風之帝,小妖后爲幻妖主宰,她們其實都很想和雲澈有一個子嗣,但多年卻始終未能如願。

    雲澈甚至悄悄用過可以讓女子百分百受孕的靈藥……然而,在蕭雲和天下第七身上一用即靈,在他身上卻完全無效!

    這着實讓他無法不爲之鬱悶不已。

    看來,唯有的辦法,就是要比以前更加勤奮才行……雲澈暗下決心:不知道自己的第二個孩子會是和誰所生,會不會和無心一樣可愛呢?

    嚓……

    意念閃過,他的身體忽然猛的一顫……心臟如被染毒的鋼針猛穿而過,痛徹心扉。

    怎……怎麼回事……

    雲澈是面向蕭烈,所以他的剎那異樣並沒有被人注意到。

    蒼月之後,是小妖后敬茶。她是在場除蒼月外,唯一與雲澈成婚的女子,只是狀況上有所不同……畢竟,他們的後人,是要以“幻”爲姓,是未來的幻妖之主。

    “綵衣啊,”蕭烈笑呵呵的叮囑道:“如今幻妖界一片生平,再無需擔憂禍亂,你辛苦了百年,也該好好休息下了。早日與澈兒生下子嗣,也好早日培養下一代妖皇。”

    “是。”小妖后很恭敬的答應。

    小妖后之後,是楚月嬋。她雖未與雲澈成婚,但卻是唯一與雲澈有後的女子,在雲家、蕭家的地位自然非同尋常。面對楚月嬋,蕭烈的神色也爲之動容,道:“月嬋,澈兒他愧你良多,我雲家、蕭家更是欠你無數,澈兒這一生能得你爲伴,何其之幸。”

    “澈兒,雖然,我深知你們早已不拘於世俗之禮,但,我們雲家和蕭家,終究是世俗之地,爺爺還是希望看到你能將月嬋風風光光的娶進門,給她名分。”

    “哈哈哈哈,父親所言不錯。”

    雲澈剛要回應,一聲大笑傳來,雲輕鴻和慕雨柔並肩而入,跪拜賀壽之後,接言道:“澈兒,你爺爺的話,便是爲父的話。不僅是月嬋,雪児與你早有婚約,卻已拖了數年,還有苓兒,她從滄雲大陸跟來伴你這麼多年,你是準備拖到什麼時候。”

    慕雨柔笑着道:“還有泠汐和仙兒。泠汐自不多說,仙兒可是人人仰羨的鳳凰之女,現在全大陸都知道她是你的隨身是女,將來想嫁人都難了,你總不能一輩子都讓她是侍女吧。”

    這話先把鳳仙兒嚇了一大跳,慌聲道:“仙兒何德何能……仙兒能在少爺身邊爲婢,已是一生之幸,怎能……怎能……”

    她深低螓首,不敢碰觸任何人的目光。

    “仙兒,”慕雨柔微笑道:“澈兒最失落的時候,是你寸步不離的陪在他身邊,你心靈善良純淨,對澈兒的好我們所有人都看在眼中,你若能入我們雲家,常伴澈兒之側,我們做父母的高興都來不及。”

    “澈兒,你若是煩於俗禮,那隻需點個頭,剩下的我們來操辦就好。”慕雨柔繼續道:“你終究不是女子,名分這個東西,對女子而言,可要比你認爲的重要的多。”

    雲澈目光看向楚月嬋、鳳雪児、蘇苓兒、蕭泠汐、鳳仙兒……他看到了她們神色的變化,哪怕是性子最淡的楚月嬋,從她的眼眸中,他都看到了那抹悄然隱下的綺麗光華。

    他輕輕點頭,微笑道:“好,一切皆聽從爺爺和爹孃做主。”

    雲輕鴻微笑,慕雨柔更是笑顏如花:“這才乖嘛。澈兒和雪児最早定下婚約,而下下個月末便是暖秋,是個再好不過的日子,籌備時間上也足夠,我們雲家,便把雪児風風光光的娶進門。”

    “娘……”鳳雪児脣瓣輕抿,即使她早已是世人眼中高不可攀的鳳凰神女,此境之下依舊心漾羞赧。

    “還有仙兒,”慕雨柔繼續道:“你和雪児同出一脈,便做雪児的陪嫁如何?”

    慕雨柔心中顯然早有計較,鳳仙兒年齡最小,對於雲澈有着深入骨髓,超出一切的崇拜與仰慕,在雲澈,乃至衆女面前都是以侍女自居。若讓她直接嫁入雲家,她反而會無所適從。

    “啊……”鳳仙兒一聲輕吟,雙手很是緊張的捏着裙角,一張臉兒嬌紅一片:“我……我……”

    “仙兒,你自己願意一輩子在澈兒身邊爲侍,你爹孃呢?”慕雨柔笑着道:“就算是爲了給你爹孃一個交代也好。只是……有些委屈了你。”

    “不,不委屈……”鳳仙兒很用力的搖頭,那種比夢境還要不真實的虛幻感讓她幾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終於,她螓首深深的垂下,聲若蚊鳴:“一切,聽……夫人做主。”

    “哈哈,現在還叫‘夫人’也就罷了,兩個月,可要隨着雪児一起改口了。”雲輕鴻大笑道,短短一句話,讓鳳仙兒臉上的紅霞直蔓脖頸,心臟更是幾乎要跳出來。

    “至於具體婚期,明日,我便去和鳳老兄商議。”

    ☢ ttk an☢ c o

    雲輕鴻話音剛落,一個飽含威嚴的笑聲傳來:“哈哈哈哈,不用明日,今日便可定下。”

    “父王!”鳳雪児風眸轉過,淺笑出聲。

    鳳橫空大步跨進,向蕭烈深深一拜:“蕭老爺子,神凰鳳橫空特來拜壽!”

    論年齡,他比蕭烈大上數百歲,但因女兒跟了雲澈的關係,他輩分直接低了一層。

    尤其……七十歲,別說神界,在天玄大陸的高等層面,都根本算不上“壽”,對鳳橫空這等人物而言,這輩子還是第一次拜五百歲之下的壽。

    但……蕭烈再平凡,他可是雲澈的爺爺!

    “父王,你怎麼來了?”鳳雪児道。

    “不止是我,”鳳橫空道:“這四面八方,可是有無數的人正飛奔而至,而且敢來的,無一不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雲澈手撫額頭,無奈的哼道:“這幫傢伙……”

    “呵呵,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雲輕鴻微笑道:“如今無論天玄大陸還是幻妖界,只要是關乎你的事,誰敢不重視。今日父親七十壽辰,雖未有半點公開,但他們又豈會不知和不顧。”

    雲輕鴻對此時顯然並不驚訝和在意,直接轉而道:“看來,鳳兄對雪児與澈兒的婚期並無異議?”

    “當然,”鳳橫空笑道:“大陸各大宗派勢力也都等待兩人婚期已久,若是消息散開,怕是又要熱鬧許久了。”

    雲真人與鳳凰神女,分別代表天玄大陸男子與女子的至高存在,兩人的正式成婚,無疑會是天玄大陸玄界的天大盛事。

    “定下雪児和仙兒的事,還有月嬋、泠汐、苓兒……”慕雨柔看着眼前未來的兒媳,一臉的笑眯眯。

    “泠汐的事,先不用着急。”蕭烈道,神色似乎頗爲嚴肅。

    他的這句話,加上有些淡的語氣,讓慕雨柔的笑意微微一僵,本是心跳加速的蕭泠汐也驀然轉首,有些不知所措。

    雲澈也是心裏一突,揣摩了一下言辭,最終還是頗爲直白的道:“爺爺,我和泠汐的事……爺爺是不是依然有着心結?”

    廳中頓時安靜了不少。雖然,雲澈和蕭泠汐青梅竹馬,相伴長大,感情極深,雖然,他們沒有任何的血緣之系,但畢竟……在雲澈十六歲前,在流雲城的認知中,她是雲澈的小姑媽。

    “倒不是心結,”蕭烈搖頭,然後輕輕一嘆:“是不捨得。”

    “呃……”雲澈一愣:“爺爺是希望泠汐再多陪伴你幾年嗎?這個爺爺不用擔心,將來無論如何,你都不會失去泠汐的。”

    “不是這個,”蕭烈在這時忽然笑了起來,笑意中竟帶着幾分促狹:“我是想再多聽你喊幾年‘爺爺’,太早喊‘岳父’,我怕適應不過來,哈哈哈哈哈哈……”

    聲音落下,看着雲澈那懵逼的神色,蕭烈已是開懷大笑起來。

    衆人皆愣,隨之鬨堂大笑,半晌不止。

    “老爹真是的。”蕭泠汐一聲輕嗔,她偷偷看了雲澈一眼,也輕輕笑了起來。

    雲澈這邊敬完之後,蕭雲直接帶着妻子天下第七向前,敬茶之後,卻沒有起身,然後仰首道:“爺爺,其實今日,我和七妹還有一個消息要告訴你。”

    “哦?”蕭烈眉目含笑。

    另一邊,蘇苓兒脣瓣微微彎翹……顯然她知道蕭雲要說什麼。

    蕭雲握住天下第七的手,難抑激動的道:“七妹她已經……再次有孕。”

    “哦!?”蕭烈雙臂一緊,然後直接激動的站了起來:“真的……真的?”

    “嗯!”天下第七面綻笑顏,大大方方的道:“而且已有兩月,我和雲哥哥還找苓兒看過……是個女孩,可把雲哥哥樂壞了。”

    “嘿嘿嘿嘿,”蕭雲傻笑不止。自從雲澈找到雲無心之後,蕭雲是做夢都想要個女兒。

    “好……好,女孩好,女孩好。”蕭雲激動不已,腳步微錯,雙手搓動間都不知該放在哪裏:“如此……雲兒便兒女雙全,好……好啊……你爹和你祖母在天之靈,一定高興的很,高興的很啊。”

    他激動、喜悅的開始有些語無倫次,雙目也稍稍蒙上了一層霧氣。

    他這一聲從灰暗孤苦,到找回蕭雲,再到看到自己的孫兒兒女雙全……他這一生,已真的是萬般滿足,再無所求了。

    雲澈笑道:“爺爺,你即將出世的太孫女,可是蕭家這一輩第一個女孩,便由您爲她取個名字如何?”

    蕭雲馬上點頭:“對對!這件事,當然還是要交給爺爺。”

    “……”蕭烈沒有搖頭拒絕,他幾個呼吸,總算是抑下激動,稍稍思索,道:“便取名……‘永寧’吧。”

    “永安……永寧……”天下第七笑了起來:“我便替我的女兒永寧,謝她的太爺爺給予的名字。”

    今日的蕭家,無疑是雙喜臨門。小小的蕭門,不大的廳堂,卻無時無刻不是笑語歡聲。

    這時,主門前的守衛匆匆而至,報道:“至尊海殿紫極、滄瀾國主、天香國主均攜重禮到來,求見蕭長老。”

    雲澈一擺手:“讓他們在外面候着,不許進來,也不許喧譁……最好把禮放下直接滾蛋。”

    蕭烈最喜安靜,這幫人浩浩蕩蕩的前來,根本就是馬屁拍在馬腳上。

    “不必。”蕭烈卻是一擡手,笑呵呵的道:“讓他們都進來吧。他們皆是因我而遠道而來,我又豈可失了禮數。”

    雲澈點頭:“好,那便依爺爺之意。”

    難得蕭烈有了待客的心情和雅興,雲澈則是適時的暫離,他若是在那裏,那些遠道而來的“貴客”別說賀壽,估計大氣都不敢多喘。

    “雲澈,”楚月嬋來到雲澈身側,輕聲說道:“我已決定回冰雲仙宮,終究還是那裏最適合我。”

    “哦?”雲澈眼睛一亮:“你準備接任宮主之位?”

    楚月嬋在冰雲仙宮數十年,對冰雲仙宮知之甚深,更有着極深的感情。作爲當年的冰雲七仙之首,她的資歷、聲望都是無人可及。再加上她在雲澈施予的生命神水下修爲成就神道,若歸冰雲仙宮,必將成爲最核心的存在。

    楚月嬋卻是搖頭:“千雪和月璃她們的確有此意,但被我拒絕。不過我已答應暫任副宮主。”

    “也好。”雲澈面露微笑,如今雲無心已經長大,無需她的過多陪伴,冰雲仙宮的確是最合適她的地方。

    曾經引發蒼風轟動的冰嬋仙子重歸冰雲仙宮,這自然會是個轟動玄界的重大消息。

    “姐夫!”

    夏元霸的聲音遙遙傳來,鎖定雲澈的氣息所在,他巨大的身影很快來到上空,落在了雲澈身前:“今天蕭爺爺七十壽宴……我沒來晚吧?”

    感受了一番周圍的氣息,他不自禁的嘟囔道:“居然這麼熱鬧。”

    “是啊,熱鬧的過了頭。”雲澈有些無奈的撇了撇嘴,然後貌似無意的拿手指挑了挑脖頸上的掛飾。

    夏元霸的目光自然而然的移動,然後疑道:“這是……琉音石?”

    雲澈馬上點頭,將三枚琉音石捧起,道:“這是無心送我的禮物,是她親自尋來,親手做成的!很漂亮對吧!”

    “呃……”夏元霸有些不懂雲澈爲什麼忽然就興奮了起來。

    “你聽……”雲澈用手指輕觸中間的心形琉音石,頓時,雲無心嬌甜的聲音響起:“爹爹,無心想你啦。”

    雲澈嘴巴咧起,不自禁的笑了起來。夏元霸瞪了瞪眼,然後很有感觸的道:“的確……有點讓人羨慕。”

    “對吧!”雲澈笑眯眯道:“所以,元霸,你也該趕緊找個媳婦了,然後再生幾個娃娃,你就會發生整個世界都不一樣了。”

    夏元霸脖子微縮,和以前一樣毫不猶豫的抗拒:“還是別了,女人最麻煩了,還是一個人好。”

    “就算你自己不着急,你爹也早該急啦。”雲澈彈了彈夏元霸的肩膀,以過來人之姿道。

    “這個……還是以後再說吧。”夏元霸依舊搖頭,自從他的霸皇神脈真正覺醒後,他就成爲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玄道之癡,對其他一切都基本沒什麼大的興趣。

    “話說回來,姐夫,有一件事,我一直很想問你。”

    “哦?”他感覺到夏元霸的眼神變得有些沉重複雜。

    “我想問……”夏元霸微吸一口氣,道:“你是不是……知道我姐姐在哪裏?或者,你已經見過她了?”

    “……”雲澈所有的表情收斂,想了想道:“你爲什麼會這麼問?”

    雲澈的反應,已基本算是給了夏元霸回答,他認真的道:“以前,你雖然一直說姐姐自有天佑,不會有什麼事,也一直不怎麼擔心,但從來都沒停止過用各種方法尋找和探查消息。但,自你從神界回來後,你就再也沒有親自,或者譴令天玄大陸與幻妖界的宗門尋找姐姐的蹤跡……而且,那之後你和我說姐姐一定安然無恙時,眼神與語調也和曾經有所不同。”

    夏元霸經歷無數風雨,霸皇神脈的覺醒,又成爲皇極聖域的聖帝,他的心性早已褪去了曾經的青澀稚嫩,變得一天比一天縝密。

    雲澈沉默了下去,然後終於道:“你說的沒錯,我的確見過傾月了。”

    “啊!”夏元霸身軀一震,然後猛地向前一步,激動的道:“姐姐她現在在什麼地方?她的狀況如何?有沒有……受什麼委屈,被人欺凌什麼的?”

    “她就在神界。”雲澈道:“她的狀況很好,你完全不需要擔心。她現在的修爲,以及在神界的地位,都遠比你能想象的最誇張的情形都要高。只是,她無法回來。”

    “爲什麼?”夏元霸脫口問道:“她在那邊發生了什麼?她現在到底怎麼樣?爲什麼不能回來?”

    “狀況很複雜,我一時之間難以說清。”雲澈只能如此回答。夏元霸在藍極星已是最頂層的存在,但神界那個位面的強大與生存法則,依舊非他所能想象:“不過有一點我可以很確信的告訴你,她並非是不想回來,不願回來,更從沒有捨棄過你們,而是有特殊的緣由。”

    “對了,”雲澈道:“在神界,傾月已如願找到了母親。”

    夏元霸軀體再震,反應之劇猶勝剛纔:“你說……姐姐找到了娘?這是真的……這是真的!?”

    “嗯。”雲澈點頭:“不但找到,而且團聚了,一起生活在同一個地方。”

    只是……

    夏元霸雙手攥起,面色在強烈的激動下漸染赤紅,他嘴脣嗡動,想要問的東西太多,一時竟不知道該先問哪一個,最終嘶啞着聲音道:“娘和姐姐在哪……我要去神界找她們,現在就去!”

    夏元霸的迴應,完全如雲澈所想。他搖頭道:“不行。”

    “……爲什麼?”夏元霸努力壓下有些失控的情緒。

    “你服了生命神水,修爲初入神元境,在天玄大陸已是至高的存在,但在神界那個位面,那些強者之可怕,遠遠非你所能想象。你姐姐無法歸來,而且數次明示我儘量不要向你透露任何關於她的消息……你該大致明白原因。”

    夏元霸:“……”

    看着夏元霸的神色,雲澈又微笑起來:“哈哈,事態也沒那麼嚴重。這樣吧,元霸,你給自己兩年的時間,兩年之後,若你能神元境站穩腳跟,我便帶你去神界見她,如何?”

    “好!”夏元霸想也沒想,直接答應。

    ——————

    【這章7K,有沒有從平淡溫和的情節中嗅到些許詭異的氣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