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梵天神帝之言,無疑石破天驚。

    「混沌之外……這怎麼可能?」

    「混沌之外不是一片死世界嗎?連遠古魔神被放逐到混沌之外都必死無疑,又怎麼會有東西在破壞混沌之壁?這怎麼想都不可能啊!」

    「或者是混沌之壁自己要瓦解了?這……更不可能吧?」

    「這可真是匪夷所思,非我輩所能理解啊。」沐渙之瞠目道。

    「……怎麼聽都像是在扯淡啊。」火如烈大皺眉頭道,但看他的臉色,顯然言不由衷……四神帝齊聚,龍皇到來,又是宙天與梵天兩大神帝親口所說,再怎麼匪夷所思,也不可能是戲言。

    連神界長者都如聞天書,更不要說那些年輕玄者。

    「哈哈哈哈。」釋天神帝肆聲大笑起來:「混沌之外?怎麼可能會有這等事發生,如此這般說出來,你們自己相信嗎?」

    龍皇卻沒有笑,他垂目沉思,忽然道:「梵天神帝,此言於常理,絕無可能。不過你既然當眾說出,莫非還有其他緣由?」

    「這便由我來說吧。」宙天神帝道:「諸位可曾記得,在關於上古諸神時代的一些古書玉簡中,有著四大創世神之首末厄曾以誅天始祖劍之力破開混沌之壁,將一眾魔神放逐至混沌之外的記載。」

    封神台下很多人無聲點頭,這個遠古傳說,在很多星界,尤其是上位星界,有很多人知曉。

    「這些年,我重新查閱了大量來自諸神遺迹的古籍,終於確信了一件事。當年創世神末厄以誅天始祖劍破開混沌之壁的位置……就在混沌極東!」

    氣氛陡然一凝,龍皇道:「你是說……」

    「這或許並不是巧合。會不會有可能……這道紅痕所在,便是遠古時代,創世神末厄以誅天始祖劍破開混沌之壁的位置!」

    「誅天始祖劍為混沌空間最高等的存在,亦有著最極致的力量,哪怕真神真魔,亦可輕易屠之,連混沌之壁,都可以一劍轟開,其力量之恐怖,絕非我們所能理解。」

    「那麼,會不會是當年被誅天始祖劍轟開的混沌之壁癒合后,依然殘餘著始祖劍的無上神力?無數年間,殘餘的神力一直在不斷的殘噬著那一處混沌之壁。時至今日,混沌之壁終於難以支撐,現出裂痕。」

    眾人屏息,面面相覷,無一言語。

    混沌之壁是什麼,他們很多人知曉,但幾乎未曾有人見過,更不要說理解其存在。誰也不可能預料到,今日之事,竟會涉及到混沌之壁!

    龍皇久思,道:「龍某直言,雖非絕無可能,但……著實牽強。」

    「唉,確是如此,但,除此之外,實在不得其他。」宙天神帝嘆息搖頭。這種事,神界亘古未有。哪怕他們是處在混沌最高層面的神帝,亦遠超他們的生平認知。

    封神台中,一個老者緩緩站出,赫然是白髮蒼蒼的劍君君無名,在這東神域強者雲集之地,他亦有著極高的話語權:「各位神帝,混沌之壁上的紅痕若是繼續蔓延,會引發何等後果?」

    這亦是眾人心中最為關注的問題。

    宙天神帝道:「雖不能完全斷言,但若就此下去,混沌之壁說不定會有崩裂的可能。若是以這等方式異常崩裂,很可能不會自我修復,那麼……」

    宙天神帝聲音稍頓,變得格外沉重:「遠古記載,混沌之外的外混沌世界,是一片無盡的災難世界。若混沌之壁崩裂,出現缺口,這些災難力量便會湧入,距離較近的星球星界必會受災,長久如此,我東神域的氣候和元素平衡都有可能被打破,後果不堪設想。」

    「畢竟,那可是連真神都能湮滅的災難力量。」

    東神域眾強者臉上皆浮現深深驚容。

    琉光界界王道:「若當真如此……這等災難大概會在何時爆發?」

    「無人知曉。」宙天神帝道:「三位天機大師亦無法窺知。或者,我們只是杞人憂天,那道混沌之壁的紅痕自行出現后,又會在某個時間自行消失。也或者要漫長的時間,幾百萬年,幾十萬年後才會真正崩裂。但,亦有可能是幾千年、幾百年……」

    「甚至幾年……甚至明天!」

    「無人可以預料,就如無人可以知曉那道混沌紅痕究竟出自何因,一切,都只能猜測。」

    「如此說來,這場特殊的玄神大會,便是為了迎接可能出現的災難?」龍皇說道,事到如今,事情的原委,宙天神界的諸多異動,他已是明了。

    「不錯。」宙天神帝無比凝重的道:「雖然一切都只是猜測臆想,所謂的災難或許永遠都不會發生。但一旦真的爆發,若無足夠準備,東神域必遭大難。」

    「這些,都是三位天機大師以大量壽元拚死換來,豈可等閑視之。而且三位天機大師自窺得天機后,二十年來一直日夜不安,絕非善兆,不得不備。」

    「這些年,梵帝、星神、月神,還有我宙天四界,都早已開始準備,籌備了越來越多帶有空間力量的玄晶玄石,以期可以在混沌之壁崩裂後進行修補……但,連真神都無法破壞的混沌之壁,若要將其修補,所需要的空間力量必定龐大無比,絕非一年兩年可以籌備完成,或許需要幾百年,甚至幾千年……」

    「而若是在這期間,災難真的爆發,就只能由大量強者輪番以強大的力量將其封鎖,直至儲備好足以修復的空間力量或找到其他解決之法。這場玄神大會,也是因此而生。」

    「讓一眾玄道成熟者進入宙天神境修鍊,三千年後,縱有進境,也不會太大。但若是天賦極高,有著無限未來的年輕玄者,宙天神境三千年,必將成長為參天巨樹。」

    「這場玄神大會後,那一千將送入宙天神境的年輕玄者,若災難當真爆發,無論早晚,他們都會成為一股極其巨大,很可能拯救東神域的力量。」

    至此,宙天神帝等人要說的,想說的,已全部說完。剩下的,便是封神台這一眾主宰當代東神域的強者將其消化,接受。

    「而若是最終一切只是杞人憂天,那也是為東神域平添一千絕世強者,萬利而無一害。」宙天神帝微笑起來。

    封神台鴉雀無聲,眾人或驚愕、或獃滯、或茫然、或心跳難安,或不以為然。

    早在很多年前,就有傳聞這場忽然舉辦的玄神大會,是和天機界窺知到某個可能發生的災厄有關。只是,這些傳聞不但零碎,而且不知源頭,極少有人會當回事,沒想到,那個傳聞不但是真的,事實,更是遠超他們的認知和想象。

    混沌之壁的詭異裂痕,緋紅色的異光,可怕的猜測,可能的災難……像是有一個可怕的夢魘,忽然闖入了原本平靜的世界。

    沉靜許久,四大神帝再未言語。這時,君無名長長一嘆,當先發聲:「雖一切暫無定數,但若東神域當真有難,我等自然會全力赴之。」

    「如此異象當前,我等卻渾然不知,讓宙天神帝為東神域殫精竭慮,不但籌劃長遠,此番更是不惜耗盡宙天珠之力……無名唯有無盡敬佩拜服。」君無名說完,由衷拜下。

    君無名此言,引發東神域眾人共鳴,滿座皆起,向宙天神帝深深而拜。

    宙天神帝起身,抬手嘆道:「我宙天為東神域之王界,這些都是應當為之。若真的發生那一天,東神域的安危,還要全仗諸位。」

    「呵呵,那還用說,若東神域有難,我聖宇界縱然傾盡所有,也不會退卻半步。」

    宙天神帝話音剛落,一個黑須及腹的中年男子肅然而語……赫然是聖宇界界王,洛長生的生父。

    「琉光界到時會任由宙天神帝調遣。」與聖宇界坐席相鄰,一個面如冠玉的男子淡然說道。他的盛名,同樣無人不曉——琉光界界王。

    「覆天界定會全力以赴。」覆天界界王亦是吼聲道。

    「我等定會全力以赴!」

    三大最強上位星界皆是毫不猶豫的表態,其他星界自然也緊隨其後。

    「好……」宙天神帝聲音激動,身為王界之主,卻是深深拜下:「宙天在此,先謝過諸位。」

    沉默許久的龍皇在這時站起,肅容道:「此事蹊蹺頗多,龍某也會多加關注,也許過段時間會親赴混沌邊緣一趟。而若是將來,當真發生所擔憂之事,我龍神界也不會袖手旁觀。」

    龍皇此話很明顯有另一層意思……當真發生所擔憂之事,龍神界才不會袖手旁觀。也就是在發生之前,不會給予任何幫助,比如贈予空間玄晶。畢竟,一切都只是猜測——而且是在龍皇看來,極為勉強的猜測。

    不過,能得龍皇此言,對宙天神帝而言已是意外之喜。他拜謝道:「能得龍皇此諾,宙天心安百倍。」

    「釋天神帝,你意如何?」梵天神帝道。

    釋天神帝似笑非笑:「此事如此重大,我一人豈敢擅做決定。另外嘛……這些話若是從他人口中說出,我一個字都不會信。但宙天神帝親口所言,我就是不信也得信。但,我相信的只是所到的事,而完全不認同你們的所謂猜測。混沌之壁會自行裂開?呵呵,我從未聽過如此荒謬的笑話。」

    宙天神帝淡笑一聲:「的確,一切都只是毫無根據,全憑猜測的臆斷。我亦希望一切皆如釋天神帝所言。但,事關東神域安危,縱然災難只有億萬分之一的可能發生,也不得不防。」

    宙天神帝說著,一雙神目投向遙遠的東方,眼瞳深處,是深深的擔憂。

    有一個事實,他沒有說出來,持續感覺到不安的並不只有天機三老,還有……宙天珠。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