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出了流雲城,喊過千葉影兒,然後命她直接切裂空間,幾個瞬間便來到了滄雲大陸絕雲崖邊。

    吩咐了千葉影兒一聲,雲澈心急火燎的直墜而下,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

    千葉影兒眉頭微鎖,目光直視着腳下的黑暗深淵。以她的目力,居然都無法穿透深淵之下的黑暗,亦感知不到任何異常的氣息。

    她知道劫天魔帝就在下方,也好奇着這個奇異的存在,若是完整人格的千葉影兒,定會一探究竟,但此刻,唯有奉命等待。

    雲澈以最快速度來到絕雲崖下,這段時間的黑暗世界異常的安靜,雲澈來到那片幽冥花海時,一眼看到了劫淵的身影。

    她正陪伴在幽兒的身邊,似乎在給她輕聲的講述着什麼。幽兒很安靜,很乖巧的聽着,看到雲澈的身影時,她的彩眸泛起熟悉的異芒,輕盈若霧的半魂身軀幾乎是下意識的靠近向雲澈的方向,目光也再不願從他身上移開。

    劫淵回身,看了雲澈一眼,淡淡道:“爲何如此匆忙?”

    沒有從劫淵的眼神和氣息中感知到任何不滿或怒意,雲澈暗舒一口氣,連忙道:“晚輩半個月前忽入頓悟之境,險些誤了和前輩約定的時辰,因而趕忙而至,希望沒有讓前輩久候。”

    說話之時,他的手輕輕觸了觸幽兒的臉頰,雖然無法真正碰到,但依然讓幽兒的小臉上露出了似乎是淺笑的神情,輕渺的身軀也更近了他一分。

    看着幽兒對雲澈那遠勝過對她的親暱,劫淵別過臉去,心中一陣難言的複雜,她淡漠道:“你來的剛剛好,差不多,也該到‘那個時間’了。”

    “那個時間?”

    “我的族人歸來的時間。”

    雲澈心下一緊。

    “你不必緊張,”劫淵沒有看他,目視黑暗,沒有人能夠知道她在想什麼:“這段時間,我在陪伴幽兒的同時,也看了很多的地方,也算基本瞭解瞭如今的混沌。到了今天,我已經可以告訴你‘答案’了。”

    雲澈屏息而聞,他知道,劫淵接下來的話,將徹底決定混沌今後的命運……毫不誇張。

    “現在,知曉我存在的,只有如今所謂神界最高層面的那些人,他們也算是聽話,沒有宣揚此事,我亦知道,你被他們視爲唯一的‘救世主’,把所有的希望都系在你的身上,而你,倒也比任何一個人都心繫此事。”

    “決定一切的,依舊是前輩。”雲澈道:“晚輩始終都明白,任何人,都無權要求前輩做什麼,但,作爲活在當今混沌的凡靈,晚輩縱知毫無資格,也……”

    “哼,這些廢話,你不必多說。”劫淵冷嗤一聲,緩緩說道:“答應我一件事,然後,我可以保證……我的族人,不會禍亂當今混沌一絲一毫!”

    劫淵的話,讓雲澈愣住,足足兩息,才猛的擡頭:“前輩,你說……什麼!?”

    “怎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雲澈的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換做誰,都一定會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聽。

    歸來的劫淵沒有禍世,這已是天佑。而真正可怕的,是即將帶着無盡仇恨歸來的魔神,任何一個都足以造成混沌的無盡厄難,何況足足近百之多。

    對雲澈、宙天神帝,以及所有知曉真正的人一直所求的,是劫淵能控制盈恨歸來的魔神,不至於讓神界萬劫不復,他們爲之甘願俯首屈膝歸順,至於神界之外的混沌空間,全然無法顧及。

    讓歸世的魔神將他們統治,而非毀滅……而這,已是所有人能奢望的最好結果。

    但劫淵的話,竟是……不會讓她的族人對混沌有一絲一毫的禍亂!?

    每一個字,都是劫淵親口所言……卻依舊讓雲澈一時之間根本無法相信。

    “前輩,你剛纔說……不會讓你的族人,禍亂當今混沌一絲一毫?”雲澈一字一字,重重重複着劫淵剛纔的話。

    “哼,我劫天魔帝,豈會屑於欺你。”劫淵冷冷道:“但前提,是你答應我一件事,一件唯有你才能做到,也必須做到的事!”

    “……好!”雲澈調整了一下呼吸,緩緩點頭:“請說。”

    “你聽好了。”劫淵終於轉首,一雙如深淵般的漆黑眼瞳看着他:“我要你……今生今世,都必須照料我的兩個女兒——紅兒與幽兒,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許傷害她們,更不能將她們遺棄!”

    “……”雲澈愣在那裏。

    這段時間,雲澈一直不敢去想魔神歸世後混沌會變成什麼樣子,也從不曾和藍極星的任何人說起,潛意識裏,他一直在極力逃避着去想那些可能……甚至說必然的畫面。

    因爲縱然是所能想到的,爭取到的最好局面,也必將殘酷無比。

    盈恨的真魔,且近百個之多,根本是世人無法想象的可怕。

    但如今劫淵親口說,不會讓她的族人禍世一絲一毫……這真的有可能實現嗎?

    如果真的可能實現,那麼,對應的條件,必定是無比之艱難。

    所以,在聽劫淵之言時,他的心絃狠狠繃緊……而待劫淵說出她的條件,雲澈再一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照料紅兒和幽兒,不得傷害,不得遺棄。

    就……就這?

    “紅兒的眼睛裏從來沒有悲傷,只有快樂和對你的依戀。”在雲澈怔然的目光中,劫淵緩緩而語:“所以,我相信你一直待她很好,再加上你們性命相連,所以,我也可以相信,你不會將她遺棄。”

    雲澈怎麼可能遺棄紅兒,且不說他和紅兒這麼多年共處共存的感情,紅兒除了是紅兒,還是劫天誅魔劍,是他無比依賴的夥伴。

    “而幽兒,她孤苦了這麼多年,永困黑暗,無人陪伴,亦從不知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我希望,有人可以將她帶出這個黑暗的世界,並一直陪伴着她,不讓她再繼續孤獨,讓她的人生,可以變得像紅兒一樣。”

    “那個人,便是你。”

    幽兒對雲澈有着太深的親近,或許是因爲他有着邪神的氣息,也或者是因爲紅兒的存在,又或者他是她無盡孤寂後第一個經常來看望和陪伴她的人……至少劫淵可以確認,若能和紅兒一樣永遠與雲澈爲伴,對幽兒而言會是最開心的事。

    雲澈謹慎而認真的聽着,他問道:“幽兒現在的狀態,是殘缺的魔魂,若是離開純粹的黑暗之地,便會受到重損,甚至消散。前輩之意……是要爲幽兒完整靈魂,然後塑體?”

    “不,”劫淵卻是搖頭:“幽兒的靈魂很特殊,雖然是被分裂出的純粹魔魂,依然,是源自我與逆玄的結合,和任何生靈的靈魂都不一樣。而且,若以其他靈魂塑補她的靈魂,那麼,完整靈魂的幽兒……還是幽兒嗎?混雜其他靈魂的幽兒,還是我的女兒嗎?”

    “……”雲澈無法回答。逆玄和劫淵,元素創世神和劫天魔帝,他們的禁忌結合,所生的後代也無疑是世上最特殊,且唯一的存在。

    讓紅兒和幽兒重歸完整的唯一方法,就是讓她們的靈魂重新融合,成爲完整的“逆劫”,但……

    “我最初便想過將紅兒和幽兒的靈魂重新融合,然後重新塑體,這樣,我和他的孩子,便可以完完整整的回來。但,你的話說服了我……紅兒和幽兒都早已有了自己獨立的經歷、記憶和意志,也都是我的女兒。我怎能爲了找回‘逆劫’,而抹去她們的存在。”

    雲澈想了想,道:“如此說來,前輩已經有了方法?”

    “答案,不就在你的身上嗎。”劫淵道。

    雲澈:“??”

    劫淵繼續說道:“你當初和我說過,紅兒的完整存在,很可能是當年劍靈神族的族長以自己的靈魂爲源爲她重新塑魂,待靈魂完整後再重新塑體。實則,我當時便知,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雲澈:“哎?”

    “我和逆玄的女兒,有着世上最特殊的靈魂,根本不可能和其他生靈的靈魂契合,哪怕是其他創世神和魔帝。而以逆玄的性格,他一定比我更不願意接受自己的女兒,混雜其他生靈的靈魂。”

    “讓紅兒靈魂‘完整’的另一部分靈魂,實則,是逆玄……親自所塑的劍魂!”

    邪神……親手所塑的劍魂?

    “紅兒與幽兒的靈魂都不可能與任何其他人魂契合,所以,器魂便成了唯一選擇。而紅兒的劍魂中,有着逆玄最本源的靈魂氣息,唯有可能是他親手所塑。從那之後,紅兒是人魂與劍魂的融合,半人半劍。”

    “而劍魂中的‘光明’之力,必然爲了讓紅兒平安留在劍靈神族所特意賦予,或許是劍靈族長所賦,也或許,是黎娑那個女人所賦。”

    “劫天誅魔劍,他在紅兒劍魂上親手刻印的劍名,‘誅魔’二字,是爲了她在劍靈神族的身份,而‘劫天’……”劫淵閉上眼睛,聲音晃過剎那的發顫:“或許,是他不肯放下的執念。”

    劫天魔族是可以化劍的一族,紅兒的母親是劫天魔帝,她的靈魂,本就和劍有着特殊的契合。她所化的劫天誅魔劍,有着誅魔的光明屬性,又有着來自劫天魔帝的特殊魔威。

    而紅兒以劍爲食,則是劫淵都無法理解的特殊異變。

    雲澈的心中劇烈震動。

    當初,冰凰神靈向他講述時,猜測紅兒的完整存在是劍靈神族的族長所賦,因而可化有神聖之力的誅魔劍。雖是猜測,但頗爲確定……原來,她猜錯了,這一切,竟是邪神親手所爲。

    的確,身爲高傲的邪神,又是他和劫天魔帝的後代,他怎麼可能允許自己的女兒混雜其他生靈的靈魂……若是那樣,完整的“紅兒”,卻永遠不再是他純粹的女兒。

    若不是劫淵歸來,世上永遠不可能有人知道完整的紅兒由誰所塑造……因爲那之後的邪神不能再見紅兒,不能讓世人知道她是他的女兒,包括紅兒自己。

    在將紅兒塑於完整後,她,便成爲了別人的女兒……所有人都知道,紅兒是劍靈神族的族長之女。

    同爲一個女兒的父親,他無法想象當年的邪神轉身離去後,揹負的是怎樣的無奈、心酸與悲慼。

    “難道,前輩是準備讓幽兒和紅兒一樣……爲她也塑一半劍魂?”雲澈終於有些明白劫淵的意思。

    “不,”劫淵卻是搖了搖頭:“能與紅兒與幽兒完美契合的劍魂,豈是那麼容易塑成。逆玄爲紅兒所塑的劍魂,至少,要尋找上千把天靈神劍,契合的過程,他更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在當初的混沌世界,他怕是都無法做到第二次,否則,他定會也爲幽兒同樣塑一個適合她的劍魂。而今的混沌世界,根本連一把‘神’之層面的劍都不可能找到,又怎可能爲幽兒塑一個相似的劍魂。”

    劫淵的話,雲澈似懂非懂。涉及創世神層面的力量,他又豈能理解。

    “我準備讓幽兒……共用紅兒的劍魂!”劫淵徐徐的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