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共用?怎麼共用?”

    紅兒的劍魂,是爲了讓她的命魂完整而塑成,這個本就超出了雲澈的理解範疇,劫淵的話讓他更是無法難解……這個還能共用!?

    “常理而言,當然不可能。但,紅兒與幽兒本就屬一體,魂源相通,而紅兒又與你生命相連,那麼,以你爲載體,共用劍魂,便可實現!”

    雲澈:“……??”

    “如此,幽兒亦會和紅兒一樣,與你生命相連,之後,便可因你的生命氣息,而逐漸擁有自己的身體,都不需要我再給她塑體。”

    雲澈:“……”

    紅兒的靈魂,紅兒的劍魂,紅兒的異變……紅兒的所有存在,都是創世神層面的。她是唯一由創世神和魔帝結合而生的禁忌後代,她的存在,又經歷過太多的劇變。

    毫無疑問,劫淵是這個世界上最爲知曉紅兒是何許存在的人,但就連她,亦無法做到完全理解……比如她竟以劍爲食。

    神族可以化誅魔劍的劍靈神族,魔族可化魔神劍的劫天魔族,都從沒有過以劍爲食這種奇怪的事情。

    雲澈想了想,忽然眉頭一動,問道:“前輩,你曾說過光明之力與黑暗之力絕對不能共存。紅兒的靈魂中被融入了和劍靈神族一樣的光明神力,而幽兒則是純粹的黑暗魔魂。如此,不是會互相排斥嗎?”

    “若在他人身上,的確如此,但,唯有你……”劫淵看着雲澈,漆黑的魔瞳似乎更幽暗了幾分:“你是個可以同時存在、甚至同時駕馭光明之力與黑暗之力的怪胎!你的身體,顯然根本無視了光明與黑暗之間的基本法則!”

    “那麼,幽兒與紅兒和你生命相連後,也將同處在這種不正常的法則之中,有很大的可能,可以做到共存!”

    “另外,有了幽兒的魔魂,她們所化成的劍,威力也將得到無比巨大的提升。這對你而言,也是一個很大的助力。”

    “無比巨大”,這四個字不是來自凡人,而是出自劫天魔帝之口!

    “真的……可以成功嗎?”雲澈看着幽兒那迷茫的眼神,有些忐忑的道。

    “一試便知!”劫淵言語平淡,看她的樣子,顯然並非只是嘗試,而是有着近乎完全的把握成功。

    畢竟,紅兒和幽兒是她的女兒,她最清楚她們的靈魂,也清楚着紅兒的特殊劍魂,亦無比清楚紅兒與雲澈之間的“魂命星移”是一種怎樣的生命聯繫。

    “喊紅兒出來吧。”

    隨着雲澈的意念召喚,一抹紅光從硃紅劍印上射出,在雲澈的身前顯出紅兒的身影,她打了個呵欠,忽然向雲澈道:“讓幽兒和我共用劍魂?是讓幽兒也一起‘住’進來嗎?”

    雲澈:“呃……你都聽到了?”

    “人家的耳朵又沒有壞掉。”紅兒哼了哼小鼻子。

    住……住進來?

    “大概就是你理解的那個意思吧。”雲澈身體微微俯下:“那你……願意嗎?”

    紅兒是個吃、睡之外,對一切都毫不上心的人,從遇到她到現在已經這麼多年,她壓根連自己的出身、父母是誰都毫不關心,自己是一個多麼特殊的存在,也壓根不會放在心上。

    “當然好啊。”紅兒纖眉彎翹,笑吟吟的道:“我很喜歡幽兒,是不是這樣,以後幽兒就可以一直陪着我玩了?”

    “大概是吧。不過,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又會不會對你造成什麼損害。”

    另一邊,劫淵也在幽兒身邊俯下身來,和她輕輕說着話,然後目光轉過,道:“開始吧……讓紅兒化劍。”

    雲澈微微點頭:“紅兒。”

    光芒一閃,頓時,紅兒已化作劫天誅魔劍,在黑暗的世界中,依舊清晰閃耀着硃紅的劍芒。

    劫淵向前,她的魔瞳之中,在這時釋放出一抹無比奇異的黑芒。她雙臂伸出,手指輕點在硃紅劍身之上,另一隻手觸在幽兒的身上:“雖然,是讓幽兒的魔魂與紅兒的劍魂相融,但真正的‘核心載體’卻是你。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必須完全釋放你的生命和靈魂氣息,過會兒無論發生什麼,你都不可有任何抗拒。”

    “我明白。”雲澈點頭,他的氣息亦在這一刻完全外放,無論生命力還是精神力,都處在了毫無防備,任何力量都可侵入的狀態。

    也是在這時,劫淵的身上陡然釋放出一抹駭人的黑光,瞬間,雲澈的身體、靈魂被無盡的黑暗完全吞噬,讓他一瞬間墜入徹徹底底的黑暗之中,再感知不到任何其他事物的存在。

    黑暗的世界,他模模糊糊看到了一個黑色的奇形玄陣在緩慢的旋轉,那個黑暗玄陣明明存在,他卻感覺不到任何的氣息……是它的力量層面實在太高,雲澈的精神力連感知的資格都沒有。

    黑暗玄陣在快速的清晰,隨之快速的放大……不知過了多久,黑暗玄陣忽然潰散,他的意識也隨之崩塌,化作無數的黑暗碎片。

    “呃……”

    雲澈一聲重吟,一下子回過神來,眼睛也總算恢復了焦距。

    前方,他看到了劫淵漠然站立在那裏,似乎從未移動過,而她的身邊,卻已沒有了幽兒的身影。

    “前輩,狀況如何?”

    他剛問出口,視線便猛的一凝。

    他的身側,一把巨大的劍正靜靜的立在那裏。它有着和劫天誅魔劍一模一樣的劍體,但不同的是,它的劍身是亮銀色……一如幽兒銀色的長髮。

    銀色的劍身,卻纏繞着淡淡的黑色霧氣。

    劍柄與劍身連接處的寶珠也不再是硃紅色,而是呈現着幽淡的彩色,四種色彩,完全契合着幽兒瞳眸的顏色。

    寶珠之中,映着幽兒袖珍的身影,她緩緩遊移着身體,似乎對這個陌生的世界,和有些陌生的自己充滿着好奇與迷茫。

    “這是……幽兒的靈魂與劍魂融合後所化的劍……”雲澈輕喃道,然後轉頭看向劫淵:“成功了!?”

    “對,成功了。”劫淵輕聲道:“遠比我預想的要簡單輕鬆的多……也難怪,她們本就是一體,本就是我的女兒,哪怕再殘酷的異變,又怎麼會排斥對方。”

    她輕呼一口氣,道:“只不過,結果上,稍稍有那麼一點偏差。”

    “偏差?”雲澈眉頭一動。

    “你自己感知一下便會知道。”

    雲澈頓時凝心,隨之馬上察覺到,此時的紅兒,竟已回到了天毒珠的世界,而且……處在了昏睡之中。

    “在你這個怪胎身上,被賦予光明神力的紅兒,和有着黑暗神力的幽兒,果然可以共存。但,也僅僅是共存,卻無法像你自身一樣,可以同時釋放、駕馭這兩種本完全相悖的力量。”

    “也就是說,她們平時可以同時存在,而一旦化劍,紅兒和幽兒的意識便只可存其一,另一個會陷入沉睡。”

    “若爲誅魔劍,幽兒會沉睡,若爲魔帝劍,紅兒會沉睡。不過,能同時存在,這本身,已是不可能在任何其他身上出現的神蹟了。”

    劫淵的話,雲澈完全聽懂了。他看着身前幽兒所化的魔劍,目光盯視着劍柄處的劍名刻印,緩緩念道“劫…天…魔…帝…劍!”

    “我劫天魔族所化之劍,名爲劫天魔神劍。”劫淵淡聲道:“唯有我所化之劍,爲劫天魔帝劍。如今,繼我之後,這世上,終於出現了第二把劫天魔帝劍……不愧是我和逆玄的女兒,縱只有一半靈魂,依舊刻印下了‘魔帝’之名。”

    幽兒的靈魂,是被分離出來的純粹魔魂,她所化的劫天魔帝劍,和劫天誅魔劍一樣,是獨屬他的劍……但,劍身無聲釋放的黑暗氣息,卻是讓他都隱隱生出心悸之感。

    他伸出手來,握在了劍柄之上,然後猛的一抓。

    瞬時,他的手臂和麪孔同時扭曲,腳下險些一個踉蹌。

    因爲劍身竟是紋絲不動。

    他心中大震,隨之眉頭一擰,邪神境關直接開啓到轟天,身上玄氣猛烈爆發,力量如洪流涌向雙臂,口中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吼叫。

    “喝!!”

    一聲低吼,雲澈的雙臂劇震,險些崩斷。

    而釋放着幽光的巨劍依舊安靜的立在那裏,一動不動。

    彩色劍珠中的幽兒,還有劫淵都看向了他……目光都有些怪異。

    雲澈心中難言的震驚,他猛一咬牙,毫無猶豫的強開“閻皇”。

    轟!!

    身上的玄氣爆發如火山,玄氣的顏色亦如岩漿般濃郁。雲澈的極限力量之下,銀色的劍身終於動了,隨着雲澈的手臂緩緩的擡起,指向了前方的黑暗空間。

    頓時,黑暗的世界忽然捲起了一股幽冷的暴風,一股如來自無盡深淵的黑暗魔威籠罩了整個世界……遠處,那一片生於黑暗,耀於黑暗的幽冥花海忽然停止了搖曳,所有的幽冥婆羅花都在戰慄中快速閉合起幽冥花瓣,本是格外明亮的幽冥紫光快速的暗淡下去。

    在戰慄中表達着它們的恐懼與臣服。

    雲澈的手臂在顫抖,牙齒咬得“咯咯”直響。“閻皇”是他最極限的狀態,卻僅僅只能將魔帝劍無比勉強的舉起……他想要試着揮動,但手臂纔剛剛擡起,便猛的墜下。

    轟!!

    劫天魔帝劍重重頓地,整個黑暗空間劇烈震盪,幾欲塌陷。

    雲澈雙臂撐劍,全身汗淋如雨,已再無法將它重新舉起。

    他如今的玄力境界是神王境一級,但極限狀態,堪比初級神君,而這樣的力量,居然只能勉強將其短暫舉起,想要稍稍駕馭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若能將之完全駕馭,無法想象會釋放出何其恐怖的黑暗劍威。

    “呵,”劫淵冷淡一笑:“你還差得遠了。”

    雲澈老臉微紅,心中也稍稍有些鬱悶。

    劫淵之前就說過,幽兒的靈魂融合劍魂之後,所化之劍的劍威必然會有無比巨大的提升。而這種提升,此刻清楚的呈現在他的眼前。

    紅兒所化之劍雖也有着源自劫天魔帝的特殊魔威,但僅僅只是威壓,主屬性卻是爲魔所畏的光明神力,所化之劍爲有着劫天魔威的誅魔劍,而幽兒所化之劍,爲屬性完全相悖,有着純粹黑暗神力的魔帝劍!

    紅兒和幽兒的靈魂屬性不同,但她們所化之劍卻是源自同一劍魂,因而神力屬性不同,但劍威卻是一模一樣。

    也就是說,雲澈現在的力量無法駕馭幽兒所化的魔帝劍,也同樣別想駕馭紅兒如今所化的誅魔劍。

    的確是個有點悲傷的故事……

    “看來,要想配得上紅兒和幽兒,我還要好好努力才行。”雲澈自嘲道,隨之感覺到連將劍體支撐住都開始有些吃力,連忙輕喚一聲:“幽兒!”

    頓時,劫天魔帝劍化作一抹銀黑色的光華,幽兒的身影輕飄飄的出現在身前。

    幽兒剛剛現身,她的身邊便紅光一閃,紅兒已是自己跳了出來,她很用力的眨了眨眼睛,疑惑道:“咦?怎麼忽然睡着啦?主人,你是不是對我做什麼奇奇怪怪的事情了?”

    雲澈:“……”(我沒有,別瞎說!)

    “唉?”她忽然轉眸,看向了身邊的幽兒,幽兒也看向了她,她們互相看着對方的眼睛,都忽然怔在了那裏……很久很久,然後,又同時伸出了手,觸碰向對方的臉頰。

    這一次,她們的小手並沒有穿體而過……紅兒的手碰觸到了一抹冰涼,幽兒的手碰觸到了一抹那麼陌生,又那麼奇異的溫暖。

    “哇!”紅兒的眼眸閃爍起星辰般的亮光:“我可以摸到幽兒了……哇!”

    她雀躍的呼喚着,卻不知道自己會爲什麼那麼開心,更不會去想爲什麼會這麼開心,只是明明那麼喜悅的歡笑着,臉兒上卻莫名滑下了兩道她並沒有察覺到的淚痕。

    幽兒的小手很緩很慢的收回,呆呆的看了自己的手掌好一會兒,然後,很輕,很小心的靠近向了雲澈,怯怯的小指觸碰在雲澈的掌心,也碰觸到了另一種不同的溫暖。

    這一次,她沒有將手兒收回,而是看着雲澈的眼睛,學着紅兒的樣子,很努力的彎起眼眸,輕抿脣瓣,露出了一個……已很是趨近於完整的笑顏。

    WWW. ttκá n. c o

    “……”劫淵轉過頭去,不讓雲澈看到她眼眸中快速凝聚,無法壓下的水汽:“她們剛剛‘融合’,一定很疲憊,先讓她們好好休息吧。”

    “嗯。”雲澈應聲,向兩個女孩微笑道:“紅兒,幽兒,先好好的睡一會兒。幽兒,等你醒來後,我便帶你去看外面的世界。”

    幽兒點頭,她的脣瓣微微張開:“嗯……”

    很輕,很澀,卻是很清楚的一個字音。

    劫淵的身體猛地一顫,轉過去的頭顱更加的擡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