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幽兒隨着紅兒一起,進入到了天毒珠的世界,她並沒有過多的去打量這個新奇的世界,很快便和紅兒一起沉睡了下去。

    畢竟,無論是她還是紅兒,都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來適應與以往並不相同的靈魂狀態。

    雖然是和劍魂融合,幽兒的存在形式也和紅兒一樣變成了半人半劍,但至少,她的靈魂算是完整了,她的情感表達、語言、觸覺、嗅覺也將慢慢恢復,並將逐漸擁有真正的生命和軀體。

    “如此,我也沒什麼牽掛了。”劫淵輕輕自語。

    不過,真的沒有牽掛了嗎……

    “前輩,你說什麼?”

    劫淵的話語太輕,雲澈沒有聽清。但入耳的輕渺聲音,卻讓他隱約感覺到些許的不同尋常。

    劫淵轉目看着他,神色一片冷漠肅然:“現在,不僅是紅兒,幽兒的生命,也已經和你連結在了一起。我和逆玄的女兒,我和逆玄的兩個女兒,她們今後的命運,都將完全由你左右。”

    雲澈的神色平靜,無比鄭重的道:“前輩放心,我在此發誓……”

    “哼,不用了。”劫淵打斷他即將出口的話:“這世上,再沒有比誓言更可笑的東西。我會如此,並非只因你是唯一的選擇,亦是我對你的信任。”

    “好。”雲澈點頭:“我不會辜負前輩對我的信任。”

    身爲至高無上的劫天魔帝,卻把女兒的命運就這麼完整的系在他一個凡人的身上,這無疑可以稱得上的是當世最大、最重的信任……同時,也同樣是一種莫大的壓力。

    “既如此,我也該兌現我的承諾了。”劫淵緩緩而語,用無比平淡的語氣,說出了一句讓雲澈萬分震驚的話:“我會摧毀以乾坤刺在混沌之壁上開闢的通道,讓我的族人無法歸來,也永遠不會爲禍如今的混沌世界。”

    “……”雲澈愣在那裏,看着劫淵,久久說不出話來。

    劫淵之意,竟是……要讓那些魔神,永遠留在混沌之外,再不可能歸來!

    也自然如劫淵所說,絕對不會爲禍當今混沌一絲一毫!

    這是雲澈絕對絕對不曾想到的回答,也是任何人都不可能相信的結果。

    若當真如此,劫淵無疑是爲了當世的安危……背叛和捨棄了她所有的族人!

    以劫淵的層面,當世生靈無疑都是再卑微不過的凡靈,和最微小的螻蟻無異,她只需簡單的一彈指,便可決定所有生靈,所有星界的生死與命運。

    沒有人會懷疑,那些因她而被放逐到外混沌,與她同苦數百萬年的族人,任何一個,在她心裏的重要性都要勝過當世所有!

    但現在,她竟然親口說出……要親手捨棄她所有的族人!!

    “前輩,你……你是……認真的?”雲澈的話分外艱澀。

    “還記得我歸來的第一天和你說過的那些話嗎?”劫淵緩緩說道,神情依舊毫無波瀾,或許,這個決定在很早之前便已在她的心中:“我那時候告訴你,在我的族人歸來之後,我不會管控他們發泄仇恨,也根本不可能管控的住。”

    “……”雲澈當然記得。

    “雖然,我是劫天魔族的魔帝,當年在族中,我的號令便是不可違背的天諭,但……”劫淵似乎隱約嘆息了一聲:“他們的靈魂終究遠沒有我強大。這些年的痛苦、怨恨、絕望,早已扭曲了他們的心性,如今還倖存的每一個魔神,都已經成爲徹徹底底的怨恨之鬼。”

    “他們若是歸來這個世界,會瘋狂的向一切發泄。沒有任何人、任何方法可以阻止,包括我。”

    “另外,九成以上的族人,在這些年間都已命隕在外混沌,剩餘的魔神,其實也都處在油盡燈枯的狀態,所剩的壽元寥寥無幾,最長的一人,也最多……只剩萬年壽元。”

    “與其,讓他們在所剩無幾的壽命裏揹負無盡罪孽,摧殘如今脆弱不堪的混沌世界,倒不如……”

    劫淵的話語忽然停止,似乎有些無法再說下去,她的臉龐稍稍側過,臉上閃過一抹很淡的痛苦之色。

    雲澈默默的聽着,劫淵的這番話,無疑將混沌的命運從深淵邊緣一下子拉回了天堂,他已可以預見到神界的人在知道這個消息後會是何等的振奮狂喜。

    雲澈也自然應該是驚喜的,但,面對劫淵,他心中涌動更多的,卻反而是驚訝和震撼。

    她竟然會爲了這個曾辜負她,如今又與她幾乎毫無關係的混沌世界,犧牲捨棄她的所有族人,居然……居然……

    無疑,她將愧對她所有的族人,更愧對自己,最痛苦的,也無疑是她。

    這就是她的答案,這就是她……一個魔,還是魔中之帝的決定!

    他心中的震動,難以言表。

    “你現在,已經可以把消息帶給那些忐忑等待中的人了,讓他們早日安心吧。”劫淵再次開口:“到時,我會去我歸來的地方,將空間通道摧毀……也只有我能摧毀。而且摧毀之後,同樣的空間通道,將永無可能再現。”

    “……”雲澈點頭,動作格外的僵硬:“好。”

    “那之後,紅兒和幽兒便託付給你了。記得你的承諾……若你敢傷害和捨棄她們,無論我身在何處,是生是死,我都永遠不會原諒你!”

    “前輩放心,我一定……”他剛要再次鄭重承諾,忽然察覺到劫淵的話有些不對勁,眉頭一皺,愕然問道:“前輩,你……要去哪?難道,你以後不會在紅兒和幽兒的身邊?”

    “去哪?”劫淵淡淡的一笑,她看向遙遠的東方,雙瞳如黑暗般深邃:“我當然是陪伴我的族人。”

    雲澈再驚,急聲道:“前輩你……”

    “當年,他們都是受我所累,才被放逐到外混沌。”劫淵知道雲澈想說什麼,她冷聲打斷:“他們在外混沌執着掙扎了這麼多年,爲的就是今時的希望,而我,卻將親手掐滅這唯一的希望,殘忍的背叛他們。”

    “我已罪無可赦,又怎能再將他們捨棄。”

    “……”雲澈定定看着劫淵,她身體覆於黑暗之中,臉龐上刻印着無數連她的力量都無法抹去的可怕傷痕,眼睛如深淵般可怕,讓人不敢有哪怕一瞬的直視。

    她明明是世人眼中最可怕,最天地不容的魔,魔中最可怕的魔帝……

    “前輩,你沒有必要如此。”雲澈的心魂無比複雜的顫蕩着,他對於魔的認知,又一次徹徹底底的天翻地覆:“因爲你的乾坤刺,你的族人才能存在至今,歸來的希望,也是因爲你。你……沒有虧欠任何人。”

    “而且,幽兒和紅兒都需要你。”

    曾經,他是多麼恐懼劫天魔帝的歸來。

    而現在,他的心魂,竟如此強烈的不希望她就此離開。

    “我回到外混沌,並不僅僅是我不想拋棄我的族人。”劫淵依舊是那麼的平靜淡漠:“雲澈,你覺得……我是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的人嗎?”

    “……”雲澈一時無法回答。

    “如今的混沌氣息和法則,比之當年弱了數個層面。我的力量,我的存在,已非如今的混沌法則所能承受,你也早就看到,隨着我的歸來,玄獸開始越來越大範圍的發狂,一個又一個的星球、星界開始秩序崩壞。”

    “我在藍極星的這段時間,雖然我控制住了藍極星的秩序崩潰,但……纔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周圍足足近萬個星球秩序完全潰亂,其中半數星球生靈絕滅。而這些,都是我造下的罪孽……天大的罪孽。”

    如果,能有生靈在這個世界成就真神,那麼也是順應、依從這個世界的法則而生,不會影像秩序。但劫淵,卻是從“外混沌”忽然到來的外來者,加之她的力量層面實在太高,對混沌秩序的衝擊太大太大。

    所造成的災難,更是大到常人根本無法想象。

    “若我繼續存在下去,待混沌適應我的存在,尚不知要多久。而到個時候,又不知會有多少星球星界,多少生靈因我而滅。”

    “我既決定爲這個世界犧牲我的族人,那麼我,便是更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的人。”

    “這是我的決定,已經不會再更改的決定。對於我,對於紅兒和幽兒,對於你,對這個混沌世界的所有生靈,都是最好的結果。”

    劫淵的聲音在雲澈的耳中、心魂之中久久飄蕩,無法散去。

    是啊,這是最好的結果。魔神不會歸來,連魔帝,都將主動返回外混沌,這是以前最荒誕的夢境都不可能出現的結局,美好到虛幻。

    但不知爲何,雲澈卻是高興不起來,他緩了好一會兒,問道:“什麼時候?”

    “九日之後。”劫淵道:“再遲,便有可能來不及了。”

    外混沌的通道若被打通,那些魔神魚貫而入,縱是劫天魔帝,都將無法阻止。

    “……”雲澈再一次說不出話。

    “是不是忽然覺得,我很偉大?”劫淵淡淡道。

    雲澈點頭:“你明明是魔,爲什麼卻可以爲與你無關的平凡生靈,做到如此地方?”

    “呵,魔……”劫淵冷淡的一笑:“對,我是魔,是一個……配得上他的魔。”

    “……”雲澈微笑了起來,輕輕道:“對,我終於明白,爲什麼邪神甘願觸犯最大的禁忌,也要與你結合,又爲了你決絕捨棄創世神之名。你配得上他,你比世上任何人都配得上他。”

    此刻,他對劫淵的敬,遠遠的超過了畏。

    對於雲澈這番源自魂底的言語,劫淵並無任何反應,她忽然道:“雲澈,回答我一個問題。”

    “你說,這個世界……值得我如此嗎?”

    雲澈擡頭,道:“若是以前輩的立場,我無法回答。以我,一個自私的混沌凡靈的立場……值得。”

    “比之當年擁有神與魔的世界,如今的混沌空間是卑微的。而這個沒有了神與魔的世界經歷了這麼多年的演變,也已有了新的穩定秩序和成熟的生存法則,有着各自安定的位面與空間。雖然它有着諸多卑劣與陰暗的角落,甚至有時會讓人絕望,但更多的還是善意與美好,至少……它值得我用一切去守護。”

    對他的回答,劫淵聽的似乎出奇的認真,她看着雲澈,徐徐說道:“好,我也希望,你可以永遠如此認爲。不過……”

    她的瞳中忽然閃過一抹詭異的黑芒,聲音也變得幽沉起來:“雲澈,若非你當年對紅兒的拯救,以及這些年對幽兒的照料,我不會那麼快放下心中的怨恨,若不是你可以讓我放心託付紅兒與幽兒的未來,我也絕無可能做出今日的決定,所以,的確是你救了這個世界,‘救世主’之名,你當之無愧!”

    “這一點,你務必記住!”

    當年在太古玄舟救下紅兒,算是一種命運安排的相遇,經常去看望陪伴幽兒,最大的原因是幽兒先救了他的命。而無論是紅兒還是幽兒,那時的雲澈都斷然不會想到他與她們的相遇相處竟無形間徹底改變了混沌的命運,拯救了無數的生靈。

    “只是,我卻總有那麼一些的不甘心。”

    “不甘心?”雲澈面露疑惑。

    “我無法確定這個世界是否真的值得我犧牲我的族人,更無法確定,這個由你拯救的世界,是否有一天會辜負你。”

    “辜負你,就是辜負我的女兒,辜負我犧牲一切保全這個世界的最大理由!”

    “所以……”

    劫淵的瞳中的黑芒陡然驟凝,隨着世界的忽然陰暗,劫淵的手掌直轟在了雲澈的心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