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火如烈也是在這時看到了雲澈,雙目一瞪,狂笑戛然而止,在反覆確定自己的眼睛沒瞎后,一開口,聲音結結巴巴:「這……這這這這……這是怎麼回事?」

    「……」沐冰雲臉色變幻,酥胸起伏,若是其他宗門,本沒什麼希望弟子竟然入了「天選之子」,那毫無疑問是天大的驚喜。但沐冰雲沒有一絲驚喜的感覺,唯有深深的震驚。

    因為,以雲澈的實力,是絕~~對~~不應該出現在那裡的。

    「糟了!」長久的震驚之後,沐冰雲的心猛然沉下。

    雲澈斷然不可能憑實力通過第二輪預選……第一輪都不可能。那麼,他出現在這裡的唯一解釋,就是他用了什麼特殊的手段。

    也就是作弊!

    但,這裡是宙天神界!站在他面前的人,是宙天裁決者之首祛穢尊者。

    雲澈的玄力擺在那裡,神劫境一級,就算是傻子,也不可能相信他是憑實力入「天選之子」。而他的「作弊」行為,分明是藐視宙天神界和背負著特殊使命的「天選之子」……

    所面臨的,必定是宙天神界,乃至封神台所有人,以及所有人的憤怒……

    之後,絕不僅僅是剝奪資格那麼簡單,還有遭到必定無比嚴厲……甚至殘酷的制裁!

    雖然只是一群年齡都在一甲子之下的年輕人,但他們身上所釋放的氣息,讓封神台上無數強者都深為驚嘆。

    「那個人……就是洛長生?」

    一道道目光落在一個站立於眾人之前,卓然不群的青年男子。他一身白衣,外表甚至年輕,看上去不過十七八歲,肌膚白白凈凈,偏女性化的相貌讓他俊雅之中又帶著三分柔弱,乍看之下,似是一個文文弱弱,溫和近人的書生。

    但,他嘴角似有似無的笑意,還有眉宇間那抹藐視眾生的淡漠,卻又是拒人於千里之外。

    而就是這個看上去文文弱弱的人,卻有著一個東神域無人不知的名字。

    洛長生!

    東域四神子之首,玄神大會第一輪、第二輪預選皆排位第一,公認的當今東神域年輕一輩第一人。

    東神域眾人雖然都久聞其名,但若非親見,或許任誰都想不到,東神域年輕一輩第一人,居然會是如此文文弱弱的樣子。

    「看來,這屆玄神大會的首位,應該非洛長生莫屬了。」

    「那當然,基本沒有懸念可言。據說洛長生修為已是神靈境極致,距離神王境只有一線之隔,只需機緣一到,剎那明悟,便可成就神王境,極有可能,會成為東神域史上最年輕的神王!」

    「東域四神子果然不負盛名,第二輪預選最終又是他們四人霸佔前四。」

    「這一代天才輩出,但東域四神子卻又有著絕對的強勢。洛長生自不必說,琉光水映月,覆天陸冷川,還有劍君傳人君惜淚,此次能得以在這封神台上封神的四人,怕是不會有第五人選了。」

    「等等!看水映月旁邊的那個小女孩……怎麼會有這麼小的女娃娃?神靈境……一級?」一個中位星界的界王目光定格,滿臉愕然。

    他的目光所向,是一個身穿黑裙的嫩齡女孩,十三歲四的年紀,小小的腰兒系著一根黑蝴蝶衣帶,她的著裝、年齡、玄力……她的整個存在,都如周圍的人群格格不入。

    水媚音!

    越來越多的目光聚焦在了這個特殊的女孩身上……後方,就連雲澈也在看著她。神靈境一級,同樣是不可能憑實力進入前一千名的,但他倒是並不驚訝,因為他可是親眼看到她和水映月一起行動。

    作弊嘛,誰不是呢。

    而他心中到現在依然在深深的驚疑……她為什麼能夠發現匿影之下的自己!?

    但,封神台上,那些關於水媚音的談論之聲,卻遠非他所想。

    「水媚音,十五歲,她居然進入千名之內……了不得啊!」

    「十五歲?神靈境……難道,她就是傳聞中琉光界的那個……」

    「除她之外,再不可能有第二個人了。琉光界這一代不但有一個水映月,還出了一個不得了的小怪物啊。」

    「但,無論她天賦多麼驚人,以她現在的修為,根本不可能……」

    「若是別人,當然不可能。但,如果那個傳聞為真的話……不不,沒有如果。她能和水映月一起站在那裡,那個傳聞已經是真的了!」

    「傳聞……什麼傳聞?」

    「她在神劫境末期,經歷天劫之前,一人擊敗了三個神靈境中期的同門——琉光界的一個外宗宗主親眼所見,親口所言。」

    「什什什……什麼!?!?」

    一雙雙目光悄然轉向位於北席的琉光界界王,對於兩個女兒都出現在封神台上,他的臉上自始至終沒有表露出絲毫的意外之色,唯有未曾變過的淡笑。

    因為這個結果,理所應當。

    「居然有四人已是神靈境十級……其中三人,年紀都只有半個甲子。」龍皇頷首讚許:「東神域這一代年輕人當真優秀,我西神域萬萬不及。」

    龍皇倒不是謙遜之言,因為就修鍊速度而言,龍族是遜色於人類的……而且還是遠遜。

    但龍的軀體、天賦、壽元擺在那,縱然人類成長很快,面對真龍,也毫無優勢可言。

    「呵呵,若是他們知曉能得龍皇親口讚譽,定會視為畢生榮耀。」宙天神帝微笑道。

    「哼。」蒼釋天發出一聲很輕的哼聲,臉上稍微有些僵硬的神情,顯得他並不是那麼的高興。

    若是這東域四神子,都是年近一甲子,你完全可接受。但,這四個修成神靈境十級的年輕人中,除了陸冷川年齡應該在五十歲之上,其他三人,生命氣息上……居然都只有堪堪半個甲子。

    這帶給蒼釋天的衝擊,絕對非同小可。因為就這一點上而言,南神域這一代的年輕一輩,已是遜色於東神域。

    這四人之外,其他的年輕氣息,也個個驚人,大大出乎他的預料。

    這樣一千個東神域的頂尖天才進入宙天神境,三年後出來,那麼毫無疑問,東神域將陡然多上一批整個神界層面的頂尖強者。所導致的後果,自然是從三年之後開始,南神域的勢力將會就此弱於東神域。

    他當然不爽。

    龍皇目光緩緩而動,顯然看的很認真,而他最先觀察的,自然是那些氣息最為強盛之人,須臾,他緩緩點頭:「宙天神境三千年,不啻在外修鍊萬年。三年之後,從這一千個天賦異稟的年輕人之中,怕是要誕生至少十個神主。」

    聲音稍頓,龍皇又搖了搖頭,更正道:「不,若這三千年中始終保持宙天神境那個層面的氣息,怕是不止十個神主,二十個,三十個亦有可能。否則,你宙天也不至於如此。」

    「呵呵呵。」宙天神帝緩緩撫須,神秘而笑,對龍皇之言不置可否。

    「宙天神境三千年」是何等概念,普天之下,只有他一人真正知曉,縱是壽元三十五萬年的龍皇,也無從得知。畢竟,這是歷史上首次……也是他和宙天珠在長久的權衡之後,一起作出的艱難抉擇和巨大犧牲。

    「再加上數百神君,拋開那只是猜測的『災難』不論,三年之後的東神域,怕是要……哦?」龍皇忽然話音停滯,目光猛的一動,直直的定格在那個嬌小的黑色身影上。

    那幼小的過分的生命氣息,以及那赫然已是神靈境的玄力氣息,讓這位神界第一人都劇烈動容。

    「原來……傳聞竟是真的。」龍皇低語道。

    「哦?莫非龍皇對她也有所耳聞?」循著龍皇的目光,宙天神帝微笑道。

    「東域琉光界,得一天賜之女,天生異脈異魂,七歲開始修鍊,十歲入神道,十一歲成神魂,十三歲成神劫,卻可與神靈境交手而不敗……龍某還曾只當其為笑談,看來我龍某,也是坐井觀天了!」

    歷經三十五年滄桑的龍皇說出「坐井觀天」四個字,每個字的分量,都大到無法形容。

    「此女,的確無法以常理而論,就在兩個月前,她又成功步入神靈境,讓人不得不驚嘆。」宙天神帝道。

    龍皇的目光依然在水媚音的身上,停留的時間比之東域四神子加起來都長:「有『神子』之稱的四人固然優秀絕倫,但……加起來,不及此女一人。」

    這個評價,高到了極致。但宙天神界卻毫無動容,而是沒有任何遲疑的頷首:「宙天也深以為然。近些年,宙天不止一次親身前往琉光界,欲收此女為弟子,然……唉。」

    宙天搖頭,三分失望,七分惋惜。他宙天神帝主動要收人為弟子,這對任何玄者而言,都是萬世不敢奢望的機緣,但他平生第一次主動如此,卻是……

    「哈哈哈哈。」龍皇大笑了起來:「如此天賜明珠,琉光界若是肯答應,才是奇怪。龍某若能得此神賜之女,就是天王老子來求,也絕不會舍離半刻。」

    「的確如此,卻也是宙天平生一大憾事啊。」宙天神帝苦笑一聲,這個立於混沌之巔,東神域有著最高威望的宙天神帝,他每次看向水媚音時,都赫然是一種……眼巴巴的渴求目光。

    「這等異才,龍某也是平生僅見啊。」龍皇由衷的嘆道:「若是她的天姿不夭折的話,將來,怕是會下不於你們宙天神界的守護者啊。」

    王界之所以能成為王界,皆是因有特殊的「傳承」之法。宙天神界能始終有一群強大無比的守護者,便是如此。星神界的星神,月神界的月神也都是依靠「傳承」。

    若一個玄者能依靠自身,達到不弱於「傳承」之後的高度,那絕對是一件極其恐怖的事。

    宙天神帝同樣不否認,再次點頭。

    「單單能看到這曠古絕今的女娃娃,龍某便不虛此行。」龍皇言語之中,甚至頗有艷羨之意:「怕是不僅這一千『天選之子』,整個玄神大會,她的年齡都該是最幼。」

    「年紀最小,玄力最低,卻是……」

    龍皇的聲音忽然像是被什麼東西瞬間切斷,隨著他的眉頭一點點的沉下,目光直直落在了水媚音後方一個人身上。

    雲澈!

    在一眾神靈境強者的氣息中,雲澈的神劫境氣息被毫無疑問的徹底淹沒。那些在眾強者中依然拔尖的氣息會引人注目,而雲澈……要不專門注意他,都幾乎感覺不到他氣息的存在。

    龍皇剛要嘆水媚音年齡最幼,玄力最低,卻依舊可以入這「天選之子」,沒想到,竟又忽然察覺到了一個才神劫境的氣息……還是神劫境一級!

    神劫境一級的氣息,在這封神台一千個「天選之子」中,何止格格不入。

    這個發現,簡直如瘟疫一般瘋狂傳播。封神台上的聲音也從這時忽然小了下去,越來越多的人臉上開始出現驚愕、不解、難以置信,須臾之後,所有人……真的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雲澈身上,無一例外!

    包括,站立於封神台上的其他九百九十九個「天選之子」。()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