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雲兄弟?」

    出現在封神台上,火破雲全身血液沸騰,那些宛若神話的大人物都在眼前,而且審視著自己,激動之強烈前所未有,哪還有心思注意到其他。熟悉雲澈氣息的他,愣是到現在才發現雲澈竟就在自己右手邊不遠處,與自己只有不到十人之隔。

    火破雲的第一反應,毫無疑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認知雲澈的,可不僅僅只有火破雲一人,還有一個對他深生恨意的人——君惜淚,她看到雲澈,足足怔了三息:「不可能……他是怎麼混進來的?」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一個才神劫境的人……等等,這個人是……」水映月美眸一凝,忽然想起自己在哪裡見到這個人。

    「嘻嘻嘻。」如果說有人完全不驚訝,那除了武歸克之外,就只有一個水媚音。和其他人不一樣,她從一開始,就在偷偷的看著雲澈,而現在,他忽然成為了整個封神台的焦點,水媚音星眸之中亦是光彩流轉,幼嫩的臉兒笑意盈盈:「玄神大會原來可以這麼好玩。」

    該來的總會來,武歸克開始不安起來。

    「那個人是誰?這是怎麼回事?」

    「神劫境……還是一級!?這再怎麼也不可能入『天選之子』吧?」

    「何止天選之子,連第一輪預選都不可能過!」

    「難道……他是用了什麼特殊的手段?」

    「這還用問?居然有人敢在玄神大會作弊!而且還強行闖入前一千名,這不是找死嗎!」

    「他到底怎麼做到的?」

    「管他什麼手段,反正死定了!」

    封神台議論紛紛,面面相覷,他們發現雲澈這個異類存在後,目光從驚詫,難以置信,逐漸的都轉為鄙視和憐憫。

    玄神大會前一千名,那是何等高度。神劫境一級進前一千名,三歲小孩都不可能信。作弊就作弊吧,畢竟無論什麼手段,能作弊也是一種能耐,但作弊刷個排名也就罷了,居然敢刷到總榜前一千名,活生生的暴露在東神域四大神帝和無數星界界王眼前。

    說他找死都是輕的,簡直蠢不可及。

    封神台東席,四大神帝的臉色也都沉了下來,就連最為平和沉穩的宙天神帝也是眉頭大皺。他剛要開口,耳朵便傳來一聲肆意的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釋天神帝上身後仰,一邊大笑,還一邊拍手:「有趣有趣,太有趣了!區區神劫境一級,居然都能殺進東神域年輕一輩的前一千名,簡直讓本王大開眼界,哈哈哈哈。」

    釋天神帝的大笑毫無疑問是對東神域的嘲諷,讓四大神帝臉色更是沉下。

    連神劫境一級都能進前一千名,也是活生生把東神域前一千名的門檻拉到了神劫境一級,豈能不被嘲諷。

    傳出來,也毫無疑問是個天大的笑話。

    宙天神帝雖然依舊面色平靜,但聲音明顯帶上了幾分低沉:「祛穢!」

    淡淡兩個字,全場皆靜。

    祛穢尊者從封神台上空落下,站在了一眾「天選之子」身前,未發一語,那似能鎮壓天地的威嚴便讓所有玄者全身驟凜,噤若寒蟬。

    他雙目稍轉,兩道似比神道之劍還要銳利的目光直落在雲澈的身上,一股莫名的寒意,讓雲澈身邊的年輕玄者都是心中驚悸,快速而小心的遠離,人群以雲澈為中心,忽然多出了一大塊空缺。

    「你,出來吧。」

    祛穢開口,聲音極其冷淡。他身上未釋放半點玄力,但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威壓如萬鈞鐵板壓身,讓這些東神域最頂尖的年輕強者無不屏息。

    本該是極為可笑,讓人心災樂禍,甚至有些解恨的事。卻因這威名過於嚇人的祛穢尊者,而變得緊張無比,對雲澈從鄙夷可恨更多的轉為憐憫。

    因為面對祛穢尊者,管你多大的出身,哪怕是天王老子的私生子都要完蛋。

    沒有任何的猶豫遲疑,雲澈抬步走了出來,定定的站到了祛穢尊者的面前,沒有問為什麼。

    也站在了龍皇、五大神帝,還有東神域幾乎所有頂尖強者的注視之下。

    整個封神台,在這一刻,變成了以雲澈為中心……便是洛長生,都未能有如此「殊榮」。

    「你叫什麼名字,出身何地?」祛穢尊者問道,聲音不帶哪怕一絲一毫的感情。

    「雲澈,出身下界。」雲澈平靜問道。

    「出身下界」四個字,頓時讓封神台一陣輕微騷動,所有目光因之而變。在神界,哪怕是處在最低層面的下位星界,也會鄙夷下界而來的玄者,視為「低等存在」。

    雲澈就算是哪個上位界王之子,在這等情形下犯下如此彌天大禍,也必遭不容情的制裁。而若真的只是區區下界出身……那毫無疑問是連一丁點的餘地都不會有。

    「雲……兄弟……」火破雲腳下晃動,全身不安,卻是不敢妄動,也不敢言語。

    「這……這這……這可怎麼辦?」沐渙之全身毛髮都已豎了起來,惶恐不安到極點。雲澈是沐玄音的親傳弟子,他若出事,他們回去后將無法和沐玄音交代。而且,這件事又豈是雲澈一個人的問題……還極有可能牽扯到吟雪界。

    畢竟,這可是四帝皆至,還有龍皇與釋天神帝到來的玄神大會啊!

    「這小子……平日里那麼精明,這……這是忽然腦子裡灌了屎嗎!」火如烈也是驚恐焦躁,暴跳大罵。

    「哦?」星神界坐席,一直在把玩手指,對一切都毫無興趣的天毒星神獄蘿眯起了眼睛,性感勾人的唇間一聲輕吟。

    「怎麼?」她的身旁,天罡星神神虎目光一斜。

    「沒什麼,就是忽然想起了一個人。」獄蘿聲音嬌軟慵懶,如嫵媚妖姬在耳邊低語。

    「不知是哪個人這麼倒霉短命,居然被你這個女魔鬼惦記上。」天罡星神神虎道。

    「一個死人而已。」獄蘿撫摸著自己溢動著濃醇花香的修長手指,嬌眯眯的道:「這個作死的小弟弟不但和他長得像,連名字都一樣,好生有趣呢。」

    祛穢尊者的面孔比精鐵還有僵硬,似乎從來不會有表情,但直視著雲澈的他,瞳孔深處卻是閃過一絲異芒。

    不僅是祛穢尊者,龍皇、梵天神帝、宙天神帝、星神帝、月神帝目光都出現了微妙的變化,尤其是剛剛狂笑了大半天的釋天神帝,也露出了饒有興趣的表情。

    因為雲澈實在太平靜了。

    如此境地,面對的還是一眾神帝界王,前方五步就是祛穢尊者,別說常人,哪怕是犯下大錯的一界界王,怕是都要驚恐的站都站不穩。

    而雲澈……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面色沒有動蕩,就連身上氣息也如靜水一般毫無波瀾,簡直就像是一個與自己毫無關係的旁觀者……不,簡直要比旁觀者還要平靜。

    而他目光則是不斷飄忽……不是驚懼之下的瑟縮顫盪,而是四處游移,竟似是心不在焉。

    雲澈的確沒有半點恐懼,相反,他巴不得如此,但他內心也並非表面那麼平靜,至少他的心跳一直都處在狂亂的狀態……只是並非是因為即將受到的制裁。

    好……太好了……這樣,茉莉就一定會看到我了……

    茉莉……你在哪裡……你一定在的……

    雲澈的目光、靈覺都在快速的搜尋著。他和茉莉在一起的那八年,絕不僅僅是朝夕相處,還是「同體共生」,他相信如果茉莉就在附近,他一定可以感知的到。

    這場玄神大會,四大王界都來了……東方那四股宛若天威的氣息,就是四大王界的所在。其中有星神界……

    但……他卻感知不到茉莉的氣息,已經尋找了好一會兒,卻依然沒有找到。

    是茉莉沒有來嗎……不!這裡這麼多人,這麼多雜亂和強大的氣息,一定只是我暫時沒有找到她。而她如果在,現在一定已經看到了我。

    雲澈的心中深深的渴盼和悸動著。

    另一邊,遙遠的上空。

    梵帝神女收回目光,平淡冷語:「無謂的鬧劇。古伯,可有發現?」

    灰衣老者微微搖頭:「在場之人,以及這一千『天選之子』,皆無。」

    「天選之子?哼!」一聲不屑之極的輕哼。對於這個結果,她並無什麼反應,因為本來也未抱有多大的期望。

    「小姐,」灰衣老者忽然開口:「東方有危險人物靠近。」

    「哦?」

    「是天殺星神和天狼星神。」古伯緩緩道:「天殺星神對你恨意極重,加之性情極端,縱然此處是宙天界,也定會出手,還是暫避吧。」

    「……」梵帝神女默然少許:「也罷。留在此處也已無用。」

    但她身影未動,忽然又疑惑低語:「奇怪,天狼星神稚氣尚在,會來此地勉強可說通,天殺星神為何會到此?」

    「古伯,你與芙仙她們先離開吧,我忽然想去看看,天殺星神這幾年有沒有什麼像樣的長進。」

    千葉影兒轉目看向東方,身上的氣息緩緩消逝,金色的長發在飄動間,閃爍著無比綺麗的流光。

    「天殺星神的靈覺極其敏銳,小姐切要小心。」

    古伯沒有勸阻,因為千葉影兒的決定,無人可阻。

    最後的一句叮囑落下,他蒼老乾枯的身影一晃,已和兩個銀甲侍女快速遠去。

    而千葉影兒的身影也在這時緩緩淡化,直至完全消失。

    同時消失的,還有她的氣息。

    一如雲澈斷月拂影下的完美匿影。

    ————————————————————————————

    【最近收到很多土豪的打賞,感激萬分!不僅下半年的奶粉錢,感覺距離世界首富也不遠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