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劫淵的舉動,雲澈根本來不及做出一絲一毫的反應。

    轟——

    雲澈的心魂之中傳來一聲沉悶的轟鳴。

    一團黑光在他身上炸開,隨之升騰起濃烈的漆黑霧氣。而這並非是來自劫淵的力量,而是他自身的力量。他玄脈與魔源珠之中的黑暗玄氣如一頭被忽然驚醒,然後完全失控的黑暗魔獸,狂亂的釋放而出。

    雲澈的頭髮全部飄舞而起,一雙瞳孔耀起幽暗如無盡深淵的黑光,而他的心口,赫然出現了一個半丈左右的黑暗玄陣,黑暗玄陣在他的心口,劫淵的掌下極速旋轉,越來越小,如一個收縮的漆黑漩渦,最終完全消失在了他的心口之中。

    劫淵的手掌在這時從他的心口移開,雲澈身上的黑氣也隨之完全消散。

    雲澈倒退半步,口中喘息,但隨之卻發現全身上下竟沒有絲毫的不適感,靈覺快速掃動全身,亦沒有察覺到任何的異樣。

    “前輩?”他擡目看向劫淵,滿心忐忑。

    “不用緊張,”劫淵雙目微眯,似笑非笑:“我不過在你的身體之內,種下了一顆‘種子’。”

    “種……子?”

    “一顆黑暗的種子。”劫淵幽冷而語:“如果,這個世界一直如你所言,值得你用一切去守護,那麼,這顆種子也就永遠不會覺醒。”

    “而若是有一天,你忽然對這個世界徹底的失望與怨恨,那麼,這顆種子便會覺醒。”

    劫淵的話語,和她詭異的神情,讓雲澈的心臟驟緊:“覺醒後……會怎麼樣?”

    “到時候,你自會知道。”劫淵沒有正面回答他:“這顆黑暗種子之中,蘊含着三滴我的本源魔血。若你能將其與自身融合,它會增強你的力量,質變你的軀體,並……解開你玄脈之中,逆玄在第六、第七境關所設下的封印!”

    劫淵的本源魔血……那可是魔帝的源血!

    諸神時代之後的世界,從未出現過!

    “另外,還刻印着【黑暗永劫】,它本是獨屬於我,也唯有我可以修煉的黑暗玄功,但若是你的話,融合我的魔血之後,或許會有修成的可能。”

    “除了【黑暗永劫】,我平生所修的黑暗玄功,皆在其中,欲修哪些,皆隨你意!”

    獨屬魔帝的黑暗玄功,無疑是黑暗力量層面的極限,與邪神訣、生命神蹟一個次元的存在!

    “不過,這一切,皆需要那顆‘黑暗種子’的覺醒,所以這些你現在還是全部忘記爲好。”劫淵冷然道:“我想,你應該並不希望,也並不認爲會有那樣的一天。”

    壓下心中的悸動,雲澈想了想,道:“我曾經有過諸多失去,卻又一次次失而復得;我曾經經歷過多次絕望,最後降臨的,又總會是希望的明光;我遭受過很多的惡意,但善意永遠會多過惡意。”

    “這個世界最高位面的那些人,也都一直在靜默平衡着神界的秩序,尤其還有宙天神界這樣的存在,會裁決禁忌與罪惡,讓混沌整體處在一個平和平穩的狀態。”

    “所以,我的確相信不會有那樣的一天。”雲澈如是說道:“我想,前輩也是如此相信,纔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劫淵:“……”

    “另外,前輩離開之後,我會……我想所有知道真相的人都會將你的名字,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切公開,讓世人永遠不會忘記劫天魔帝之名,並更珍惜當下的平和安定。或許,從那之後,世人對魔的認知,也將真正發生改變。”

    劫淵許久沒有再說話,靜默之中,她轉過身去,背對雲澈:“你去吧。去做一個救世主該做的事。而我,會親自向他們宣佈這件事!”

    …………

    離開絕雲深淵,雲澈拉過千葉影兒,直接喚出遁月仙宮,以最快的速度向東神域而去。

    所去的方向並非是吟雪界,而是宙天神界。

    “你說……什麼!?”

    宙天神殿之中,聽着雲澈的講述,宙天神帝緩緩的站了起來,蒼白的發須如沐風中,晃顫不止。

    他不敢相信雲澈所說的話,一句話,一個字都無法相信。

    “這些,都是魔帝前輩親口所言。”宙天神帝的反應雲澈毫不意外,雲澈放緩語速,很是鄭重的道:“這種關係到整個神界,整個混沌命運的大事,我也絕不敢有任何的虛言。”

    “這……這……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宙天神帝雙目瞠然,如聞天外之音。

    和雲澈一樣,聽聞這個消息,他的第一反應不是激動狂喜,而是震驚、懵然、無法置信。

    以他宙天神帝的心性、閱歷和對人性的認知,都根本無法理解所聽到的言語。

    一個可以一指掌控天下的遠古魔帝,竟爲了以她的層面而言卑微如蟻的凡靈,甘願犧牲自己和所有僅存的族人……

    他無法理解,真的無法理解。

    這樣的事,唯有聖人,真正的聖人可以做到。但,她卻明明是魔……還是魔中之帝!

    “這真的是劫天魔帝親口所言……真的是劫天魔帝親口所言?”

    同樣一句話,他連續問了兩遍。

    “是。”雲澈再一次點頭:“以魔帝前輩的強大,根本沒有理由,更不會屑於欺騙。也是魔帝前輩讓我來告知這件事。八日之後,她便會返回外混沌,並親手摧毀乾坤刺打開的空間通道,斷絕衆魔神……以及她自己歸來的可能。”

    宙天神帝看着雲澈,臉上的每一塊肌肉都因太過強烈的激動而戰慄着。毫無疑問,這段時間以來,他是憂心最重的人,每一刻,都在擔心着神界的未來,想着無數今後面對歸世魔神的可能。

    魔神不再歸世,魔帝也將離開……看着近在咫尺的雲澈,聽着耳邊清晰無比的聲音,他一次次的試探自己是不是正處在夢境之中。

    “好……好……好!!”似乎終於確信了這一切並不是虛幻,宙天神帝笑了起來,身上如有億鈞重壓釋下,輕鬆到讓他竟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虛脫感,眼眶之中,更是蒙上了一層水霧:“天佑當世……天佑當世啊!”

    “另外,魔帝前輩有言,她會親自宣佈這件事。所以,還請前輩儘早請衆神帝、界王前來。由魔帝前輩親口宣佈此事,他們纔會真正安心。”

    雲澈說話之時,心中感慨萬千。

    是啊,一切皆如夢幻,任誰,都不可能想到這樣的結果。

    劫天魔帝,從她歸世,到她決定離開,不過短暫兩個月的時間,她掀起了巨大的波瀾,帶起了神界大佬前所未有的恐慌,只要她願意,可以成爲無人能逆的混沌之主……最終,卻做了一個最不可能的選擇,甘願成爲一個匆匆而過的過客。

    宙天神帝聞言,迅速喊道:“太宇,速傳音各界!”

    宙天之音向各界傳出,有幾束甚至跨越浩瀚虛空,傳至西神域與南神域。

    一時間,東神域各個王界、上位星界,一艘艘頂級玄舟、玄艦全速飛射向宙天神界,西神域、南神域的虛空也劃過數道灼目的流星。

    就如魔帝歸世的那一日一般,這一天的宙天神界,再次齊聚着東神域幾乎所有的上位界王,而更爲誇張的是,這一次,南神域的四神帝,西神域的一皇五帝,盡皆而至。

    如此,東西南三方神域,除了行蹤不明的星神帝,所有神帝齊聚宙天神界!

    這一幕,亙古未有!

    很顯然,他們唯有親自聽到劫天魔帝的親口之言,才能真正安心!

    封神臺上,三方神域的十四神帝到來整整十三帝,那股無形的威勢讓這宙天神界的空間無聲顫慄,在任何一方皆可傲視天下的各大上位界王都幾乎難以呼吸。

    這樣的場面,縱是他們,都不曾想過。

    如此浩大的場面,卻是一片驚人的靜寂。一道道目光不斷瞥向宙天神界的所在。但,宙天神帝卻始終端坐不動。不過,他雖然面相沉穩,目光平和,但不斷顫動的眉角,依舊清楚彰顯着他內心的極不平靜。

    而云澈就坐在他的身側,與他同席,壓過了宙天神界的所有守護者和裁決者。

    時間在安靜中緩緩流過,卻始終沒有任何人出聲。每個人心中都無比清楚,接下來發生的事,將真正意義上決定混沌今後的命運,他們懷着前所未有的激動、忐忑與期待屏息等候,哪怕神帝,都不敢將這詭異的靜寂打破。

    終於,封神臺的上空,一個漆黑的影子緩緩浮現。

    她沒有釋放任何的威壓,甚至讓人感覺不到任何的氣息,但她現身的那一刻,所有神帝、神主,乃至封神臺亙古存在的靈氣,都在一瞬間潰散無蹤,龐大空間,頓時化作一片恐怖的真空,且足足持續了數息,那些靈氣才戰戰兢兢的迴流。

    所有人完全屏息,眼前恍過一瞬間的黑暗,而下一瞬,他們又幾乎在同一時間全部站起,平日裏習慣於俯視衆生的頭顱全部深深垂下:

    “恭迎劫天魔帝!”

    十三神帝,代表神界最高層面的力量,衆上位界王,掌控着整個東神域的命脈,而這些人,都在這一刻,齊齊向一個女子俯首,而那種畏懼與臣服是源自生命與靈魂,甚至超越他們自己的意志。

    這幅畫面若是爲世所見,足以摧毀所有神界玄者的畢生認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