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遙遠的東方,出現了兩個正極速飛來的女孩身影。同樣的嬌小玲瓏,一個紅裙紅髮,一個彩裙飄飄,她們的出現,就如平凡的世界,忽然降臨了兩個來自童話的絕美精靈,讓一切都變得虛幻起來。

    「終於到了。我們剛才好像直接穿過了宙天界的禁制……可是為什麼沒有人來阻攔我們呢?」彩脂公主的臉上滿是興奮的粉霞,心兒也一直噗噗跳動著。

    因為,她終於可以為姐姐做一件事了。

    而且,還是一個很大的驚喜。

    「你可是堂堂天狼星神,誰敢攔你。」茉莉沒好氣的道。

    「嘻嘻。」彩脂公主吐了吐粉粉的舌尖,星眸悄悄看著姐姐的神情,封神台越來越近,她心中也越發的激動著。

    彩脂的異動,又怎麼會逃過茉莉的感知,她側目道:「彩脂,已經到這裡了,你還不打算說你的真正目的嗎?不要告訴我你只是讓我來陪你看一群小孩子打架。」

    「人家現在也還是小孩子呢,不許姐姐這麼說小孩子。」彩脂唇兒一翹,抗議道。

    「……」雖然一直都神神秘秘,但茉莉感覺到彩脂至少心情很好,而且在很強烈的期待著什麼,也就是說肯定不是什麼不好的事,因而倒也並無擔心。

    「封神台封神台……馬上快到了。」彩脂畢竟年齡太小,情緒控制方面自然強不到哪裡去,想著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都開始激動的有些不能自已:「我感覺到父王還有宙天伯伯的氣息了,好多好多人……啊!!」

    就像是忽然狠狠的撞在了一面看不見的次元牆壁上,然後又被九天玄雷劈中,茉莉猛的停了下來,整個人僵在了那裡,許久……一動不動。

    「姐姐!」彩脂也連忙停住,但在她轉過身,看到茉莉的那一剎那,一下子驚的傻在那裡。

    視線中,她那讓星神界無人不懼,對她之外的任何人都冰冷絕情,縱然面對父王星神帝都只說「滾」字的姐姐,她的身體,她的全身居然都在劇烈無比的顫抖著,如血染成的眼眸完全失卻了紅光,瞳孔時而劇烈的放大,時而劇烈的收縮,微張的唇瓣顫慄不止。

    全身的氣息,更是混亂到讓彩脂不敢相信的程度。

    「姐……姐姐?」

    彩脂相信姐姐乍然見到雲澈,一定會很激動,她萬分期待著那個畫面,期待著自己送給姐姐的驚喜……但,茉莉的反應卻是把她狠狠的嚇到。

    「……」茉莉對彩脂的聲音毫無反應,整個人就像是被抽走了所有魂魄,眼前的世界時而模糊,時而天旋地轉。

    雲……澈……

    ————————————————————

    「哼,雲澈?」祛穢尊者眉頭微沉,聲音冰冷:「那你可知,本尊為何叫你出來!」

    「知道。」直面著祛穢尊者,雲澈平淡的回答:「因為你們覺得我不該出現在這裡。」

    「既然你知道,那就老老實實的坦白出來吧。」祛穢尊者的聲音威冷如初:「自己說出來,後果或許還會輕上半分。不說也沒有關係,宙天珠內的投影都完整的刻印在宙天珠中,到時一看便知!」

    「不必了,我能通過第一輪和第二輪的預選,的確是用了不光彩的手段。」雲澈語氣平和的像是在說別人的事,而且直接如實說出:「我脅迫了一個實力很強,排位很高的人,在比賽結束前分別殺他一次,得其三成魂珠……就這麼簡單。」

    他能來到這裡,目的已是達成。

    至於會是什麼後果,他早有準備。取消資格、驅逐,他毫不在意,被鄙夷嘲笑,成為笑話笑柄他半點不會放在心上,被打斷四肢扔出去也會欣然接受。

    畢竟,這裡是宙天界,宙天界是最為正道、仁和、公正的星界,自己雖犯「作弊」之錯,但起碼罪不至死。

    若要說他最怕,最不能接受的結果……就是茉莉並沒有到來這裡。

    ——————————————

    遙遠的高空,雖然相隔極遠,但到了彩脂這樣的境界,所有的聲音依舊足以聽得清清楚楚。

    「原來,他是用的這種方法。」彩脂公主小聲的道。

    彩脂的這聲自語,終於讓茉莉有了反應,她緩緩的轉過眸光:「彩脂……這就是……你讓我來這裡的目的?」

    「嗯!」彩脂轉過身,很用力的點頭:「嘻嘻,姐姐你一定想不到吧,其實,我……在……啊……」

    彩脂的聲音逐漸的小了下去,臉上的欣笑也快速的消失……因為,姐姐看她的目光居然是那麼的冷,那麼的可怕……

    從小到大,她第一次,看到姐姐這樣的目光……

    「姐……姐……我……」她怯怯的叫喚,不知所措。

    茉莉的眸光從彩脂身上移開,默默的看著封神台,一動不動,也再不發一言。

    「……」彩脂如一隻被嚇到的貓兒,乖乖怯怯的站在茉莉身邊,再也不敢說話,心中滿是不安和委屈。

    我……我又做錯了事……闖禍了嗎……

    可是……姐姐明明那麼想他的……

    嗚……我到底又哪裡做錯了……

    ——————————————————

    雲澈的直接坦白,頓時引來一片喧然。「天選之子」中,武歸克全身一抖,臉色瞬間白了幾分。

    如此平靜,如此直接的坦白,著實有些出人預料。但,能以自身的三成魂珠便將一人送入「天選之子」,這個人在「天選之子」中也必定是排位靠前的佼佼者,毫無疑問有著極高的修為和出身。

    這樣的人,怎麼會被一個出身下界,且修為只有神劫境的人所「脅迫」?而這等出身、強度的玄者,必定有著極強的玄道尊嚴,又怎麼可能接受這樣的事?

    但云澈既已承認了作弊,那事情也就好辦多了。祛穢尊者雙眉猛的沉下,厲聲道:「雲澈,你真是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在玄神大會行此卑劣之舉!你可曾將這玄神大會,將我宙天界放在眼中!可還有半點玄者的尊嚴和廉恥!」

    祛穢厲斥,全場皆靜。

    沐渙之被駭的面如土色,沐冰雲卻在這時忽然突兀的站起:「各位神帝大人,祛穢尊者,晚輩吟雪界冰凰神宗沐冰雲,雲澈為我冰凰神宗弟子,他犯下如此大錯,是我冰凰神宗教導無方,還望能看在他年少無知的份上輕加發落,我將他帶回宗門后定會嚴加管教懲處……也定會給宙天神界一個交代。」

    唰!

    所有的目光頓時落向了吟雪界坐席,吟雪界眾人頓時如被萬劍臨身。身魂皆怵。

    「吟雪界?哼!」祛穢尊者卻是頭也未回,一聲重哼:「吟雪界有玄音界王坐鎮,也是個有頭有臉的星界,竟出了這等卑劣之徒,連本尊都替你們感到羞愧!」

    沐冰云:「……」

    祛穢尊者沉眉道:「交代?我宙天界不需要交代,這是我們東神域的盛事,尤其這一千『天選之子』,其意義之重大,亘古未有!卻出了如此劣類,又該如何向東神域,向這一眾在玄神大會上傾盡全部的年輕人交代!」

    「此事不僅是他,你們吟雪界也脫不了干係!」

    「???」雲澈皺了皺眉,一千「天選之子」意義重大?什麼意義?

    「冰雲……」沐渙之想阻住沐冰雲,卻聽她繼續道:「雲澈他並非我冰凰神宗普通弟子,而是我宗宗主目前唯一的親傳弟子,他出身下界,在神界時間尚短,又生性頑劣不羈,才會犯下如此大錯。還請尊者能網開一面,我冰凰神宗定感激不盡。」

    「……啥?親傳弟子?這貨居然是吟雪界玄音界王的親傳弟子?不可能吧?」

    「玄音界王可是東神域神主之一,這種貨色,居然會是她的親傳弟子?」

    「這下子不但連累吟雪界,連玄音界王的臉都給丟盡了……唉。」

    「……丟人現眼。」君惜淚目光撇開,都不屑再看雲澈一眼,似乎那樣會污了自己的眼睛。心中泄恨之餘,想到自己不久前自己居然給這種貨色跪地賠罪,又倍感恥辱。

    吟雪界曾經只是一個普通偏下的中位星界,知名度並不高。但自從有了沐玄音,吟雪界才廣為人知,而「玄音界王」之名,更是遠大過吟雪界,甚至還要超過大部分的上位界王。

    但,這絕不代表祛穢尊者會給玄音界王一個面子……因為他是祛穢尊者!

    「他……玄音界王的親傳弟子?」祛穢尊者面容僵冷如初,目光也依舊冰寒:「以這等卑劣之輩為親傳弟子,玄音界王也是瞎了眼嗎!」

    此言一出,祛穢尊者忽然看到雲澈本是異常平靜的眼瞳猛地一凝,一股戾氣鋪面而至:「不許辱我師尊!!」

    這聲直面祛穢尊者的低吼,讓所有人瞠目,吟雪眾人盡皆駭然失色,沐冰雲急聲道:「雲澈住口!!」

    封神台眾人齊齊呆住,他們做夢都想不到,雲澈竟敢呵斥祛穢尊者!就連祛穢尊者,也明顯的愣了一下。

    雲澈卻充耳不聞,一雙眼睛直盯祛穢尊者。到了神界之後,因沐玄音給予他的數次教訓,他的脾性的確收斂了很多,到來宙天界之前,沐玄音也是反覆叮囑過他……但,當那句辱及沐玄音的言語從祛穢尊者口中說出時,怒氣和戾氣就像是被點燃的火山,瞬間沖頂而起,無法遏制。

    或許他自己並沒有發覺,沐玄音已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他的又一片逆鱗。

    「我自己做下的事,與我師尊何干!你有何理由,有何資格辱我師尊!!」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