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劫淵目光平視東方,沒有看向在場的任何一人,她冷冷說道:“本尊今日到來的目的,你們應該都已心知肚明!”

    她毫無感情的一句話,讓所有人的呼吸與心跳死死屏住。

    “哼!”劫淵一聲冷哼:“原本在一個月內,本尊的族人便會從外混沌歸來,到時,他們會如何,你們又會如何,和本尊都毫無關係。但如今,本尊已改變了主意。”

    “本尊的族人,已不會再進入混沌世界。六日之後,本尊從哪裏來,便會回哪裏去!你們也不必再惶惶不可終日。”

    說完這些,劫淵已是冷然轉身,似準備離去。

    雖然早已得到消息,但此刻聽劫淵親口說出,他們心中的激動依然劇烈的幾乎要爆出胸腔。

    從劫淵歸世的那一天開始,本是混沌至尊的他們頭上便橫了一座讓他們不得不臣服乞生的擎天巨嶽,在知曉還有近百個怨恨魔神即將歸世後,他們的確如劫淵口中所言,惶惶不可終日。

    但,隨着劫淵的親口言語,這些本近在咫尺的災難,竟是以這樣一種近乎夢幻的方式就此消弭……

    他們怎能不激動狂喜!

    哪怕是各大神帝,在此刻,都有一種涕零之感。

    宙天神帝在這時仰起頭來,向前一步,用無比激動的聲音道:“魔帝前輩爲保當世萬靈,甘捨己身,這份憫世之心,救世之德,恕命之恩,我們永生永世都不敢淡忘。只是我等卑微,無以爲報……請受老朽一拜!”

    宙天神帝深深拜下,隨之,全場也如夢方醒,全部躬身拜下,感激的呼喊聲響徹整片天地。

    “憫世之心?救世之德?”劫淵雙目微眯,嘴角赫然斜起一抹很淡的嘲諷,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真是一羣天真而又愚蠢的凡靈,你們莫非以爲,本尊如此,是爲了你們?”

    “呵,就憑你們,就憑這個已卑微不堪的世界,也配讓本尊如此?”

    宙天神帝神情一滯,所有人也都愣住。

    “你們的確該謝一個人,但卻不是本尊!”劫淵冷冷的道:“本尊帶來的,不過是無數的死亡和災難,哪來的什麼恩與德!你們的死活,這個世界的安危,也配讓本尊放在心上!?”

    “本尊之所以選擇就此離去,是因有一個人彌補了本尊畢生的大憾,完成了本尊最後的願望!本尊身爲劫天魔帝,豈會屑於虧欠一個凡人!本尊此番背棄族人,歸返外混沌,不過是對他一個人的承諾與報答,和你們其他任何人,都毫無關係!!”

    “那個人,便是雲澈!”

    一道道或震撼,或顫抖,或不敢置信的目光投射在了雲澈的身上。

    “你們最好能永遠記住這件事,永遠記牢這個名字!以後在這個世界逍遙快活,肆意逞威的時候,可千萬別忘記是誰將你們和這個混沌世界從黑暗邊緣拯救!”

    聲音未落,劫淵的身體已化作一道黑光,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與感知之中。

    那股比蒼穹傾覆還要可怕的威壓也在這一刻消散無蹤,所有人如萬嶽離身,在鬆弛中幾近虛弱,隨之又全部露出狂喜之態……雖未真正爆發劫難,但劫後新生的感覺,卻比畢生任何一次都要強烈千百倍。

    “竟是真的……竟是真的!”西域麒麟帝仰望蒼天,身爲西域五帝之一,此刻竟險些老淚縱橫。

    “這一切,竟都是雲澈所賜。”他身邊的青龍帝看向雲澈,感嘆道:“救世神子之名……當之無愧!”

    “此番,無論身份,無論輩分,都該萬謝。”麒麟帝道。

    青龍帝頷首,向龍白道:“龍皇,你意如何?”

    “你們去吧。”龍皇道,看不出什麼表情。

    而云澈的身邊,此時已是圍滿了人羣,其中任何一個,都是當世最頂級的神主大佬。

    劫淵剛歸的那段時間,他們也曾如此,而那個時候,他們是將所有的希望寄予雲澈之身。哪怕,雲澈能通過自身繼承的邪神神力,對劫天魔帝的意志造成少許的干涉,對當世而言都會是莫大的拯救。

    沒想到,第一次,雲澈帶回來的消息是劫天魔帝承諾不會禍世。

    第二次帶回來的消息,竟是她要離開混沌,與自己的族人永留混沌之外!

    劫天魔帝親口所言,今日之果,皆是因爲雲澈!

    “雲神子,請務必受老朽一拜!”宙天神帝的身體躬下,身爲東域聲望最高的神帝,又是當着衆人之面,他的身體卻近乎躬成了直角。他的身後,他的兒孫,還有所有守護者也都深深拜下。

    雲澈道:“前輩不必如此,身爲當世之人,我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爲己。何況,我其實並沒有做太多,決定這一切的,主要還是魔帝前輩的意志。”

    “不,”宙天神帝搖頭,無比鄭重的道:“雲神子,若沒有你,那些魔神歸來後,整個神界,整個混沌,都必將陷入無盡的災厄。是你將當世萬靈拯救,你受得起任何人的重拜,受得起任何的感激與讚譽。這個世上任何生靈,乃至後世,都該永遠記住你的名字!”

    宙天神帝說的無比激動,周圍簇擁而來的衆神主也都深以爲然的點頭,和宙天神帝一樣,向雲澈深拜,口中不願吝嗇任何褒獎之言……

    救世神子……從此之後,這將不再只是一個寄託着希望的稱號,而是一個將伴隨雲澈一生,並深刻在神界所有人記憶中的神名。

    雲澈的目光穿過人羣,一眼看到了夏傾月。她的眸光與雲澈碰觸,衝着他淺淺一笑。

    在神界和夏傾月重逢之後,這是雲澈在她身上,見到的最好看的笑顏,如輕柔的煙雨侵入了他的心魂,讓他的嘴角也不自禁的傾起一個溫和的弧度。

    一個時辰後,人羣散去,但並無人離開宙天神界。

    他們都知道,短短數日之後,劫天魔帝便會通過東混沌之壁上的空間通道離開,同時將通道徹底摧毀,讓這場還未真正爆發的厄難永遠消弭。而他們遠道而來,自然要留下來見證那一刻。

    那是混沌命運徹底變更的一刻,因爲同樣的場景,將永無可能出現第二次。

    雲澈亦沒有隨之離開,而是單獨找到了宙天神帝。

    “前輩,晚輩有一件事,要與你相商。”

    此刻,宙天神帝面對雲澈的態度已再次有了巨大的變化,他已絕不會再將雲澈視爲一個層面遠遠低於自己的晚輩,而是真正視爲救世之主,天賜神子,他溫和的微笑道:“雲神子,你不必如此客套,任何吩咐,你都但說無妨。”

    他用的,赫然是“吩咐”二字。

    雲澈連忙道:“‘吩咐’不敢。此事,定會讓前輩感到爲難,還請前輩不要馬上拒絕,給晚輩一些解釋的時間。”

    宙天神界的臉上依然滿是微笑:“呵呵,你有提出任何要求的資格,儘管說吧,若能做到,老朽定會傾盡全力。”

    “是關於邪嬰的事。”

    宙天神帝的神情微微一僵,但並沒有說什麼,而是看着雲澈,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前輩,以你的智慧,想必早已猜到我身上的邪神神力是來自於誰。”雲澈看着宙天神帝,目光平靜真誠。

    短暫沉默,宙天神帝一聲輕嘆:“果然,是來自於邪嬰嗎……”

    當年,天殺星神在南神域得到邪神傳承的消息傳的沸沸揚揚,雖然大都認爲不是真的,但少有人不知。

    雲澈身上的諸多異狀……三年前雲澈隻身衝入星神界時宙天神帝親眼所見……之後世人皆知雲澈身上繼承着邪神神力,如今,他又如此鄭重的提及她……

    宙天神帝又怎會想不到什麼。

    “對!”雲澈點頭,他不會否決、排斥別人以“邪嬰”稱呼茉莉,他接受茉莉的一切,接受茉莉是邪嬰,邪嬰是茉莉:“十幾年前,她傳出死訊的那些年,便是和我在一起。她在南神域得到邪神傳承的傳聞是真的,在和我相遇之後,因一些特殊原因,將其用在了我的身上。”

    “沒有她,就沒有我的今天,就不會有今日的局面。”雲澈無比認真的道:“換言之,究其根源,她,纔是真正的救世之人!”

    宙天神帝神色微動,面露難色,嘆聲道:“但,現在的她,終究已非天殺星神,而是被邪嬰萬劫輪所劫,是最可怕,最罪惡的邪嬰啊。”

    “前輩,你錯了,你們所有人始終都錯了。她……從來都沒有被邪嬰萬劫輪所劫!”

    宙天神帝眉頭劇動:“此話何意?”

    “早在很久之前,邪嬰萬劫輪便在她的身上。”雲澈緩緩說道:“但,卻並非是被邪嬰萬劫輪所強行劫持爲載體,而是邪嬰萬劫輪主動認主!她是邪嬰,但卻並非你們所以爲的邪嬰,更確切的說,她是邪嬰之主,她的意志,纔是主意志!”

    “這……”宙天神帝眉頭大皺,這雖是雲澈親口之言,但他着實無法相信:“非老朽不相信你之言。只是,邪嬰萬劫輪之強大,哪怕只是偶見記載,都會讓人不寒而慄。論層面,它或者猶在創世神、魔帝之上。”

    “如此可怕之物,連創世神、魔帝都無人能駕馭,怎可能以當世凡靈爲主?”

    宙天神帝的話絲毫無錯,他會如此想,所有人如此想,都是理所當然之事。

    雲澈道:“前輩說的沒錯,如邪嬰萬劫輪這等層面的存在,它的力量,它的意志,都根本非我們所能理解和揣度,前輩無法相信再正常不過,就如前輩,也一定不曾想到魔帝前輩最終竟會選擇捨棄自己和全族而保全當世。”

    宙天神帝一時語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