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蒼釋天,你……」宙天神帝面浮怒容,他想要怒斥,但一張口,竟是不知如何反駁。

    因為,蒼釋天的話字字嘲諷,但……卻又偏偏都是不折不扣的事實。

    「我怎樣?」面對明顯震怒的宙天神帝,釋天神帝卻是眉頭一聳:「莫非本王有哪句話說錯?」

    「這玄神大會的預選戰場可用任何手段,只認最終結果,這難道不是宙天珠親定的規則?」

    「而將遵從這個規則的雲澈小子視為犯了『重罪』的,難道不是你們宙天界!?」

    「認定這個小子排位千名之內的,難道不是宙天珠!?」

    「將這小子傳送至這裡的,難道不是宙天珠!?」

    「而強行否認這個結果,還將之稱為『玄道恥辱』的,難道不是你們宙天界!?」

    釋天神帝攤開手臂:「若是本王有哪句話說錯,還望宙天神帝不吝指教。」

    隨著釋天神帝聲音的落下,封神台忽然一下子鴉雀無聲,隨之,無比尷尬的一幕出現……宙天神帝怒視蒼釋天,但竟是久久不發一言。

    分明是……無語反駁!

    因為釋天神帝所說的話,偏偏每一句都是顯而易見的事實。

    玄神大會預選是在宙天珠內進行,規則由宙天珠制定執行,一直到最後的結果,皆由宙天珠,宙天之音宣讀過不限制任何手段的規則,雲澈會被傳送到這裡來,也的確只能是得到宙天珠的認定。

    但,雲澈玄力才神劫境一級,不可能憑實力通過兩輪預選,他的作弊是鐵一般的事實,也的確是對玄神大會的藐視,對其他玄者的不公。

    但偏偏硬扣宙天珠設定的規則的話,雲澈還真就不算違規,雲澈自己方才也以此辯解過……卻非但被無視,還因提及宙天珠而「罪上加罪」。

    雲澈不過一個出身下界,還坐實作弊的小人物,又豈會有人會愚蠢到直面宙天界用這個理由為一個人人鄙夷的「小人」辯護。

    而沐冰雲拚死維護雲澈,卻也斷然不敢提「宙天珠」三個字。

    但偏偏,這些話來自釋天神帝之口,且句句不離宙天珠,硬是懟的宙天神帝啞口無言。

    雲澈:「……」

    「呵呵呵,」宙天神帝難出一言,釋天神帝眯眼笑了起來:「宙天神帝既然無語指教,也就是承認本王所說無錯咯?嘖嘖,你們宙天界自己都壓根不把宙天珠當回事,本王才不過說了一句『不過如此』而已,論到辱蔑宙天珠,本王可比你們差得遠了。」

    「再說,宙天珠制定的規則多好,真正的戰場,本就應該不擇手段,勝者為尊。這個叫雲澈的小子一身微末玄力,卻能逼得一個神靈境後期的界王之子乖乖就範,這能耐可比區區玄力強得多了,入你們東神域的『天選之子』,多麼的合情合理。若必須依照玄道修為來評定,那直接按照玄力等級一二三四排出來就是,還開什麼玄神大會!」

    「蒼釋天……」宙天神帝極力忍耐:「我東神域的事,還輪不到你南神域的人來管。」

    「哦!」釋天神帝長噓一聲:「本王本以為,以你宙天神帝的涵養胸襟,經本王提醒,會知錯糾錯,好歹證明一下自己只是一時腦抽,並沒有真的把宙天珠當個屁,結果卻搬出個『東神域』來嚇唬本王,那本王可真是嚇得不輕啊。」

    釋天神帝眯了眯眼,幽幽一嘆:「宙天神帝,本王一向敬你,可別讓本王從此之後……小視你啊。」

    宙天界的守護者、長老、制裁者已是站起大半,個個臉色陰沉,宙天神界在東神域有著無上的威望,在整個神界亦是無與倫比的存在。卻從未如現在這般憤怒,這般憋屈。

    宙天界不懼任何人,自然也不會懼蒼釋天——無論他何種手段,都絕不會懼。

    但偏偏……蒼釋天是以宙天珠來嘲諷他們!且字字為實。

    駁他之言,就是在駁宙天珠……他們如何能駁!

    封神台上,眾東神域強者都是面浮驚容,看向釋天神帝的目光已是劇變……釋天神帝,在南神域的四大神帝中排行第二,地位等同東神域的宙天神帝,在傳聞之中,是個極其厲害的人物。

    今日,他們是真正目睹領教了這釋天神帝的厲害。

    「呵呵,兩位不要吵了。」

    一聲淡笑,如天闕神音,瞬間將壓抑無比的氣氛驅散無蹤,龍皇轉過身來,面對兩人:「兩位神帝且聽龍某一言如何?」

    急怒攻心卻發泄不得的宙天神帝頓時如見明光,頷首道:「請龍皇指教。」

    龍皇何等閱歷心智,他又豈會看不出,釋天神帝此舉,絕對不是為了給雲澈「打抱不平」,純粹就是在忽然抓到一個極好的話柄之下,拿出來噁心宙天界……或者說東神域。

    不得不說,蒼釋天這一著的確夠陰毒。宙天界若是不更改對雲澈的裁決,那就是坐實了藐視宙天珠,違逆宙天珠親自所定的規則與結果,自己褻瀆自己的鎮界聖物和無上信仰。

    但若就此取消對雲澈的制裁,承認他「天選之子」的身份,那宙天界先前所言所為無疑成了打自己的臉——不過這倒不是關鍵,因為若是處理好了,反而可顯得宙天界胸襟如天。

    但,一個才神劫境一級的玄者居然能入浩大東神域玄神大會的前一千名,最終還要被送入每一個名額都珍貴到極點的宙天神境……

    這傳出去絕對是個天大的笑柄。

    所以宙天界無論作何選擇,都會是難受無比。

    目光從釋天神帝臉上掃過,龍皇微笑道:「雲澈用異常手段,取得與他實力完全不符的排名,的確有違玄道尊嚴,當受鄙夷。但,釋天神帝所言卻也無錯,雖違玄道尊嚴,卻不違玄神大會的規則。」

    「因而,以龍某之見,雲澈當受輕視,卻不該遭受懲處,而是繼續留在玄神大會,直至結束。至於他最終能否入宙天神境,」龍皇淡淡笑了笑:「最終自然還是要由宙天神帝和宙天珠共同決定,到時再重新問詢宙天珠之意便是。」

    宙天神帝稍稍思慮,心中頓時明亮,怒氣盡消,拜服道:「龍皇所言甚是,方才對雲澈的處置,的確大有不妥,如此,便依龍皇之言。」

    宙天界眾人也都是雙目一亮,心中大松。

    龍皇之言,聽似是順從釋天神帝之意,承認雲澈排名,不該施以懲處,實則是大有玄機——其意讓雲澈留在玄神大會,繼續接下來的比賽,但以他的實力,在第三輪預選必定被淘汰,最後的封神之戰,更是不可能有他啥事。

    也就是說壓根不會有半點影響接下來的玄神大會。

    但,承認的只是他「玄神大會」的資格,至於最後,也是最為重要的「宙天神境」資格……一句「最終自然還是要由宙天神帝和宙天珠共同決定,到時再重新問詢宙天珠之意便是」,何等巧妙。

    到底是龍皇,三言兩語便輕易化解了宙天界的困境。

    「不愧是龍皇殿下,說的就是讓人信服。」釋天神帝輕笑一聲,往坐席上一歪,再不言語。

    「祛穢!」宙天神帝肅然道:「雖然雲澈手段卑劣,但依然未違背宙天戰場規則,譴斥已足夠,無需重責,亦不必取消玄神大會資格,武歸克亦同。」

    「是。」祛穢尊者領命,冷斥道:「雲澈,武歸克,退下!」

    「謝……祛穢尊者寬恕。」武歸克快步退後,臉上惶恐,但實則內心早已大定。

    「……」雲澈怔站了一會兒,深深看了祛穢尊者一眼,也退回到人群之中。只是,隨著他的退回,臨近的「天選之子」都是馬上移開,臉上俱都帶著深深的鄙夷。

    不要說雲澈的卑劣手段,單單他的出身、修為,就不配與他們同伍。

    事態的發展,同樣遠超雲澈預料。他的目光和靈覺一直在尋找著茉莉的存在,卻始終一無所獲。這讓他不得不想到那個最壞的結果。

    茉莉……並沒有來宙天界。

    這樣的結果,沐冰雲也曾很多次的提醒過他……玄神大會,是唯一可能見到天殺星神的機會。但,只是可能。她是否會參加玄神大會,皆要看運氣,或者說天命。

    茉莉……她沒有來嗎……

    我一直以來的所有努力,就這樣……全部淪為一場空幻了嗎……

    「祛穢,方才的事便就此揭過,玄神大會結束前無須再提。」宙天神帝道:「眼下群雄齊聚,當以玄神大會為重。」

    他身體轉過,看向直穿雲霄三萬里的宙天塔:「開始第三輪預選吧。」

    祛穢尊者微微頷首,身上的怒氣緩緩沉下,須臾,便只余玄鐵般剛硬的威嚴,目光也再不看雲澈一眼。

    「你們連續通過兩輪預選,榮為『天選之子』,已是證明了你們的實力……與手段,但,真正的玄神大會,現在才是開始!」

    「你們雖都年輕,但相信亦都聽說過,每一屆玄神大會的重頭戲,是『封神之戰』,那是真正屬於年輕強者的對戰,是象徵我們東神域年輕一輩最強玄力、最高榮譽之戰。」

    「而有資格參與『封神之戰』者,唯有三十二人!」

    隨著祛穢尊者威冷的言語,眾人的注意力被逐漸重新牽引回玄神大會,尤其那些「天選之子」,已是個個熱血沸騰。

    「接下來的第三輪預選戰,便是決定有資格參加『封神之戰』的人!也就是說……你們一千人中,只有三十二人可以勝出!其他九百餘人,就就此告別玄神大會!」

    「咕嘟」……不少年輕玄者全身緊繃,喉嚨攢動。

    接下來的戰鬥,毫無疑問是真正意義上的惡戰……因為能入「天選之子」,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是極其可怕的對手……除了雲澈。

    要從一千「天選之子」中闖入前三十二位……難度之高可想而知。

    「第三場預選戰,你們的戰場……」祛穢尊者側過身來,頭顱抬起,仰視著將大地與蒼穹連接起來的宙天塔:「便是這宙天神塔!」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