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你自己說的,如果我贏了,你就隨我離開這裏,我去哪裏,你就跟着去哪裏,我可一個字都沒有忘。而且,還有另外一個很好的消息。”

    他在茉莉的耳邊,向她講述着劫天魔帝的決定,讓茉莉亦久久的驚愕。

    所有的厄難、困頓,盡皆雲散,曾經的奢望就在自己的懷中,未來,更是一片無盡的明光。就如夏傾月所說的那樣,已再沒有比這更好的結局了。

    “好啦,現在就跟我走吧。”雲澈牢牢牽住茉莉的小手,那麼迫不及待的想要帶她回藍極星——那個他們相遇,又將命運緊緊相連的地方:“對了,傾月說她想要見你,並和我們一起回藍極星,你……怎麼想?”

    茉莉眸光微轉,小手忽然一收,如魚兒一般從雲澈的掌中滑了出來,身體也轉了過去,魔氣凌然的道:“我現在還不能離開這裏。”

    “呃?”雲澈一愣,隨之心裏一咯噔:“爲什麼?你該不會是要反悔吧?”

    “離開之前,我想再去看看彩脂。”茉莉幽幽說道:“這次,我會選擇和她相見。說不定,到時候隨你回藍極星的,將不止我一個人。”

    “……”被嚇了一大跳的雲澈頓時長舒一口氣:“好,那我和你一起去。”

    “你去送死嗎?”茉莉白了他一眼:“她所在的地方,都是太初神境最兇惡之地,以你現在的實力若是踏入,我和千葉兩個人都不可能保得住你。”

    雲澈:o(╥﹏╥)o

    “她現在陷入了執念,若能一起離開,最好不過,若她堅持留下,我也不會勉強。”茉莉知道,自己即將帶去的消息,對彩脂而言亦是一種救贖,或許有可能讓她走出自己給自己設下的深淵:“之後,我會自己去找你。”

    “好!”雲澈稍稍一想,欣然點頭,然後又一臉小心的囑咐道:“我過幾天要去送魔帝前輩離開,這些天應該都在神界,之後纔會回藍極星,如果你這個時間之內找我的話,可千萬不要被其他神界的人看到……我怕把他們嚇死。”

    “哼!”茉莉鼻尖微翹,很是冷傲的道:“我若不想,就憑他們,還沒資格發現我。”

    “呃……是是是,我的茉莉可是天下無雙。”雲澈笑眯眯道:“等回到藍極星後,我先帶你去見我的女兒,你一定會喜歡她的。”

    “哼,沒興趣。”茉莉輕哼一聲,忽然掃了一夜千葉影兒,目光一凝,隨之臉上露出一抹詭異的神情:“你居然……一直都沒碰她?”

    以她對雲澈的瞭解,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無論她再怎麼怨恨千葉影兒,有一點她不會否認,那就是她的容顏和身姿,絕對配得上“神女”之名!否則,也不會讓她哥哥那樣的人物癡狂到甘願爲之付出生命。

    “對啊,”雲澈悄然走近茉莉,滿臉的正氣純潔,手掌悄無聲息的覆向她微隆的胸前:“我連我的茉莉都沒好好憐愛過,又怎麼會……哇啊!”

    一聲慘叫,雲澈被茉莉一腳踹出十里之外。

    …………

    離開太初神境,雲澈回到了吟雪界。

    今日的吟雪界,飛雪似乎格外的輕柔平和。

    冰凰聖殿安靜如初,雲澈進入之時。一眼看到了沐妃雪靜立在那裏,卻沒有看到沐玄音的身影。

    “妃雪師妹,”雲澈笑着喊道,心神鬆弛,心情大好之下,他臉上的微笑也多了幾分異樣的感染力,看的沐妃雪微微一呆:“師尊又不在嗎?”

    “師尊今日有事外出,不過應該很快就會回來。”沐妃雪有些不自然的把玉顏別過,看着窗外柳絮般的飄雪。

    “哦!”雲澈答應一聲,臉上笑意更甚:“那我在這裏等師尊。對了妃雪,你送給我的恆影石,無心她非常喜歡,每天都會刻印很多的影像。呃……你有沒有什麼特別想要的東西,至少讓我略表謝意。”

    “不必,她喜歡就好。”沐妃雪有些冷漠的回答。

    雲澈沒有再追問,在小一個月前,他就開始盤算該送沐妃雪什麼好。

    他席地而坐,手指不斷觸碰着脖頸上佩戴的琉音石,沐妃雪看了數眼,終是主動開口問道:“琉音石?”

    雲澈“嗖”的擡頭,異常振奮的道:“對啊!這是無心親手做的,好不好看!”

    一邊說着,他的手指似是無意的釋出一縷玄氣,頓時,琉音石上響起雲無心嬌甜的聲音。

    “……”沐妃雪沒有理他。

    自討沒趣的雲澈只好悻悻的放下琉音石。

    安靜的等待中,他的目光落在了殿中那個亙古不凝的水池之中,看着那枚雪白無垢的花朵久久出神。

    這是當年,他在霧絕谷爲沐玄音採摘的那朵冰羽靈花,從那之後,它便出現在了這裏,成爲了這個冰池中心唯一的存在。

    距離那時,不知不覺已過去了七年之久,它卻從未凋零,傲綻如當年。

    “妃雪師妹,”雲澈回神,問道:“你剛纔說師尊有事外出,知道是什麼事嗎?”

    沐妃雪沒有看他,但美眸的餘光似乎瞄了一眼他剛纔呆望出神的冰羽靈花,道:“今日,是師尊和冰雲宮主生父的忌日,每年此日,師尊和冰雲宮主都會去祭拜。”

    雲澈一愣,然後微微點頭:“原來如此。”

    他在沐玄音身邊數年,卻從不知道此事。

    想了想沐玄音和沐冰雲的年齡,雲澈隨口問道:“能育出師尊和冰雲宮主,想來師公一定是個極爲了不起的人物。不過,師公似乎並不是壽終正寢,難道是被人所害嗎?”

    “對。”沐妃雪漠然道:“師公當年是被外逃的北域魔人所害,也因此,師尊和冰雲宮主都極恨魔人,見之必殺。”

    “!!”雲澈如遭雷擊,猛的怔住。

    “?”他明顯異常的反應,讓沐妃雪側目。

    就在這時,一股輕渺的寒風吹拂而過,沐玄音幻美如冰仙的身影出現在了聖殿門前,帶着些許零星的飄雪。

    “恭迎師尊!”沐妃雪恭敬拜下。

    雲澈的反應竟是足足慢了兩息,才連忙拜下,動作亦有些僵硬:“弟子云澈,拜見師尊。”

    沐玄音的冰眸看向雲澈,一眼察覺到了他的異樣,纖眉微蹙:“發生了何事?”

    “……”雲澈搖頭,擡目道:“弟子有一些重要的消息要告訴師尊,師尊聽後定會高興。”

    “妃雪,你先退下。”沐玄音道。

    “是。”沐妃雪應聲,緩步離開。

    “說吧。”沐玄音一雙冰眸直視着雲澈的眼睛,她並沒有忘記他剛纔那明顯的異樣。

    雲澈稍稍平復心境,然後一五一十,極盡詳細的將劫天魔帝對他說的話,以及宙天神界發生的事告知了沐玄音。

    之後,又將“邪嬰”的事,也原原本本告訴了她。

    沐玄音靜默的聽着,冰顏上一次次浮現着劇烈的驚容,但她始終沒有開口將他打斷,或者質疑。

    待雲澈將一切講述完畢後,聖殿頓時陷入了格外長久的靜寂,沐玄音靜靜的立在那裏,許久毫無動作,毫無言語。

    “這些,都是真的?”沐玄音終於開口,問了一句幾乎所有聽聞的人都會問的問題。

    “是。”雲澈鄭重點頭。

    沐玄音身上的雪衣微飄,顯然心中極不平靜,她正要再問什麼,忽然冰眸一側,看向了殿外,隨之道:“你去見琉光小公主吧。”

    “啊?”雲澈一愣。

    “你們的婚期,暫定下個月。”沐玄音又道。

    “啊??”雲澈更愣。

    這時,一個悅耳空靈的少女聲音拂動飛雪,遠遠傳來:“雲澈哥哥,我來看你啦!”

    雲澈愕然轉首,這個聲音,赫然是水媚音!

    少女的聲音之後,水千珩的聲音也遙遙傳來:“琉光水千珩,攜小女前來拜訪吟雪界王。”

    “你去吧!”

    聲音落下,沐玄音的身影已消失在了那裏,雲澈的講述,足以讓她想到水千珩忽然拜訪的目的。

    雲澈出了聖殿,一眼看到一抹玲瓏的少女身影從上空飛至,黑裙飄蕩間,如一隻在飛雪中曼舞的黑蝶,輕盈的落在了雪域中。

    “雲澈哥哥!”她一個小跳,俏生生的站在了雲澈身前,一雙媚眼彎翹成兩枚細細的月牙:“有沒有想我呀,嘻嘻。”

    “這段時間都快忙死了,哪有時間想你。”雲澈板着面孔說道。

    “可是人家很想你啊,每天都在想。”水媚音仰着臉頰看着他,星夜般的眼眸釋放着毫不掩飾的迷戀色彩:“爹爹已經告訴我了,因爲雲澈哥哥,魔帝和魔神都將永留混沌之外。雲澈哥哥救了神界的所有人哦,爹爹知道後都快激動死了。”

    “決定一切的是魔帝前輩,我做的真的不多。”雲澈慢悠悠道,明明是最完美的結果,但每次想到劫淵的決定和她的話語,他的心情都會複雜難言。

    “哇啊!明明是救了整個世界的救世主,卻這麼溫和謙遜,不愧是我的雲澈哥哥,果然是世界上最好,最了不起的人!”

    在水媚音的世界裏,雲澈身上的任何一點似乎都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看着雲澈,她彎翹的美眸中似有無數璀璨的星辰在閃耀:“爹爹說,下個月,我就可以嫁給雲澈哥哥,成爲雲澈哥哥的小妻子了哦。”

    “是妾!”雲澈有些欠抽的更正道。

    下個月……那不是和雪児撞期了麼。

    自己在下界,壓根都還沒向父母、蒼月他們提過水媚音的事。

    算了,到時再說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