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一眾瞠然注視下,雲澈洒然走入玄陣之中。

    雲澈;出身:吟雪界,壽元:27,修為:神劫境一級。

    最後的資格判定,毫無異狀。

    一個下界出身,修為才神劫境一級,連續兩輪預選都是作弊通過的「無恥小人」、「玄道之恥」,排名居然超過了洛長生,超過了他們所有人……他們怎麼可能相信?怎麼可能信服?

    而實際上,雲澈登上三百層的時間壓根連一個時辰都不到……前面二十多個時辰,他都呆在那裡思考人生,根本動都沒動。

    若這是其他場合,面對這個比扯淡還要扯淡的結果,這一眾實力與傲氣並存的「天選之子」必定早已炸了鍋。但,這裡是封神台,這個結果,是祛穢尊者親口宣讀,他們一個個眉頭大皺,心中不解不忿,但都理智的沒有當面質疑……但,並非所有人。

    洛長安忽然踏出,先行禮,然後伸手直指雲澈:「祛穢尊者,晚輩洛長安有一事不解,雲澈這等修為和品行低下,簡直為玄道之恥的低賤小人,他怎麼可能……」

    「退下!」祛穢尊者卻是忽然一聲厲喝:「他為第一,雖別有手段,但按照規則,勝了就是勝了,不僅本尊,在場人人親見,豈容你質疑!想知道原因,大可回去問你的長輩,退下!」

    「……是,晚輩魯莽。」洛長安再不敢多言,悻悻退下。

    但,祛穢尊者那句「別有手段」,卻是每一個人都聽的清清楚楚,讓不少人臉色稍變,尤其那些距離成功只差一線之隔的玄者,無不是憋的臉色通紅,有的甚至全身發抖,直盯雲澈,卻不敢發作。

    神劫境一級拿到第一……除了用了特殊手段,還會有別的可能嗎!?

    「先恭喜你們,從一千宙天珠親自擇選的『天選之子』中脫穎而出,成為『封神三十二子』,入玄神大會最終的封神之戰!」

    「這是你們實力的證明,也會是你們畢生的榮耀。」

    「但你們這『封神三十二子』中,最終可以封神的,唯有四人!」

    「接下來的封神之戰,或許會是你們有生以來最為激烈的比拼,因為你們的對手,是整個東神域同輩中最頂尖,最強大的玄者!同時,也會最能證明你們實力,給予你們榮耀的戰場!」

    「封神之戰,便在明日!」

    「不過,你們也無需擔心沒有足夠的時間調整狀態。」祛穢尊者字字如鍾,他手掌一抓,頓時,三十二個光星出現,帶著三十二枚同樣的玄陣珠飛向每個人。

    「這是我宙天界特有的【時輪珠】,」祛穢尊者道:「內蘊宙天珠之力,灌輸玄力,可張開一個特殊的時輪結界,時輪結界最多可張開一個月,但,這一個月,外界卻只會過去短短一個時辰!」

    對於這枚時輪珠,其他玄者並沒有表現出很大的驚訝,宙天界能以宙天珠之力製作特殊的空間玄陣,這早已是常識,只是,這種時輪珠卻是珍貴無比,雖然只有「一個月」,卻是萬金都無法求得。

    雲澈捏起時輪珠,心中驚奇,張開其中的時間結界,在裡面一個月,外面才過去一個時辰,能生成如此神奇的玄陣,普天之下應該也唯有宙天珠可以做到。

    封神之戰,每一個對手都極為強大。很可能每一戰都要傾盡全力,受傷也在所難免,甚至有可能是重傷,從而造成難以在短時間內恢復玄力和傷勢,嚴重影響下一戰。但,有「時輪珠」在,賽程再密集,這一切也將毫無問題。

    「每經過兩輪比賽,便會重發一顆時輪珠,被淘汰者不在此列!」

    「另外,作為特別獎賞,到玄神大會結束之前,你們在宙天界擁有最大的自由行動權,可進入宙天界禁地之外的一切地方,可直接與裁決者對話,亦可無限制自由出入宙天界。」

    雲澈:「……」

    錚!

    祛穢尊者說話間,裁決玄陣微一閃動,一道藍光便進入了三十二人的體內,同時,他們的肩膀上,也多了一小塊淡藍色銘牌。

    象徵他們「封神三十二子」身份的銘牌。

    「接下來,你們將被安排至專門的住處,或者,你們想回宗門住處,也完全自由。換言之,你們接下來需要的,就是讓自己時刻保持在最巔峰的狀態,其他的,皆可通融,明白了么!」

    無人回應,但這些實力與高傲並存的「封神三十二子」,他們的眼瞳里已滿是熊熊戰意。

    封神之戰,這是東神域年輕一輩的巔峰之地,是最配得上,最足以證明他們的舞台!

    祛穢尊者轉身,面向宙天神帝微微點頭。

    宙天神帝緩緩站起,如被某種無形的氣機牽引,所有人的目光也都在同一時間集中在了宙天神帝的身上。

    「再次感謝眾位遠道而來,共議大事。」宙天神帝面帶微笑,聲音浩渺盪空:「眼下封神之戰在即,各位不妨放下『大事』之負,舉目共賞必定精彩絕倫的封神之戰。」

    「因為他們不僅僅是了不起的年輕人,三年之後,他們的高度,或將不在你們之下……甚至遠遠凌駕於你們之上……」

    ————————————————

    ————————————————

    隨著宙天神帝的重聲陳詞,玄神大會三輪預選結束,封神台眾星界、強者各自飛離,準備或期待明日開啟的封神之戰。

    若說這三輪預選最為矚目之人,卻不是洛長生,而是雲澈!

    甚至各大界王飛離之時,都會有意無意的向雲澈所在的方向瞥一眼,不知是驚心於他那堪稱驚世絕倫的「匿影」,還是依然不能接受他居然進了封神之戰。

    而其他進入封神之戰的玄者更不必多說,毫無疑問,雲澈這等神劫境一級,在他們眼裡只能淪為垃圾的貨色卻和他們一樣名列封神三十二子,這對他們而言,簡直就是一種奇恥大辱。

    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冷視之後,徹底無視、遺忘雲澈的存在,就當只有封神三十一子。

    雲澈來到吟雪眾人面前,還未開口,沐渙之已是激動無比的道:「雲澈,你……你這……這該怎麼說……總之你實在太亂來了,而且這封神之戰,這這這……」

    作弊……天選之子……頂撞宙天界……斷月拂影……封神之戰……沐渙之大腦著實一片混亂,愣是語無倫次了半天。

    「大長老,還是不要多問了,回去再說吧。」沐冰雲道,她深深看了雲澈一眼,問道:「你是隨我們一起回去,還是……」

    「當然是跟隨諸位宮主和諸位長老。」雲澈回答道。

    向正樂的發瘋的火如烈等人告別,雲澈隨沐冰雲等人離開。

    吟雪界所住的庭殿並不大,但格外安靜,且與他們星界互有隔音。雲澈等待著沐冰雲的斥責,但許久之後,卻只聽到她的一聲嘆息:「雲澈,你可知……從你強行通過第一輪預選,之後的每一件事,你師尊知道后都定會動怒。」

    「……我知道。」雲澈低下頭。

    「你做這一切,都是為了見到她嗎?」沐冰雲目光轉過。

    雲澈點頭,輕聲道:「我本以為,我不擇手段進入宙天界,就可以見到她,但她卻沒有來,所以我不得不,想了一個可以讓她聽到我名字的方法。」

    「那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可能,」沐冰雲道:「她知道你來到了神界,卻不願見你。」

    雲澈一愣,隨之毫無猶豫的搖頭:「不會,一定不會。我有多想見到她,她就有多想見到我!」

    「……看來,我始終都小看了你對她的執著。」沐冰雲輕嘆道:「事已至此,斥責你也已無益,你好不容易走到這個地步,我的話,任何人的勸誡,相信你也不會遵從。如今,也只能盼你能夠如願吧。但切記……一定要小心,做任何事前,先想到可能的後果,千萬不可再魯莽。」

    「對不起,冰雲宮主,一直讓你為我擔心。」雲澈歉然道:「完成心愿,回到宗門后,我會向師尊請罪,任由師尊責罰。」

    「明日的封神之戰,你會參加嗎?」沐冰雲忽然問道。

    雲澈想也沒想,直接搖頭:「當然不會。以我的實力,無論對手是誰,都是必敗無疑,何必自取其辱。不過,我會去觀戰。」

    「等她來嗎?」

    「嗯。」

    雲澈的目的只是揚名,封神之戰,他真的沒有一丁點的興趣。而就算他有興趣……那也根本不是屬於他的舞台。

    而他的目的也的確達到了,而且貌似比他預想的還要猛烈的多。

    封神之戰,作為玄神大會的最終之戰,毫無疑問會引發整個東神域的注目。而一個才神劫境一級的玄者,居然闖入了封神之戰,成為「封神三十二子」,這個消息何止是爆炸,直接就把八成以上的玄者都給炸懵了。

    而「雲澈」這個名字,也像瘟疫一樣瘋狂傳開。

    畢竟,「異類」這種東西,最能刺激人的好奇心和八卦欲。

    靜謐一夜。

    第二日,亦是封神之戰開啟之日,宙天界一片安靜,東神域卻是八方喧囂,各大星界的人都圍繞在星辰之碑,等待著封神之戰的開啟。

    封神之戰的每一場對決,都將由星辰之碑實時投影,縱然不在宙天界現場,也可清楚的看到完整戰況。

    雲澈沉靜一夜,睜開眼睛時,天已大亮,時間上,距離封神之戰已是很近,而這個時間,其他無論參戰者、觀戰者都必定都已進入封神台。

    吟雪界的人也是如此,只有沐冰雲一直在默然等著他。

    「走吧。」

    冰霧輕浮,一道玄氣將雲澈帶起,飛向中心封神台的方向。

    雲澈不會參加封神之戰……他在心中早已決定,到了現場之後,他會直接棄戰,反正無論棄戰或是慘敗,都同樣是引人恥笑。他會前往封神台的唯一理由,就是等待茉莉的出現……畢竟茉莉若是到來,必定會至封神台。

    然而……

    ————————————————

    【馬上就是封神之戰。封神之戰採用的是雙敗淘汰制。雙敗淘汰制是一種還算常用的賽制,比蒼風排位戰那種單敗淘汰要大幅降低偶然性,更為公平,但戰局也會增多。簡單而言,單敗淘汰制就是一旦失敗,直接淘汰,而雙敗淘汰制,第一次敗還可以苟活(落入敗者組),第二次敗淘汰。不太熟悉這個賽制的可以先百度一下……另外,我會手繪一張封神之戰的詳細賽程圖在微信公眾號上,有興趣的到時可以去看一下。】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