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暗結界在這一刻散去,現出了劫淵和雲澈的身影。

    衆神帝、神主的目光同時一凝。

    但劫淵依舊沒有看任何人一眼,身影一閃,已是直接站在了緋紅通道前方。

    她的這個舉動,讓所有人再次屏息,每個人,都能清晰的聽到自己劇烈無比的心臟跳動聲。

    不少目光看向雲澈,想從他的身上得到什麼信息……但云澈沒有和任何一個人對視,而是定定的看着劫淵的背影。

    他的心情,和任何人都全然不同。

    在幽兒的那一聲呼喚之後,劫淵用了足足百息,纔算是平靜下來,撤開了結界。

    那麼多眼睛看着她,所有人懼她,又都在激動中盼着她的離開,越快越好……他們無人知道,她的離開是因爲什麼,又揹負着什麼,回到外混沌後又會面臨什麼。

    只有雲澈知道。

    他更知道,劫淵不想離開……而她哪怕稍微自私一那麼點點,也根本不會離開。

    甚至,換做在場的任何一人,也都不會選擇離開。

    這就是魔……在這些人眼中十惡不赦,不爲天地所容的魔。

    這就是當年末厄不惜重損壽元,不惜動用平日不齒的卑劣手段也要葬殺的魔帝!

    何其感嘆,何其悲哀。

    安靜之中,劫淵腳步向前,離只有丈長的緋紅通道越來越近,逐漸的只有一步之遙……這時,雲澈屈身拜下,輕喊道:“恭送前輩。”

    這一聲呼喊很輕,帶着無法言喻的惆悵與感傷。

    衆神帝、神主目光微動,然後也都連忙拜下:“恭…送…魔…帝……”

    激動狂喜之下,這一片呼喊竟是混亂不堪,七零八落,和先前的整齊劃一形成了相當諷刺的對比。

    再向前一步,劫淵便會進入通道,穿過通道,便會進入外混沌……在通道的另一端,她會將這個通道毀去,斷了所有魔神,以及她自己歸來的唯一可能。

    而就在這時,劫淵的動作猛的一定,目光驟變。

    她的情緒變動,頓時引得周圍空間氣息陡變,雲澈雙目擡起,剛要詢問,忽見劫淵身上黑光爆閃,雙臂猛的轟在了緋紅水晶上。

    轟————

    一聲無比沉悶的響動,幾乎震翻了所有人的五臟六腑,霎時空間沸騰,元素暴亂,一股龐大無比的宇宙風暴瞬間捲起。

    雲澈大驚……離他最近的宙清塵在這時瞬間移身,一股龐大力量已籠罩周圍,他急聲道:“雲兄弟,你沒事吧?”

    幾乎同一時間,夏傾月也近到他的身側,月眉沉下:“怎麼回事?”

    “不知道。”雲澈咬牙道,他話音剛落,劫淵身上黑光再閃,一股比黑洞還要幽暗的力量再次轟在緋紅水晶上。

    轟————

    空間再次劇烈震盪,所有人都被遠遠震退……伴隨着一道刺耳到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的撕裂聲。

    一道裂痕,在緋紅水晶上快速蔓延。

    很顯然,劫淵這是在極力毀去空間通道!

    雲澈全身氣血翻騰,他顧不上調息,目視劫淵,滿臉驚色:她本該是在穿過通道之後,再反手將通道摧毀,爲何會在這時忽然出手?

    若通道在內部毀去,她豈不會也無法離開混沌世界了!?

    難道她終是捨不得紅兒與幽兒,所以反悔了?還是……

    等等!

    雲澈瞳孔驟然一縮,難道……

    本就陰暗的空間在這時忽然變得更加陰暗,肆虐的宇宙風暴如同發狂了的野獸,變得愈加劇烈起來……雲澈若不是被夏傾月的力量所護,幾個瞬間便會被絞成碎屑。

    而,就連力量最弱的他,也清楚的感覺到,這股無比恐怖的黑暗威壓,以及捲動空間災難的力量,都是來自於劫淵所處的方位。

    但卻不是劫淵,而是緋紅通道之內!

    “難道是……”夏傾月臉色驟變。

    衆人也都在這時意識到了什麼,全部大驚失色。

    “魔……魔神!!”宙天神帝失聲驚吼。

    可怕的黑暗威壓與毀滅氣息之後,一個彷彿來自遙遠深淵的聲音印證了所有人心中那個可怕的猜想:

    “是混沌的氣息……混沌的氣息!!”

    短短十幾個字,卻嘶啞的幾乎要摧裂衆人的五臟六腑,更帶着極致的扭曲與癲狂……比他們所能想象的最恐怖的惡鬼哀嚎還要猙獰。

    而且這樣的聲音不止一個!

    “終於回來了……終於回來了……啊哈哈哈哈……嗚哈哈哈……”

    “是魔帝的氣息!我們無上的主在等待着我們!!”

    轟!!

    劫淵臉色無比幽寒,可怕的力量再一次轟在緋紅通道之上,帶起十幾道快速蔓延的裂痕。

    以及魔神猙獰的咆哮。

    “通道在顫蕩……是要崩裂了嗎!!”

    “不……是有人想要摧毀通道!!”

    “我們快走!該死……無論是誰……都該死!”

    “混沌的所有神,所有活的的東西……都該死!都該死!!”

    那一聲聲魔神的咆哮和恐怖絕倫的氣息越來越近……沒錯,是魔神!是那些在外混沌殘活下來的魔神!他們正在通過乾坤刺開闢的緋紅通道返回混沌。

    每一步,都如踏在所有人的心魂與心臟之上!

    衆神帝神主的臉色無不蒼白一片,劫天魔帝將離的喜悅,被無盡的黑暗恐懼完全吞沒!

    “怎麼會這麼快……”雲澈雙手攥緊。這個可怕的變故,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包括劫天魔帝!

    當初劫淵和他說過,衆魔神若要憑自己的力量打通連接緋紅通道的通道,哪怕第一時間開始,也差不多要三個月左右。

    而現在,只過去了兩個月多一點!

    劫淵選擇的歸去時間,已是足夠提早,爲的就是防止這種意外發生。

    但,它竟還是發生了!

    而且如此之巧,如此殘酷的就在這最後時刻!

    雲澈確定,這絕非劫天魔帝之意,只是絕沒想到這世上竟也有連她都會失算的事!

    是那些魔神面對已開啓成功的緋紅通道,極度的渴望、癲狂引發了超出他們極限的力量嗎!?

    原因已不重要……這些魔神進入混沌之後,絕對會引發可怕到無法想象的覆世大劫!

    他們所嘶吼的魔音,帶着何其濃重的怨恨與暴戾!

    近百個靈魂扭曲的恨世魔神啊!

    一旦入世,彌天災厄沒有人可以阻止,連劫淵都不能!

    轟!!!!

    又是一聲震世巨響,空間瘋狂的崩塌,部分神主頓時五臟崩裂,嘴角溢血……這並非是承受了劫淵的力量,而是連餘波都算不上的反震力,都恐怖到了如此地步!

    劫淵的力量之下,緋紅通道再次炸開大片的裂痕。此刻,整個菱形通道都佈滿了密密麻麻的網狀裂痕,似乎已到了完全崩潰的邊緣。

    而魔神的咆哮和戾氣也極速臨近,即將崩潰的空間通道讓它們意識到了什麼,發出了越來越可怕的嘶吼。

    劫淵的動作卻在這時停止了,她的身影化作一道黑芒,衝向前方,完全沒入了緋紅通道……唯留一句浩瀚魔音響徹在所有人耳邊:

    “不想死,就十五息之內摧毀通道……不管你們用什麼方法!”

    轟隆!!!

    通道之中,傳來一聲震天玄雷般的巨響,以及數個魔神的慘叫聲。

    他們的氣息,也一下子稀薄了許多……顯然,是被劫天魔帝的力量遠遠轟退和隔絕。

    “魔帝,你……你在做什麼?”魔神發出震驚嘶啞的狂吼。

    “退回去!”劫淵沉聲道:“神魔皆滅,如今的混沌,已不再是屬於我們的世界!”

    “不……不!魔帝你是瘋了嗎!!”

    “我們受盡了多少折磨纔等到這一天……魔帝瘋了!魔帝一定是瘋了!”

    劫淵不再言語,她知道言語的勸阻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作用,她的黑暗神力完全釋放,將臨近的魔神步步轟退,同時亦將他們的力量完全阻隔,以免溢入內混沌,傷到雲澈……以及她的女兒。

    “混沌就在眼前……誰都不能阻止我們!!”

    “魔帝瘋了……阻止魔帝!魔帝瘋了!”

    氣息減弱,且又遠去了許多……但隨之,忽有更多的黑暗氣息出現!

    臨近的魔神越來越多!從數個,變成了十幾個……且還會越來越多!

    “快去毀掉通道!!”雲澈一聲幾乎撕破喉嚨的咆哮。

    驚駭欲絕的衆人這才如夢方醒,宙天神帝第一個衝出,迎着隨時可能溢出的魔神之力,直撲到了通道前方,身上玄光爆閃,全力涌動的力量直轟在裂痕遍佈的緋紅通道之上,伴隨着他的大吼:“快……快!!”

    宙天神帝后,另十一神帝也全部衝至,力量齊轟,玄光漫天。

    一個閃爍着濃郁月芒的防護結界罩在了雲澈身上,夏傾月亦移身而至,十三股神帝之力齊轟緋紅通道。

    三方神域共十四神帝,如今十三神帝力量齊涌,且都是傾盡全力,這絕對是史上首次。

    神帝之後,其他所有人也齊撲而至,一道道神主境界的玄光穿刺虛空,轟擊在緋紅通道上。

    “千葉!”雲澈一聲大吼。

    千葉影兒領命,釋出金色玄光。

    在場所有人,除了雲澈,全部在以自己的力量轟擊向一個方位。

    他們性情不同,品行各異,或者會有隔閡甚至仇恨,但此刻,卻是每一個人都面色凝重乃至扭曲,玄氣全力轟出,沒有一絲一毫的保留。

    因爲,那不僅僅是乾坤刺開闢出的空間通道,更是混沌命運,也是他們命運的節點!

    一旦失敗,他們所有人都要陷入厄難!

    這種情形之下,誰能有私心?誰敢有私心!?

    但,那畢竟是來自乾坤刺的空間神力,雖裂痕遍佈,看似已堪堪欲裂,但如此恐怖的力量齊轟之下,竟是幾乎沒有任何變化……只是很輕微的顫了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