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這……這就是……黑暗玄力?」一個鳳凰弟子被駭得全身發抖。

    「比傳說的還要可怕的多……嘶。」火破雲也是暗吸一口涼氣。

    「劍鳴……劍鳴!!」看著自己最引以為傲的兒子,在馬上將要為他帶來畢生榮耀的舞台上卻化成了兩截被腐蝕的殘屍,天堂地獄的太大反差,讓這個一界之王亦心魂崩潰,在封神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從異變突起,到唯恨以命換命,一切不過是剎那之間,反應過來時,可怕的慘劇已是鑄成。

    「豈……有……此……理!」宙天神帝臉色暗沉,在封神之戰居然混進了魔人,不但瞞過了包括他在內所有人的眼睛,還在這最為神聖,東神域無人玄者注目的舞台上爆開罪惡魔血,帶著一個封神之子同歸於盡……

    他心中憤怒,可想而知。

    「祛穢,馬上毀去這個魔人的所有!不要讓骯髒魔血玷污封神台!」宙天神帝怒聲道。

    祛穢尊者迅速出手,玄氣所至,唯恨用生命灑下的魔血被快速消弭,帶著唯恨最後的存在痕迹,全部化為虛無。

    但看著厲劍鳴那慘不堪言的屍身,祛穢尊者微嘆一聲,皺緊眉頭道:「此事……本尊未能及時察覺出手,罪在本尊。封神之戰後,自會給予驚雷界王一個交代。」

    「不……不……這豈是尊者之錯,都是這個魔人……魔人!!」驚雷界王仰頭咆哮:「我驚雷界……從此與北域魔人勢不兩立!!」

    「眾位,」宙天神帝重嘆一聲,沉重的聲音壓下了所有喧囂,又通過星辰之碑傳至東神域無數角落:「宙天未加嚴查,被一罪惡魔人混入封神之戰,此為宙天之過,宙天甚愧。宙天從未想到,這些罪惡的北域魔人竟膽大至斯。」

    「這些罪惡魔人,不但有著極為罪惡可怕的力量,而且泯滅人性,喪心病狂,當為天地所不容,人神共憤之。我宙天在此為諾,玄神大會之後,將遣制裁者重新肅清魔人,沾染黑暗玄氣者,全部給予極道毀滅,東神域,絕不會讓魔人有半點容身之處!」

    東神域本就沒有「魔人」容身之處,眼前之事又讓宙天神帝動了真怒。

    宙天神帝之言,引來東神域一片憤聲響應。

    「這個魔人倒還有點本事,居然連我們都能瞞過。」星神帝低聲道。

    「不,他顯然不是個純粹的魔人。」龍皇道:「聽他先前喊出的話,應該本是東神域之人,后因恨意而遠赴北神域,用折損幾乎全部壽元的代價換來了黑暗玄力,並將這股力量用特殊的方法鎖死體內。本身是人,得到這個力量的時間又不長,不被我們察覺也就不足為奇了。」

    不過,卻也並非完全沒有人事先察覺。有一個唯一的例外,那就是雲澈。

    身負邪神的黑暗種子,玄脈中同樣內蘊著極強的黑暗玄力,他對黑暗玄氣的敏感度可以說當世無人可及,在注意到唯恨的第一刻,他就隱約察覺到了他身上黑暗玄氣的存在。

    他感覺到唯恨是帶著極大的恨意而來,而他會來到這裡,分明已是抱了必死的決心,卻也沒想過,結果會是如此慘烈。

    「唯恨為北域魔人,現已飛灰湮滅,其名無資格留於玄神大會,有關他的一切成績全部取消!」

    「厲劍鳴雖不幸殞命於魔人毒手,但名留封神之戰,視為勝者,入封神組!」

    隨著祛穢尊者的制裁之言,光幕之上「厲劍鳴」進入了封神組,而「唯恨」這個名字則直接消失於光幕之上。

    封神三十二子,真正意義上的成為了封神三十一子。

    如此,明日的封神組第一戰,將有一人不戰而勝。而敗者組第一戰,則會有一人輪空,連宣讀都不用,直接入敗者組第二戰。

    「唯恨」消失了。他的性命、軀體、血液,甚至他的名字,就此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了世界上,再無一絲痕迹。雲澈默默的盯著唯恨先前所在的位置,久久出神。

    「雲澈,剛才那種陰冷的氣息,就是黑暗玄氣。」沐冰雲道:「以後遇到帶有這種氣息的人或獸,千萬要遠離……不過,要想見到倒也並不容易,魔人都是生存於在北神域,其他神域根本沒有魔人棲身之地。」

    「……他本身並不是魔人,應該是為了復仇,為了在短時間內獲得足夠強大的力量才會這樣。本質上,是個很可憐的人。」雲澈輕語道。

    「話雖如此……但沾染黑暗玄氣的人有多可怕,剛才你也看到了。」沐冰雲肅容道:「我們冰凰宗典中,亦有見到魔人,全力殺之的宗規。」

    雲澈:「……」

    相比於「魔人」,把他逼成「魔人」的人不是更罪惡,更可怕么……雲澈在心中低嘆一聲。

    因「魔人」之事,封神之戰暫停。雲澈在這時站起身來,向沐冰雲傳音道道:「冰雲宮主,我要先離開這裡。」

    沐冰雲側眸:「為何?」

    「我剛才忽然想到,有獄蘿在,她就算來了宙天界,也不會來玄神大會的會場,反而會全力避開獄蘿的察覺……否則,她的忽然到來,會有可能讓獄蘿開始懷疑我就是當年被她『殺死』的雲澈。」

    「我之前都是想著能讓她看見我,卻忘了這裡反而是最不適合她找到我的地方。現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這裡,別的任何地方,反而都要比這裡適合的多。」

    沐冰雲沒有阻攔,雲澈飛身離去。

    一個封神之子忽然離開,本該是引人注目的事,但由於剛剛的「魔人」之變,反倒並沒有多少人注意……也或者,雲澈根本不值得他們注意?

    宙天神界格外的安靜。

    這裡無比濃郁的靈氣、釋放著神聖氣息的建築、無處不在的光幕與玄陣,就連天空,都籠著一層讓人不敢抬首的無形威勢。

    這裡是王界,是整個混沌空間最高位面的存在,是當年在藍極星的他,縱然夢境都不可能觸及到的地方,短短几年,卻已身在此處,此時想來,一切皆如幻夢。

    雲澈的身上有著屬於「封神之子」的銘牌,在宙天界有著很大的自由行動權,所到之處,宙天界的守衛無人阻攔,最多側目看一眼。

    唯恨一事,對雲澈的衝擊極大。剛才封神台上,眾人面對「黑暗玄力」時露出的驚懼、仇視、厭惡歷歷在目,口中喊出的「魔人」二字,像是在吼叫著地獄魔鬼的罪惡之名。

    雲澈身負黑暗玄力,而且黑暗玄力甚至可以說是他最強的力量……因為他黑暗玄力的源泉不僅有一個邪神玄脈,還有一個一直在自我成長,來自上古真魔的魔源珠。

    也就是說,雲澈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魔人,在東神域的認知中,是個「天地所不容,人神共憤之」的存在。

    「看來,在這裡,絕對絕對不能泄露半點黑暗玄氣的痕迹,否則……都不需要別人動手,說不定師尊和冰雲宮主就會一巴掌拍死我。」

    當年,他體內的魔源珠成長速度遠超茉莉的預想,在茉莉離開之後掙脫她留下的封印,頻頻失控。但在他得到邪神的黑暗種子后,便可做到完全駕馭,除非他玄力徹底失控,否則倒是不必擔心黑暗玄氣的外泄。

    不知不覺間,雲澈已回到了昨夜所在的住處。

    雅緻的小院,有多個獨立的練功空間。中位星界的來客都是安排在附近,但彼此都有無形結界隔離,能夠隔絕氣息和聲音,互不干擾。

    雲澈來到水塘邊,靜坐在一塊青石上,看著塘中的碧荷出神……神界三年,玄力幾度跨越。封神台上,人人都在暗笑他玄力低微,卻無人知道,他從君玄境到神劫境,只用了短短三年。

    此時若是回到藍極星,鳳雪児和幻綵衣聯手,也肯定打不過他,在那裡他完全可以呼星喚月,隻手遮天,再出一萬個軒轅問天也不夠他一個小指頭碾的。

    但他依然沒能見到茉莉。

    「茉莉,你究竟在哪裡,你到底有沒有聽到我的名字。」雲澈目光怔然,失神的低語著。

    就在這時,平靜的水面,忽然微起漣漪。

    「哼!你不知死活的來到神界,難不成就是為了來找我?」

    一個魂音毫無預兆的在雲澈腦中響起,這是一個少女之音,卻冰冷中帶著深深的嘲諷。

    就是這個聲音,卻如同擊入靈魂的九霄天雷,雲澈全身劇顫,猝然起身:「茉莉……茉莉!?你在哪……你在哪裡?」

    那是無數次出現在他朦朧夢境中的聲音,是他一輩子都不可能淡忘一絲一毫的聲音。她的聲音,她那冷冷的音調,都沒有任何的變化。

    他快速四顧,太過劇烈的激動之下,視線都變得有些迷濛,卻怎麼都找不到那個魂牽夢縈的嬌小身影。

    「哼,」回答他的,是一聲毫無感情的冷哼:「你不用找了,憑你現在這點能力,就算踏遍宙天界,也別想找到我。」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