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茉莉消失了,與邪嬰萬劫輪一起,與劫天魔帝和衆魔神一同,永遠留在了外混沌。

    再無可能歸來。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緋紅通道崩碎,與邪嬰被宙天神帝轟入乍現的混沌裂痕,幾乎就是在同一個剎那,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魔帝的氣息消失了,魔神的氣息消失了,邪嬰的氣息消失了……且全都是完完全全的消失。

    空間塌陷、宇宙風暴亦在這時快速停歇,一切,都開始歸於平靜安寧。

    震驚和懵然之後,衆人的臉上露出的,都是無盡的狂喜!

    魔神的忽然逼近,讓他們膽戰心驚,瀕臨絕望,他們的力量,在這種遠超他們層面的力量面前根本無能爲力。

    而魔帝阻斷了魔神……

    邪嬰忽然出現,崩碎了緋紅通道,徹底斷絕了魔帝和魔神踏足混沌的唯一可能。

    而幾乎是同一時間,邪嬰也被宙天神帝以凝聚所有人力量的一擊,轟出了外混沌。

    魔帝、魔神、邪嬰……這三個混沌世界面臨的最大災難與禍患,在一日之內,全部徹徹底底的摒除!

    雖然,過程上有些諷刺……因爲魔帝是自願離開,魔神是魔帝阻斷,通道是邪嬰摧毀,若無魔帝和邪嬰,覆世之難已經降臨!

    而邪嬰卻是被暗算,而她之所以會被暗算,還是因她全力轟擊緋紅通道,不但力量大耗,還在反震力下受創……

    但,不論過程,不論方法,最終的結果,無疑是最最完美,已不能再完美的結果!

    “好……好!太好了!太好了!”

    “果然是天道庇佑!”一個上位界王激動道。

    “三難皆除……天佑啊!”

    “不愧是主上,此等情境,竟可有如此的反應與決斷。”太宇尊者感嘆道。

    “糟了。”夏傾月一聲低念……魔神的忽然臨近,邪嬰的忽然出現,宙虛子的忽然一擊,一切都在意料之外,一切都在轉瞬之間……誰都無從反應,更無從阻止。

    她看向了雲澈,內心驟沉:雲澈在神界樹敵太多,又身負唯一的創世神傳承,前有劫淵,後有邪嬰,所以無人敢動他。但一旦沒有了邪嬰的威懾……

    雲澈整個人死死的定在了那裏,他看着茉莉消失的地方,瞳孔在瑟縮,身體在發抖……對他人而言,這是一場突如其來的天大驚喜,但對他而言,無疑是一場忽降的噩夢。

    “茉……莉……”

    他一聲呢喃,然後忽如從噩夢中驚醒,踉蹌着撲向了混沌之壁,卻被狠狠的撞翻了回去……

    混沌之壁,這個世上最絕望,沒有任何力量可以破開的壁障。

    混沌之壁另一邊的外混沌,是一個毀滅的世界,又有着一衆失心狂暴的魔神,而茉莉自身又剛受重創……

    她不可能再回來……也不可能活!

    徹徹底底的消失了在了這個世界,徹徹底底的消失了他的生命裏。

    “嗄……啊……啊……”

    瞳孔在瘋狂的瑟縮,心臟在滴淋着鮮血,全身像是置身最殘酷的冰獄,從每一根毛孔,冷到他靈魂的最深處。

    他以一個無比扭曲的姿勢轉身,轉的無比之慢,他看着宙天神帝,這個他在東神域最感激、最敬佩、最信任的神帝,時而瑟縮,時而放大的瞳孔變得赤紅,如染猩血:“爲…什…麼…你……爲什麼……”

    空間安靜了下來,道道目光看向雲澈,都變得格外複雜。

    有的,則多了幾分詭異。

    宙天神帝閉上了眼睛,似乎不願去碰觸雲澈的目光,嘆聲道:“邪嬰不除,舉世難安。方纔的機會萬載難逢……我無法允許自己錯過。”

    “嗄……呵……”雲澈的呼吸無比之粗重,胸腔幾乎隨時都會炸開,極度的憤怒、悲傷、怨恨,還有難以置信……他的心緒、氣息前所未有的混亂,就連眼前的世界都是一片模糊的猩紅色:“你……你之前是怎麼答應我的!我代茉莉主動退步……承諾永居下界……你承諾與茉莉互不相犯……你的親口承諾!!”

    “唉……”宙天神帝一聲重嘆,道:“那只是別無選擇之下的選擇,因爲我自知無力滅除她,強行圍剿,只會引來慘烈的反撲和無盡的後患。”

    “而存在於下界……亦是存在。誰都無法保證她未來會做出什麼,誰都不會真正忘記這個世界存在着覺醒的邪嬰,也永遠不會有人能真正的安心……”

    “身爲神帝,言而無信,”宙天神帝黯然低語:“我有愧於你,有愧於神帝之名。但……縱遭你怨恨,遭萬靈低視唾罵,我亦永不後悔。”

    “她救了你們!是她救了你們!!”雲澈咆哮,如瘋了一般的咆哮:“如果不是她,根本不可能摧毀那個通道!魔神會涌入……你們會死!所有人都會死!!”

    “是她救了你們的命,救了所有人的命,救了神界的現在和將來!!”

    雲澈的咆哮徹底嘶啞,每一字都幾乎都帶出血來:“而你……而你……卻竟趁機害她!害一個拼盡全力救了你們的人!你憑什麼!你又憑什麼無悔……憑什麼!!”

    “雲兄弟,”宙清塵出聲,有些失措的道:“你……你先冷靜。”

    “唉。”宙天神帝再次一嘆,道:“你說的不錯。若非邪嬰,災難必臨,的確是她救了我們所有。而我背信棄義,恩將仇報……罪無可赦。”

    “我愧對於你,愧對邪嬰,更愧對當世萬生。如我這等罪人,已無顏存世。”宙天神帝身上的氣息完全斂下,神色暗淡,聲音悠遠無力:“我會……一命換一命。”

    他的話,讓所有人神色一驚,守護者之首太宇尊者驚聲道:“主人,你……你在說什麼?”

    “太宇,”宙天神帝閉目道:“清塵尚幼,需勞你親自輔佐。老祖那邊,愧不能親身拜別了……雲神子,取我之命吧,死在你手中,我或可多麼幾分安心……任何人,都不得阻攔,更不得追究。”

    “父王!”宙清塵一個閃身來到了宙虛子身側,驚聲道:“你在胡說什麼!”

    “主上!”衆守護者也移身到了宙虛子之側,太宇尊者沉聲道:“主上,聖名如你,怎可如此糊塗!你沒有錯,完全沒有錯!頂多是對雲澈一人有愧……但也斷不至以死賠罪!”

    “你是我們的主,是宙天神界,是東神域都絕不可或缺的神帝啊!怎可輕易言死!”

    “呵,呵呵……”雲澈笑了起來,笑的無比之冷,怨恨如殘忍的野獸,殘噬着他的一切,不知何時,他的嘴角已溢出鮮血,每說一字,都會帶起鮮紅的血沫:“一命換一命……呵……笑話……宙天……你…配…嗎!!”

    “我的茉莉,縱被至親辜負,被世人怨恨恐懼仇視,她依然從未用自己的力量報復這個世界……她依然現身而出,不惜重創己身,救下了你們,救下了所有人……她纔是真正的救世主,你們所有人都該感激朝拜,用一世去感恩報答的救世主!!”

    “而你……滿口大義凜然……滿口爲救世人……卻以最卑劣,最惡毒無恥的手段害死了真正的救世之人,居然還有臉自言‘無悔’!”

    宙天神帝眼眉顫動,面色昏暗,彷彿一下子蒼老了許多。

    “連牲畜尚知感恩,而你……什麼宙天神帝,根本連豬狗都不如!

    “和茉莉一命換一命?你的狗命配嗎!!”

    衆人臉上盡皆變色。

    東神域,宙天神帝不僅是神帝之一,更是聲望最高,亦最受人敬重者。誰曾……又誰對他以如此侮辱之言!

    守護者全部大怒,太宇尊者臉色驟沉,低吼道:“雲澈,你放肆!”

    雲澈毫不理會他,他的眼睛死死着宙天神帝,那源自骨髓的恨光恨不能以最殘忍的方式將他撕成碎片。

    “宙天老狗!!”今日之前,雲澈永遠不可能想到自己有一天會用這四個字稱呼他曾最爲敬重的神帝:“你的狗命,沒資格給她陪葬……更沒資格活在這個世上!!”

    他暴吼一聲,瞬開“閻皇”。如一頭盈恨的喋血兇恨,撲向了宙天神帝,曲張的五指纏繞着深紅的血氣,似染血的爪牙,兇狠的撕向宙天神帝的喉嚨。

    宙天神帝毫無動作,更沒有絲毫的氣息運轉。

    “雲澈住手!”夏傾月急聲道。

    砰!!

    不等夏傾月出手阻攔,雲澈已被一股力量橫掃出去。太宇尊者手臂擡起,站在了宙虛子身前,凝眉冷聲道:“雲澈,不要以爲我不會對你動手!”

    “退下!”宙天神帝低聲道:“不要攔他。”

    “父王!”宙清塵也一步站到了宙天神帝身前,他面對當真出手的雲澈,聲音也硬了數分:“雲兄弟,父王的確算是有愧於你,但他沒有錯!父王與邪嬰從無私怨,他殺邪嬰是爲救世人!換做是我,也會如此做!”

    “你心中有憤,言辱父王也就罷了,豈可真的取我父王之命!”

    “咳……咳咳……”雲澈痛苦的咳嗽着,脣間鮮血淋漓。不知是極怒之下心血逆流,還是因太宇尊者的出手而受傷。

    “宙天太子所言無錯。”

    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千葉梵天緩步走出,淡淡而語:“宙天神帝承諾與邪嬰互不相犯,我們都親耳所聞,不止宙天,我等亦無人反對。但,那的確只是無奈之下的權宜之策。”

    “世人皆知,宙天神帝有着憐憫萬生的慈悲之心,極重正道,更重承諾,但此次卻不惜違背承諾,不惜手段卑劣,不惜可能遭人諷刺唾罵……他所爲何?”

    雲澈擡眸,盯向千葉梵天。

    千葉梵天聲音陡重,吼道:“邪嬰一人死,可得天下安!宙天神帝不惜名節而保天下安,何錯之有!?”

    “雲神子,你有救世之功,無人可指責於你,但……”千葉梵天目閃異芒:“你若要爲了一個不該存世的極惡‘邪嬰’針對宙天,本王第一個不答應!”

    千葉梵天話音剛落,一個更加威嚴懾心的聲音響起:“宙天此舉是爲當世抹去了一個最大的禍患,有功無過,雖違背承諾,卻反更讓人欽佩。”

    這個聲音,讓所有人心中大震。

    因爲出言者……赫然是龍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