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回答我的問題,」相比於雲澈聽到她聲音時的激動,茉莉的聲音卻是沒有半點激蕩,冷硬的像是面對一個毫無所謂之人:「你為什麼要來神界?又為什麼要參加這玄神大會?難不成,你在藍極星已經走投無路了嗎?」

    「為了見你!」雲澈毫無猶豫的回答,他不死心的環視四方,奢望著想要看到茉莉的身影,想要碰觸到她的氣息。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激動的像是沐浴在烈火之中。

    「就這一個原因?」

    「對!我……」

    「真是愚蠢可笑!」茉莉低低的冷笑一聲:「為了見我而來到這裡?你是腦子被挖空了,還是活得不耐煩了!!」

    面對茉莉的斥責,雲澈卻是微笑起來……雖然只是短短四年,但似是已過去了很久很久,茉莉大罵他的聲音,曾經讓他雙耳都快聽的起了老繭,但這幾天,卻只有在夢境中出現。

    而今天,不是夢境。

    「愚蠢也好,找死也罷,見到你,一切都不重要了。」雲澈微笑著道:「你趕緊出來,我……」

    「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茉莉似乎不想聽他說話,又一次冷冷的把他打斷:「你可知神界是什麼地方?你可知自己現在已經身在極大的危險之中!」

    「當年我離開的時候,你的修為不過凡道王玄境中期,而這才短短四年,你居然已是神劫境!這等提升速度,足以將這神界都驚動。而知道你四年前玄力只有王玄境的,可不止我一人,還有一個人,而且就在玄神大會的會場!」

    「我知道。」雲澈點頭,眼皮閃過一絲深隱的恨光:「是把你從我身邊帶走的獄蘿!」

    「哦?」似乎訝異於雲澈無所謂的反應,茉莉聲音冷下:「她當年的確向我承諾,不會向任何人說起你的事。但你竟出現在這裡,你以為那個惡毒的女人會當沒有看見嗎!若她萬一起了惡興,告知了他人我消失的那些年與你相近,你猜,你會有什麼後果!」

    「你放心,不會的。」雲澈語氣輕緩的道:「四年從王玄到神劫,還是下界,她本就幾乎不可能想到同一個人。更何況……她當年所看到的那個雲澈,早已經『死』在了她的手上。」

    「……」短暫的沉默,連空氣都似乎冷了幾分:「死在她手裡?什麼意思?」

    他迫切的想要見到茉莉,有著無數的話想要對她說。或許也只有面對茉莉,他從不會有任何的隱瞞,他沒有遲疑,直接道:「當年你被獄蘿帶走之後,我被她留下的力量重傷,換做他人,必死無疑,但好在,最後還是撿回了一條命。」

    「……不可能!」茉莉的聲音緩了下來,音調也發生了明顯的變動:「獄蘿若真要殺你,就算你有龍神之體,荒神之力……一萬條命也必死無疑!」

    「當年,我被她留下的力量擊中,五臟盡毀,而且她的力量殘留體內,就算是大道浮屠訣也無法恢復傷勢,本是必死無疑……最終,是雪児用她的鳳凰元陰和一生只有一次的『涅槃』之力將獄蘿的力量全部凈化,我才活了下來。」

    那段時間,毫無疑問是雲澈距離死亡最近的時候。

    所以,在封神台時,他發現了獄蘿的存在,卻從不會用目光去碰觸到她……怕自己的殺意恨意被她察覺。

    所以,他很篤定,獄蘿不會「認出」他,就如茉莉,剛才也絕不相信他能在獄蘿的力量下活命。

    只是,那是個太過可怕的人,和茉莉同等層面的存在……是他這輩子,都根本不可能報的大仇。

    「……」世界變得安靜下來,茉莉許久都沒有迴音。

    「茉莉,你到底在哪裡?你快出來,我還有很多的話想和你說。」雲澈不斷的轉身,他想不明白,茉莉既然已經找到了他,為什麼卻不現身相見。

    「你體內的魔源珠呢?」茉莉的聲音忽然再次傳來,依舊毫無感情:「不但毫無黑暗玄氣外溢,居然連我都感覺不到它的存在,看來你是找到能完全壓制它的方法了?」

    「是!」雲澈點頭,快速道:「當年你離開后沒多久,魔源珠便劇烈發作,都是金烏魂靈把我救回,後來……我在巧合之下,找到了邪神留下的黑暗種子,才將它完全控制下來。」

    「邪神……黑暗種子?邪神的種子只有水、火、風、雷、土五顆,怎麼可能會有……」

    似是忽然想到了什麼,茉莉的聲音戛然而止。

    「你在哪裡找到的黑暗種子?」她忽然問道。

    「是……絕雲崖下。」雲澈道。當年,茉莉讓他立誓,無論發生什麼,都絕不可靠近絕雲崖,更不可探查崖底。而為了蘇苓兒,他違背了這個誓言。

    「果……然……如……此……」茉莉低低的道。

    「當年我之所以會到絕雲崖,是因為……」

    「夠了!」雲澈想要解釋,卻被茉莉重聲打斷:「你不用解釋什麼,我也不想聽。獄蘿沒有殺死你,魔源珠也已經能完全控制,也就是說,現在的你,身上已經沒有任何的隱患?」

    「對!」雲澈重重點頭:「所以……」

    「所以你來找我做什麼!?」茉莉的聲音陡然厲下,一聲冷笑:「我剛才還在想,你費這麼大力氣跑神界來找我,會不會是找我救命?難不成,你還真的就是單純的來找我?」

    「……」雲澈胸口像是忽然被什麼東西堵上,壓抑的說不出話來。

    茉莉和他說話,大多數都是用的呵斥的語氣,他從來不會覺得什麼,早就完全習慣,反而總是會笑眯眯的回應……但,此刻,面對茉莉的聲音,他卻感覺自己被她遠距千里,分立於不同的世界。

    「如果真是這樣,呵……那你就趕緊滾吧!滾回你自己的星球去!」

    雲澈的胸口起伏,輕聲道:「茉莉……為什麼?」

    「因為你不配!」茉莉的話語,帶上了更深的不屑:「看來這幾年過去,你雖然修為長進了,但依然是那麼天真可笑!你既然到了神界,那也總該知道,星神是何等存在!你以為你我還是當年被迫共存的時候么!」

    「我這次來找你,已是看在你當年好歹救了我的命,再加幾年的師徒情分,否則,就算你是跪在星神界外萬年,我也不會再多看你一眼。我堂堂星神,若是被人知道竟和你一個下界的卑賤凡人共處八年,豈不是成了一生之恥!而你身上那些不該有的東西,還有可能給我帶來巨大的麻煩!」

    「這個回答,你可滿意?滿意的話,就趕緊滾!滾得越遠越好!」

    茉莉聲音不但絕情,而且帶著深深的嫌惡。似乎對於雲澈的到來,有的不是激動,而是極深的不屑於排斥。

    「……」雲澈的呼吸紊亂,然後卻又一點點的平靜下來:「你在騙我。」

    「騙你?呵,好啊,那你就盡情的當我騙你好了。」茉莉冷冷一笑,似乎都根本懶得解釋。

    「茉莉……你騙不了我的,你……真的不想見我嗎?」雲澈輕輕的道:「你這麼急著趕我走,是不是怕我在神界會有危險,或者……你有什麼苦衷?」

    「呵!」茉莉冷冷道:「你是哪來的自信認為你很了解我?就憑那八年?我們星神壽元長達數萬年,八年,不過就是可有可無的剎那。偏偏這個世界上最難的事,就是了解一個人,兩人哪怕朝夕相處萬載,也斷然不可能完全了解對方的一切,你就憑短短八年,卻自以為能知曉我的心思?真是無可救藥的白痴!」

    「……茉莉,你回答我一個問題。」雲澈不再盲目尋找,抬起頭,看著空洞的上方:「當年,金烏魂靈曾告訴我一句話,若是五年之內見不到你,今生今世或許就再也不可能與你相見。」

    茉莉:「……」

    「金烏魂靈是金烏的殘魂,能和神界的金烏魂靈互通魂音。它一定不會無謂妄言……我想知道,它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五年之內見不到你,就有可能再也見不到?」

    「呵,呵呵……」茉莉笑了起來,笑的很是輕蔑:「真是個多嘴的魂靈!不過它說的倒是沒錯,為了讓星神傳承變得更加完整,我的確要去一個地方歷練一段時間……但,和你又有何關係?」

    「不對!」雲澈搖頭:「金烏魂靈雖然沒有和我說什麼,但它的語氣……一定不是歷練那麼簡單!」

    「哦?是么?真是奇怪,我為什麼要和你解釋?你有什麼資格讓我向你解釋!!」

    雲澈:「……」

    「我天殺星神要做什麼,什麼時候淪落到需要向你一個下界凡人解釋?我堂堂星神,今天卻主動來找你,已是給了你天大的臉!你非但不感恩戴德,居然還蹬鼻子上臉!?」

    「當年在藍極星,我不得不依附你。」

    「但現在,你在我面前算什麼東西?你有什麼資格要求見我?又有什麼資格讓我向你解釋什麼!?」

    雲澈怔在那裡,胸口窒息,徐徐的道:「不……這不是你的真心話……」

    「呵!那你就繼續裝著你那可憐的幻想,乖乖的滾出神界!不然,萬一你還是被獄蘿給察覺了,豈不是要給我添大麻煩!」

    「趕……緊……滾!!」

    「……茉莉,你敢當著我的面,看著我的眼睛說這些話嗎!」雲澈抬起頭,艱難的說道。

    「可笑。」茉莉不屑冷哼:「我再說最後一次……你不配!」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