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太過濃烈的黑暗玄氣,如鬼影一般在衆人的瞳孔中搖曳。

    “黑暗玄力……是黑暗玄力!”

    “魔……魔人?”

    “魔!他是魔!”

    所有人都勃然變色,就連各懷心思,將雲澈逼至此境的三大第一神帝也都面露震驚,

    而最爲驚駭的,則無疑是宙天神帝。

    黑暗玄力,是世人認知中逆反於天地正道的負面玄力,是獨屬於魔的力量!是不該存世的惡魔之力!

    只要擁有黑暗玄力,那就是魔!真真正正的魔,不容置疑的魔!

    “這……怎麼會?”宙天神帝徹底的驚了,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雲澈在他眼中,絕對是當世年輕一輩的第一人,當的起他所有讚譽,更有着濟世“聖心”,再加上身負邪神神力,未來無可預測……怎麼都無法想到,他竟身負黑暗玄力!

    這個世上他最不能容的異端!

    “他是魔!雲澈是魔!!”太宇尊者大吼着。

    “雲兄弟,你……”宙清塵向後一步,面色扭曲。

    雲澈的身側,夏傾月的腳步遠遠後移,眉頭緊鎖,滿是震驚……還有疑色。

    “哈哈哈哈,”南溟神帝狂笑起來,或許也只有他能在此刻大笑出聲:“難怪!難怪竟拼了命的維護邪嬰,難怪連宙天神帝這等世人仰敬的人物都想殺……他竟是個隱藏在雲神域的魔人!和邪嬰一樣的魔!”

    他身邊的釋天神帝齜牙咧嘴:“這可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你……竟然……是……魔!”龍皇的話音分外的艱澀,臉色的變動,要比任何一個人都要劇烈。

    相比於震驚,他更多的是不能接受!

    甚至在這一刻,他反而更希望雲澈是那個光芒萬丈,威風八面,各大界王都要禮拜的救世神子!

    “怎麼會有……這種事……”不知道多少個界王發出相同的呢喃。

    “嘿……嘿嘿……”雲澈依然在笑,笑的更像一個魔鬼,身上的黑氣也愈加的扭曲狂躁。

    暴露黑暗玄氣,這是他一直以來最忌諱的事,因爲在神界久了,他越來越清楚的知道暴露黑暗玄力意味着什麼。

    但同時,他也從來不擔心暴露。因爲他和其他的魔不一樣,他對黑暗玄力有着極致的駕馭能力,可以將黑暗氣息完美的收斂,只要他不願意,根本不可能暴露絲毫。

    但,隨着他心魂中徹底爆發的怒恨,劫淵封在他心口的黑暗玄陣,竟在這一刻被狠狠觸動,也徹底牽動了他體內的黑暗玄氣。

    但,他卻沒有一丁點的驚慌失措,更沒有恐懼駭然,飄散着黑髮的頭顱擡起,釋放着陰暗黑光的瞳眸掃向前方的每一個人影,嘴角咧起一個無比冰冷諷刺的弧度:“沒錯……我是魔……我就是魔!”

    他在到來神界之前,便擁有了黑暗玄力,但他從不認爲自己是魔。意識深處,他其實對於“魔”,也有着相當的牴觸。

    但現在,他那麼甘願的承認自己是魔!

    因爲他忽然發現,這些與魔誓不共存的所謂正道之人,比之他今生接觸過的魔,要骯髒不知多少倍!

    “劫天魔帝是魔……她葬送自己,葬送全族來成全當世!”

    “茉莉是魔!她用邪嬰萬劫輪,將你們從死亡邊緣救了回來!!”

    “我是魔……也是我這個魔,救了瀕臨災厄的混沌!”

    “劫天魔帝走了,茉莉被你們害死,還要被你們以‘至惡邪嬰’口誅,現在,也該輪到我了。”

    雲澈緩緩低語:“哪怕救了全世,哪怕是你們的救命恩人,只要是魔,就該死……而,一個背信違諾,忘恩負義,手段醜惡的狗東西,因爲他殺了魔,所以反成爲恩澤全世的聖人……好,真是好,你們的嘴臉,你們所謂的正道,真是太好了……我和茉莉傾盡全力……救下的……就是這樣一羣狗東西……嘿嘿……呃哈哈哈哈……”

    雲澈的話字字刺魂,諸多神主都移開目光,心魂一陣痙攣。

    “唉,倒還真是諷刺啊。”太宇尊者道:“救世神子居然是個魔人,此事若是傳開,必成當世最大的笑話。”

    千葉梵天很是淡然的道:“劫天魔帝歸世的事,以及‘雲神子’這個稱號,都不會在神界傳開。至於邪嬰……是爲宙天神帝所滅,此功,誰也不該搶。”

    衆人豈會不明白千葉梵天之意,一衆東域界王齊齊點頭。

    他們豈能容許世人知道,他們曾敬一個魔人爲“救世神子”……更不能讓人知道,真的是這個魔人和邪嬰救了整個神界。

    看着此刻的雲澈,夏傾月一言不發,她能感覺到,雲澈的體內,像是有無數只惡鬼在掙扎咆哮。雖然,從突發變故到此刻,也纔過去了短短百息……但就是如此之短的時間,足以讓他對這個世界徹底的失望絕望。

    如此局面,真的是因雲澈爲邪嬰而欲殺宙天神帝嗎?不,當然不是。無論茉莉,還是雲澈,對在場之人都有救命之恩,還有比救命之恩更大一個層面的救世之恩,如此恩情,但凡有良知,都會畢生不忘。

    真正造就這般局面的,是龍皇、梵天神帝、南溟神帝……這三大當世最強,地位最高,掌控最高話語權的人物。

    三方神域的第一神帝,任何一個人的意志,都難有人敢逆。而當他們三個的意志竟忽然統一的針對一人時……

    誰敢逆?誰能逆!?

    (即使誰都明白這分明就是一種恩將仇報,以及邪嬰葬滅後的落井下石。)

    而如果說,剛纔在場衆人的選擇是被迫和無奈,是心中深以爲愧的……那麼,雲澈身上忽然爆發的黑暗玄氣,足以讓所有人一下子找到再充足不過的理由,一切,忽然就可以變得那麼理所當然,甚至大義凜然!

    “……”夏傾月目光逐漸收凝,雙瞳的溫度緩緩消失,化作一汪折射詭異寒光的幽潭。

    十幾道來自不同方向的玄氣齊壓而至,任何一道,都絕非雲澈所能抗衡。雲澈瞬間如被萬嶽壓身,別說逃走,動一下小指都絕無可能。

    胸前的黑色玄陣消失,他身上躁動的黑暗玄氣也被死死壓下,唯有一雙瞳眸,依然閃動着深淵般的黑芒。

    “拿下!”龍皇一聲低吼!

    無論雲澈之前是誰,做過什麼,既爲魔人,這個命令便下達的順理成章!

    在龍皇開口的瞬間,雲澈的口中也發出一聲低吟:“殺!”

    暴露黑暗玄力之前,雲澈還不至於是死境。但黑暗玄力爆發的那一刻,他很清楚自己今日基本必死無疑……任何人,都有理由殺他,且是這世上再充足不過,再正當不過的理由!

    引動黑暗玄力的不是雲澈自己,而是劫淵留下的那顆神祕“種子”。劫淵也斷然不可能想到,她纔剛剛離開,這顆種子便被猝然觸動……而且觸動的如此劇烈。

    雲澈當然不會去怨劫淵,這個世界上也沒有任何生靈有資格怨她。

    黑暗不僅繚繞着他的軀體,更吞噬着他的精神和本就潰滅無幾的理智……沒有去想怎麼應對,沒有去想怎麼逃,唯有的極致的恨,極致的怒,和強烈到吞沒一切的殺意。

    可惜,他的力量,卻殺不了在場的任何人,連些許的掙脫都無法做到。

    更諷刺的是,他所能依仗的力量,唯有千葉影兒!

    雖然,三大第一神帝都在場,千葉影兒再強,也終會被壓制……但,殺幾個人還是足夠!

    而云澈給她下達的命令,是不惜一切,哪怕豁出命!

    對於千葉影兒這個人,他從來就沒有過什麼愛惜!

    千葉影兒領命,身上金芒爆閃,那一瞬間全力爆發的神主氣息,讓一衆界王,乃至神帝都大驚失色。

    在很久之前,便有梵帝神女的實力已臨近梵天神帝的傳聞,但千葉影兒一直隱藏極深,而傳聞只是傳聞,無人敢低估千葉影兒,卻也沒有多少人真的相信她的實力已臨近她的父親。

    畢竟,以她區區不到千年的壽元,天賦再怎麼可怕,也斷不可能真的達到神帝之境。

    然而,千葉影兒此刻毫無保留爆發的玄力……分明就是神主致境,亦神帝層面的威壓!

    絕對要超越世人認知中僅次於梵天神帝的三大梵神!

    衆神帝的目光陡然轉向千葉影兒,近三成界王在倉皇退步。

    唯有千葉梵天,嘴角扯動起了一抹詭異的弧度,手指輕輕一晃。

    叮鈴!

    一聲鈴音忽然響起在浩瀚的空間,分外悅耳清心……而就在鈴聲響起的那一剎那,來自千葉影兒的可怕威壓陡然凝固。

    叮鈴!

    又是一聲同樣的鈴聲,千葉影兒的身體劇顫,口中忽然發出一聲痛苦的嚶嚀,身影急墜而下,全身剛剛涌動的玄氣如決堤之水,瘋狂潰散。

    這忽然而至的異狀讓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轉到了千葉梵天的手中。

    他的手中,多了一抹奇異的金芒,剛剛響起的鈴音,便是來自這抹金芒。

    “梵魂鈴?”龍皇側目。

    “哦?”南溟神帝目綻詭光:“梵天神帝,你該不會……真捨得吧?”

    梵魂鈴,梵帝神界最重要,最核心的神遺之器,可強制收回所傳承的梵神之力!

    叮!!

    南溟神帝話音剛落,千葉梵天的手中陡然傳來一聲格外震心的鳴音,梵魂鈴的金芒剎那消失。

    與此同時,一抹異常耀目的金芒從千葉影兒身上爆開,伴隨着她一聲極力壓抑的痛苦呻吟。

    那一剎那,宛若一顆金色星辰在衆人的瞳孔中隕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