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衆人皆是面露驚然。

    以這些人的層面,豈會不知“梵魂鈴”是何物。他們纔剛剛親身感受了千葉影兒那可怕絕倫的玄力,毫無疑問,她是梵帝神界的驕傲,更是未來,不及千歲便已如此,將來,極有可能會超越千葉梵天!

    但,纔不過轉瞬之間,梵天神帝竟然真的……催動了梵魂鈴!

    千葉影兒身上爆裂的金芒,是她即將離散的梵神源力!

    “神……神帝!”不說他人,千葉梵天身後的衆梵王都是駭然失措。

    “當年,影兒曾因私心對雲澈施予手段,雖最終無恙,但做了就是做了。”千葉梵天神情平淡如水,如在講述着他人之事:“加之那時唯有云澈能牽制劫天魔帝,因而,影兒被迫被雲澈種下奴印,本王只能接受,半爲償罪,半爲我梵帝神界爲世之安寧的犧牲。”

    “……”宙天神帝嘴角動了動,但終是沒說什麼。

    “但如今既知雲澈竟是魔人……”千葉梵天眼睛半眯:“我千葉之女,縱是毀了,也斷不能與魔人爲伍!”

    “不過,”衆人還未做反應,千葉梵天又忽然話音一轉,目光轉向了南溟神帝,然後竟微微笑了起來:“南溟神帝,影兒的力量雖是以梵神神力爲基,但她後天之力也絕對不弱,玄功盡廢是必然,但玄力會有相當程度的保留。而更關鍵的一點是……”

    “影兒和我一樣,修成了獨立的‘梵魂’,而奴印,是種在了梵魂上!”

    “……!”夏傾月目光微側,雙眉驟沉,又隨之舒開,再無異狀。

    “嗯?”南溟神帝眼眉動了動,短暫疑惑後,忽然明白了千葉梵天之意,一下子狂笑了起來:“哈哈哈哈!梵天神帝……好一個梵天神帝!你做了一個很好……不不不,你做了一個無比完美的選擇!本王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哈哈哈哈哈!”

    “願我們兩界,永遠不會成爲敵人。”千葉梵天笑眯眯道。

    “那是必然。”南溟神帝大笑迴應。

    “啊……啊啊……”千葉影兒在這時已屈膝而下,完全失去了行動能力,身上的金芒如螢火一般閃動,每閃爍一次,都會隱隱微弱一分。

    “控住她!”千葉梵天道。

    “是!”第八梵王領命,迅速向前,手掌揮出,一股玄氣罩在了千葉影兒身上……只是,現在的千葉影兒正處在梵神神力潰散的狀態,玄氣看起來已完全失控,根本不可能再有什麼威脅,【所以他的封鎖之力,也只是隨手覆下】,注意力,還是在雲澈的身上。

    誰都想親眼看到雲澈的結局……一個其實在任何人看來,都必定格外諷刺和讓人唏噓的結局。

    “還不趕緊拿下!”龍皇再次道。

    “等等!”

    忽然出聲勸阻的,赫然是宙天神帝,他的臉色很是慘白,似乎還未從雲澈竟爲魔人的驚駭中完全回過神來,他嘆息一聲,道:“雲澈雖爲魔人,但,他的確有救世之功,所以……”

    “莫非宙天神帝想要放過他?”不等他說完,南溟神帝已是重聲道:“魔爲逆世異端,是絕不可存世的禍孽!他的確有救世之功無錯,但,他的滿腔恨意,相信誰都看得清清楚楚,而他身負邪神神力,未來不可預測,若將他留下,將來,說不定會是一個比邪嬰更可怕的禍患。”

    “宙天神帝切不可因他的救世之功而心生不該有的仁慈,留下禍世的隱患。”

    “南溟神帝此言無錯。”太宇尊者微微頷首。

    “老朽並非此意。”宙天神帝道,聲音頗爲無力:“廢他修爲,毀其玄脈……但,不要取他性命。”

    “嘿……嘿嘿……”雲澈在重壓下一點點的擡頭,染血的嘴角滿是幽冷的笑意:“那我可真是……感謝你的……大恩……大德!!”

    “……”宙天神帝避開了雲澈的目光。

    “我贊成宙天神帝之意。”覆天界王陸晝嘆息道。

    “不可!”聖宇界王洛上塵厲聲反駁:“事已至此,斬草若不除根,只會強留後患。”

    “哼!若非他,你連‘斬草’的機會都沒有。”陸晝低聲道。

    “怎麼?你覆天界難道想試試和魔人爲伍?”洛上塵冷聲道。他的妹妹洛孤邪,他的兒子洛長生,都對雲澈恨之入髓,如今之局,他豈能不落井下石。

    “……”陸晝微微咬牙,卻不再言語。與“魔”相關的帽子,誰都戴不起。

    “呵呵,宙天神帝終歸是心軟仁慈,不過,本王倒是也贊成宙天神帝之意。”千葉梵天開口,他的話頓時讓衆人頗爲驚訝,只聽他繼續道:“無論如何,雲澈的救世之功都是真,所以縱爲魔人,我們也可以破例給他留命。”

    “給他留命”,四個字,簡直如天賜聖恩一般。

    “但,前提是……他要老老實實交出天毒珠和邪神神力!”千葉梵天微笑起來:“如此,他就算活着,也沒什麼後患可言了。”

    “天毒珠”、“邪神神力”,這幾個,讓所有人目光都爲之一凝。

    “不愧是梵天神帝,這貪婪的劣根性,怕是一輩子都改不了了!”

    夏傾月終於出聲,她看着千葉梵天,似笑非笑:“且不說天毒珠這等存在會如何認主,邪神神力又是否‘交得出’,就算真的全部交出來了,你確定會落在你梵天神帝的手裏嗎?怕不是要因爭奪這虛妄之物,在整個神界引起腥風血雨。”

    一道道目光落在了夏傾月身上,含義各不相同。

    夏傾月與雲澈曾爲夫妻,當年在月神界,曾爲他捨棄月無涯強行遁離,千葉影兒被雲澈種下奴印,她亦是推手……這些,他們盡皆知曉。

    “哦?”千葉梵天笑了起來:“月神帝,你能忍到此時纔開口,本王着實佩服萬分。”

    “是麼?”夏傾月報以淡笑:“莫非,梵天神帝在期待着什麼?”

    “哈哈哈哈,”梵天神帝大笑出聲,眼眸深處,卻是閃過一抹隱藏極深的陰色,他絕對不會忘記,自己這一生最大的跟頭,便是栽在夏傾月的手裏:“本王非常期望,今天之局,睿智如妖的月神帝……該如何保下已是魔人的雲澈!”

    千葉梵天之言,亦是很多人心中所想。

    “保下雲澈?”夏傾月笑了,看向千葉梵天的眸光帶上了毫不掩飾的嘲諷:“沒想到堂堂梵天神帝,也會講如此幼稚的笑話。也難怪梵天神界這幾年越來越不濟了!”

    “……”千葉梵天眼眸一斂。

    “在場之人,憐憫也好,貪婪也好,誰都可以有理由保他,”夏傾月淡淡道:“但唯獨本王,非殺他不可!而且……必須是本王親自動手。”

    “哦?”千葉梵天一臉饒有興趣的姿態,顯然根本不信:“好的很。若月神帝真要殺他,本王絕對不阻攔,想來也不會有人阻攔。月神帝可千萬不要讓我等失望……”

    哧啦!!

    千葉梵天話音未落,一道紫芒從夏傾月手中乍然閃耀,現出一把七尺長劍,劍體如水晶琉璃,紫光縈繞,一股無形威壓……神帝層面的威壓也覆籠而下。

    “紫闕神劍!”一衆界王驚吟出聲。

    劍身橫轉,在虛空劃下許久不滅的紫芒,劍尖指向了雲澈的頭顱……紫闕劍威也在這一刻忽然釋放,罩向雲澈。

    頓時,所有壓制在雲澈身上的玄氣被瞬間毀斷,取而代之的,是可怕了不知多少倍的紫闕劍威。

    神帝之力加神帝之劍,這股氣機只要稍一引動,千萬個雲澈也會被瞬間滅殺成虛無。

    在所有人驚然的注視之中,夏傾月緩緩而語:“本王與雲澈雖早已斷情,但畢竟曾爲夫妻,亦曾因舊情而爲他付出良多。今日方知他竟爲魔人,此爲本王之恥!亦會成爲月神界之恥!”

    “此恥此辱,唯有本王親手將他誅殺,方能洗清!”

    一言落下,她目光幽寒刺骨,殺機四溢。

    千葉梵天嘴角扯動……但笑意卻隨之凝固在了臉上,因爲夏傾月的殺意竟是無比真切,毫無虛假,紫闕神力更是釋放到驚人的程度。他眉頭猛皺,沉聲道:“等等!你該不會是……他還不能死!”

    “呵!”夏傾月冷笑:“梵天神帝,今日本王若要保他,絕無可能做到。但若要殺他……誰能阻止的了!你還是死了心吧。”

    “你……”千葉梵天向前一步,但還是停在了那裏。的確,到了神帝這等層面,要殺一個神王,不過是一念,她若要執意殺了雲澈,誰都不可能真正阻止。

    “月神帝所言不錯。”龍皇緩緩開口,言語毫無情感波動,反而似乎有些疲憊:“天毒珠也好,邪神神力也好,若真能從雲澈身上剝離,也只會因搶奪而引發難以預料的禍亂。”

    “雲澈爲魔人,衆所親見。一切儘可通融破例,但魔人斷然不可。月神帝曾爲魔人之婦,的確唯有親手戮之方可洗淨……那便由月神帝將今日之事終結吧。”

    龍皇說完,直接背過身去,不再看雲澈一眼。

    “……”宙天神帝閉上眼睛,面色頹然,心緒卻無論如何都無法平息。事已至此,龍皇也已親自開口作出決斷,他已再無力說什麼。

    雲澈緩緩擡頭,看向夏傾月的眼眸。她的雙眸中泛動着幽邃的紫芒,如兩枚綺麗如夢幻的紫色星辰。

    他沒有說話,他也不相信夏傾月會殺他……方纔他身上黑暗玄氣被牽動,他自始至終,都沒想過借用夏傾月的力量,因爲他再怎麼失智憤恨,潛意識裏,也不想把夏傾月牽連進來。

    ▪ ttkan▪ c○

    但,爲什麼她的眼神如此冷漠,還有這股指向自己的殺意……真切的像是直接抵在他命脈和心魂的最深處。

    “雲澈,”她淡漠的開口:“你今日淪落至此,本王亦有責任,但你既是魔人,那就不要怪本王絕情,不過念在曾經的夫妻情分上,本王會讓你死的毫無痛苦……連屍體都不會留下!”

    “到了死後的世界,好好想想自己下輩子該做什麼!”

    “死……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