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死……吧!”

    一聲低吟,冷漠絕然到連殺氣都爲之凝結。紫光之下,雲澈依舊凝目看着她,直到此刻,他也絕不相信夏傾月會殺他……

    但是,那道紫芒,卻在他的瞳孔中,向他的心口緩緩臨近,如此程度的力量,連神君都可以輕易誅滅,只需碰觸到雲澈,便足以將他轉瞬毀成虛無……就如她所說的,連屍體都不會留下。

    不少人閉上了眼睛……夏傾月的選擇,簡直再正常明智不過。雲澈已是必死無疑,就算真的能留命,在一衆神帝的貪婪之下反而是生不如死。既然不可能保住,那麼夏傾月倒不如殺他以洗曾爲夫妻的污名。

    另一個方位,千葉影兒全身籠罩在金芒之中,金色面罩下的玉顏在痛苦中戰慄,梵神神力從她的身上快速的逸散着,無法休止,更無法阻止。

    奴印之下的靈魂聯繫,讓她清晰感知到了死亡正在逼近雲澈,讓她在痛苦中掙扎擡頭……

    “主……人……”

    一聲微弱的輕吟,她身上陡然玄氣爆發……這股玄氣的顏色並非金色,卻依然強橫,一下子掙脫了第八梵王的壓制,手臂極速揮出,一抹光華瞬間穿梭空間,撞擊在雲澈身上。

    撞擊在雲澈身上那一刻,那抹光華頓時炸裂,釋放出奇異的空間之力……帶着雲澈瞬間消失在了那裏。

    嚓!!!

    隨着一聲撕魂裂心的毀滅之音,夏傾月身前的空間被紫芒充斥,瞬息化作完完全全的虛無,而這片可怕的虛無持續了足足數息,纔在戰戰兢兢中,重新形成空間。

    可想而知,只要再遲上十分之一個剎那,雲澈便會被完完全全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一丁點殘渣都不會留下。

    這也無疑向所有人證明,夏傾月絕不是在虛張聲勢,下手可謂狠絕。

    “這……”忽然的變故,讓所有人始料未及,大吃一驚。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的一瞬間,誰都沒有想到,神力正在潰散、梵魂和奴印正在崩解,身軀還被第八梵王壓制的千葉影兒竟會忽然出手。而且她擲在雲澈身上的東西,分明是……

    “空幻石!”十幾個聲音同時低吼而出。

    空幻石這等極其稀少,且用一顆便永遠少一顆的空間神物,梵帝神女身上會有一顆並不讓人奇怪,但誰都沒有想到,竟會發生這樣的意外。

    若是其他的空間之器,不會釋放的如此之快,在場隨便一人就可輕易阻斷。

    就算沒被阻斷,也會留下痕跡……而空幻石的空間之力不但是瞬間釋放,且毫無痕跡!縱十三神帝皆在,也根本無從追蹤。

    “糟了!”一陣驚呼聲響起,驚訝之後,沉重和不安感快速瀰漫在所有人臉上。

    一衆神帝神主快速向前,試圖尋找雲澈遁走的痕跡,卻根本一無所獲。

    “被他逃走,後患無窮!”太宇尊者沉聲道。雲澈身負邪神神力,又有天毒珠,若是被他逃往北神域……以他今日遭受的對待和釋放出來的恨意,多年之後,無法想象會走出一個怎樣的魔鬼。

    雲澈被完全封鎖壓制,氣機更被一衆神帝神主鎖定,絕無逃脫可能,哪怕他自己擁有空幻石這類的神物都沒機會動用……誰能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意外!

    夏傾月手中紫芒消逝,她淡淡瞥了千葉影兒一眼,道:“梵天神帝,你真是養了個好女兒!將來若是後患爆發,你梵天要負首責!”

    wωw ¸ttκǎ n ¸c o

    千葉梵天臉色發暗,目光陰沉的看向第八梵王,後者力量全涌,將千葉影兒死死壓制,同時屈身拜下,道:“屬下大錯,願受重罰!”

    “奴印還真是不得了的東西,”南溟神帝笑眯眯的道,目光盯視着千葉影兒:“如影兒這般絕世神女,在奴印之下居然都能護主到如此程度,妙哉。”

    “怎麼?南溟神帝難道不曾種過奴印?”千葉梵天道。

    “笑話!”南溟神帝不屑一笑:“本王若想得到哪個女人,還需要奴印這等邪道!?倒是……”

    他看向千葉影兒的目光閃了閃,但沒有問下去。

    “你放心,”千葉梵天聲音低低的道:“雲澈從來沒有碰過她。”

    “……!?”南溟神帝猛的轉頭,對此言的反應異常劇烈。

    這話若是來自他人之口,南溟神帝絕對不信。但千葉梵天親口之言,再怎麼不可思議他也信了,他眼睛眯了眯,道:“梵天神帝,本王很想知道,你爲什麼會如此明智的改變主意?”

    “這個重要嗎?”千葉梵天淡笑道。

    “不,不重要,完全不重要,哈哈哈哈。”南溟神帝一聲大笑。

    砰!

    此時,千葉影兒的身上,又一道金芒爆開……也是最後的一抹金芒。

    她的梵神神力就此潰散,梵魂亦完全崩滅,種在梵魂上的奴印也隨之而散。

    如今的千葉影兒,靈魂終於重新得到了完全的自由。

    因修成特殊梵魂的關係,千葉影兒相當於有兩個靈魂。因而奴印種下時,是同時以千葉影兒的真魂和梵魂爲根,所以,無論毀去千葉影兒的真魂還是梵魂,種在其上的奴印都會因失去支撐而崩散。

    以梵魂鈴滅去梵魂,這算是千葉影兒自知會被種下奴印前,給自己留下的最後退路,也是萬不得已之下才可走的退路。

    梵魂潰滅,真魂亦毫無疑問遭受重創,隨着梵神神力的完全散盡,千葉影兒亦就此昏迷了過去。

    但先前所發生的一切,她都知曉的清清楚楚。

    於此同時,龍皇低沉威嚴的聲音響起:“各界傳令下去,在三方神域,全力搜尋魔人云澈的下落。見之可直接格殺!若有包庇、隱瞞者……以魔人論處!”

    龍皇之令,無人不應。

    雲澈被千葉影兒意外擲出的空幻石送離,這在衆人的心中留下了一個陰影……而宙天神帝,他卻是微緩了一口氣。或許,雲澈未死,他能多少釋下些許愧罪感。

    “主上,”太宇尊者在他身側低聲道:“若真被雲澈遁去北神域,以他的可怕潛力,後果難料。而前段時間,你曾說過無意間探知到了雲澈出身星球的所在。”

    “雲澈素來是個極重情義之人,且對出身星球極爲眷戀,否則不會連神界都不想停留。何不以此,逼迫他出來!”

    宙天神帝眉頭一沉:“不可!”

    “可是……”

    “此事,不得再提。”宙天神帝聲音陡然加重。

    “是。”太宇尊者不再多言。

    千葉梵天的目光在這時默然轉過。宙天神帝與太宇尊者的交談雖然極輕,但都被他聽在耳中。

    看着昏迷中的千葉影兒,他瞳眸深處閃過一抹詭光,向身後梵王下令道:“帶影兒回去,你們親築梵心陣,讓她儘早醒過來。”

    “是!”衆梵王領命。

    混沌東極,衆人開始一一離開。

    龍皇暫留東神域,他要在此等雲澈的消息。

    南溟神帝也暫時留在了東神域,他在等梵帝神界的好消息……至於雲澈,不但已經不重要,就連之前的切齒妒恨都沒有了。

    離開之前,不少人回首,看向了東極的混沌之壁……此刻的混沌之壁,既無緋紅裂痕,亦無緋紅通道。

    劫天魔帝就此永離,更有邪嬰也被打出混沌的意外之喜,顯而易見,混沌的命運從今日開始徹底改變了。

    只是,他們此刻無人知曉,一股比歸世魔帝還要可怕的黑暗陰影,正無聲籠罩向他們所在的三方神域……

    ————

    劫天魔帝歸世的消息沒有散開,雲澈救世的消息更是被徹底封鎖。而他是魔人的傳聞,在各大上位星界的催動下,以極快的速度在三方神域擴散,引發着經久不息的震動。

    同時,“魔人云澈”的搜尋令也隨之擴散,引得無數星界傾巢而出……因爲緝拿、或格殺“魔人云澈”的獎賞,竟絲毫不下於邪嬰。而難度和風險上卻不可同日而語。

    除了極少數的那波頂層存在,無人知道,如今被全界搜尋追殺的魔人,昨日,還是衆神帝都要稱頌,上位界王都行拜禮的救世神子!

    東神域,琉光界。

    這是一個正無聲運轉的玄陣,玄陣所縈繞的玄光如層層水幕,純淨清泌。

    雲澈躺在玄陣之中,水幕般的玄光阻隔着他的所有氣息,他看起來正處在昏迷之中,但卻並不平靜,他的牙齒一直死死咬在一起,不斷有道道血絲從他嘴角溢出。

    他的五官、軀體,不斷的在抽搐痙攣,尤其他的十指,每一段指節都在長久的緊攥中森森發白。

    已過去了近十二個時辰,依舊如此。

    咯……咯……咯……

    咬齒欲碎的聲音從雲澈的口中不斷傳來,又一縷血跡從他脣角溢下……一隻玉白的手兒在這時伸出,爲他輕輕抹去血痕。

    她能清楚感受到,那每一縷血絲中蘊藏的切骨之恨。

    “雲澈哥哥……”少女輕輕呼喚,看着雲澈那在痛苦與怨恨中不斷扭曲的臉龐,她的心中彷彿在不斷的滴血,又一次將臉兒別過,不再去看。

    “爲什麼會這樣……爲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同樣的話,她已經唸了無數次,卻依然無法找到答案……或者說,她無法理解和接受那個所謂的答案。

    一個有些沉重的腳步聲響起,水千珩走近,身邊跟着水映月,看着水媚音怔怔癡癡,肝腸寸斷的樣子,他們的神色都變得格外複雜。

    “還沒有醒嗎?”水映月開口道。

    “……”水媚音毫無反應。此刻的她,再沒有了平時的神采飛揚,憔悴的讓人心碎。

    “媚音,”水千珩終是出口,聲音頗重:“必須讓他離開這裏了。我前段時日得意忘形,向不少人透露過你們婚期的消息……琉光界,很快會成爲他們必定搜尋的地方。”

    水媚音卻是輕輕搖頭:“離開這裏之後……他能去哪裏?”

    “他必須走。”水千珩道:“留在這裏,不但對我們很危險,對他同樣危險。”

    這一次,他琉光界王當真是冒着全族被牽連的巨大風險收留了雲澈,已是仁至義盡。但十二個時辰,也已是極限了。

    水媚音沒有抗拒,輕輕的道:“等他醒過來……醒過來,我就送他離開。”

    她的無垢神魂感覺的到,雲澈並不是昏迷,他的意識,彷彿被自己囚禁在了一個漆黑的牢籠之中……

    他無法接受這一切……換做是誰,都無法接受。

    水千珩還想再說什麼,水映月卻是伸手攔在他身前,搖了搖頭。水千珩嘴脣動了動,然後一聲嘆息,沒再說話,也沒有離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