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東神域,宙天界。

    爲搜尋雲澈的下落,宙天界終於還是動用了宙天之音,昭告了整個東神域。

    一天過去,並無消息。

    而這一天,宙天神帝一直都安靜的坐在主殿之中,全天一動一動,連暫留宙天界的龍皇都未去招待。

    曾經的敬重,變成了切齒錐心的憤怒與怨恨……他對雲澈有恩,而云澈對他的恩,卻遠大於前者。

    尤其,他重回混沌後,一直在爲救世奔波,哪怕身上所負的邪神神力,亦是救世的種子……無論起因、過程、結果,他都配得上“救世神子”之名。若無他,如今的神界,必已化作災厄煉獄。

    同樣,若無他,邪嬰也不可能沉寂整整三年,從未出手。

    而一切的轉變,是從他打在邪嬰身上那一掌開始。

    悔嗎?

    不,他不後悔。若再來一次,他依然是同樣的選擇。即使邪嬰阻斷了魔神入世,拯救神界,他依然不會放過那個抹去邪嬰這個巨大禍患的機會。

    只是,雲澈的處境,非他所願。

    “主上。”太宇尊者走進,遠遠拜下。

    “有云澈的消息了嗎?”宙天神帝問,聲音頗爲無力。

    “並無。”太宇尊者道。

    “那退下吧。”宙天神帝道:“不要再問詢雲澈出身之地的事,若行此等行徑,又與魔人何異。”

    “不,”太宇尊者道:“是天機界莫語、莫問、莫知來訪,稱有事關神界安生的大事稟告,無論如何都要見到主上。”

    宙天神帝眼眉微動,天機三老從無虛言,此刻忽然同時來訪,非同小可。

    “請他們進來。”

    很快,天機三老並肩而入,他們的腳步匆忙,竟絲毫沒有了平時的沉穩飄逸之態,神情凝重中還帶着明顯的暗沉。

    宙天神帝與天機三老相知多年,交情甚深,卻從未見過他們如此之態:“三位今日忽然到訪,究竟是發生了何事?”

    “是關於雲澈之事。”天機三老之首莫語道。天機界作爲最特殊的上位星界,自然知曉一切事情的始末。

    “哎,果然。”宙天神帝長嘆一聲,道:“三位大師,你們可否告訴老朽……老朽之所爲,究竟是對,還是錯?”

    “時間無法回溯,既成之事無法更改,所以對錯與否已不重要。”莫語道:“宙天神帝,請看這個。”

    語落,他手掌一推,前方玄光閃耀,現出了一部頗爲巨大的白色書典。書典數丈之巨,周身浮動着平和的玄光。伴隨着一股古樸而神聖的氣息。

    “天機神典?”宙天神帝微微皺眉:“莫非,三位大師近期又窺到了某個重要的天機。”

    “不,”莫語搖頭,手掌揮出,打開了天機神典的第一頁。

    當年在玄神大會,雲澈引九重天劫,得封神第一後,天機三老同時激動無比的喊出了“天道之子”四個字,並喊出了“真神降世”的預言,震動了所有玄者。

    而在一衆強者的質疑聲中,他們當衆打開了天機神典的第一頁……原本空表的第一頁,在天機三老同時釋放的天機之力下,現出了天機創界先祖寰天太祖的預言……

    天機三老同時向前,手臂伸出,心念凝聚之下,他們的掌心閃耀起天機界獨有的特殊玄光。

    頓時,天機神典第一頁,那兩行金色的銘文,亦是四年前呈現在世人眼前的太祖預言再次映現:

    九重天劫現,

    真神重臨時。

    當年在封神臺,也正是這個預言,讓雲澈身上的光環頓時耀眼到近乎炸裂。宙天神帝和梵天神帝爭相要將他收爲親傳弟子,釋天神帝欲將他帶回南神域,之後梵天神帝竟還要將梵帝神女許配給他,龍皇更是當衆欲將他收爲義子……

    那時的一幕幕猶在眼前,引得宙天神帝無盡唏噓。他道:“此預言,老朽當然不曾忘記。雲澈身負當世唯一的創世神傳承,將來會打破當世界限,也並不奇怪。寰天太祖的最後預言,誠不欺人。”

    “不,這兩句,其實只是先祖預言的一半,還有另外一半。”莫語神色沉重。

    “哦?”宙天神帝剛要問詢,目光忽然一凝。

    就在此刻,那世所皆知的十字預言下方,竟又忽然緩緩浮現出另外兩行金色銘文:

    善則諸天永安;

    戾則魔神戮世。

    “……!”剎那冷寂,宙天神帝忽然面色陡變,一下子站了起來。

    “後兩句預言,當年在玄神大會,我們便已看到。但那時雲澈既無戾,亦非魔,雖性情剛烈,但目光清澈,身上毫無濁氣。所以我們未有公開,亦沒有告知任何人。”

    “而,雲澈後來之所爲,完美契合‘善則諸天永安’,縱魔帝歸世,魔神將臨,邪嬰甦醒,卻皆因爲他……魔帝願意離開混沌,並阻絕魔神歸來,邪嬰願永留下界,與神界互不相犯。”

    “太祖預言,字字如神。如此,只要保雲澈在世,諸世當可永恆安寧。”

    宙天神帝的嘴脣開始哆嗦……逐漸的雙手,全身都開始哆嗦起來。

    “而現在,雲澈卻已……戾極成魔!宙天神帝,你可知,這會意味着什麼?”

    “……”宙天神帝身體劇晃,瞳孔逐漸失色。

    戾則魔神戮世……

    昨日,他在極度悲憤、怨恨下爆發的戾氣,讓所有人心驚,戾氣之後,是升騰而起的黑暗玄氣!

    直應最後一句預言!

    莫問道:“我們三人猜測,雲澈本身其實並非魔人,從無黑暗玄力。魔人都是心性被扭曲的極惡魔靈,會渴望禍亂與災難,又豈會傾盡一切拯救神界之難。他的黑暗玄氣,是在昨日由戾而生。”

    黑暗玄力是負面的玄力,當生靈的負面情緒強烈到某個界限,的確會將自身玄力扭曲,化爲黑暗玄力……這種狀況雖然極少,但在神界歷史並非沒有出現過。

    在神界的高等位面,更是常識一般。

    這番話換言之,便是……雲澈會忽成魔人,並非他本身就是魔人,而是昨日……被他們活生生逼成的。

    宙天神帝剛剛站起的身軀又重重的坐了回去,臉色快速變得一片慘白……天機三老的話,他丁點都不懷疑,尤其雲澈原本並非魔人這番話,更是一言直入他的心底。

    他和雲澈多番近距離接觸,神界多少神帝、神主都與他照面,若他當真擁有黑暗玄力,如此多的神帝神主可能會毫無所覺。

    還有,雲澈可是得西域龍後認可,修有光明玄力!而欲修光明玄力,必須具有傳說中的“聖軀”或“聖心”……也是雲澈,以光明玄力爲他驅散邪嬰魔氣,沒有丁點虛假。

    那時的他,怎麼可能是魔人!

    竟是他……將擁有憫世“聖心”,預言中可保“諸世永安”的雲澈,活生生逼成了魔人!?

    “錯了嗎……難道我……真的錯了嗎……”他喃喃而語,失魂落魄。

    “宙天神帝,事已至此,再論對錯已毫無意義。”莫語重聲道:“就算是錯了……也該以最快速度,在最大程度上止錯!”

    “絕對不能,讓‘魔神戮世’這種事出現!”

    “也就是說,”莫知補充道:“雲澈化魔已成事實,那麼……必須不惜一切手段將他格殺!絕對……絕對不能讓他成長起來!”

    “絕…對…不…能!”

    宙天神帝瞳孔一凝,他“忽”的站起,一聲大吼:“太宇!!”

    殿外的太宇尊者閃身而入。

    “立刻備艦!”

    宙天神帝的身上再無先前的頹然,他的眼神,還有身上動盪的氣息讓太宇尊者暗暗心驚,迅速領命道:“是……艦往何處?”

    宙天神帝開口,緩緩吐出三個字:“藍……極……星!”

    太宇尊者皺眉,他第一次聽到這個星球之名,隨之猛的反應過來,驚聲道:“莫非……這是魔人云澈的出身星球?”

    “立刻準備!”宙天神帝輕微點頭,厲聲道:“並在最短時間內,將這個消息全力傳開!”

    “速去!”

    太宇領命而去,宙天神帝的臉色陰沉,但身體……依然在輕微發抖,身上亦是冷汗淋淋,如剛剛大病了一場。

    對於天機預言,東神域之內,未曾真正接觸過天機界者大都不信,甚至嗤之以鼻。

    而在東神域之內,天機界則是一個幾近被神話的存在,尤其宙天神界,對天機預言信任之極。

    因爲宙天界的太祖與天機界的太祖當年便是至交,天機創界太祖的第一個預言,便是宙天界必成王界,之後無數年,來自天機界的預言亦全部應驗,無一不中!

    這些年,宙天神帝如此重視雲澈,也與“真神降臨”這句預言有很大關係。

    如今,“戾則魔神戮世”……這六個字,他豈會等閒視之!

    雲澈是被他逼成魔,若當真應了這可怕的語言,那他……毫無疑問會成爲神界的萬古罪人!

    ………

    梵帝神界。

    六大梵王合力築起的梵心陣中,昏迷已久的千葉影兒終於醒了過來。

    梵魂崩滅,這對她的真魂造成的創傷實在太大,雖昏迷一天,又有梵心陣相輔,也不可能完全恢復過來。

    千葉梵天一直在側,感知到千葉影兒已醒,他的目光終於轉過。

    “父王,”千葉影兒勉強起身,聲音透着虛弱,但一雙瞳眸卻恢復了那讓人不敢直視的威冷:“影兒犯了大錯。”

    她說的“大錯”,是奴印之下,以空幻石助雲澈遁離。

    “已不重要。”千葉梵天道:“告訴我,雲澈出身星球所在何處?”

    他話音剛落,一個身影流光般閃現而至,拜在千葉梵天身後,急聲道:“稟神帝,宙天神界傳來急訊,爲迫魔人云澈現身就擒,宙天神帝已親身前往其出身星球,似是東方一個名爲‘藍極星’的星球。”

    “……!”千葉梵天眉頭沉下,臉色變得很不好看。

    他本想從千葉影兒那裏問出雲澈出身星球的所在,然後悄然前往……傻子都能想到,能衍生出雲澈這般怪胎,他出身的星球絕對非同尋常,很可能隱藏着什麼驚天大祕。

    但,本不欲暴露雲澈出身之地的宙天神帝竟忽然改變了注意,也讓他的算盤就此落空。

    “立刻備艦,”千葉梵天沉聲道:“追蹤宙天所去。”

    很快,一艘玄艦從梵帝神界飛出,直追宙天神界的玄艦而去……同一時段,大量高等玄艦從不同星界穿空而起,直飛同一個方向……

    也是藍極星的所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