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短短兩三個時辰,乾坤五瓊丹第一波核心藥力便被全部煉化,整個過程非但無驚無險,雲澈反而感覺自己一直處在一種無法言喻的舒適感中,似飄搖於雲端,似遊離於夢幻。

    葯氣煉化,乾坤五瓊丹也陷入了暫時的沉寂,那股夢一般的神秘寒氣也在雲澈不知不覺間,自行融合於他的身體,就連身體的創傷,也已全部癒合。

    雲澈重聚心神,開始平穩鞏固新生的力量。

    但,這種平靜並沒有持續太久,乾坤五瓊丹第二波核心藥力又忽然釋放,雖然要比第一波稍稍弱上那麼一分,但依舊讓雲澈再次直墜深淵。

    但這一次,不等雲澈掙扎太久,那個柔和的神秘氣息便再度湧入他的身體,如一場輕婉的春雨,潤滿著他的全身,又和他的軀體與力量無聲無息的融合,共同壓制和煉化著新的葯氣。

    乾坤五瓊丹的大部分藥力都隱於核心,其藥力一**的爆發,又被雲澈一**的煉化。而每次葯氣爆發,雲澈無法支撐之時,那股彷彿來自夢境的冰寒氣息就會及時湧入他的身體。

    一次又一次,反覆數十次之後,乾坤五瓊丹所流溢的藥力已是格外微弱,而每次進入他身體的夢幻氣息也在悄然的減弱著。

    不知過了多久,或許幾天,或許幾個月,也或許幾年……百次的循環之後,乾坤五瓊丹的藥力終於全部釋放,一直覆在雲澈身上的五色異光,也隨之完全消失。

    雲澈的心魂終於放鬆了下來,但卻絲毫沒有疲憊,反而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清明。

    沒有去感知自己如今的玄氣,雲澈釋放感知,悄悄的睜開眼睛……時輪結界依然存在,證明時間還不到「一個月」,只是其中只有他一人,沐玄音已不在其中,周圍,亦沒有她的氣息。

    這時,他的靈魂深處,忽然傳來一聲輕微的鳳鳴。

    冰凰少女賜予他的那縷神魂,在他心魂之中閃耀著冰冷的光華。

    沐玄音曾和他說過,神劫境是神道最特殊的一個境界,只有九個小境界,且並無質變,唯有純粹的玄力提升。因而,神劫境是最適合「強行提升」的境界,不但最容易適應,副作用亦是最小。

    這也同樣,是沐玄音不讓神魂境的雲澈服用乾坤五瓊丹的原因之一。

    雲澈重斂心神,碰觸向那縷冰凰神魂,神魂之上,亦附著著對他而言無比強大,能夠讓他玄力再度暴增的力量。

    ——————————

    宙天界,封神台,封神之戰第三天。

    昨日的封神之戰,封神組有八人敗落敗者組,而敗者組有八人被淘汰。

    今日,只有敗者組的比賽,一共八場,亦將會有八人被淘汰出封神台。

    也就是說,今日之戰後,將只餘十六人留於封神台上。而能從封神三十二子中闖進十六強,已是足以耀世的成就。

    而封神組中僅剩的八人,更是為整個東神域所矚目。

    天剛大亮,封神台的星界坐席便已全部坐滿。封神組落敗,尚有一線生機,而敗者組一旦落敗,但是直接淘汰,再無翻身可能。因而,敗者組的比賽更加的緊張揪心。

    不過,今天本是八場比賽,但在所有人看來,其實也就只有六場而已。

    封神台的光幕之上,刻印著今日的對戰榜:

    第一場:吟雪界【雲澈】——對戰——聖宇界【洛長安】

    第二場:神武界【武歸克】——對戰——驚雷界【厲劍鳴】

    …………

    …………

    「這洛長安真是好命,原本實力墊底,結果第一場比賽遇到雲澈,白撿了個封神組,昨天在封神組敗給炎神界的火破雲,落到敗者組的第一個對手居然又是雲澈……看樣子是要進十六強了啊。」

    「他還能碰到雲澈,還不是因為昨天雲澈的比賽居然輪空,要不怎麼可能還會有這麼弱的對手。最該滾蛋的傢伙居然白白勝了一場留到現在,真替那些苦戰被淘汰的神子感到不公。」

    「雲澈昨天都沒來封神台,聽說有人看到他一個人灰溜溜的出了宙天界,很可能是逃回吟雪界了。」

    「看來他自己也沒臉繼續出來丟人了……呿!這麼逃回去更加丟人。據說他還是吟雪界王的親傳弟子,這簡直是把整個吟雪界的臉都丟光了。本王要是有這麼個親傳弟子,直接一掌拍死他!」

    坐席之中,吟雪界和炎神界都已到了,他們的耳邊,傳來著各種刺耳的議論聲。

    沐冰雲始終沉默,沐渙之等人都是如坐針氈,後悔到場。炎神界那邊,炎絕海和火如烈都暗中嘆氣,火破雲數次想詢問,都沒有問出口。

    時辰已近,隨著封神台結界的罩起,祛穢尊者的身影浮空而起。今天的封神之戰,也終於開始。

    「今日,是敗者組第二輪交戰。勝,入明日敗者組第三輪戰,並躋身十六強。敗,將止步玄神大會!」

    「敗者組第二輪第一場,吟雪界雲澈對戰聖宇界洛長安,速入封神台!」

    祛穢尊者聲音剛落,洛長安便已飄身而起,無比瀟洒的落在了封神台中心,目光直射吟雪界坐席,嘴角勾著一個悠然的弧度。

    吟雪界坐席之中,並沒有雲澈的身影。

    全場目光也都跟著掃過吟雪界坐席,半為輕蔑,半為嘲笑,還有人暗中搖頭嘆息,似乎在為吟雪界感到無顏。無數目光之下,吟雪界眾人都是不敢抬頭,坐立不安。

    「這小子,不會真的當了逃兵吧。」火如烈搖了搖頭,重重嘆了一口氣,滿臉鬱悶和失望。

    第一天的第一戰,他雖然直接投降,但好歹人在現場,由自己親口當眾喊出……畢竟,論實力,他沒有任何勝算,直接認輸雖然有損玄者尊嚴,但也就罷了。

    昨日的敗者組第一輪,他沒有對手,直接晉級下一戰。人沒到,也就沒得說什麼。

    但今天……若是真的已經逃回吟雪界,那,他也就真的沒有理由不被人看輕。

    祛穢尊者語落許久,封神台上始終只有洛長安一人。坐席之中沒有雲澈的身影,顯然根本就不在現場,結果如何,已是顯而易見。

    「唉,三輪預選全部作弊通過,宙天界胸博如天,硬是容許他進入封神之戰,結果……呿!」

    「這絕對是會被載入玄神大會歷史的恥辱。」

    「雲澈早就跑了,祛穢尊者根本沒必要浪費時間,直接宣布結果就是,堂堂封神之戰混進這樣一個垃圾,簡直敗壞了整個玄神大會。」

    祛穢尊者雙目淡漠,面無表情。按照封神之戰的規則,超過十五息未至封神台便可直接判負,雖然雲澈別說封神台,連現場都沒到,結果已是顯而易見,但以他的性情,還是要嚴格等到十五息才會宣布。

    這時,東席之上,宙天神帝忽然發聲:「祛穢,直接宣布結果。玄神大會沒有必要為這種毫無玄道尊嚴的懦夫浪費時間。」

    祛穢尊者頷首,他連雲澈的名字都已不屑再提,沉聲道:「敗者組第二輪第一場,洛長安……哦?」

    「勝」字剛要出口,祛穢尊者的眉頭忽然一動,轉首看向了上空,與此同時,場上大半人的目光也都向一個方向轉去。

    一葉冰舟如划空星芒,從東方飛速而至,轉瞬便已到來封神台上空,冰舟之上,一個人影直墜而下,落在了洛長安的前方,冰舟也隨之消失。

    「雲澈!」吟雪眾人齊齊驚呼。

    「總算……」沐冰雲長舒一口氣,臉色緩和。

    「呼!這小子,我就知道他肯定不是那種不戰而逃的人。」火如烈也大舒一口氣,然後起身吼道:「雲小子,來得好!就算明知道不是對手,咱也堂堂正正的敗……嗯?」

    火如烈忽然眉頭一動,感覺到了哪裡不對勁,須臾的凝目,他忽然雙眼一瞪,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雲澈一身新換過的冰凰雪衣,倒背雙手,頭部微仰,目若靜水,臉上似笑非笑,而他落下的位置……距離正前方的洛長安只有不到十步之距。

    祛穢尊者斜了雲澈一眼,眉頭也是明顯一動,坐席之上,眾星神強者也都是面露驚然,就連東席上的各大神帝,也是目綻異光。

    他們驚異的不是雲澈的忽然到來。

    而是他的玄力氣息……完全的變了!

    前日,他的玄力明明還是神劫境一級,無人不知。

    但,此刻站在他們眼前的雲澈,他身上盪動的,卻分明是神劫境八級的玄氣!

    他們一再確認,那赫然真的就是神劫境八級無疑!

    才隔了短短不到兩天,居然……提升了整整七個小境界!

    「神劫境……八級?這……這是雲澈?」沐渙之嘴巴大張,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靈覺。

    沐冰雲眸光之中亦是深深的難以置信。

    雲澈所吞服的那顆「乾坤五瓊丹」,沐冰雲也一直知曉,而且還是她輔助沐玄音所融成,知道這顆「乾坤五瓊丹」因材料特殊,藥力必定還要遠勝記載。

    普通的乾坤五瓊丹,足以將一個神元境的玄者強行提升到神劫境。但,神劫境的小境界提升,所需要的力量之龐大,自然遠不是神元境和神魂境可比,這枚乾坤五瓊丹縱然藥力極強……沐玄音親口說過,若是雲澈成就神劫境后煉化這枚乾坤五瓊丹,因他玄脈的特殊,大概會提升三個小境界,頂天也至多提升四個小境界。

    她知曉雲澈回吟雪界的目的,必定是尋求這枚乾坤五瓊丹。

    但,整整七個小境界的提升,卻是著實讓她嚇了一跳。

    ————————————

    【今天凄月最後一天,後半月總算沒斷,鬆一口氣。明天就是八月份了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