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渙之長老,雲澈這小子……你們冰凰宗,難道也有某種秘法?」火如烈一臉震驚的道。

    「火宗主!」火如烈話一說完,耳邊便傳來炎絕海一聲低喝。他迅速醒神,再不詢問。

    如此短的時間,如此驚人的提升,當然絕非尋常。炎神界用兩年時間,將火破雲的玄力提升至神靈境後期,用的就是某種「秘法」,所以火如烈有此一問。但這種「秘法」都是宗門之秘,當然不能亂問。

    「……」沐渙之卻是搖頭,一臉久久沒有消散的驚然。

    他壽元已超萬載,從未聽說宗門之中有什麼能將弟子連升神劫境七個小境界的方法,包括宗門記載,也從未有過。

    封神台坐席一片喧然。修玄之道最忌貪功冒進,但能「冒進」到這種程度,他們無不是驚到極點……包括那一眾上位星界的界王!

    「神劫境……七個小境界的提升,就算用了那枚時輪珠,也才一個月的時間。」

    東席之上,各大神帝都是眉頭大皺,目綻驚奇。

    這時,龍皇忽然發聲:「是乾坤五瓊丹。」

    「不錯。」宙天神帝也緩緩頷首:「身上藥氣尚未散盡,應該就是乾坤五瓊丹無疑。以吟雪界王之能,的確可輕易融合乾坤五瓊丹,只是能找齊材料,也是不易。」

    「不過,」龍皇繼續道:「單一枚乾坤五瓊丹,就算能完美煉化,也絕不至於提升如此之大。吟雪界也不可小覷啊。」

    「呵呵。」宙天界王笑了起來:「我宙天至今六十萬載,而吟雪界,已逾九十萬載。這些繼承神之遺留,歷史長久的星界,哪個沒有自己不為人知的隱秘。只是……這些『隱秘』要麼代價極大,要麼極難實現,卻用在這小子身上,著實讓人有些不解啊。」

    「不,」龍皇微微搖頭:「這個小輩,怕是遠沒看上去的那麼簡單。單單他能施展匿影,已可見端倪。吟雪界王沐玄音之名,龍某在西神域都早有耳聞,能被她收為親傳弟子,又不惜代價將他提升至此,此子,絕非尋常。」

    「忽然如此大的玄力提升,必定用了什麼極其高等的秘葯或秘法。就是我們琉光界,要做到這種程度也是極難,沒想到一個中位星界竟能……」琉光界,水映月低聲道。

    「姐姐,」她身邊的少女忽然問道:「大哥二哥三哥……十哥十一哥……九十九哥他們有沒有開這場比賽的賭局呢?」

    「並沒有。」水映月看了水媚音一眼,驚訝她為什麼忽然會對賭局感興趣:「這場交戰,結果根本毫無懸念,開設賭局只會穩賠。」

    每一屆玄神大會,東神域都會興起無數賭盤,琉光界當然也不會放棄這個撈金的機會,而且由於琉光界的聲望勢力,所開賭盤亦是極其之大。

    「唔……好可惜哦。」水媚音一雙流轉著神秘異芒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看著雲澈:「如果大家都買洛長安的贏的話,九十九哥他們就可以賺好多玄晶了。」

    水映月目光一訝:「媚音,你是說……」

    「那位雲澈大哥哥,會贏哦。」水媚音很認真的道。

    「贏?」水映月無法理解:「雖然玄力提升很大,但也不過才神劫境後期,再怎麼也不可能是洛長安的對手。」

    「嘻……」水媚音笑了起來:「他不僅修為變了,眼神,也完全的變了呢。」

    封神台上,祛穢尊者目光在雲澈身上定了數息,詫異之後,冷然道:「哼,雲澈!萬界矚目的封神之戰,你竟敢遲至,可還將這玄神大會放在眼中!」

    雲澈動也不動,竟是悠然道:「遲至的確稍有不妥,不過按照封神之戰的規則,遲至十五息方可判負。而剛才若沒有算錯,我應該也只遲至了七息左右,卻聽到了祛穢尊者正在宣讀結果……這好像更加不妥吧!」

    「你……」祛穢尊者眉頭一沉,險些再次因他而動怒。

    以他的身份,哪怕一界界王,都不敢有半句不敬,而雲澈……絕對是他一生都沒見過幾個的異類。

    想到自己的身份,祛穢尊者將剛剛湧上的怒氣瞬間壓下,身體浮空,重吼一聲:「時辰已至,你們兩個……馬上開戰!」

    祛穢尊者的號令之下,封神台總算安靜了下來。但對戰雙方卻都沒有動手。

    一個好整以暇,一個一臉玩味。

    雲澈的玄力變化雖然驚人,但還是停留在神劫境。在任何人眼中,都根本不可能對洛長安造成哪怕一絲一毫的威脅。

    洛長安眼睛只睜開半隻,一上一下的盯掃著雲澈,臉上那曖昧的笑意,像是在打量一個有趣的玩物:「不錯嘛,前天被我嚇的連封神台都不敢上,今天居然有膽子站上來了,嘖嘖嘖。」

    「一天時間,神劫境一級到神劫境八級,哈哈哈哈……」洛長安嘴角咧起,輕蔑的冷笑著:「雖然不知道你是用了什麼方法,但連三歲小孩都知道,神道修鍊要循序漸進,步步小心,你居然如此愚蠢,雖然玄力提升是不小,但必定重損了天賦和壽元。真是可笑至極。更可笑的是……你該不會以為,現在的你,就不再是廢物了吧?」

    雲澈:「……」

    洛長安向雲澈慢悠悠的伸出一根手指:「小子,我這人一向心軟,所以呢還是好心的提醒你一句,我都已經快二十年沒和神靈境以下的垃圾交過手了,所以很容易拿捏不住力道,若是一個不小心,讓你掉半條命,癱上個百八十年,嘖嘖,那場面得多讓人可憐啊。」

    「所以,我就好心的賞你個機會。」洛長安笑眯眯的伸出五根手指:「我給你五息的時間,你自己乖乖的投降,然後從這裡永遠滾下去,繼續當你那卑賤的廢物,也免得我被你這種廢物髒了手。」

    面對一個絕對弱者,洛長安毫無氣度的惡毒嘲諷,讓很多人暗中皺眉。而兩個人半天沒有動手,祛穢尊者卻沒說什麼。

    雲澈卻是笑了起來:「你洛長安口口聲聲把『廢物』二字掛在嘴邊,看來,你是當真瞧不起認輸投降啊。」

    「呵呵呵,」洛長安笑的輕蔑之極:「我等真正的男兒,只要還有意識,就要戰到最後一刻,哪怕戰到死!只有你這種卑賤的廢物,才會像狗一樣的乞降!不過,看你這種卑賤的廢物像狗一樣乞降,嘿……也是一種不錯的享受嘛,所以,我就賞你這樣的機會……不過,你只有五息!」

    「四!」

    「三!」

    「二!」

    洛長安伸出的五指一根根收回,但云澈卻是一動不動。洛長安從他的臉上看不到一絲的緊張害怕,甚至連憤怒和屈辱都看不到,這讓他心中快意大減,目光也逐漸帶上了陰毒。

    「一!」

    最後一根手指收回,洛長安笑了起來:「機會我給過你了,過會我下手失了分寸,嘿……你也已經沒機會後悔了!」

    身為聖宇界王之子,洛長安的狂傲跋扈是出了名的。或許是因為在家族之內,他的光環完全被胞弟洛長生所壓制,他十分喜歡羞辱弱者,對方那憤怒屈辱卻又不敢反抗的樣子會帶給他扭曲的快感。

    但今日,他在雲澈身上卻並沒有得到滿意的效果,心中反而生怒。聲音一落,竟是忽然出手,右臂從抬起到轟出的剎那,掌間的玄氣渦流暴漲數十倍,直轟雲澈心口。

    有著玄力上的絕對優勢,不但當先出手,而且狠辣無比,這一擊若是轟實,不要說神劫境八級,縱是神劫境巔峰也必定一瞬重傷。

    「雲澈!!」吟雪眾人,除了沐冰雲,俱是大驚失色。

    聖宇界的觀戰者也都是眉頭大皺……洛長安雖然頂多用了兩分力,但,對手只是一個才神劫境的人,這一下最輕也是重傷,更有可能直接橫死當場。

    聖宇界當然不會懼吟雪界,殺了界王親傳弟子在他們眼裡根本不算什麼大事,諒它吟雪界縱然有一個神主界王,也絕對沒膽子要和聖宇界怎樣。但這是封神之戰,惡意下死手,是有可能被取消資格的……只是聖宇界縱然想要喝止,也已來不及。

    轟隆!!

    雲澈一動不動,而在超過自身一個大境界的玄力壓制下,也的確難以動彈。洛長安這一擊直中雲澈的胸口,一聲爆鳴,前方百里都捲入一股強橫之極的力量之中,縱然一座山嶽,也會被一瞬摧成齏粉。

    在即將擊中雲澈的那一刻,洛長安的嘴角斜起一絲獰笑,但馬上,他的獰笑便完全消失,因為他明明轟中雲澈的一擊,卻是擊空而過,眼前出現的不是雲澈被他一瞬轟出封神台的畫面,而是一抹在粉碎中消散的冰影。

    洛長安一愣,然後猛的轉身……雲澈正保持先前的資格,倒背雙手,安然的站在那裡,距離他,依舊只有不到十步之遙。

    「是宗主的斷月拂影!」吟雪界幾個宮主長老齊齊驚呼。

    「好一個斷月拂影……果然名不虛傳!」東席之上,龍皇竟是失口而贊。

    「形移而息滯,瞬身的同時混淆對手感知,」宙天神帝看了星神帝一眼,笑著道:「這一點上,已是堪比你們星神界的星神碎影。」

    將一個中位星界的身法與他們星神界的神技相提並論,星神帝卻沒有哧鼻,反而微微頷首:「星神碎影極難頓悟,我星神界眾星神之外,無一可修成。而斷月拂影,以前據說吟雪界也唯有玄音界王一人修成……而這小子不但修成,還達到了傳說中的『匿影』之境,當的起龍皇親口讚譽。」

    「但,身法再強,也不過勉強保自己一時不敗!卻永遠不可能戰勝對手!」

    「唷,不錯嘛。」洛長安回身,眼睛眯了眯,未見他有什麼動作,身上忽然氣浪爆發,數十道玄氣瞬間釋放,化作幾十隻無形之爪,織成一個大網,驟然罩向雲澈。

    叮!

    數十道玄氣同時擊中雲澈,帶起的卻是一聲輕響,以及一個破碎消散的冰影。

    而雲澈的氣息,再次出現在了洛長安的身後。

    洛長安臉色終於陰下,他神靈境中後期的玄力,居然出手兩次都沒有觸及到一個才神劫境的對手,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這無疑很是丟人。

    他緩緩的轉身,冷笑了起來:「呵,逃竄的本事不錯嘛。那麼……你再逃一次我看看!!」

    洛長安身上的玄氣陡然暴漲,竟釋放至近七成之多,將雲澈牢牢鎖定……神靈境六級對一個神劫境玄者的強行壓制,可以說幾乎不可能掙脫。而洛長安也在這時飛身而起,一拳轟下。

    「礙眼的廢物……滾吧!!」

    面對洛長安的陰毒一擊,這次,雲澈並沒有選擇避開,而是一動不動,嘴角,微微斜起一絲冰冷的淡笑。

    先前的兩次瞬身,他倒並不是在誠心戲弄激怒洛長安,而是在試探自己如今的實力層面。

    前日,哪怕面對神靈境一級的力量,他都會感覺到巨大的壓力。

    而方才,洛長安兩次攻擊,他卻沒有感覺到絲毫被壓制的感覺,兩次瞬身皆如信步閑庭,哪怕被洛長安轟出的力量餘波拂到,卻也只像是被狂風撓了一下。

    噗轟!!!!!!

    洛長安飽含陰毒的一擊,結結實實的轟在了雲澈的胸口,發出了驚天動地的玄氣爆音……

    「嗚啊啊!!」

    而轟鳴聲之後,一個人影狠狠倒飛而去,猩紅血霧在半空猛烈爆開,伴隨著一聲痛苦無比的慘叫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