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被沐玄音的寒氣驟甩幾十裏,但這樣的距離,在神帝之力下卻不過是咫尺之距,瞬間便被宙天神帝拉近。

    他的右臂轟出,一個巨大的掌印罩向雲澈所在的空間……這個掌印根本不需要碰觸到雲澈,威壓覆下的那一刻,便會將他輕易碾殺。

    另一邊,千葉梵天身上閃動黃金玄光,神帝威壓已將沐玄音牢牢鎖定。沐玄音身影急掠,在宙天神界出手的剎那,她左臂伸出,一個巨大的冰晶屏障瞬間築起。

    與此同時,她的右臂,卻是朝向了後方的雲澈,一道驟閃的藍光將她與雲澈的軀體連接到了一起,在雲澈的身體表面,無比倉促的結起了一個深邃到最極限的湛藍冰層。

    砰————

    宙天神帝的掌印,梵天神帝的黃金玄光同時撞擊在了冰晶屏障之上,巨大的轟鳴幾乎震碎所有人的耳膜,周圍大片空間,無論屏障的前方還是後方,空間都瞬間壓縮,然後瘋狂塌陷……但冰層中的雲澈卻只感覺到些許的震動,毫髮無傷。

    因爲,沐玄音的六分力量,都覆在了他的身上。以剩餘的四分力量抵向了宙天、梵天兩大神帝。

    屏障劇震,伴隨着一聲格外淒厲的冰凰之鳴,沐玄音的脣角血痕掠下……但,冰晶屏障卻沒有破碎,竟是牢牢撼住了兩大神帝。

    這一幕,驚得所有人全部失聲。

    若論防禦之力,土系最強,冰系次之。冰凰神力的防禦能力的確極強,但,她此刻面對的,可是東神域兩大最強神帝!

    還是在她明顯分力保護雲澈的狀態之下!

    宙天神帝與梵天神帝的面色同時微變,身體短暫後撤,全身玄氣爆發,齊齊重轟在冰凰屏障之上。

    轟————

    一聲轟鳴,震得遠方數顆星辰爲之戰慄,沐玄音一口血沫噴出,但身影卻是牢牢不動,屏障在劇顫之中,卻依舊沒有崩潰。

    這一刻,所有人臉上的驚容放大了十倍不止。

    “這……這……”一衆東神域的上位界王都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兩個月前,沐玄音在吟雪界大敗洛孤邪,還斷其一臂,宙天神帝在場親見,深受撼動。但此事,洛孤邪自然不可能傳開,各大王界或許會詳細知曉,而其他星界,縱有耳聞,也根本難以盡信。

    這一刻,他們纔在極度的震驚中想起那個傳言,並意識到,那個傳言或許根本不是假的……不,眼前的一幕,分明要比那個傳聞,還震撼不知道多少倍!

    她明明只是一箇中位界王啊!

    傾覆着沐玄音大半力量的冰層牢牢護着雲澈的軀體,也封鎖了他的所有行動,原本已陷昏暗深淵的意識一下子清醒……而且是無比的清醒。

    極限的冰封之中,他連嘴巴都無法張開,無法發出聲音,唯有一雙瞳孔擴張到了最大,幾近炸裂。

    身上緊縛的冰凰氣息,讓他能輕易碰觸到她的心魂,他死死咬牙,用心念吼道:“師尊……你快走……走!!”

    爲什麼她會來這裏……

    明明已經……明明已經……

    轟!!

    冰晶屏障再次顫蕩,裂痕遍佈……沐玄音冰白無暇的雪衣上,也頓時瀰漫道道猩紅刺目的血痕。但她的面容卻依舊那麼冷徹,左臂死死支撐着屏障,右臂將更多的力量牢牢覆在雲澈的身上。

    “師尊……你瘋了嗎!!”

    明明是心念魂音,竟也是那麼的顫抖。

    “你救不了我……還會連累吟雪界……走……求你快走!!”

    十三神帝爲他而來,他們代表着當世權勢、力量的最頂點,誰都不可能抗爭和違逆,誰都不可能救他。

    沐玄音強行救他,根本是白白送死……還極有可能,因此連累吟雪界!

    他不明白……他想不通她爲何要如此!

    砰!!

    冰凰屏障裂痕遍佈,雲澈的心魂之中,傳來她帶着痛苦的冰冷之音:“你……可以爲了天殺星神……捨棄一切赴死……我爲何……不能爲你……捨棄吟雪界!”

    “這個世上,不是隻有你……可以自私任性!”

    嚓!!!!

    冰凰屏障崩裂,化作漫天飛散的殘破冰晶,沐玄音口中噴出一道長長的血箭,身影如中箭的天鵝般飛墜下去……卻又下一瞬間冰影綻放,精血盡釋,一個巨大的冰夷封天陣以快到違背常理的速度成型,將宙天神帝和梵天神帝的行動剎那封鎖,讓他們的身形和威勢極速緩下。

    如無數道寒針刺入體內,千葉梵天和宙虛子臉色再變,他們抗拒着冰夷封天陣的行動壓制,齊攻而上,雖然只是短短數息的交手,他們兩人再次出手時,已幾乎再無保留。

    精血獻祭下的冰凰玄光,藍得異常悽豔,就連封結雲澈的冰層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冰層之中,只有神王之軀的雲澈,在兩大神帝的力量餘波之下,都一時無恙。

    逐漸染血的冰藍身影占據着雲澈的整個瞳孔,他的意識又一次陷入徹底的迷亂……

    ……

    “她不止一次的說過她不再是你的師尊……但你似乎從來都沒有明白這句話的真正含義,又或者,你不敢去相信。”

    ……

    “玄音,陪我一起送劫淵前輩離開,好嗎?”

    “好……”

    ……

    “今日是師尊和冰雲宮主生父的祭日……師公是被北域魔人所殺,所以,師尊和冰雲仙宮都恨極魔人,見之必殺。”

    ……

    “我無法離開這裏,所以,我選擇了沐玄音來保護和指引你……我以冰凰神魂爲載體,對她進行了靈魂干涉……她對你所有的好,都只因我對他的靈魂干涉,而不是她自己的意志。”

    ……

    “若是解開……一切都將雲散,她反而很有可能會想要殺了你……”

    ……

    “師尊說,她不想見你……送劫天魔帝離開的事,她已無暇前往。”

    ……

    “……”雲澈閉上了眼睛,他的靈魂,從來沒有顫蕩的如此劇烈過。

    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轟!!

    又是一聲震空巨響,沐玄音身上藍光殘滅,拖着一道長長的血痕飛出,撞在了封結雲澈的冰層之上。

    面對兩大神帝,她的神主之軀已是半身染血,而被封結在冰層中的雲澈……依舊是毫無無傷。

    這無疑在告訴着所有人,沐玄音竟將大部分力量覆在了雲澈身上,以殘力硬撼了兩大神帝整整數息。

    “吟雪界王,你這又是何苦。”宙天神帝道。

    “好一個吟雪界王,你的實力,或許已堪比影兒……可惜,如此實力,竟是這般蠢不可及!爲了一個弟子,一個魔人來白白送死!”千葉梵天掌心金芒耀動:“你大概算是本王這輩子見過的最蠢的女人了。”

    如果,她全力交戰,縱然面對兩大神帝,也足以抗衡一時。但爲護雲澈,只餘四分力量的她,在兩大神帝之力下,已是全身重創,一雙美眸,已是透着些許的渙散。

    “哎,可惜。”宙天神帝重重一嘆,卻是決然出手。雲澈一事,已到了如此地步,斷然無法回首。就算是錯了,也無論如何,都必須將這個“錯誤”完完全全的從世上抹去,絕不可讓預言中的“魔神”問世。

    沐玄音身上的氣息已是微弱了大半,迎着宙天神帝轟下的巨大掌印,她的雪姬劍刺出,寒光乍閃,卻是格外微弱。

    但,就在劍尖和掌印碰觸的剎那,沐玄音本已渙散的冰眸中陡然晃過一抹異芒,她脣間忽然噴出大片的血霧,淋在雪姬劍上……

    冰層之中,雲澈的冰凰血脈猛然悸動……那是沐玄音的冰凰源血!

    所有的冰凰源血!

    叮!

    宙天神帝的掌印忽然定格在了空中,就連千葉梵天即將釋放的金色玄光亦詭異定格。而沐玄音……她身上本已弱下的藍光陡然變得無比狂暴,比之先前,濃郁了數倍……數十倍!

    “啊……師……師尊!”雲澈的心魂發出戰慄的吼叫。

    因爲,那分明是……斷月毀殤!

    宙天神帝與梵天神帝的眼瞳被完全映成藍色,這一刻,他們竟忽然感覺到了冰冷與心悸,他們的力量,他們的軀體都像是忽然陷入了無形的禁錮之中……而且,是無法掙脫的禁錮。

    在一切都變得緩慢的冰藍世界中,雪姬劍直刺而出,穿過宙天神帝的掌印。穿過他的手掌,再直刺入他的胸口……

    一個蒼藍玄陣以宙天神帝的胸口爲中心無聲爆開,釋放出蔽天霞光。

    “唔!!”

    宙天神帝一聲低吟,半隻手掌脫體飛出,在飛出的剎那便已化作冰粉,而爆開的藍色霞光將千葉梵天也完全籠罩,兩大神帝如墜冰獄,同時橫飛而出。

    橫壓在雲澈和沐玄音身上的玄氣也剎那潰散。

    “什……什麼!”

    “糟了!!”

    一劍轟退兩神帝,這無疑是驚世駭俗的一幕。但比之於此,讓各大神帝臉色驚變的是……宙天神帝和梵天神帝在這一劍下身傷力潰,也給了雲澈自由之機。

    雖然只有一個剎那,但亦足夠!

    龍皇、南溟神帝、釋天神帝,宙天守護者、梵王都在驚然間玄氣釋放……但已來不及,他們放大的瞳孔中,一直死死護着雲澈的冰層在宙天與梵天兩神帝被震潰的剎那完全消散。

    亦是同一個剎那,雲澈的手中,多了一抹灰暗的光華。

    空幻石!

    “走!!”沐玄音無比虛弱,又無比狠絕的喊聲在他心魂中響起。

    拿起空幻石,雲澈卻並未將之捏碎,而是忽然凝聚全身力氣,將其擲出……

    空幻石頓時划起一線剎那流光,直飛沐玄音。

    精血、源血盡釋,沐玄音身上的冰息,以及生命氣息都快速離散。一劍震潰兩神帝,這無疑是奇蹟一劍……

    但這抹奇蹟之光,卻也只能閃爍剎那。

    龍皇、南溟、釋天、守護者、梵王都驚然出手,宙天和梵天也已在空中折身……如今狀態的沐玄音,連遁走的力量都已不可能有。

    能救她離開的,唯有這枚空幻石。

    但,就在空幻石即將撞擊在她身上時,一隻玉白的手掌卻是輕輕伸出,一瞬卸去了空幻石上所有的力量,將它完好的抓在了手中。

    “!!!”雲澈大驚失色。

    沐玄音手掌翻轉,便要將空幻石反擲向雲澈……一股如天穹傾覆,萬嶽崩塌般的威壓已驟然壓下。

    她若擲出空幻石,脫手的瞬間,空幻石便會被摧滅。

    她身姿陡變,身上殘剩的所有力量在這一剎那完完全全,沒有一絲保留的傾瀉而出,左臂撐起冰凰屏障,右臂指向雲澈,在他的身上重新結起封結冰層。

    而這一次,她將九成的力量,都覆在了雲澈的身上。

    轟嗡————

    一聲重響,整個世界爲之死寂。

    龍皇的手掌按在了冰凰屏障之上,屏障毫無損傷,他的面孔也淡漠如死水,沒有絲毫的神情。

    而一道龍影,卻隔着完好無損的屏障,從沐玄音身上貫穿而過。

    龍白,四方神域唯一的皇,真正的當世至尊。

    他的力量,代表着當世生靈的極限。他的親自出手,世上有幾人能有幸親見?

    叮……

    一聲極輕的響動,冰凰屏障忽如霧一般完全消散……無影無蹤。

    沐玄音的瞳孔完全失色,如一抹被寒風帶起的飄雪,輕渺的飛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