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翌日清晨,沐冰雲來到庭院時,看到雲澈靜立於池邊,一身厚重晨露,顯然一夜未眠。

    雲澈轉過身來,目視沐冰雲,從他的眸光之中,沐冰雲察覺到了什麼。但,他卻並沒有將目光撇開,一如昨日般平和……而且,反而多了一絲堅定。

    「冰雲宮主,我向你保證,絕不會做任何對不起師尊的事。」雲澈有些突然的道。

    沐冰雲怔了一怔,眼神無比複雜,她輕輕的道:「你不需要向我保證什麼……封神之戰快開始了,我們走吧。」

    今日的封神之戰,將是十六強之間的角逐,毫無疑問會比之前激烈精彩的多。

    沐冰雲帶起雲澈,一同飛往封神台,速度並不快,一路皆無言語。因沐玄音之事,兩人之間的氣氛也不可避免的變得微妙,尤其沐冰雲,她面對雲澈時的心境,已註定再無法回到從前。

    她無法接受,也無法理解沐玄音所作所為。

    兩年前沐玄音的原諒,她勉強還可以接受,畢竟,雲澈的初衷是為了救她。但這一次……究竟是為什麼!?

    「雲兄弟……冰雲前輩!」

    後方,在這時傳來火破雲的聲音。沐冰雲的身形一頓,雪手一推,將拂在雲澈身上的力量收回:「記得不要遲到。」

    說完,她雪影一晃,已在數里之外。

    雲澈:「……」

    火破雲孤身一人,很快來到雲澈身邊。雲澈轉身微笑道:「破雲兄,怎麼只有你一個人,你師尊他們呢?」

    火破雲解釋道:「昨夜師尊和炎宗主合力為我結下了『靈火界』,讓我以時輪珠在其中修鍊。現在他們正在收回『靈火界』,而我的比賽在第一場,擔心遲到,所以便讓我先來了,他們隨後應該很快就到。」

    「原來如此。」雲澈點頭:「破雲兄,你今天的對手是君惜淚,你有幾分把握?」

    「這個……」火破雲苦笑一聲:「老實說,真的毫無把握。不過,雖然我沒信心勝她,但她想要贏過我,也沒那麼容易。」

    感覺到火破雲並沒有被君惜淚的盛名嚇到,反而鬥志昂揚,雲澈也放下心來,笑著道:「那是當然。」

    「話說……雲兄弟,」火破雲的聲音忽然小了下來,猶豫著問道:「冰雲前輩……為什麼忽然丟下你走了?」

    「……這不很正常嗎?」雲澈道。

    「不是。」火破雲卻是搖頭:「要是別的前輩,我一定不會覺得什麼,但是,冰雲前輩對待雲兄弟……怎麼說呢,根本不像是對待後輩弟子,一直都溫柔的像是母親,或是姐姐那樣,至少我看到的是這樣,還一直都好羨慕。所以,剛才……才會覺得奇怪。」

    「……」雲澈微怔,不自然的側過臉去,躲閃著目光,輕吐一口氣:「因為她是女人啊。」

    火破云:「???」

    這時,一道凜然異常的氣息從他們身上掠過,就如一把利劍,驟然劃過他們的靈魂。

    雲澈和火破雲同時閃電般的回首,東方不遠處,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少女,她一身勝雪白衣,絕色無雙,後背負著一把青銅古劍,整個人如同從古老畫卷中走出的神女,一雙明眸本是極美,卻透射著足以刺魂錐魄的寒光。

    劍君傳人——君惜淚!

    剎那的目光碰觸,卻是如劍鋒在喉。而下一瞬,君惜淚卻是轉過目光,再不看他們一眼,白衣飄動間,已是瞬間遠去。

    「好……好厲害的氣息。」火破雲重重的吸了一口氣:「這難道就是師尊昨夜所說的無形劍意?」

    雲澈皺了皺眉頭,剛才君惜淚那明顯帶著恨意的目光與氣息,讓他內心忽然沉重了數分。雖然君惜淚每次見到他時都是如此,但這次情形不同。

    「破雲兄,」雲澈無比認真的道:「過會兒和君惜淚交手的時候,你要千萬小心。」

    「嗯,我知道。」火破雲重重點頭。

    「不,我的意思是,你要小心她對你下狠手。」

    「啊?」火破雲一愣,不解道:「為什麼?」

    「你難道忘了,之前在吟雪界時,她被我師尊逼迫向我跪地賠罪,作為被世人矚目的劍君傳人,這必定是她這輩子最大的恥辱。在宙天界,她每次見到我,都恨不能用目光將我千刀萬剮,只是她沒機會能對我下手。但,她知道你和我的交情,很有可能會泄憤到你的身上。」

    雲澈說的頗為凝重,火破雲動了動眉頭,猶豫道:「這……應該不會吧?君惜淚可是劍君傳人,名氣極大的東域四神子之子,不至於做這種毫無風度的事吧?」

    「她是劍君傳人沒錯,但她也是個女人啊!女人有多記仇……呼,看來你應該沒在女人身上栽過跟頭。」

    「呃……謝雲兄弟提醒,我會小心的。」火破雲只得點頭。雖然有著不以為然,但出於對雲澈的信任,他並沒有完全無視他的勸告,很慎重的記在心裡。

    來到封神台區域,雲澈剛一到來,便吸引了無數的注目,就連各大神帝的目光都在他身上停留了不短的時間。

    初至神界時,他只為見到茉莉,因為本打算低調到塵埃里,卻是很快驚動整個冰凰神宗,還成為了宗主親傳弟子,短短几年時間,在沐玄音的獨寵之下,在吟雪界幾乎是一人之下眾生之上。

    到來宙天界,他本欲不被任何人所注意,卻在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辰名聲大噪,被各大界王、神帝所側目,昨日一戰,更是驚動整個東神域。

    他身上所擁有和背負的東西,似乎早已註定了他不可能歸於安和平靜,這一點,他自己也已有所感……大概,還和性情有關?

    很快,一皇五帝皆至,今日的封神之戰也到了開啟之時。「大事」已知,但到了今天,龍皇和釋天神帝依然沒有離開,很顯然,他們都真正對東神域的這場玄神大會產生了興趣……或者對其中的某個或某些人產生了興趣。

    「封神組第二輪第一場,炎神界火破雲對戰劍君傳人君惜淚!」

    君惜淚是出身「瑤心劍閣」,但祛穢尊者的宣讀卻是「劍君傳人」,顯然後者的分量要比前者還要重得多。

    今日先開啟的是封神組之戰,隨著祛穢尊者的宣讀,火破雲一個飛躍,落在了封神台之上,手執破魔劍,金烏烈焰從全身蔓至劍身,已是第一時間進入交戰狀態,封神台每一個角落,都可以感覺到那濃烈的金烏氣息和昂揚戰意。

    「這個少年人不錯。」東席之上,宙天神帝微微頷首,不吝誇讚:「出身中位星界,卻有如此成就。年紀輕輕,卻可將最難掌控的金烏炎駕馭到如此地步,尤其面對劍君傳人這等對手,卻是毫無怯意,將來必有大成。」

    「的確可贊。」就連龍皇亦是點頭,然後斷言道:「只可惜,這一場,他必敗無疑。」

    君惜淚身影一瞬,如被柔風所託,輕飄飄的落在封神台上。但和火破雲鬥志盡燃,嚴陣以待不同,她靜然而立,冷顏無情,那把屬於劍君,非她所能駕馭的「無名劍」依然負於身後,整個人像是孤離於世外,漠視著凡塵。

    「開戰!!」

    祛穢尊者一聲令下,火破雲身上的火光瞬間直竄百丈,大半個封神台都被染上了一層淡金色。

    但君惜淚依舊安然無聲,就連氣息,都沒有一絲的變動,一雙毫無感**彩的美眸,也似乎根本沒有注視在火破雲的身上。

    一種被小視的感覺讓火破雲眉頭大動,但他沒有被激怒,反而更燃戰意,一聲大吼:「炎神界火破雲,請賜教!!」

    「喝!!!!」

    啾————

    三大火焰至尊中,金烏有著最強的焚滅之力,亦有著最強的傲氣尊嚴,承載著炎神界有史以來最極致金烏血脈的火破雲性情也自然會受到最大程度的影像。平日里並不會顯現,但一旦涉及力量,便會完全觸發。

    巨大的金烏炎影在火破雲背後顯現,展翅威鳴。

    轟——轟——轟——轟——轟——

    數十道金烏炎光也在這一刻同時炸裂,綻開數十朵赤金火蓮,當火光強烈到極致之時,封神台的上空,像是同時出現了幾十個太陽,讓一眾強者都幾乎不敢直視,心中一片驚然。

    「這個氣息……還有釋放火焰玄力的速度……他真的只有神靈境七級?」一個修鍊火系玄功的中位星界失口驚喊道。

    「而且那還不是普通的玄火,而是遠比普通玄火更難駕馭……不,是所有神火中最難駕馭的金烏炎!」

    「看來,這才是他的真正實力,之前大敗陸沉淵,並不只是因為陸沉淵託大,更不是偶然!」

    面對君惜淚,火破雲炎力毫無保留的爆發,引得無數強者為之驚嘆不已。但,偏偏直面火破雲的君惜淚依舊一動不動,任由火破雲將玄力釋放到極致,唯有眉頭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

    這顯然是一種深深的傲然,但火破雲毫不驚怒,炎神破魔劍緩慢前指,隨著金烏炎影又一聲震天嘶鳴,所有火蓮氣息相連,如天外隕炎,向君惜淚飛墜而下。

    「好!!」火如烈忍不住一聲大吼,激動的站了起來。

    「敢小看破雲,就算是劍君傳人,也要付出代價。」炎絕海也低聲道。

    雲澈亦是目綻異光,這些火蓮氣機相連后的威力有多強大,他感知的比任何人都清楚。雖然君惜淚玄力上勝過火破雲三個小境界,但火破雲有著絕非尋常的金烏炎力,從他輕鬆擊敗陸沉淵一戰上,雲澈絕對相信他足以匹敵神靈境九級的強者。君惜淚一直託大不動,氣息都未有釋放,面對有足夠時間完全凝聚釋放炎力的火破雲,必也難以正面抗衡。

    火蓮近身的那一剎那,君惜淚終於動了。

    隨著她手臂揮舞,利劍閃現。她的劍通體瑩白,細不足半寸,長不及五尺,在漫天金烏炎之下,竟不現金芒。

    此劍,名為「霧光」,為君無名親賜君惜淚之劍,亦是他在找尋傳人的數萬年中,為了未來的傳人親手所鑄之劍。

    霧光出鞘,輕輕一揮。

    霎時間,天地間所有的聲音都忽然消失,就連光芒都猛然暗下,所有人的視線之中,只有一道比流星還要華麗刺目的流光剎那劃過……

    這道流光穿過一朵朵火蓮,穿過空間,穿過層層火光,點在了火破雲的胸口……又從他的胸口一穿而過。

    這道流光明明快到了不可思議,但那一個剎那,時間竟彷彿完全緩了下來,所有人,包括那些最弱的神劫境玄者,都清清楚楚看到了它劃過的每一寸痕迹。

    叮!!

    流光碰撞在了隔絕結界之上,瞬間消散。世界,在這一刻忽然恢復了「正常」,所有火蓮,包括那些根本沒有被流光碰觸的火蓮全部平整無比的一分為二,當空潰散,火破雲身上血光飛濺,一聲慘叫,狠狠的倒飛出去,一直飛出結界,砸落在封神台之外。

    君惜淚出手,火破雲一瞬落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