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砰……封結在雲澈身上的冰層也在這一刻完全崩散。

    龍皇之力太過恐怖,雖然只是餘力,依舊直接摧滅了沐玄音以最後殘力給予雲澈的守護……

    雲澈全身崩血,那一瞬間,他感覺軀體彷彿被撕裂成了無數的碎片,但遍及全身的劇烈痛感,又在無比清晰的告訴着他生命的存在。

    漸逝的冰息,殘破的冰層,卻依舊執着的護住了他的生命。

    猩紅遍染了她的雪衣,夢一般的冰藍長髮快速褪去着冰芒,一點點轉爲黑色,冰冷的虛空之中,她如一隻斷翼的冰蝶,墜向了永無光明的黑暗深淵。

    “師尊———”

    雲澈一聲泣血的呼喊,瘋了一般的撲向前去……任憑全身重創,他的邪神境關卻是一瞬爆到“閻皇”,速度超越了他畢生的極限……

    龍皇之後,南溟神帝、釋天神帝、四守護者、三梵王接連而至,宙虛子和千葉梵天也在這時折身而返。有了剛纔險些被雲澈遁走的剎那驚險,他們每一個人都不敢再有絲毫的猶豫,面對明顯已被龍皇一掌絕命的沐玄音,卻是一起出手,欲將她和雲澈完完全全葬入死亡之地,不再給他們哪怕一丁點的餘地與可能。

    四神帝、七個上位神主的同時出手,這是一股何其可怕的力量,足以直接摧滅一個小型星域。

    後方的一衆神主都是面露驚色,紛紛玄力涌動,護住己身。

    如此的力量面前,玄光盡滅的沐玄音,撲向她的雲澈,顯得如沙塵一般卑微……

    “呃……啊啊啊啊啊!”

    這聲咆哮無比的嘶啞痛苦,如一隻絕望的野獸。在他們出手的那一刻,雲澈終於碰觸到了沐玄音的軀體,另一隻手掌,碰觸到了一抹冰冷的藍光……

    雪姬劍,沐玄音從不離開的愛劍。

    手臂環起,將沐玄音牢牢抱緊,如擁回了整個世界……只是這個世界冰冷徹心,手中雪姬劍猛然前指,生命元氣無比瘋狂的釋放,劃出了一道巨大的冰藍光弧。

    而這道光弧,鋪開着雲澈有生以來最極致的……

    月挽星迴!

    那一瞬間,前方空間……那一大片被衆神帝神主力量所覆的龐大空間,法則完全逆轉。

    頓時,四神帝、七神主,他們全力轟出的力量,全部如碰觸到屏障鏡面的光束驟然折返,狠狠的轟在了他們自己的身上,鋪開的玄光又一瞬間覆沒了後方的所有空間。

    轟嗡————————

    這突如其來,完完全全違背常識的一幕,任何人都不可能有所預料,更不可能有絲毫的防備,那一聲驚天駭地的爆鳴聲中,剛剛出手的四神帝、七神主,連同龍皇在內,被一瞬轟飛了出去。

    尤其剛被沐玄音一劍所傷的宙天神帝,更是狂噴一道數丈長的血箭,翻滾着橫飛了出去。

    後方的世界,本是看戲狀態的其他神帝和衆上位界王瞬間被災難之力完全覆沒,滅世的玄光覆下了所有或驚恐、或悽慘的吼叫。

    能爲上位星界的界王,他們的實力無不是當世頂點。但,這可是來自四個神帝、七個神主的力量,縱然他們,也絕難承受,不知有多少人被一瞬重創。

    耳邊的轟鳴壓下了世間所有的聲音,卻一絲一毫都沒有侵入雲澈的世界。他抱着沐玄音的身軀……明明,她的冰息已全部散盡,就連她的冰發,都失去了夢幻的冰藍,但爲何,雙臂傳來的溫度,依舊是那般冰冷。

    “師……尊……”

    他的聲音顫抖的那麼劇烈,卻不及他身體的顫慄……懷中的她膚若珠華,玉顏依舊絕美無暇,卻再無半點威凌,悽美的讓人魂裂心碎。

    沐玄音眼睫輕輕顫蕩,如殘風中的蝶翼,只是,她的眼眸卻沒有了讓人生畏的冰芒,只有一片失去了焦距的灰暗。那隻比雪還要瑩白的手掌緩緩擡起,碰觸向雲澈的臉頰……

    一縷縷太過刺目的血珠從她的手上滴落,沾染着指間那顆已被染爲血色的空幻石。

    “活……下……去……”

    她的聲音,輕渺如夢中的薄霧,短短三個字,卻用盡了她瞳眸中最後的冰芒,那剛剛碰觸到雲澈臉頰的手指無力的垂落……帶着那顆染血的空幻石。

    她想要看清雲澈的面孔,想要告訴他來世不願再做師徒……但命運,卻連她最後的奢望,都不願給予。

    咯…

    咯…

    咯…

    牙齒在他口中一顆顆的崩碎,但云澈卻感覺不到一絲的疼痛,他俯下身,緊緊抱住沐玄音已再無生命氣息的身體,心魂,如被世上最殘酷,最惡毒的利刃千遍萬遍的凌遲撕裂……

    他的雙瞳失去了所有色彩,唯餘一片可怕的幽暗,但淚珠卻如決堤一般,從他眼中瘋狂淋落,無法停止。

    他眼睜睜的看着藍極星被毀滅成灰燼,讓他失去了所有的家人……他沒有落淚,那是一種無淚的絕望,一種太過殘忍的噩夢,灰暗到了虛幻。

    但,沐玄音的生命的消逝,就在他的懷中……讓他想當成虛幻的噩夢都是奢望。

    “啊啊……啊……呃……呃……”低沉的哭聲,無盡的痛苦哀慼,如一隻被打斷了全身骨頭的野狗。

    上一次,他的淚水失控決堤,是他找回了楚月嬋和雲無心……那一天,他第一次無比虔誠的感激上蒼,無比感激着這個世界的美好,所有的惡,所有的難,都是那般的渺小無謂。

    這一次,他的眼淚告訴他的,是這個世界有多麼的冰冷無情,命運是多麼的悲哀殘酷……

    染血的空幻石落在了他的手心,被他緊緊的握着……這是唯一的希望之光,他想留給沐玄音,但沐玄音卻那麼固執的還給他。

    “活……下……去……”她最後的言語,最後的願望。

    遠方的空間,玄光消散,衆神帝神主無一不是狼狽不堪,甚至一時都處在懵逼狀態。

    縱以他們畢生的認知和閱歷,都完全無法理解剛纔究竟發生了什麼。

    而在這一刻,夏傾月向月無極極速傳音:“控住他!”

    哧啦!

    在其他所有人驚然失措之時,月無極卻陡然掠起一道金色的流光,身影切裂空間,直射雲澈而去。

    雲澈低着頭,抱着沐玄音一動不動,如一個失了所有靈魂的空洞軀殼……而就在月無極臨近時,他忽然看到,雲澈徐徐的擡起頭來,目光看向了他。

    “!?”那是一雙無比幽暗,無比空洞的眼睛,碰觸的剎那,月無極竟彷彿看到了一個足以吞沒一切的無底深淵,全身每一根神經,每一縷靈魂都不受控制的驟然繃緊,就連身形也爲之一緩。

    下一個剎那,一抹藍芒在雲澈的上空猛然炸開。

    吼————————

    一聲絕望龍吟,響徹在所有空間,所有靈魂的每一個角落。

    月無極眼前的一黑,身體在空中連翻幾十個跟頭,死死的停了下來……視線之中,他看到了一個仰天咆哮的巨龍之影,蒼藍色的龍軀,但一雙龍目,卻釋放着幽暗的黑光,以及無比恐怖壓抑的龍威。

    在這股龍威之下,月無極……月神界僅次於月神帝的第一月神,分明感覺到一股陰冷的恐懼在全身蔓延,讓他一時之間,竟不敢再向前一步。

    “……”龍皇的身體定在原地,看着遠方竟現出漆黑龍目的龍神之影,瞳孔無聲瑟縮。

    龍目中的兩點漆黑之芒,彷彿覆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它掃過每一個人的面容,每一個人的軀體,每一個人的氣息與靈魂,將他們所有的特徵,死死的刻印在了靈魂的最深處……

    永不磨滅。

    砰!

    很輕微的響動,那枚當初彩脂從武歸克身上“換”來,隨手丟給雲澈的空幻石,在他的手中粉碎,釋放出無形的空間神力,帶着雲澈和沐玄音消失在了那裏。

    面對着忽然空無的空間,衆人才如夢方醒。

    “糟了!!”

    轟!!

    氣爆聲混亂的響起,道道人影極速衝向雲澈方纔所在的方位,卻再觸摸不到他的半個影子,更沒有絲毫的空間痕跡。

    咔咔咔!

    千葉梵天雙手緊攥,切齒低吟:“居然又被他跑了……該死的吟雪界王!”

    十三神帝皆在,雲澈也現身,卻又一次被他逃脫!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說出去都無人會相信。

    不但云澈跑了,藍極星也毀了!此次專門前來,竟是白跑一趟,一無所獲!

    “咳……咳咳……”宙天神帝手捂胸口,顯然受創不輕,他重嘆一聲,道:“兩次皆因空幻石,這等空間神物,着實難解……但,不可能再有第三顆了。”

    想起雲澈遁離前漆黑的眼瞳,還有那讓他都剎那心悸的黑暗龍目……他胸口猛烈起伏,沉聲道:“重新下令,不惜一切也要將他誅殺……以他的實力,殘喘不了太久的。”

    “呵,一個才半甲子的魔人,居然讓一個擁有神帝之力的女人甘爲他殞命……真是個笑話!”南溟神帝低聲道。

    “哼!我們這麼多人都沒留下一個小小魔人,這纔是個真正的笑話!簡直是神界有史以來最大的笑話!傳出去本王都覺得丟人!”夏傾月冷冷而語。

    她轉過身去,冷聲道:“無極,回界。”

    “哦對了,”她忽然轉身,威冷的聲音傳至所有人的耳中:“吟雪界王以身護魔人,死有餘辜。但,此事還罪不及一個小小的吟雪界。吟雪界對本王有恩,誰敢以此爲由傷及吟雪界,休怪本王不客氣!”

    字字威嚴如天,不容置疑。

    以她今日表現出的無情狠絕,誰還敢觸她之鱗。

    言畢,她冷然而去……亦帶走了從雲澈手中強行奪回的遁月仙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