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沐冰雲的話,讓雲澈久久沉默。

    「雲澈,」沐冰雲忽然道:「昨夜,我與你師尊傳音,她說,你的目標已經改變,你重回宙天界,為的,是要衝頂封神之戰。莫非,你是想要強奪封神之戰的首位嗎?」

    「……」雲澈點了點頭。

    「那你有幾分信心?」沐冰雲心中一嘆。

    「昨日,至少還有幾分自信,不過今天……」雲澈閉上眼睛,無奈道:「坦白說,已經完全沒有了。我沒有小看這些封神之子,但我徹徹底底的錯估了『東域四神子』。」

    沐冰云:「……」

    「洛長生……即使剛才已是他的全力,我也斷然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就連剛才在他手下慘敗的陸冷川,我也幾乎看不到能勝他的希望。」

    雲澈聲音很平靜,事實也的確如他所說,君惜淚瞬敗火破雲那一劍,讓他心中驚然,而方才洛長生與陸冷川一戰,徹徹底底的湮滅了他所有的信心與期望。

    「冰雲宮主,君惜淚和水映月,他們比起陸冷川如何?」雲澈問道。

    「遠勝。」沐冰雲簡短而直接的回答。

    「……」雲澈再次無言,眉頭沉下,不知在想著什麼。

    「呵呵,不愧是你們東神域的『長生公子』,雖未見他用出土之玄力,單就能如此輕鬆的同時駕馭風雷,已是讓人驚嘆。」龍皇道:「他的全力狀態,怕是已經足以超出『神靈境』的層面。」

    「天賦異稟,能同修多種玄力者雖少,但並不稀奇,但能同時駕者卻少如鳳毛麟角。而如洛長生這般兼修三種玄力,卻可同時駕馭……我東神域從十萬年前至今,僅他一人。」宙天神帝頷首微笑:「這可不僅需要天生異體,對資質、悟性的要求無不是高到極致。他的未來,縱是老朽,也不敢估量。」

    「男有洛長生,女有水媚音,單就這兩人而言,你們東神域,怕是要迎來巔峰的一代。」龍皇笑著道。

    「不不不,龍皇殿下,你漏了一個人。」釋天神帝忽然發聲,和所有人都在注視、驚嘆著洛長生不同,他的目光卻大部分都在掃描著雲澈,他慢悠悠的道:「混沌如此之大,億億萬生靈,出什麼怪胎都不稀奇。但……一個能以神劫境的修為正面碾壓神靈境中後期,嘖嘖,這樣的怪胎,別說十萬年,你們東神域好像一百萬年也只出來這麼一個吧。哦……不對不對!我記得這小子說他是出身下界,好像也算不得你們東神域的人啊。」

    宙天神帝神色一滯,龍皇卻是微笑起來,笑的有些神秘莫測。

    「封神組第三輪第三場,琉光界水媚音對戰飛星界夢斷昔!」

    雲澈從沉思中抬頭,注意力重新轉回封神台上。

    這同樣是雲澈極為關注的一戰……他想親眼看看只有神靈境一級的水媚音,是如何一場未敗,依舊留在封神組。

    水媚音依舊是那一身熟悉的黑夜長裙,一條過分可愛的蝴蝶衣帶系著不堪盈盈一握的纖纖腰兒。她立於封神台上,卻和封神台的氛圍格格不入。尤其她螓首稍歪,梨渦微現,巧笑倩兮,說不出的甜美可愛,還無意中透著一種不該屬於她這個年齡的妖媚,根本沒有哪怕一丁點戰前的緊張……倒是讓不少年輕人看的怔痴。

    反觀在玄力上絕對碾壓水媚音的夢斷昔,卻是面色凝重,剛一上台,便是劍光一閃,橫於身前,玄氣涌動之下,劍身如水流一般緩緩波動,氣勢驚人。

    「開戰!」祛穢尊者眉頭一動。

    「大哥哥,請指教哦。」水媚音手兒翻轉,一道藍色流光向兩邊蔓延,在她手中現出一把纖細的水藍長影。

    「槍……?」雲澈一聲低念。

    槍身如水晶般剔透,又釋放著海洋一般的夢幻藍華。槍身極細,一眼看去,大概只有半寸之粗,以水媚音那小巧的手兒都輕易的完全握起,卻又是長的出奇,近乎一丈——還要勝過陸冷川手中的裂穹槍!

    身長不足半丈的水媚音將它持於手中,頗具視覺衝擊。

    「琉光界的傳承,來自遠古時代的神獸『琉光蝶』,這把槍,據說來自琉光蝶的一縷蝶翼,有一個特殊的名字,叫『幻心蝶語』。因其中有著琉光蝶的一縷真魂,所有從未有人能將其真正駕馭。但……水媚音,卻是被其主動認主。」

    「……請賜教。」夢斷昔點頭,面對這樣的對手,他雖在極力平穩心態,都依舊有些不自然。

    「喝!!」

    有著整整八個小境界的玄力優勢,夢斷昔卻是當先出手。在這個戰場,或者說在任何戰場,輕敵都是大忌。夢斷昔一出手,封神台頓時狂風呼嘯,風攜劍氣,如驟雨墮世,瞬間封死了水媚音所在的空間。

    他不是雲澈,親眼目睹過水媚音前兩場是如何戰勝對手,因而他一上來,便是狂風驟雨般的出手,要的,就是第一時間以絕對的玄力優勢將水媚音壓制……甚至將其直接擊潰。

    而這也的確是最為正確的策略,因為水媚音的玄力修為,的確是她最大的弱勢。若當真硬碰硬,她一個照面就會被夢斷昔打下去。

    水媚音臉兒一緊,神色上似乎微現慌亂,她身上藍光一晃,已是輕盈的飛起,「幻心蝶語」隨著她嬌小的身軀輕盈舞動,在她身前舞起一個閃耀著夢幻藍光的小型玄陣。

    嘩!!

    風暴卷著漫天劍氣罩下,將空間切裂出無數的黑痕,但劍氣風暴之中,水媚音的身影卻是緩緩消失。

    夢斷昔後方上空,水媚音的身影如靈蝶般浮現,身後,是那個一樣的藍光玄陣。

    「好身法!」雲澈不自禁的讚歎出口。如空間傳送一般的瞬間轉移,卻比撕開空間更加的迅疾……和夢幻。

    而神靈境界的玄力,貌似還遠不足以撕開神界的空間。

    「幻夢蝶舞!」沐冰雲解釋道:「如我們吟雪界的斷月拂影一樣,都是極難修成的身法。」

    聲音一頓,她補充道:「至少,水映月並未修成。」

    雲澈:「……」

    夢斷昔的身形瞬間轉過,而同一個剎那,水媚音足踏虛空,纖槍輕舞,一道淡薄的藍光忽然灑下,然後瞬間化作一道巨大的水幕,覆向夢斷昔。

    水幕氣勢不錯,卻是無法帶給夢斷昔絲毫的壓迫感……畢竟,水系玄攻的攻擊性公認的最弱,何況還是來自一個玄力遜他八個小境界的小女孩。

    夢斷昔看也不看,隨手一劍,水幕頓時被撕成兩半,空中,水媚音的輕舞在繼續,隨著「幻心蝶語」的揮舞,藍光混亂交錯,一道又一道的水幕覆下,交疊之時,頗有一種遮天蔽日的氣勢。

    水幕雖毫無威脅,就算全部打在身上也別想傷到他,但會嚴重的隔絕視線和氣息。尤其層層水幕重疊,臨近之時,已是完全吞沒了夢斷昔的視線。

    夢斷昔臉色不變,飛身而起,一劍橫斬,隨著「嘶啦」一陣裂響,十幾道水幕被他同時撕裂,向周圍灑下一陣暴雨,但他的上空,目光所及,卻依舊是層層水幕,而沒有看到水媚音的身影。

    「????」夢斷昔眉頭一動,騰空的速度陡然加快,一劍刺空,隨著一陣炸響,他清晰感覺到自己這一劍至少刺穿了數十道水幕,這幾十道水幕也如他所想般轟然炸裂,向周圍淋下更加細密的暴雨。

    但,所有水幕轟開,上空,卻依舊是水幕層疊,而沒有看到水媚音的身影……甚至,就連她的氣息,也不知在何時消失……完完全全的消失,絲毫感覺不到其存在。

    夢斷昔心中大驚……怎麼回事?這些水幕怎麼像是無窮無盡?能將氣息隔絕到如此程度,這種程度的水幕至少要疊到五十層以上,這才轉瞬之間……她是怎麼做到的?

    夢斷昔心驚之時,目光下移,更是大吃一驚。

    他的周圍,竟已是一片汪洋!

    看不到水媚音,也看不到封神台,更看不到觀戰席,腳下,上空,周圍,水浪翻滾,層層疊疊。

    他這才驚覺,自己在不知不覺中,竟已被困在了一個癸水領域之中。

    驚訝之後,夢斷昔卻又很快平靜下來,嘴角緩緩浮起一抹自信的淡笑,他自言自語道:「早就聽聞琉光界癸水神功的控制能力天下無雙……不過,終歸只是神靈境一級的玄力,領域雖強,卻根本不可能將我真正困住!」

    他一聲低喝,玄氣再涌,手中之劍頓起三丈劍罡,身影一晃,直衝前方水域,一劍斬落,卻是閃起九道劍芒。

    轟隆!!

    如雷引怒濤,水域頓時瘋狂炸裂,層層浪濤激起,但又在下一個瞬間被完全湮滅。夢斷昔唇露微笑,但馬上卻又僵住……因為水域之後,依然是水域,他這一劍,並沒有將癸水領域破開。

    而這時,癸水領域的威力也終於徹底爆發,一瞬間萬浪奔騰,如無數憤怒游龍,齊卷夢斷昔。

    夢斷昔冷哼一聲,劍若飛虹,那些海龍怒濤尚未近身,便已被他成片的斬滅。而無形之中,一種叱吒滄海的快感在他心中逐漸升騰,他大喊一聲,如蛟龍般直迎而上,劍劍斬怒濤,劍劍驚滄海。

    很快,他感覺到癸水領域開始顫動,他更是心神一凝,漸漸大開大合,勢要將這癸水領域完全撕碎。

    周圍的世界顫動的越來越劇烈,「癸水領域」顯然逐漸瀕臨崩潰的邊緣……終於,在某一個時刻,所有的水幕、怒濤潰散,然後,在一個瞬間……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夢斷昔眼前視線猛地一明,耳邊,傳來祛穢尊者震耳的聲音:

    「夢斷昔脫離封神台,落入敗者組,入明日敗者組第四輪戰。」

    「水媚音勝!入後日封神組第三輪戰。」

    夢斷昔征征的站在那裡,愣住了許久,才緩緩轉身。

    他身處高空,腳下,是茫茫觀戰席,已是離開三百里封神台區域很遠。

    他的手中,並沒有劍……而他的劍,正安靜的躺在封神台的中心。他的愛劍不遠處,水媚音盈盈而立,淺笑嫣然。

    夢斷昔徹底的愣住,如依然被困在幻夢,無法醒來。

    ——————————————

    【我覺得有必要再次重申下:文中所用的尺、丈都是古代標準,一尺約等於0。231米,也就是23厘米。一丈是兩米三。身長八尺就是現代的一米八多,身長九尺的陸冷川身高是兩米多!】

    【水媚音身高勉強有一米五,但她的武器長度則有兩米三……嗯,很和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