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東神域,吟雪界。

    因雲澈而一度封神的吟雪界,如今的氣氛比之曾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尤其是冰凰神宗所在的冰凰界,漫天飛雪之下,是讓人窒息的沉寂。

    冰凰界常年寂靜,但從未如此冷寂過。

    沐玄音隕落的消息,早在數天前便已傳來……且是月神界的一個月神使親自傳達。

    冰凰神宗失去了宗主,吟雪界失去了界王……更失去了以中位星界之姿傲立北界的核心,以及所有吟雪玄者的靈魂支柱。

    吟雪界未來的命運如何,無人知曉。但,悲觀的氣氛,無聲瀰漫在吟雪界的每一個角落。

    冥寒天池。

    冥寒天池的寒脈尚在,但已沒有了冰凰神靈。整片區域雖依舊溢動着極高層面的寒氣,但少了幾分難以言釋的神息。

    封閉許久的結界在這時無聲開啓,又無聲關閉。

    冥寒天池之畔,一個人影從虛空中走出,他一身黑衣,黑髮垂腰,不知爲何,他的出現,讓整個天池區域的空氣一下子變得格外沉悶壓抑。

    來到冥寒天池的上空,看着下方亙古不凝的池水,漠然數息……他有着一張很普通,多看幾眼都不一定記得住的面孔,身上的氣息渾厚而渾濁,玄氣大致在神魂境前期,溢動着在吟雪界再常見不見的冰寒氣息。

    沒人知道他是誰,更不會有人將他……和雲澈聯繫到一起。

    一個晶瑩無暇,隱泛神光的水晶棺現於他的身前,他抱起棺中沉睡的女子,動作緩慢輕柔,無喜無悲,無怒無哀,亦沒有允許自己去貪戀,而是將手臂又緩緩釋開,然後看着她輕輕垂落而下,沒入下方的寒池之中……

    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於視線……消失於他的世界。

    “玄音,”他輕輕而念:“混沌之大,但能容我的地方,卻只剩那一片黑暗之地。”

    “我知道,那裏一定是你最討厭的地方,你的父親,就是被那裏的人所殺……所以,我不會讓那裏的氣息驚擾你的安眠,唯有這裏,纔是最適合你的安眠之處。”

    池面的水紋也完全歸於平靜,雲澈最後凝望了一眼,轉過身去,喃喃自語:“玄音,若有來世,你可還願再遇到我……”

    身影晃動,他已回到天池之畔,手臂伸出,頓時,遠方一塊玄冰被他吸到身前,翻滾着砸落。

    玄冰之中,封結着一個蜷縮的人影。裏面的人透過冰層,看到了一個陌生的面孔,頓時,他昏暗的雙目中露出了希望與哀求。

    任何人看到他,都決然想不到,他竟是曾經威凌神界的東域四神帝之一。

    沒有和他說一句話,甚至沒有看他一眼,雲澈手指一撇,將這塊玄冰直接丟到了太古玄舟之中。

    這時,一抹異樣的氣息從冥寒天池之外傳來,雲澈微微側目,他沒有離開,沒有匿影,手指在逆淵石上一點,恢復了原本的氣息,手掌亦在臉上一抹,恢復了自己的真顏。

    很快,冥寒天池的結界再次打開,又馬上閉合,一個冰雪仙影出現在了他的前方。

    沐冰雲。

    冥寒天池的結界,原本只有他和沐玄音能夠打開,如今,沐冰雲亦能打開,顯然,是沐玄音先前離開時,將自己的宗主銘玉留了下來……是抱着必死之意離開。

    雲澈與沐冰雲的目光隔空碰觸,明明只是數日未見,卻恍若隔世。

    她看着雲澈,雪衣下高聳胸脯劇烈起伏,冰眸之中顫蕩着太過複雜的色彩:“你……還敢回來!”

    “我送她回來。”雲澈回答,他走向沐冰雲,手中,托起一把冰雪白的長劍:“這是她的愛劍,也是冰凰宗主的象徵……請冰雲宮主收下。”

    看着冰芒流溢的雪姬劍,沐冰雲的雙眸一瞬間便被水霧瀰漫……雪姬劍重歸,但吟雪界再無沐玄音,她也永遠失去了最重要,亦是唯一的親人。

    雪手伸出,顫抖着握在了雪姬劍上,上面,似乎還殘餘着她的氣息……沐冰雲身體搖晃,噩耗已是數天,她以爲自己已經接受,但此刻,她的心魂卻依舊劇痛的幾欲撕裂。

    啪!!

    她手臂揮出,玉白的手背給了雲澈一個狠狠的耳光。

    雲澈沒有躲避,沒有抵禦,任由血紅與劇痛在他臉上蔓延。

    “……”沐冰雲的手定格在了空中,看着雲澈那平淡的可怕,連一絲痛苦都沒有的神色,她的憤恨沒有絲毫的發泄,內心反而更加的刺痛。

    這個世上,最痛苦的莫過於失去,比失去更痛苦的,是背叛。

    而他……經歷了所有的失去,和世間最大的背叛。

    沐玄音的離去,沒有人比他更痛苦,更怨恨……尤其,是對自己的怨恨。

    她的手掌開始發顫,不自覺的想要去碰觸他臉上的紅痕……但終究,還是緩緩垂下。

    姐姐,如果讓你重新選擇,你會不會再一次讓他進入你的世界……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究竟……還會不會將他帶來神界……

    “冰雲宮主,”雲澈輕聲道:“吟雪界很可能會受我所累,縱沒有我的原因,與其他星界的很多舊怨,也會因爲玄音的離開而爆發……所以,你早些離開吧。”

    握緊雪姬劍,沐冰雲看着他,低聲道:“我就算死,也會死在吟雪界。”

    完全意料之內的回答,雲澈輕輕點頭,不再說話,轉身而去。

    “雲澈!”他的身後,遙遙傳來沐冰雲的聲音:“你記着,你的命,是姐姐用自己的命換來的,我不允許你死!”

    “就算是爲了報仇,你也必須好好的活着!”

    “你若是敢像以往一樣總爲了他人而不惜己命……姐姐不會原諒你,我也不會原諒你!!”

    沒有迴應,雲澈離開冥寒天池,身影和氣息也徹底消失在了沐冰雲的視線與感知之中。

    安靜的天池區域,沐冰雲將雪姬劍輕輕抱在胸前……不知不覺間,一滴晶瑩的淚珠無聲落下,在玉白的劍身上劃過一道長長的溼痕。

    她手指伸出,輕輕將這抹溼痕拭去,螓首擡起時,冰眸之中,已是蘊滿了決意的寒芒。

    她知道,自己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做的如姐姐那麼好。

    沒有了沐玄音的吟雪界,會爆發無數以往絕不會有的危機。

    但,她不會妥協和逃避。明日,她就會繼位冰凰宗主和吟雪界王,只要她還有命在,就絕不會讓吟雪界被傷害一絲一毫!

    收起雪姬劍,她冰影飄起,緩緩而去……

    而就在她離開冥寒天池的剎那,安靜無聲的天池中心,忽然耀起了一抹奇異的冰芒。

    那是一個完整的冰凰圖紋,不知從何處耀至,明明只是一個投影,卻濃郁的宛若實質,所釋放的冰芒,亦燦然到了彷彿不該存世的神靈之光。

    只是,它的存在格外短暫,數息之後便已消散,之後再未出現。

    ……

    ……

    一個月後。

    神界對雲澈的追殺一直在持續,隨着時間的流轉,力度非但沒有緩下,反而與日俱增,範圍也從三方神界,快速擴散向越來越廣闊的下界範圍,各種類型的探知玄器也被分佈在各個區域,搜尋着雲澈的氣息。

    陣仗之大,比之當年搜尋邪嬰時只大不小,大到了讓無數玄者都爲之驚愕不解的程度。

    但,力度如此之誇張的搜尋,竟是絲毫未捕捉到雲澈的任何氣息蹤跡。

    天殺星神本就極擅隱匿,成爲邪嬰後更是強大無匹,要探知她的氣息的確難如登天。而云澈在年輕一輩雖然極強,但這是王界引領的全面追殺,以他神王境的氣息和修爲,怎麼可能躲過如此之久!

    他就像是從世上完全蒸發了一樣。逐漸的,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懷疑,他是不是在巨大的壓力和絕望之下已經自絕而亡。

    但,他們做夢都想不到,他們全力搜尋的那個人,在這個月間,無數次從一個又一個王界強者的靈覺和搜尋玄器下走過,但無論是人還是玄器,氣息都從未在他的身上有任何的遲疑與停留。

    他踏出東神域,踏出東方,一路向北,來到了一個從未踏足過的陌生世界。

    Www▪тTk án▪c○

    也是在這段時間,梵帝神女叛逃梵帝神界的消息快速散開,同樣引發無數的驚撼與震動。

    一樁又一樁的異事,就連層面最低,靈覺最遲鈍的玄者,都隱隱嗅到了變天的味道。

    遙遠的北方,一個被黑氣籠罩的世界。

    踏……踏……踏……

    這是一片分外安靜的叢林,並不沉重的腳步聲,在這裏響起時卻讓人毛骨悚然。

    這裏的大地是黑色,天空是壓抑的灰白色,就連稀疏的枯木乃至植被,都是暗沉的灰黑色。

    就連空氣,亦是灰濛濛的……而這絕非是偶爾的起霧,而是亙古如此。

    這是一個不適合尋常生靈生存的世界,哪怕是神道玄者到來,都會在短時間內感覺到極度的壓抑與不適,情緒亦會在無形間變得煩躁恐慌,甚至失控。

    壽元會在無聲無息間流失,像是被什麼東西吞噬。就連玄氣,也像是被無形之鬼壓縛着,運轉起來遠比平常困難艱澀。

    所以,東、西、南三方神域,從來沒有玄者願意踏入這個世界。

    在這個昏暗、枯寂的世界,一個人影從黑霧中緩步走來,他的到來,沒有給這個世界帶來該有的生機,反而更顯壓抑與森然。

    因爲他的眼睛,還有他身上若有若無的氣息,比這個世界更加的死寂和暗沉。

    就如一個從地獄之底活着回來的孤魂惡鬼。

    “北……神……域……”

    在這片黑林的中心,他的腳步停下,面對着陌生可怖的世界,他的嘴角卻緩緩的咧起,露出一個陰森的獰笑。

    那一剎那,就連這裏亙古存在的黑霧都爲之凝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