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火如烈大步向前,大笑著道:「雲小子說的好!雲兒,不要氣餒,君惜淚那小娘們能贏你,絕對不是金烏炎不如劍道,除開其他因素,那小娘們的『霧光』劍就強的不地道!炎神破魔劍雖強,但著實比不上『霧光』,要是能得到『金烏聖劍』,保證打得那小娘們……呃?」

    火如烈說話之時,雲澈慌不跌的向他使眼色。鬱結若是那麼容易解除,也就不是鬱結了,更何況火破雲崩塌的是支撐了一生的信念,雖然因他的勸導而有所舒緩,但絕對絕對不可能那麼容易釋然,而是需要很長的時間,最忌操之過急。

    除非有同樣,或者更強烈的反向刺激。

    雲澈的眼色之下,火如烈乖乖閉嘴。

    不過……火如烈所說的「金烏聖劍」是什麼?聽他的意思,還要勝過君惜淚的「霧光」?

    「師尊,為了讓弟子成就神靈境,你不惜大損天賦和玄力,弟子……卻給你丟臉了。」火破雲愧然道。

    「你是為師這一生最大的驕傲。過去是,現在更是。」火如烈看著愛徒,無比堅定的道。

    「破雲兄,火宗主剛才提到的『金烏聖劍』是?聽上去,肯定是非凡的存在。」雲澈忽然問道,意在分散火破雲的心神。

    火破雲抬頭,目露嚮往:「當年金烏神靈在世時,曾說過葬神火獄之中留有著一把從諸神時代留存至今的『金烏聖劍』。雖然隨著鴻蒙氣息的消弭,金烏聖劍的力量已日益孱弱,但在如今的混沌,卻依舊是至高之器。只是,炎神界至今,從未有人能碰觸其存在。」

    「金烏聖劍,也是我今生最高的追求之一。生前若能如願,萬死無憾。」

    「若是破雲兄的話,絕非無望。」雲澈笑著道。

    ——————————————

    雲澈回到住處時,沐冰雲等人也剛好歸來。

    「今天的比賽完成了?」雲澈眉頭一動:「冰雲宮主,我明天的對手是誰?」

    明日,只有敗者組的比賽——敗者組第四輪戰!

    勝者,將直入八強!

    「火破雲。」沐冰雲緩緩道。

    「呃!?」雲澈一愕。

    經過今日一戰,敗者組還剩八人。

    這八人之中,他最不想碰上的,便是火破雲與陸冷川。

    但結果卻偏偏是其一。

    「玄力修為,火破雲不如武歸克。而他最擅長的金烏炎,應該對你威脅很小。所以,就算他綜合實力勝過武歸克,你要勝他,反而會更加容易。」沐冰雲道。

    「這不是能不能勝他的問題。」雲澈道:「火破雲一生都以金烏炎力為傲,但今日卻被君惜淚一劍挫敗,受到極大打擊,甚至已經對金烏炎力是否真的如自己一直以為的那麼強大產生了動搖,短時間內應該很難釋然。所以,明日之戰,他很可能會棄戰……尤其在知道對手是我后。」

    沐冰雲月眉稍動:「火破雲終究太過年輕,應該也未曾受過如此重挫,會有這種反應,倒也並不稀奇……君惜淚也很可能是有意為之。」

    雲澈眉頭緊起,沉思著什麼。

    「你準備去找火破雲聊聊嗎?」沐冰雲問道。

    短暫猶豫,雲澈還是搖了搖頭:「不了,讓破雲兄自己來選擇吧。如果他選擇與我一戰,那是最好的結果,我會堂堂正正,不遺餘力的戰勝他!」

    「如果他選擇棄戰……」雲澈聲音一頓,道:「說明他受到的打擊,要遠比我想象的還大。畢竟,他不僅有著極高的玄道尊嚴,他原本對『金烏炎力』的信念有多強,唯有他自己知道。」

    「他自有自己的選擇,雲澈,你現在也不是分心的時候。」沐冰雲看著雲澈的目光雖然依舊輕柔,但少了幾分以往的平和,多了幾分怎麼都無法釋去的複雜:「雖然,我不知道你現在究竟在想什麼,但你今日的表現,已是徹徹底底的驚世駭俗,會有無數的人想要知道關於你的一切,你……必須比任何時候都小心!」

    「我知道。」雲澈點頭。

    一夜安靜。

    次日封神台,敗者組第四輪戰激烈展開。

    雲澈早早到來,但相鄰坐席,直到第一場交戰開始,火破雲都沒有出現。

    雲澈沒有向炎神界詢問,安靜的等待著。

    第一場交戰,陸冷川輕鬆戰勝對手,晉級八強戰。

    第二輪和第三輪,剛從封神組被打下來的夢斷昔和晁風也都展現了自己卓絕的實力,戰勝對手,晉級八強。

    第四場……

    「敗者組第四輪戰第四場,炎神界火破雲對戰吟雪界雲澈!」

    只一瞬間,全場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如被磁石牢牢吸引,集中在了雲澈的身上。

    東席之上,各大神帝的目光也同時而轉,一直在打瞌睡的蒼釋天如彈簧一般「嗖」的直起身體。

    就連洛長生,也絕對沒有這樣的待遇。

    雲澈起身,卻是嘆息了一聲。

    因為火破雲依舊沒有出現,周圍,亦沒有他的氣息。

    雲澈飛身而起,落於封神台上,許久,眾人這才發覺,雲澈的對手,並沒有出現在炎神界的坐席之上。

    這時,炎絕海站起,平聲道:「祛穢尊者,炎神弟子火破雲因時輪珠過早用盡,因而昨日重傷未愈,無法參戰。炎某在此代弟子火破雲棄戰。」

    雲澈:「……」

    觀戰席頓起一片噓聲。

    祛穢尊者目光一凝,重聲道:「封神之戰,無人可代封神之子的任何決定!」

    「炎神界火破雲,十五息內速至封神台,否則視為棄戰!」

    祛穢尊者之音聲震四野,但……五息……十息……時間快速流過,最終,直至十五息過,火破雲依然沒有出現。

    「火破雲未至封神台,視為棄戰,止步玄神大會!」

    「雲澈勝,入明日敗者組第五輪戰!」

    觀戰席神色各異,議論紛紛,或者嘆息,或露不解。

    火破雲被君惜淚一劍擊敗,但那是因為他面對的是君惜淚,絕非火破雲太弱,相反,這場玄神大會,他已是受到了無數的讚譽和認可。甚至,很大一部分人和沐冰雲一人,都相信著火破雲的綜合實力還要在武歸克之上。

    對於他和雲澈一戰,所有人都抱有著很高的期待。

    沒想到,火破雲竟是一戰而潰。至於炎絕海所說因提早用盡時輪珠而來不及愈傷,根本無人相信。

    極受矚目的黑馬,卻以如此局面結束自己的玄神大會,無疑讓人嘆惋。

    回到觀戰席,雲澈終於問道:「火宗主,破雲兄他……」

    炎絕海搖了搖頭,只說了一句:「並不是你的原因。」

    「看來,昨天的勸解只是起了一時作用啊。」雲澈在心中一陣低念:「唉,說起來,火破雲一生也太順風順水了,而這重挫又大的要命,君惜淚那小娘皮,也太狠了點!」

    嗯?說起來,君惜淚比之火破雲也好不到哪裡去,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每次見到我殺氣怒氣怨氣都只有增沒有減,恨不能把我生吞活剝了。

    這些被寵壞的小年輕人啊,唉……雲澈嘆息著搖了搖頭。

    而這個結果,也意味著雲澈不戰而入八強。

    預選作弊,首輪棄戰落敗,雲澈本是這場玄神大會最大的笑話。要不是釋天神帝發神經從中攪屎,雲澈早被趕出了宙天界。

    釋天神帝當初所為,一為了噁心東神域,二為了看東神域的笑話。卻沒想到,雲澈竟是一次次驚爆他們的眼球,從最大的笑話,成為了最大的焦點,還在今日,闖入了八強之戰。

    這絕對封神之戰歷史上自離奇的劇情。

    封神之戰八強,這是什麼概念?意味著在整個東神域繁如星辰的年輕玄者中,排入了前八位!

    而雲澈,又是吟雪界出身,也是進入八強戰的封神之子中,唯一一個中位星界出身。

    一個中位星界的年輕玄者卻是踩下了無數上位星界的年輕奇才,毫無疑問,隨著雲澈的超級爆冷,名驚東神域,吟雪界之名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至少在這封神之戰期間,吟雪界之名,甚至猶勝了一眾上位星界。

    遙遠的吟雪界,這幾天早已是舉界歡騰,那可是封神之戰,是吟雪界哪怕做夢都不曾奢望能碰觸到的層面,而聖宇界和神武界,更是他們只能仰望的超然存在,而雲澈不但登上封神台,還大敗聖宇界界王之子,橫掃神武界界王之子,如今又直入八強,這太大巨大的驚喜和榮耀,讓他們無疑如墜夢境。

    觀戰席上,吟雪界眾人也已是滿臉通紅,個個激動的手足無措。洛長生、君惜淚、水映月……進入八強戰的都是一群早已名震天下,堪稱怪物的存在,而他們吟雪界的弟子云澈,竟與他們同列其中!

    但,偏偏雲澈自己並未有任何的喜色,因為他的目標,可遠遠不是八強。

    沐冰雲亦是目若寒晶,看著封神台的上空,向雲澈低語道:「現在敗者組除了你,其他三人是陸冷川、夢斷昔以及晁風。只要不是運氣太差遭遇陸冷川,另外兩人雖強,但以你現在的實力,應該都有一戰之力。」

    敗者組第四輪戰結束,觀戰席的議論聲剛剛開始平息下去,便忽然又引發了數倍的嘩然。

    封神台光幕之上,顯現出了明日的對戰榜:

    封神組第三輪戰:

    第一場:聖宇界【洛長生】——對戰——瑤心劍閣【君惜淚】

    第二場:琉光界【水映月】——對戰——琉光界【水媚音】

    敗者組第五輪戰:

    第一場:飛星界【夢斷昔】——對戰——昇陽聖界【晁風】

    第二場:覆天界【陸冷川】——對戰——吟雪界【雲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