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暗…永…劫……”

    他低念着這幾個字,他將佩戴在右手的一塊黑石取下。

    逆淵石!

    他能在三方神域的全力追殺下無驚無險的踏入北神域,逆淵石居功至偉。將它戴在身上,氣息的變更加上完美易容,縱是一個神主,十步之內都認不出他來。

    氣息恢復如常,他依舊盤坐在地,雙臂緩緩張開,隨着眼睛的閉合,一個漆黑的世界鋪開在了他的眼前,漆黑的世界之中,浮蕩着【黑暗永劫】獨有的黑暗法則,以及魔帝神訣。

    劫淵和他說過,要完美修成黑暗永劫,必須以魔帝源血相輔,但他的第一步,卻不是融合源血,而是直接參悟黑暗永劫。

    這個劫淵親口所言,唯她一人可修,連邪神都無法修成的魔帝玄功!

    逐漸的,他的身上開始浮起一層淡薄的黑氣,這層黑氣很亂,如無數個極力掙扎,欲擺脫囚籠的黑暗鬼影。

    時間緩慢流轉,這層黑氣一直層面,並變得越來越濃重,逐漸的升騰起數十丈之高,並躁動、掙扎的越來越劇烈。

    周圍本就暗沉的世界更加死寂,許久都再不聽一絲的獸吼鳥鳴。

    周圍百里區域,所有的玄獸都在戰慄中潰逃……作爲黑暗世界的玄獸,它們的性情遠比其他世界的暴戾,且個個悍不畏死。但,它們的心魂最深處,卻莫名生出了越來越大的恐懼,它們唯有向反方向逃竄,再不敢踏回半步。

    直到,數天之後,這個讓它們恐懼的氣息開始消退。

    雲澈的身上,黑氣的躁動開始弱了下來,並逐漸的消散。

    又是七日之後,他身上的黑色霧氣完全消失,逐漸的,就連他的氣息、呼吸也在減弱,直至完全消弭。

    整個過程,雲澈一直依坐在那顆枯樹之下,全程一動不動,如一個僵化的死屍。

    一天、兩天、三天……他保持着毫無氣息的狀態,依舊一動不動。

    他的身上已積了一層厚厚的沙塵,以及片片不知從何而至的枯葉。

    這一天,沉寂許久的空氣忽然遙遙傳來不正常的震盪。

    遠方的天際,兩個人影疾速掠至。

    那是一個鬢髮已半白的黑衣老者,身上蕩動着神靈境的氣息,他的身邊,是一個身着紫衣的少女身影。在黑衣老者的力量下,他們的速度很快,但飛行的軌跡有些飄忽……細看之下,那個黑衣老者竟是全身血跡,飛行間,他的瞳孔忽然開始渙散。

    隨之,他身體劇烈一晃,身體帶着少女從空中猛的栽下,伴隨着少女驚恐的驚喊聲。

    砰!!

    老者身體砸地,在地上帶起一道長長的血線,所停落的位置,就在雲澈前方不到二十步的距離,所帶起的暗色沙塵撲在雲澈的身上,但他依舊毫無反應。

    “秦爺!”紫衣少女落地,踉蹌着衝向栽落在地的黑衣老者。

    少女有着一張精緻純美的面容,她長髮凌亂,玉顏染着飛塵和惶恐,但依舊無法掩下那種無疑是與生俱來的貴氣,就連她身上的紫衣,亦透着一股非凡的華貴。

    “秦爺……你怎麼樣?”少女的臉上劃下淚痕,感受着老者身上混亂、虛弱到極點的氣息,她的心像是忽然吊在了懸崖,無所適從。

    她知道,這一路,他都是在硬撐。

    黑衣老者猛咬舌尖,渙散的眼瞳總算恢復了些許清明,他虛弱的道:“殿下……不要管我,快走……走。”

    “不,”少女含淚搖頭:“若不是秦爺一次次以命相救,我早就……我怎能丟下你不管。”

    說着,她便要向前帶起老者……她有着神魂境的修爲,在這個星界絕對可以傲視同輩,但此刻亦是格外虛弱,已接近強弩之末。

    她的目光所向,一眼就看到了枯樹之下那個一動不動的人影,不過她並沒有看第二眼,更沒有驚訝……在北神域,再沒有比橫屍更尋常的東西。

    黑衣老者五官扭曲,竭力掙扎,甩開少女覆來的玄氣,低吼道:“殿下……不可意氣用事!老奴命微,若殿下出事,老奴將十生愧對國主……快走……走!!”

    “走?呵呵,還走得了嗎?”

    老者的嘶叫聲猶在耳邊,上空,一個陰冷的聲音傳來,伴隨着嘲諷的低笑。

    聽到這個聲音,紫衣少女瞳孔驟縮,驚恐回身,而黑衣老者瞬間面色煞白,目露絕望。

    五個人影不緊不慢的從天而降,皆是一身灰衣。雖只有五個人,但其中四人,身上釋放的都是神靈境的氣息,在這個星界,絕對是一股相當驚人的力量。

    中間的青年男子初入神劫境,但他無疑是這五人的核心,看着滿是驚恐和恨意的紫衣少女,他嘴角咧起,露出面對獵物的戲弄獰笑:“寒薇公主,你可真是讓我好找啊。”

    “暝……揚!”紫衣少女玉齒咬緊,手掌已抓起了一把紫光閃閃的細劍,劍身同時逸動起寒氣與黑暗玄氣,只是,她的身體,還有握劍的手都在劇烈發抖。

    “嘖嘖,”看着少女滿是恨意的玉顏,暝揚舔了舔脣角,向前緩步走近:“不愧是東寒國第一美人,連怒起來的樣子都這麼的讓人心魂盪漾,嘿……若當真讓你跑了,該是多大的損失,把整個東寒國踏平都彌補不回來啊。”

    他眼睛一斜地上的老者,目凝陰色:“秦老頭,三番四次壞我好事,也該讓你知道下場了!”

    “你……”黑衣老者掙扎着起身,已滿是重創,幾近燈枯的身體生生凝起一抹絕望之力:“我就算死,也不會讓你碰殿下一根頭髮。”

    暝揚笑了起來:“好啊!那你就去死吧!”

    他手掌一揮,一道夾雜着黑氣的詭異風刃瞬間拂在了老者的身上。

    “唔!”

    黑衣老者一聲悶哼,帶着一道血箭狠狠橫飛了出去……他堂堂神靈境,如今狀態,卻根本連神劫境的隨手一擊都無法承受。

    他所飛去的地方,正是雲澈的所在……一聲重響,他的軀體重重砸在雲澈的身上,將他後方的枯樹瞬間震爛,雲澈靜止了十幾天的軀體也跟着飛了出去,翻滾落地。

    “秦爺!”

    少女一聲悲呼,衝到了老者的身側,而這一次,老者卻已再無法站起,顫抖的口中唯有血沫在不斷溢出,卻無法發出聲音。

    紫衣少女眼眸垂下,心中無限哀慼,她知道,今日之劫,根本毫無倖免的可能,手中的紫劍緩緩收回,橫在了自己的雪頸上……她寧死,亦絕不受辱。

    而她的舉動,暝揚早有預料,幾乎在同一瞬間,他右側的灰衣男子手臂猛的抓出,頓時,一股龐大的氣機猛的罩下,死死壓在了紫衣少女的身上。

    神靈境的壓制,豈是她一個神魂境可以抗拒和掙扎,一瞬間,她如被萬嶽覆身,身體猛的跪倒在地,手中之劍也脫手墜……不僅她的身體,就連她的玄氣也被完全壓制,想要自毀命脈都無法做到。

    “你……”她全身發抖,咬齒欲碎,卻無法掙脫一絲一毫,臨近的,唯有深淵般的絕望:“暝揚……你定……不得好死!”

    “想死?你捨得,我又怎麼會捨得呢?”暝揚挪動腳步,慢吞吞的向前,眯成兩道細縫的眼裏釋放着貪婪淫邪的陰光。

    而就在這時,他的目光忽然猛的一轉。

    一個人影……一個他們認爲是死屍的人影從地上緩緩的爬了起來。

    “嗯?”暝揚皺了皺眉,所有人的目光也都下意識的轉了過去。

    被打斷修煉的雲澈站起身來,他沒有揮去身上的沙塵,更沒有轉身看後方的任何人一眼,直接邁步,走向了前方,準備重新找一個安靜的修煉之處。大概是靜止太久的緣故,他的腳步有些僵硬和沉重。

    暝揚眉頭再皺……一具忽然活過來的“死屍”,在四處橫屍的北神域,同樣不是什麼鮮見的事。但,這個人在起身後,竟連看都沒看他們一眼,在這片界域,誰敢如此無視他!?

    這種被無視的感覺讓他極爲不爽,嘴角一咧,隨口發出了他這一生最愚蠢的命令:“礙眼的小子……廢了他。”

    對他而言,殺一路人,如宰雞屠狗無異。

    他右邊的灰衣男子身體不動,唯有手臂揮出,一道漆黑風刃帶着輕微的空間波紋,直切雲澈而去……一瞬間,便轟在了雲澈的背上。

    紫衣少女閉上了眼睛,不想看到這個受自己連累的無辜之人被一瞬斷滅的悽慘畫面……但,傳到她耳邊的,竟是“當”的一聲震響。

    可怕的黑暗風刃轟擊在雲澈的後背,發出的,竟是金屬碰撞之音。風刃被一瞬間彈開,將側方的土地裂出一道長長的溝壑,但他的後背……不要說他的軀體,連他的外衣,都看不到哪怕一絲的傷痕。

    雲澈的腳步停了下來,然後緩緩轉身,一雙幽暗的瞳眸看向了五雙在驚駭下剎那收縮的眼瞳。

    “啊……這……”剛剛出手的灰衣強者面孔僵住,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雲澈的手臂擡起,緩緩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了對他出手之人,口中,溢出陰沉的低吟:“活着……不好嗎?”

    砰!

    一道炎光,在衆人眼前炸開。

    炎光之中,那個出手的神靈境強者被一瞬爆成無數的火焰碎片,又在下一瞬間化作飄散的灰燼……沒有一絲的掙扎,沒有來得及發出一絲慘叫。

    神靈境,在這片界域的絕對強者,在他一指之下瞬間焚滅,如屠瓦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