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世界一片可怕的死寂,連空氣都忽然變得錐心刺骨。

    一個神靈強者,竟被一指湮滅,連一絲飛灰都沒有留下。

    “神……神王!”寒薇公主身側,黑衣老者雙瞳極力瞪大,發出顫巍巍的聲音,而這幾個字,讓所有人身體爲之劇震。

    神王,在這個位面,那可是大宗門的宗主級人物!

    而比“神王”兩個字更可怕的,是他的眼睛,他們從沒有見過如此幽暗的眼瞳,當他轉過身來,陰暗的眸光掃過時,那可怕的壓抑與窒息感……就像是一隻睜開眼睛的惡魔用它的利爪扼住了他們的喉嚨與靈魂。

    但暝揚畢竟非常人,對於神王的忌憚也並無常人那般重,畢竟他的父親便是這一片界域最強的神王之一。他壓下心中莫名的驚恐,向前一步,面露微笑,恭謹一禮:“晚輩暝揚,能在此荒蕪之地遇前輩這等高人,實乃有幸。方纔下人有眼不識神王,竟出手冒犯,感謝前輩代爲懲戒。”

    “對了,家父乃是暝鵬一族族長暝梟,相信前輩或有耳聞。若前輩不嫌棄,可前往暝鵬山爲客,晚輩定翹首以盼,盛宴以待。”

    短短几語,既顯恭敬,又不失威儀。尤其報出宗族和父親之名時,他的語氣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畢竟,不僅這一片界域,整個星界,暝鵬一族和暝梟之名,誰人不識!?

    但……

    讓暝揚心驚的是,聽了他的話,對面的黑衣男子面容沒有絲毫的變動,回答他的,唯有他再次擡起的手指……然後再次輕輕一彈。

    噗轟!!

    三道火光,同時在暝揚身邊炸開。

    在他放大到險些炸裂的瞳孔中,他身邊的另外三人,也是另外三個神靈境強者,一瞬間……就那麼同一個瞬間,他們的神靈之軀在火光中炸裂,沒有發出一絲慘叫,沒有濺出一滴血珠,直接爆成漫天的火焰碎片,然後在他的周圍,灑下了滿地的飛灰。

    這始料未及的一幕,讓暝揚的五官猛然抖了一下,方纔的篤定,也化爲了完全不受控制的戰慄:“你……”

    他一個字出口,便再也說不出話來。

    雲澈擡步,一步一步向他走近,每靠近一步,暝揚的瞳孔就會瑟縮一分,那逐漸臨近,太過可怕的無形壓抑,幾乎要碾碎他的所有意志。

    他的嘴巴大張,不斷開合,但怎麼都無法發出一絲一聲。終於,他想到了逃……但,他卻無法凝聚一絲玄氣,甚至感覺不到了雙腿的存在,整個身體,像爛泥一樣一點點的癱軟,再癱軟……直到癱跪在地。

    他絕非膽小之人,相反,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平時縱然面對其他大宗門的神王宗主,也從來是不卑不亢。

    但面對雲澈,他所有的膽氣都像是被無形之物徹底的碾碎。

    恍惚間,雲澈已站在了他的身前,而他的瞳孔也已瑟縮至針眼般大小……他不明白,自己爲什麼會如此恐懼,哪怕是當年有幸見到大界王,也絕未忌恐到如此地步。

    他嘴脣顫抖開合,他想說自己是暝鵬族少主,他不能殺他,但他拼盡所有意志擠出的兩個字,卻是模糊戰慄到極點的:“饒……命……呃!”

    一隻手抓在了他的喉嚨上,將他從地上直接拎起,也扼死了他的所有聲音。

    他的耳邊,響起生命最後的聲音……那是比魔鬼還要恐怖的低吟:

    “逆我者,犯我者,傷我者……全部該死!”

    一團黑氣暝揚的脖頸處升騰,轉瞬蔓至全身,一瞬……將他的軀體吞噬成一片漆黑的煙末。

    這是第一次,雲澈如此自然的使用黑暗玄力。

    他的手掌放下……前方,暝揚已經消失,只餘一片黑煙隨着陰冷的寒風緩慢消逝。

    無人可以明白,他此刻冷漠的外表下,潛藏着多麼可怕的陰暗、怨恨、殺念。而暝揚,就像是一隻自視甚高的螻蟻,去觸犯一個剛剛從無盡深淵走出來的死神。

    黑煙散盡,雲澈轉身,走向了北方……沒有去看紫衣少女和黑衣老者一眼。

    紫衣少女整個人徹底怔在那裏,如臨幻夢。

    暝揚不僅僅是暝鵬族長之子,還是世所皆知的暝鵬族少主,一個真正意義在這片東域橫行無忌,無人敢惹的人物……竟然,就這麼死了!?

    簡單的,就像是被隨手拂去的沙塵!

    還是在暝揚清楚報出自己的身份之後,彷彿……名震東界域的暝鵬族在他眼中根本不屑一顧!?

    黑衣老者艱難回神,以他的閱歷,心中的震撼更甚於紫衣少女,但更多的是劫後重生的欣然,他癱伏在地,無法站起,但臉上卻露出了微笑:“看來,是天佑殿下,遣高人相救……殿下,你快走。暝揚死,暝鵬族那邊定有感應……老朽稍做恢復,便可追上殿下。”

    但,對於他的話,紫衣少女卻並無反應,她的目光,定定的跟隨在那個黑衣男子的背影上,目光在不斷的動盪……再動盪。

    “前輩,請留步!”

    她忽然出聲,卻是把身邊的黑衣老者嚇了一大跳:“殿……殿下!”

    他的本能告訴他,這黑衣男子,是個絕對不可招惹的人物。

    連暝鵬族少主都隨手誅殺,何況他人!

    但,對她的叫喊,雲澈沒有丁點反應,在她視線中越行越遠。

    “前輩!”紫衣少女的呼喊聲大了數分:“晚輩東寒國十九公主東方寒薇,謝前輩救命大恩。”

    她身姿向前,忽然跪倒在地,呼喊聲中帶上了深深的悽然與哀求:“晚輩的母國正遭大難,王城已瀕臨被攻陷,父王和母后尚在王城……晚輩已走投無路,厚顏求前輩出手。若前輩能救下晚輩父王與母后,晚輩願傾盡一切相報!”

    “殿下,不……不可!”黑衣老者掙扎着想要起身阻止。

    東方寒薇會如此,他並不是那麼驚訝,因爲,她真的已走投無路,這也是以她的個性很可能會做出的事。

    她不敢奢望對方爲她解王城之難,若能救出她的父母,對她便已是天恩。

    她與雲澈素不相識,更不知道對方的任何底細,連是善是惡都不知道。但,就如瀕死的溺水之人,會拼命的想要抓住任何可以抓住的東西……這個來歷不明,氣息詭異,卻將暝鵬少主如螻蟻般碾死的黑衣男子,讓她如在絕望之下,看到了一根閃爍着黑暗光芒的救命稻草。

    雲澈毫無反應。

    “前輩……前輩!”

    雲澈的漠視沒有讓她失望退卻,她催動僅剩的玄力快速向前,直接撲倒在了雲澈身後,染着血跡的手臂牢牢抓住了他的衣角,悲慼的話語已帶上泣音:“晚輩,求您出手相救,只要您願意出手,任何條件……”

    雲澈的衣袍向後一甩。

    砰!!

    一聲悶響,東方寒薇如被捲入颶風的紫蝶,被遠遠轟飛了出去,纖弱的身軀重重砸落回黑衣老者身側,脣角溢出道道逆血。

    “殿下……殿下!”黑衣老者拼命搖頭:“不要強求,保護好自己,纔是國主他們最大的安慰。”

    雲澈還在不遠處,他自是不敢說出雲澈絕對是個極其危險的人物。

    東方寒薇螓首垂下,脣角的血珠一滴滴的滴落在地,那絲本就渺茫的希望……或者說幻想也就此破滅。

    而就在這時,她忽然感覺到視線微暗……她下意識的擡頭,卻看到那黑衣男子竟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她的身前,那雙冷漠到邪異的眼瞳正漠然看着她。

    “……”她懵在那裏,呆望着他說不出話來。

    “任何條件都答應,對嗎?”雲澈道,如一個惡魔在向一個絕望的凡人締結着契約。

    黑衣老者臉色陡變,他想要阻止……但無法出聲,擡起的手也僵在半空。

    一個隨手便滅了四個神靈境和暝鵬少主的可怕人物,豈能有任何的觸罪!

    而東方寒薇的眼中卻是亮起了慘然的希望,她看着雲澈,緩慢而堅決的點頭:“只要前輩能救我父王母后……任何條件,我都會遵從。否則,前輩儘可取我之命。”

    “好。”雲澈眼瞳半眯,面對容顏絕麗,動人楚楚,讓暝鵬少主爲之貪婪迷戀的寒薇公主,他的眸光卻冷漠的像是在看一個死人:“帶路吧。”

    “……謝前輩大恩。”東方寒薇深深俯首,美眸頃刻間水霧瀰漫。不知是抓到救命稻草的喜悅之淚,還是在哀慼自己的命運。

    黑衣老者的手無力垂下,從雲澈答允的那一刻開始,一切便已無法挽回。他只能道:“尊者,承蒙大恩……殿下便託付給你了。求你看在殿下一片赤誠,善待於她……老朽來世,定結草銜環以報。”

    “哼。”雲澈微微側身,手指一點,縷縷天地靈氣灌入老者之身。

    頓時,黑衣老者的臉色變了,他感覺到自己本已極盡枯竭的身體如涌入無數道清泉,元氣以快到無法置信的速度恢復,意識快速變得清醒,本已毫無知覺的傷處,傳來越來越清晰的痛感。

    枯竭的玄脈,亦快速涌起了絲絲縷縷的玄氣。

    試着動了動手腳,黑衣老者毫不費力的站起身來,他看着雲澈,老目顫動,如瞻下凡神靈,隨之忽然全身一顫,慌忙俯身,深深一拜:“老朽秦緘,拜見尊者,尊者今日大恩,老朽沒齒難忘。”

    “帶路!”雲澈語氣硬了幾分,顯然對他們的廢話還是不耐。
最近更新小說